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剑悬情记》

第12章 楼头鏖战刀影寒

作者:司马翎

此时崔员和南燕飞,公孙博和孟若虎都是面面相对,静默无声。众人也不敢发出声息扰乱他们动功,大厅中虽然人数甚多,都不闻一点声响。

公孙博本来以双眼凝视着孟若虎,暗运心灵之力,贯注对方,这时忽然大喝一声,举起镜子。孟若虎眼光投在镜中,只是在大唱之时身体复震一下,此后便呆术如故。

对面庭角中的崔灵手中托着的三枚晶球,几次要移上来置放在南燕飞眼前,但几次都没有成功,这刻仍然凝目对视,想是每一次正待要用水晶球代替自己双眼之时,临时发觉仍然来到时候,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大庭又沉静了片刻,公孙博喝声又起,孟若虎眼珠一转,接着似是因见到镜中自己的影子,迷惑地皱皱眉头。公孙博道:“你且转头看看四周有些什么?”

孟若虎如言转目巡视,初时尚有茫然之色,生象是以前之事一时想不起来,但等到瞧见崔灵之时,身体陡地一震,啊了一声。

公孙博收起圆镜,恒宇走过去欠身行礼,说道:“恭喜公孙先生破解了敌人禁制之法,在下同时要拜谢先生。”他后一句说的是多谢公孙博使他不畏崔灵双眼奇光。公孙博微微点头,随即闭上双目。恒宇猜想他定是暗以心灵力量遥遥控制南燕飞,便不多说话,仗创护卫在他身边。

崔灵、南燕飞二人对视良久,大庭中空气越来越见紧张,众人都在心中琢磨那萨哥王子眼见崔灵失败,将有何等手段?

只听波一声脆响,地上光芒闪烁散飞,众人忙看时,原来崔员突然将一枚水晶球丢在地上,摔成粉碎。

南燕飞身躯微一晃,似是生出感应。崔灵接着又抛起第二枚。那水晶球在空中划出一道精光,掉落地上时,又发出一声脆响。

那边厢的公孙博动也不动,双目紧闭,似是没有听见外界声响。

崔员慕地一摇头,蒙面黑怖掀落,露出一张刀疤横奇丑的面孔。庭中众人瞧见他的真面目如此丑恶可市,都不觉一怔。

只见他满口钢牙咬得吱吱直响,墓地扬手抛起第三枚水晶球。

那枚水晶球飞起寻丈,跟着便向下坠,方落下数尺,陡然停在半空中。众人诧讶瞧着,托住那水晶球。

众人不明他此举是何用意,只听崔灵低吼一声,口中喷出鲜血,身躯微微摇晃。

萨哥王子折扇一招,水晶球落在扇上,同时之间,左手疾出,点中南燕飞背后穴道。南燕飞向后便倒,萨哥王子折扇一招,水晶球落花扇上,同时之间左手疾出,点中南燕飞穴道,南燕飞身躯向后便倒,萨哥王子左脚飞起,脚尖点着南燕飞大腿向前一送,喝道:“把南兄带走!”南燕飞那么庞大的身躯应脚飞起,投向八名番邦大汉之处。萨哥王子出脚喝令之时,手中折扇同时向前一递,那枚水晶球送到崔员面前。崔灵伸手取回,随即扯起黑巾蒙住头脸。

众人眼见这萨哥王子手挥脚送,瞬息之间一连做了几件事,一方面快到极点,一方面又条理分明,没有丝毫匆迫急速之感。当下但觉这人不但武功深不可测,头脑决断更是高人一等。

公孙博睁双眼,微微一晒道:“老夫要失陪啦!举步向庭门走去,萨哥王子唱道:“站住!”公孙博转眼瞧他,道:“阁下敢是有意要留下老夫?”

萨哥王子折扇轻摇道:“不错,但你如不出手,本王爷也不为难于你!”

公孙博讶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萨哥王子答道:“你须得留下来瞧瞧本王爷如何出手,好教你得知我师竺公锡的绝世武功,天下无双!”

公孙博恍然明白,心想原来他还是冲着自己提起过公锡之名而要他留下。转念想起竺公锡隐遁多年,不知创出什么奇功,该当瞧瞧才是,于是点头道:“好!”

萨哥王子不再理他,目光缓缓扫过厅中众人,最后停在叶重山面上,道:“叶老前辈,这就请你把有关司徒峰大侠遗书之事当着天下英雄之前言明!”

他举止声调都具有威严风度,言语却甚是文雅有礼,众人听了心中都廷生异样之感。

叶重山摔髯道:“你说得好,不错,眼下中原武林各大门派留有名家在此,老夫劝你还是率了手下回去的好,日后也不要踏入中原生事。你于老夫有相助通经透穴之恩,老夫特地言明利害关机,聊以为报!”

