《挂剑悬情记》

第01章:血色江湖龙虎争

作者:司马翎

  大道上一服尘头,在朝阳下风驰电掣般向前疾卷。尘影中依稀可见乃是一辆轻巧马

车,由两匹骏马捡行。

  此地乃是徐州府地面,沿着这条大路一直前驰,大约三里左右就是名震武林的龙虎

山庄了。

  驾车的是个丑陋壮汉,手挥长鞭,动作迅快有力。他忽然回头大声道:

  “前面半里左右有道石桥,只可容双骑驰过,那石桥靠我们这一端分为两条大路,

目下另一长条大路之上,有一骑飞驰而至,似是有心抢先在我们到达之前,越过石

桥……”

  他一面大声说话,一面频频转回头瞧着,手中长鞭不断探动,发出裂帛似的刺耳响

声。

  马车飞驰速度更快,眨眼之间已离那道石桥不及三丈,但同时之间,左面那条大路

上,蹄声如雷,尘头中一骑飞掠而至。

  以双方的速度,恰好是一齐冲上石桥。但问题可就发生在这里。如果双方都不相让,

三匹马势必被挤在石桥的青石栏杆之内,不但马匹有挤死的可能,大概马车也得翻跌出

桥外,至于那个骑士,也是不死则伤。

  这一刹那间,双方不约而同地勒住去势,那三匹马登时响起一片挣扎急嘶之声。

  由于双方速度极快,因此虽是及时煞住,却都到了石桥边。

  马车上的丑陋大汉喝道:“真真混蛋,你可是活得不耐烦了……”

  在他侧边数尺远那一骑的骑士冷冷哼一声,扬目向这丑陋大汉和这辆马车上下打量。

  这位骑士长得修眉朗目,面如冠玉,年约二十三四,身上一袭青布长衫,已显得甚

是破旧。这时胯下骏马犹自腾绰喘嘶,一望而知此马不但脚程奇快,而且性子极烈,错

非具有上乘骑术之人,休想驾驭得住。

  那丑陋大汉多看来人几眼之后,心中甚感迷惑,猜不出对方丝毫来路。

  那青衫少年哼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丑陋大汉洪声道:“你可是龙虎山庄之人?”

那青衫少年摇摇头,道:“不是!”

  丑陋大汉接着道:“不管是不是,都给我滚开,不然的话……”

  那青衫少年一拎手中缰绳,胯下的马立刻向前冲去。丑陋大汉怒喝一声,健腕一翻,

长鞭发出“唿”的一声,宛如灵蛇般迅急扫去。

  这一鞭不但力道劲厉,而且辛辣异常,竞是向马头颈拦扫。若然被他抽中,这匹骏

马非立毙鞭下不可。

  那青衫少年陡然左手勒缰,上半身却向右边斜截,右手伸处,就在鞭梢快要抽中马

颈之际,一把抓住。

  这一手迅快俐落,显然是冲锋陷阵时护卫马匹的上乘身手,武林之中,罕曾得睹。

  丑陋大汉不得怔了一下,左手一抖缰绳,两匹骏马立刻冲前寻丈,然后急兜回来停

住,那辆马车恰好横塞住石桥通路。

  青衫少年抓住鞭梢,冷冷喝道:“你这人真真横蛮不过,这一点小事,也值得向我

坐骑施以毒手么?”

  丑陋汉于托地跳落地上,戟指道:“小于下来,否则就范你落马……”

  青衫少年剑眉轻耸,朗目之中陡然闪出凶光,微微一晃,已飘落地上。

  丑陋大汉洪笑一声,道:“小于真有种……”话声中蓦然振腕猛甩长鞭,似是想夺

回长鞭,抡扫对方。青衫少年五指一紧,马步微沉。只见那条长鞭在两人手中绷得笔直,

但谁也不曾被夺出手。

  青衫少年沉声道:“你到龙虎山庄找谁?”

  丑陋大汉这刻才知道对方当真不是易与之辈,但他心中虽是暗加警榻,口中仍然暴

声应道:“这龙虎山庄还有什么人好找,自然是找司徒峰啦!”

