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剑悬情记》

第14章 地狱轮回为红颜

作者:司马翎

须知武功练到最高境界之人,便如奕基大国手一般,时时苦于找不到对手。竺公锡

第二个念头便是由此而生。他此生近数十年来,除了司徒峰之外,再无敌手。目前司徒

峰已死,后起无人,不免有寂寞之感。

  智度大师见他拿力罩住恒宇头顶要穴,心知只要他手拿一落,恒宇便得脑浆进裂而

死,心中大震,大喝道:“公锡兄不可下手!”

  竺公锡心中一动,嘴角泛起一丝阴险笑意,冷冷应道:“此子果是大大的祸患,我

为何不趁早除去?”

  智度大师听了更是着忙,心想这一次增长恒宇功力之举居然圆满成功志竺公锡也认

为是隐忧,无论如何都要保存他一个,日后好教他制得住这个大恶人。于是大声道:

“请公锡兄出来一会,贫增有话奉商!”

  竺公锡故意迟疑一下,说道:“好吧,反正不怕他选得出我掌心。”

  当下走出房外,智度大师挥手命博叶二人避出院外,这才低声说道:“贫憎愿以此

子性命跟竺兄赌上一睹!”

  竺公锡暗暗大喜,心想;“我早就料你定是有此一说,妙极了,待你苦求一死而不

可得之时,才知海之已晚……”口中答道:“小花,你最好再考虑一下,他只是桓公立

之子,与你毫不相干,何必用自己性命相换?”

  智度大师走一定神,恢复了平日灵智,暗暗想道:“他越是这么假惺惺的,就越发

显出他心中阴谋,分明是诱迫我自授罗网……唉,但竺公锡你岂知我一则要保存恒宇住

命,二则也要借你之手,痛仟昔日误了素心一生的罪孽。经过我千寻苦海万劫轮回此关,

那一点灵性自然投向西方净土,众脱尘世轮回之苦了!”

  他面上神情越发平静安详,淡淡一笑道:“贫僧也晓得这一门毒刑手法开始时必须

受刑之人自愿才行,目下贫僧之意已决,只看你赌不赌?”

  竺公锡道:“陷是可以赌的,不过咱们先讲明白,我可不能永远不向恒宇下毒手!”

  智度大师忖想一下,说道:“这话有理,他有三年时间苦炼,公锡兄只怕已杀他不

得了。”

  竺公锡道:“好,就是三年为期,到时我自会把内情告诉他!”

  智度大师微笑道:“说不定都无关重要,想来其时贫僧尸骨已寒,恩怨皆了一….”

  竺公锡道:“闲话少说,你要多少时间料理后事?”

  智度大师心想务须亲见恒宇功满起身才行,便道:“就是明天吧!”

  竺公锡道:“好,我先走一步,但博叶两小口子我要带走!”

  智度大师证一下,道:“公锡兄还是少作点率的好!”竺公锡冷冷一笑,道:“叶

境是叶重山的女儿,又是你的徒弟,我决不杀她,也不准何人伤地,至于姓博的又说不

定,得瞧以后局势发展……”

  他饱抽一拂,转身出院,把佛叶二人叫来,道:“傅源,你想不出破我反天逆地步

之法,该当束手就擒。叶婉你也一道走,若是不眼,亦可出手一试!”

  傅源抗声道:“晚辈迟早想得出破法……”竺公锡阴沉地望住他,说道:“你见时

想出破法,就几时放你走!”叶婉道:“我要问一问师父……”

  竺公锡挥手道:“你去问!”叶娥奔入院去,不一会就出来,垂头丧气的道:“好

吧,我不用动手啦!”

  当下三人一同离开,院子内的智度大师呆了许久,忽然帘子一响,恒宇走了出来。

只见他精神饱满,神采奕奕.前后判若两人。恒宇深深道谢过,便问道:“叶婉呢?”

智度大师把竺公锡来此.带走二人之事说了.却隐起自己以性命救他之事。恒宇听了竺

公锡之名,精神大振,便要去寻他决战……

  智度大师徐徐道:“老衲明日便要离开此地,终身不再重履人间。你现下功力初增,

决非竺公锡敌手,若是此刻寻去.也被他抱住了,却教谁人通风报信?”

