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剑悬情记》

第19章 豪侠为情独憔悴

作者:司马翎

  忘掉什么张居正.定瞻望去.只见战局已故,一个人倒在血泊中,僵卧不动。

  她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低头不语。竺公锡突然间一脚把她踢翻在地.呛啷啷的响

了一声.那支匕首掉在地上,寒光四射。

  竺公锡双眉一皱,不理会匕首和花五眉.一劲走出石堡之外。

  躺在血泊中的人动也不动,是被长剑刺透了心窝而死,尸首旁边有两个人站着不动.

剑尖下垂,还有血球滴下。这人正是担字,他虽然没有死去,甚没有受伤,可是他却有

一种锋镝余生之感.深沉地注视着血泊中的刘驼子。

  桓宇满怀感激,长叹一声:“刘兄啊刘兄,可惜在下不晓得你有什么遗志心愿……”

  竺公锡冷冷道:“他已经把性命送给你,此后,你体想有片刻安乐!”

  桓宇道:“他明明可以与在下同归于尽,但忽然煞住把数.以致命丧当场分明是存

心放过在下,这真教在下感到大惑不解之事。至于竺前辈说我问后难有安乐,根本不必

提及,在下岂是把苦难放在心上之八!”

  廉冲孤身落在恒字面前.枯瘦的面上毫无表情,可是眼中四光四射,比起满面怒容

的人更觉可伯。

  竺公锡挥手道:“退回原位,还不是你出手之时!”廉冲闻言又好躬身应了,一顿

足便纵回去,竺公赐道:“老夫有两个法子,正在考虑选择其中之—……”

  花玉眉跌倒后已扒起身,仍然跪在地上,感谢苍天的保佑,这时急急起身到外面。

说道:“这两个法子都不通,竺伯伯信不信?”

  竺公锻造:“你知道一定没有料到我心中的想法?哼,若是两法都行不通.老夫何

须考虑?”

  花玉眉态度坚决地道:“行不通,信不信由你!”她转眼扫瞥四周众人一眼,只见

墙上的六甲高手大部份面幕遮住本来面目,当下冷冷道;“你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好汉

子,若是敢作敢为的好汉子,何必又遮住本来面目?”她的话锋忽然转到这些人头上,

教人测想不透地有何用意!

  竺公锡道:“瞧你的举止好象有恃无恐.认为桓宇今日已脱却苦难一般。”

  花王后接口道:“我的想法治相反.我和恒公子今日死期已卜,所以不必再谈这事。

这话也是信不信由你!”

  竺公锡叹道:“原来她说我的法子行不通,竟是因为他们今日一同死去.所以任何

安排都没有用处!”当下掀须一晒,评论道;“迹近无赖,迹近无赖……”

  花玉眉美眸中光芒闪动。大声道:“竺伯伯说我用死亡逃避一切的法干乃是还近无

赖,在场各位都听到了,不错.这等逃避手法果然无赖,可是找当众清问竺伯伯你一句,

你敢不敢放我们离开,再十一场?”

  竺公锡哈一声,说道:“廉冲,你怎么说月

  廉冲道:“她用激将之计.咱们岂能上当?可是老夫要问一声.我这样做了有何好

处?”

  花五眉道:“好处有四,第一,你梦寐以求司徒峰大快造者可以得到手中,第二.

作日后杀死我们的话,天下武林人物不能挑剔你不对.反而更增畏服之心。第三,在将

来的一役中,无疑有许多正派高手要毁在你手中.因此将来反对你的力量永远无法成长。

第四,你得到司徒峰遗著之后.你手下之入可以多得一些绝艺,因为你已无须畏惧,可

以不须藏私。他们武功越高,你的地位就越巩固。”

  竺公锡听到她这番理论.不由得不暗佩暗眼,他环视四周手下之八一遍,叹声道:

“可借她当众说出者夫所慾之事,老夫平生不愿任何被人猜中和知道之事,目下为势所

迫,只好让他们两人逐了同生共死之愿……”

  他此时除到花玉眉双手藏在柏中,定是握住那把短而锋利的匕首,随时随地可以自

杀身亡,她死了以后.桓宇心无顾虑,放手一拼,终被生擒活捉用作交换司徒峰遗著的

人质。

  全场静寂无声,只等竺公锡作出最后决定。

  突然间一阵蹄声骤地驰来,廉冲匆匆迎出围墙之外,不久,蹄声已停止后便是廉冲

奔回来,手中拿着一份柬帖,呈交给竺公锡。

  竺公锡打开瞧了一瞧,淡淡一笑,说道:“既然天下武林之八,都认为桓宇玉眉都

遇害身死,老夫偏偏放他们出去。”

  他目光象闪电般扫过所有手下面上,发觉绝大部份的人眼中流露出宽慰之色,不禁

想道:“此女的天赋美貌,实在举世无双,老夫手下之人大半都有不忍眼见她死之心,

这个女孩子才是我的心腹之患……”

  花玉眉道:“竺伯伯将来不要后悔才好。”

  兰公锡道;“那有这么容易后悔?你来,老夫先跟你讲几句话,然后,还得瞧桓宇

的本身才能定夺是死是活!”