  青衫少年哼了一声,道:“我正好也要找他。”

  丑陋大汉已用力猛夺两次,仍未夺回长鞭,这时突然松手丢了长鞭,迅快掣出背上

长刀,疾跃上去,迎面猛劈。

  那青衫少年也丢掉长鞭,横跃数步,避开他这一刀,厉声道:“你如果再横蛮无理,

可别怪我出手反击……”

  丑陋大汉纵声长笑道:“好小子!你接得住伍大爷十五招刀法的话,就算你赢……”

  青衫少年随手在路边折了一截树枝,朗目之中又射出凶光,冷冷道:“很好,我要

瞧瞧你十五招刀法有什么出类拔萃的能面……”

  有道是行家一伸手,便知有也无。这青衫少年不但院指之力特强,而这刻竟然折枝

当剑,准备抵挡对方锋快长刀之举,分明是内家高手无疑。

  丑陋大汉暴笑一声,道:“折枝当剑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手唬唬别人,也许管用。

看刀……”

  他踏中宫,走洪门,迎面一刀劈入。但刀锋微偏,暗寓奇正相生之妙。

  青衫少年修眉一皱,疾然横跃数尺,冷冷道:“果然有点门道,怪不得这等狂暴横

蛮……”

  丑陋大汉跟踪扑去,刀风呼啸而响,光华盘旋刺劈,招数奇奥辛辣。

  那青衫少年顿时被层层刀光圈住,只见他轻登巧纵,腾挪闪避。间中挥技发招,黏

开敌刀,虽然处在挨打被动之势,但一时三刻之内,似乎尚不致于落败。

  眨眼之间,双方已激斗了七八招。那丑陋大汉越战越勇,长刀之上隐隐发出风雷之

声。

  但青衫少年依然能够闪避封拆,宛如水涨船高,局势不见得更劣。

  看看又战了四五招,青衫少年有三四次出招封拆,手中树枝明明被对方长刀所中,

却不曾被那锋快异常的长刀削断。

  马车帘子微微一动,闪出一道人影,落在战图例近,身法煞是轻灵迅快。

  这道人影落地现身,却是一个佩刀侍婢,年约十七八岁,面貌丑陋,却穿着一身红

衣。

  她高声道:“伍爷,这厮一身武功乃是二十多年前突然从武林消声隐迹的桓公公嫡

传心法……”

  她说到这里,那个青衫少年面上泛起惊讶不禁之容。他心神一分,险险被姓伍的丑

陋大汉长刀攻入。

  只见他突然振腕抽扫,挥枝如剑,奇招迭出,刷刷刷一连三招,把丑陋大汉迫退了

四五步之多。

  那红衣侍婢高声道:“伍爷请改用反式,以左掌护身,但不必伤他性命。”

  青衫少年诧讶忖想道:“看这女子一身侍婢装束,而且口口声声称此人为伍爷,身

份自是低了一等。可是她却出言指导此人变化打法甚至命他不得伤我,这种情形,实在

教人费解?”

  正在转念之际,那丑陋大汉已变化刀法,招数均是反转过来施展,这一来虽是手法

怪异难测,但力道难以贯足,而且破绽甚多。不过当青衫少年接战之后,这才感到对方

这一路反式刀法,令人别扭难防,而对方的右掌。总是抢先一步,封住破绽。

  他一边抵挡了四五招,便显得手忙脚乱。耳中猛听那红衣侍婢在一旁喊了一声“着

字”。果然手中一震,那截树枝,被削掉大半截。

  丑陋大汉刀光飞洒,紧密迫攻,忽地一掌击中他的右肩。

  青衫少年一面运动抵御,一面借势卸力,急急倒退。一直退了寻丈,才站稳身躯。

  他被对方这一掌打得俊面变色,羞愤交集。不过却没有受伤,可见得他一身真实武

功,委实高明之至。

  那红衣丑婢跃到他面前,冷冷道:“请问你贵姓大名?前赴龙虎山庄有何贵干?”

  青衫少年怒形于色地瞅住她,嘴chún紧闭,似乎不愿置答。

  红衣丑婢接着道:“尊驾气量未免太小,竟然如此忿恨,同时也不敢见示姓名,可

谓胆小如鼠!”

  青衫少年受激不过,厉声道:“大丈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性桓名字便是。至于

前赴龙虎山庄之故,却不能告你……”

  那红衣丑婢嘻嘻一笑,表示心中满意,她不笑时已够丑陋,这一笑之下,露出一排

焦黄板牙,更加丑恶可厌。

  她转身直奔马车,转眼间已钻入车厢之内。那个性伍的丑陋大汉亦已跃上马车,长

鞭一挥,驱马过桥。

  青衫少年见他们行动怪异,更不知车厢之内是否还有别的人。当下也纵上马背,紧

跟着那辆马车,直向座落在山环中的龙虎山庄驰去。

  那龙虎山庄庄前有道河流,形成天然屏障,庄子建于山环之中,分为左右两进屋字,

一望而知这座山庄取名为龙虎,必是代表两个人,是以庄中屋宇也分为左右两进。

  河上又有道石桥,目光从桥上越过,便是一片布置幽雅的因林,那左右两进屋宇的

大门都隐没在花卉树木之后。

  那辆马车及青衫少年这一骑直渡石桥,刚刚驶过,两名壮汉从树后闪出来,拦住马

车去路。

  姓伍的丑陋汉子勒住缰绳,厉声道:“此地可是龙虎山庄?”