  恒宇呆了一呆,道:“大师教诲得是,晚辈这就去报知花姑娘,也好教花姑娘赶来

见你一面!”智度大师摇头道:“不必了,你前脚一走.老钢模即离开。玉后纵是比她

的娘还要聪慧,也难找到老油下落,你去吧!若是见到司徒峰的后辈,不妨问问他们关

于司徒兄遗著中的相生篇阐发何种武功,老油仿佛听到傅源说破那竺公锡的反天逆地步

就在相生篇中……”

  他接着又吩咐恒宇目前须得加紧潜研武功,将来好与竺公锡决战。又嘱他不要疑天

惑地,放开度量容忍花王眉的不是。此外又嘱咐了不少琐事,恒宇哪知这位老和尚即将

赴约受刑,自知此去有死无生,因此大凡想起的都向他嘱咐相托,恒宇但觉者和尚琐碎

中蕴含无限慈爱,宛如父母嘱咐儿女一般,顿时触起敬慕之情,鼻子一味发酸,好不容

易才忍住眼泪不掉下来。

  他离开此地之后,便先赴叶府,在铸剑楼中见到叶重山,说出博源与叶婉双双被竺

公锡擒去之事,又说出竺公锡言明不伤叶婉的话,叶重山听了这话,也证明博源一些形

迹,便已得知叶婉原来爱上博源。他虽知爱女定必无恙,但那傅源原来是未来女婿,岂

能坐视,当下暗自筹思营救之法。

  恒宇问起花玉眉及龙虎在三老下落,叶重山那里晓得?恒宇不得要领,便辞了出来。

此时天色大明,他寻到大率尊者驻息的一间排院,进去一问,里面的和尚面无人色,告

诉他说昨晚来了一伙人,把大经尊者打伤相走。他细问那一伙人的服色形状,那些和尚

们夜间瞧不真切,只说得出有一个作贵家眼色,手拿描金折扇,倒象是萨哥王子。

  桓宁那一日走时,萨哥王子尚未离开铸剑楼,以后的事他只是听叶重山说的,当下

又找到衡山派娄坚住处,那娄坚不知去向,四邻与他没有往来,谁也不知道。这时他才

晓得竺公锡果是势力雄厚,眼下五大门派的高手全部落在他手中。只是奇怪他为何放过

了自己?这一节智度大师没有说起他也忘了追问。

  他也不相竺公锡差人拿他,大摇大摆地穿行街上,出了北门,直奔那一日初来江陵

时城外歇过脚的隐僻木屋,进屋一瞧,只见尘积网封,音无人迹,自己算计一阵.测想

恐怕是此地已被敌入侦知,所以花五眉不再利用。但说不定花玉眉及龙虎庄三老等人尽

被竺公锡擒住,目下唯一之策,就是查出竺公锡藏身之处,暗加侦查,得便或者设法营

救出被擒之八,然后才正面邀他决斗。

  计较已定,便寻思侦查竺公锡住处之法,但一则他数年以来皆在军伍之中,许多江

湖上的古怪他都不懂。二则此事毫无头绪线索,除非象是花天盾这等聪明绝顶之八,才

能设下种种计策,教对方自露形迹。否则便象那没影的事,大海的针一般,如何凭空想

得出?

  他苦恼之极,跳起身大步奔回城内,心想我且到处乱闯,总强干向壁虚构的胡思乱

想。

  城内此时已开始热闹,街上行人甚多,他在闹市中走了一会,正待往偏僻的所在走,

忽见三个女子走入一家商店,这一瞥之下,但觉当中小姐打扮的女子甚是面熟,也颇有

几分姿色。

  他原不是清薄之徒,不再多瞧一眼,走过几家店铺,陡地一怔,想道:“她可不正

是在恶鬼岭中扮作受苦蒙难的那个女子么?”

  当即奔回,只见那个小姐正在挑选刺绣等物,不觉一怔,想道:“我莫要鲁莽,尝

闻炼武的女子不爱这等针线物事,若是认错了人,岂不难为情?”

  左思右想之下,当真不敢鲁莽进去动手。在店铺门口徘徊好一会,心想:“这女子

若是对方之人,我那日假冒勾魂怪客崔灵巡遍全岭各分司中都没有此女踪迹。只有一处

贵宾院没有进去。其时不会想到了她,现下回想起来,只怕她就是云中郡来的贵宾。若

是如此,则此女在对方的地位必定不低,若是把她……”

  想到此处,受时胆大十倍,一脚踏了入去,站在与她们相背的这边柜台胡乱指点。

掌柜的只道他买些必用物事回去孝敬媳妇儿,也不惊奇,取了许多胭脂花粉等物来让他

挑拣。

  恒宇耳朵用心倾听三女动静,忽然听到一个使女说了几句番语,另外一名使女咕唁

笑道,也说了几句。恒宇听得分明,一转身走到她们身后,双掌分头轻拍,两股力道呼

吁连响涌袭那两个使女。但他并非当其出掌袭击她们,并指迅快向当中的小姐后背大穴

点去。

  他这几下动作甚是迅快,店中之人根本没有限见清楚。却见三女有如穿花蝴蝶般分

别闪开,恒宇的掌力措锋尽皆落空。

  恒宇冷冷一笑,卓立不动,那小姐回头望见是他,不觉一怔,恒宇道:“姑娘便的

好苦肉计,却想不到在此处碰见……”