萨哥王子面色一沉,道:刘、王敬你是武林前辈,是以好言相求,岂知你如此不知好歹!”左手一扬,厅门边一个大取出芦布,放在嘴边吹动。笛声起处,只听四下传来弓弦响声,接着一阵劲箭破空之声入庭。众人抬头礁时,但见梁上齐齐整整插着五排长箭。

众人皆知这五排长箭乃是从庭门及四窗户中射入来,此刻时在黑夜,放箭之人皆在楼下远处,但支支长话都深入梁中,排列整齐。这等服力及臂抬之力,实是骇人,都想到在黑夜中受到这等劲箭袭击的话,大是难避,不禁都微微变色。

萨哥王子说道:“这箭阵诸位已见到,若是不顾武林规矩,以多为胜,小王就请各位尝尝箭阵的威力。若是公公道道放对出手,小王若是败落,当即率众人离开,不再参与争夺司徒峰遗书的行列!”

这一番话不但气度磊落,更见自负骄傲。众人听了都暗暗佩服。大孽尊者叫道:“说得好,洒家先瞧瞧你的本事!”大步出去。每一举步,全身骨骼发出连珠响声。众人都晓得大孽尊者已运足全身功力,心想以他功力之精深纯厚,且看萨哥王子如何应付。

洞萧仙客胡培道:“属下大胆请命出战此增!”萨哥王子摇摇头,道:“小王今日如不出手,他们难以甘心!”说时手摇折扇走了出去。

大孽尊者眼见对方只是中年之八,已有计较,心想不管你招数何等精妙,酒家只用功力硬挤。当下合什道:“王子忽罪恕罪!”掌心微吐,一股暗劲疾撞过去。

萨哥王子折扇一摇,登时泄卸对方这股暗劲,口中道:“大师好说了!”他摇动折扇之时,手中与平时摇扇取凉毫无分别。

大孽尊者看不出端倪,粗盾一皱,心想不管你用什么手法,洒家只是硬来!深深吸一目真气,瘦小的身体登时涨大许多,当即一拳遥击过去。

这时两人相距五尺之远,拳头伸直也般不上。因此众人都看出大孽尊者的心意,定眼看时,只见萨哥王子举手把折扇插在领后,这一举手,便把对方凶狠拳力尽行化解。

大孽尊者接着发拳迅击,他的少林神拳使开了,但听呼呼连声,威勇难当。萨哥王子举手投足间一连化解了四拳拳力,悠然挥拿一推,看上去轻灵从容,不甚用力。众人但闻蓬的一声,激起无数风柱劲空,大孽尊者身形一晃,退了两步。

众人心下骇然,大孽尊者已经大喝一声,取出钢铁,欺身疾扑。萨哥王子也不敢气手对敌,取出折扇。拔影翻飞中退了三步,突然一扇点去,黏住对方左手钢投边缘,轻轻一带。大孽尊者不由自主打他身侧疾冲而过。

众人又是一阵骏然,金笔书生岑汤离座纵出,身在空中便即喝道;“在下也来领教几招!”身形一落,一对金笔已掣在手中,左笔直点,右手斜捺,手法甚是古怪。

大孽尊者虽是大感屈辱,但他认出萨哥王子那一扇正是本门最是高深的指法入兵器之中,心头又惊又诧,决意先看看他的手法再行出手,便退开一边。

萨哥王子笑道:“这可是隶书笔法?”刷地打开折扇,飘飘摇动,岑澎双拳都在他的扇面之上,但觉宛如点中坚岩,震得手腕微麻。心想这厮一身武功果真不凡,当下笔势一变,如龙飞凤舞,连绵不断,刹那间已攻了七八笔之多。萨哥王子一面对挡,一面道:“这几下恐怕是草书了……”

这萨哥王子只是开头时的一两招不曾封住对方笔尖,后面的五六招尽行挡着。金笔书生岑澎见他一口就道出自己笔法,并且立即招招封死,心中暗凛,笔势连变。只见他双笔路数忽而端正遭严,忽而绵密细腻,忽而瘦硬峭拔。众人只看得眼花潦乱,掠眼不已。

萨哥王子每当他笔势变化,抵挡了两三招之后,便喝出笔法路数,只听他一连叫出困阁体,五云体,瘦金体等等,还有正、行、草、隶、篆等总目下其他支流。众人大半都听不懂,只听萨哥王子乃是喝破岑澎的笔法,这时才知道萨哥王子文武全才,当世罕见。

金笔书生岑谢突然收笔退下,长叹一声,回到自己座位,一言不发。

萨哥王子笑吟吟道:“岑兄精通书家各体,几时要请岑兄赐赠墨宝!”接着扫请人一眼,道:“那一位高人愿意赐教?”