  那两名壮汉都露出微怔之色,右边的一个缓缓道:“此地正是龙虎山庄,尊驾高姓

大名?有何贵干?”

  那丑陋大汉道:“大爷姓伍名放,你们快浚回去,叫司徒峰出来答话……

  ……”

  两名壮汉神色变动,既诧且怒,其中一个双目一瞪,朗声大喝道:“好小于,你竟

敢到这龙虎山庄撒野卖狂,简直是活得不耐须啦!”

  旁边的壮汉扯一扯他的衣袖,道:“等我来说……”他接着向那丑陋大汉伍放道:

“朋友明知此地乃是龙虎山庄,并且指名要见螃大爷,不知可是以前旧识,特来寻他?”

  伍放冷冷道:“那有这许多废话!”

  那壮汉道:“如果朋友不说清楚一点,却教我等怎生入内通报?”

  伍放凶睛一突,正要发横,车厢内突然有人掀帘出来,却是那名佩刀的红衣丑婢。

她哼了一声,道:“你们入内告诉司徒峰,可说是二十年前滇北玉龙山见过一面的故人

来访……”

  那两名壮汉齐齐哦了一声,转限向车厢中望去,但车帘深垂,目光无法望透。

  人家既然说出是二十年前滇北玉龙山见过的故人,来历已明,他们自应入内通报。

但这两名壮汉却不移步,互相对望一眼,左边的壮汉突然大声道:“请姑娘转问贵上是

否二十年来一直居住在滇北玉龙山上?”

  那红衣丑婢眉头一皱,道:“你们当真不识进退,我家主人岂是随便就与低贱之人

答话的?”

  两名壮汉不禁怔一下,继而涌起怒容。右边的壮汉冷笑道:“姑娘也不打听打听,

龙虎山庄之中的人,踏入江湖上,那一个不是受尽武林同道敬仰尊祟?假如你们存心来

此惹事生非,我等两人虽然算不了什么人物,但也不容你等猖狂撒野……”

  红衣丑婢在鼻孔中哼了一声,道:“就烦伍爷略施手段,教这两个无知之辈吃点苦

头!”

  伍放长笑数声,长鞭一挥,鞭梢宛如灵蛇掣动,直向那两名壮汉卷去。

  两壮汉齐齐高声大喝,倏地分开,身法相当迅快。鞭梢电掣般卷到右边那人,这壮

汉急急举掌劈击。那知掌力未到,鞭梢已绍回去,疾扫左边之人。左边的壮汉身形微侧,

使出擒拿手法疾然抓去。

  微听“啪”的一声,这名壮汉右小臂上衣袖已裂,皮肤上,现出一道红印,原来已

被鞭梢抽了一下,却没曾拿住。

  丑陋大汉伍放狂笑声中,二度挥鞭进击那两名壮汉。谁知这一回那两人都不燥急轻

进地出手擒拿他的长鞭,仅仅拳打掌劈。震开鞭势。

  因此伍放一连挥击了四五鞭,却徒劳无功。

  那红衣丑婢移步走到车厢旁边,仁立一下,似是凝神倾听车厢中人的吩咐,接着便

步回原位,道:“伍爷,你的鞭法对付不了龙虎山庄的秘传武功,何不弃鞭用掌?”

  伍放大声道:“你说得有理……”倏地丢掉长鞭,一跃下地,运向左边的壮汉扑去。

  那青衫少年桓宇勒马站在马车之后,不言不动,不知底细者,定然以为他是保护马

车之人。

  伍放这一弃鞭用掌。形势顿变,只见他以一敌二。绰有余裕,双掌之上发出凌厉啸

风之声,攻势绵绵不绝,把那两名壮汉迫得团团直转。

  七八招过去,伍放大喝一声,其中一名壮汉应声跌开四五尺远的地上,剩下一名壮

汉仍然奋勇抵拒。这名壮汉出手招数不但精奇奥妙,而且显出一派磊落风度,一望而知

他学的乃是名门正派的功夫。

  但双方功力悬殊,不到三招,伍放晃身抢入,健臂疾伸,五指已扣住那壮汉脉门。

  战事立时结束,伍放狂笑一声。道:“凭你们手底这两下于,就敢拦阻伍爷,当真

太不自量力……”

  忽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血色江湖龙虎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挂剑悬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