  店中之人都傻了眼,那小姐一势步便纵出店外,两名使女各各从油管中掣出一把明

晃晃的匕首,并拢守住出店之路。

  恒宇大踏步上前,那两名使女齐齐出招,倒也极是刁毒,手法也极迅快。若是往时,

恒宇要打发开她们,也须得三把五式,并且须用狠毒的重手法。目下他功力大增,眼力

也就随之高明得多,一瞥之下,已发觉她们出手招数虽是刁毒,但速度仍嫌不求够快,

因此招数的威力不能彻底发挥。

  只见他双手伸出,翻腕出指,一下子就扣住两女手腕。内力一发,两女手中匕首齐

齐坠地,人也陷入昏迷之中。

  恒宇这时那有怜香惜玉之心,随手一丢,两女都跌开一边。他迅决冲出,只见那小

姐尚未走远。原来她估计二婢武功不弱,恒宇势难在三两把之内夺门冲出,是以表面上

保持从容,脚下只比平常加快了一点,免得惊世骇俗,惹得一街之人都瞩望自己。

  她才转入一条横巷之内,忽觉背后微风飒然,后背心上的神道穴、至阳穴、晚户穴

三处一齐被袭,心中大吃一惊,扭腰向左方疾翻开去。这一翻开,便与恒宇面面相对。

  恒宇冷冷道:“姑娘最好跟我走,以免得罪!”

  她微微一笑,道:“桓兄这么快就追了下来,足见武功高强,但本郡主还须领教过

才能心眼!”她安详冷静一如平昔,这等修养功夫,恒宇大为佩眼。

  当下拱手道:“原来姑娘还是一位郡主,敢问竺公锡前辈跟郡主怎生称呼?”

  施娜郡主答道:“他老人家便是家师!”双手插手袖内,缩出来时手中各有一把匕

首,精光闪闪,显见极是锋快。左手的一把尖端微泛蓝光,似是淬过剧毒。

  桓手伸出右手,说道:“郡主右手匕首似是有毒,在下甘愿被刺一下,试一试这毒

性可能取人性命?”

  施娜郡主顿时记起此人乃是毒中之圣,虽然听说他已得解脱,但想来有关毒的方面,

仍有超人之能,那敢出手去试。

  恒宇舒掌向淬毒匕首锋日上抓去,极是猛急迅快。左掌悄无声息的劈向她右肋。施

娜郡主闪避不迭,不禁手忙脚乱,两柄匕首迅快划斩他双手脉门。那知植守双手把数都

不是真的,左手发出的力道陡然逆运。她失声一叫,手臂已被恒宇抓住。

  恒宇五指抓住她的臂膀之时,但觉丰若有余,柔若无骨,便不舍得发出内力以免伤

了她的筋骨。但他右手可不闲着,用食中二指迅快敲在她另一手腕上。施娜郡主五指一

阵麻木,淬毒匕首掉在地上。

  此时她双手皆无兵器,恒宇大是放心,说道:“郡主可肯跟我走?”

  她猛可一挣,左肘同时撞向胁下大包穴,此时两人身躯相距极近,这等贴身拚斗天

下间自以蒙古的摔交为首.施娜郡主虽是女子,不曾熟习,但耳德目染,却也深谛此道。

这一肘着着实实撞中恒宇肩下的大包穴,她紧接着顺势挪步,腰背贴着恒宇胸腰,弯低

身子使劲一拉。恒宇站脚不住,整个人从她背上翻过去。

  叭达一响,恒宇跌个四脚朝天。但他抓紧施娜都主的臂膀仍不放手,因此她滚跌在

他身上。

  恒宇可真怕她再来一家伙,当即舒双臂掀双脚把她接缠得结结实实,并且运腰力挺

一滚,登时反客为主,把她压在下面。

  巷口有人瞧见,放声喝骂道:“大胆婬贼,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姦妇女!”

  恒宇吃了一惊,低头一瞧,只见她双目紧闭,双须红得象染了大片胭脂一般,他知

施娜郡主出身尊贵,平生没有男子敢对她无礼,就算是碰一碰她的手也是没人敢的,这

刻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地狱轮回为红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挂剑悬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