衡山娄坚跃出去,萨哥王子道:“妙得很,娄兄别藏起贵派金刚脚绝艺才好!”娄坚秃头一点,道:“还请王子指教!”身子向左方跨去,呼一声左脚突起,迅扫对方胫骨。

按理说他向左方跨去,这左脚正要落地,身子重心已移到左边,这只左右脚势难发出。但衡山金刚脚驰名于世,自有出人意表之妙。这时左脚突出,竟把对方退路完全封住。

萨哥王子感到对方脚上劲力比之掌上发出的还要刚劲十倍,知道不能硬架。当即提一口真气,双脚迅疾拳曲,上身动也不动。

娄坚一脚扫到,恰恰踢中对方靴底,砰的一声,把他踢出两丈。众人看不真切,只道娄坚一脚就踢中对方,几乎大声喝采。

萨哥王子虽是以脚底受腿,但对方腿力之强,古今罕见,这才飘飘落地。

他又跃回去,道:“娄兄的金刚脚果是名不虚传……”娄坚大喝一声,身子向右跨出,倏地发出右脚,砰一声又把萨哥王子踢开两文。

萨哥王子落地之后便又纵回,笑吟吟道:“好脚力,好脚力!”娄坚一脚扫出,却落了空,原来萨哥王子已看出他发脚之前全身双肩都不露形迹,但两道眉毛却泄露机密,左脚起时,右眉便动。至于他身子向左或右跨,只是使对方生出错觉,竟是左脚皆能发出。

因此上萨哥王子这一次见他右盾一耸,立即早一线从他左肩上跃过,落在后面。

娄坚回转身一脚扫去,萨哥王子辨明他是左脚扫出,又早一线从他右肩上方跃过。

众人大感惊骇,心想这娄坚出脚之前毫无预兆,脚力更是强劲惊人但萨哥王子却能事先趋避,真是匪夷所思之事。

正想之间,娄坚又攻出一脚,萨哥王子跃过之时,脚尖忽然踢出,直袭他眼珠要害。娄坚一低头,被他踢中秃顶,砰地一声,退了四步。

娄坚满面羞惭,纵回座位。武当派高手井步虚站起身形,朗声道:“贫道斗胆要请王子指点几招!”正要迈步出去。恒宇纵落场中,大声道:“并真人相让这一场如何?”并步虚微微一怔,心想你怎是这王子敌手?但当着众人那能驳回,只好颔首道:“少侠请便!”

萨哥王子见过他出手震断手下一名大汉的腕骨,心中对他估价甚高,当下微笑道:“正要领教桓兄绝世奇功!”说时,伸出一手,意慾和他拉手较量内力。恒宇摇摇头;掣出飘香剑,道:“在下只想领教王子扇上绝艺!”

此举大出萨哥王子意表之外,一时猜不出其中之故,不敢大意,掣出折扇,说道:“桓家剑法誉满武林,某家心仪已久,正要请教!”

桓手抱剑施了一礼,道:“王子好说了!”随即大喝道:“小心看剑!”呼的一声挥剑猛努。只见他这一剑有攻而无守,剑势却极是猛威。

这等剑法对付普通武师,尚嫌粗疏,何况身负惊世绝的萨哥王子!

众人都暗暗皱眉,想不通那恒宇本来刻法神妙,何以舍而不用,反而施展祖笨手法?

那知恒宇这剑劈去,萨哥王子竟不敢招架,迅快退了一大步。

恒宇跨步迫前,又是一剑劈去,姿势招式毫无变化,跟上次一模一样。

萨哥王子又退了一大步,面上露出惊讶之色。恒宇如此连发四剑,萨哥王子退了四大步,看来竟无还手之力。

一众高手先是惊疑交集,接着大声喝采,为恒宇助威。

萨哥王子大感面上无光,这时恒宇第五剑原式劈到;当下看准到势来路,折扇刷地打开,迎架上去。

啪的一声,剑扇相战。那萨哥王子但觉对方剑上力道之强前所未见,震得退了两步,血气翻痛。

恒宇也感到手腕酸麻,飘香创几乎被震出手,心中也是一凛,暗暗寻思这一剑何处还有不妥,以致敌手封染得住?

萨哥王子乘机调息运气,压下翻涌的血气。恒宇横剑喝道:“王子你还要参与司徒大侠遗书之事么?”萨哥王子微微一笑道:“桓兄这一剑虽是凌厉无匹,但仍不足以使某家退出中原!”

恒宇道:“既是如此,那就只好拼出生死!”

萨哥王子徐徐道:“桓兄若是只悟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楼头鏖战刀影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挂剑悬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