  桓宇朗声喝道:“玉眉,不要理他,我从来未见过这等婆婆妈妈的人。”

  竺公锡忽然一挥手,一股力造激射而出,击中石堡墙壁。砰地大响一声,石屑漫天

激射,风力平息之后,众人但见坚厚无比的石壁上,赫然现出一只掌印,深达一寸,指

掌厉厉分明。

  桓宇这刻也不由得大是惊眼,自叹望尘莫及,花玉眉微微一笑,说道:“竺伯伯,

想来司徒伯伯可以在石上留下同样的掌印,对不对?”竺公锡不悦地点点头,花玉局又

遭:“若是天下古今都没能人办得到,那我们就只好死心塌地的任你独霸天下啦!”桓

宇猛然醒悟,心中说道:“是啊,既然不是天下古今唯有他炼成这等功力,我和别人何

尝不可作第三人之想?”登时雄心复振。

  竺公锡向石堡内走去,花玉眉向桓宇道:“且让我跟去听听他说的什么,咱们再商

议可好?”桓宇点点头,目送她禁娜走入堡内。

  过了一盏茶之久。花王眉当先出来,笑吟吟的挽住桓宇的手,道:“我们走吧!”

桓宇愕然遭:“走?”花玉眉道:“不错,我们随便上哪都行。”

  四周的人相继跃落地上,片刻之间,连廉冲也不知去向,当地只剩下他们两个,桓

宇道。*他跟你说什么话?”花玉眉道:“咱们离开这儿再说!”

  不久,他们回到城内,两人同往进食,相对小酌,心中都泛起恍如隔世之感。、直

到饭后,花玉眉才告诉他道:“明日早晨,你将与廉冲生死之斗,谁也不许插手动

战……”一抹愁云笼罩在她眉宇之间。

  桓宇默默半晌,说道:“廉冲的武功听说比萨哥王子还要高强,这一战事前真难逆

料胜负,不错,这真是一场生死之斗你答应他们了?”

  花玉眉点点头,美眸中涌出晶莹泪珠,桓宇道:“你对我的深情,常愧无以为报,

明晨之战不论胜负生死,都可以略表达我的心意,我此战若是胜了,才无愧于你的垂青

错爱,若是败了,便是以一死酬答知已。”

  她的泪水象断线珍珠直洒下来,桓宇又遭:“我一点也不怕,只是有种提不起劲的

味道,这真是十分奇怪的现象。”

  花玉眉吃惊地望住他,眉毛微微皱起,神情极是可怜可爱,她道:“那怎么行?面

临这等生死之战,又邀约得有多少名家观战作证。单单就个人的荣辱生死来说,你应该

更加起劲准备才是。”

  桓宇道:“我告诉你,自从我们在龙虎山庄门外相识的那一刻开始,直到今日,我

们才真真正正的坦然相聚,同桌进食……”

  花玉眉一阵们然,道:“啊,原来你是留恋这等光景,所以鼓不起战志……这却如

何是好?”

  他们坐了一会,便走到街上,花玉眉道:“我们到铸剑楼找叶伯伯吧!”桓宇摇头

道:“不,咱们从来未曾在市街大道游逛过,再走一会。”

  花玉眉勉强笑道:“好,我们逛一会才去……”两人在街上好些绸布之类以及一些

日常用物,那是行走江湖之时搭带应得着的东西,其中有些是男人专用之物,因此桓宇

晓得她是买给自己的,他也购卖了一些香囊手帕给她,后来又买了一副镶珠耳坠。

  下午未甲之交,他们才抵达铸剑楼,见到叶重山,花玉眉一见面时就讲明不要见到

别的人,所以只有他们三个人在厅中谈话。

  叶重山问明今日重重惊险经过,同时得悉明展之战,瞅瞅他们的眼神,便不多说,

识趣地借故离开,让他们多点时间相聚。

  花玉后计算一下时间,说道:“我心中虽是有千言万语要跟你说,可是为了明晨之

战,只好勉强忍住,你现在最好先用一会功,晚膳后活动一下,又再练功一两个时辰,

之后睡一会就差不多啦!”

  桓宇道:“不瞒你说,我真是提不起劲,精神全然无法集中……”

  花玉眉晓得不能勉强,跟他谈了一阵,又到外面凭栏观赏,许多屋宇都收入眼底。

花玉眉指着楼外屋宇,说道:“当今首辅建极殿大学上张居正便是本地人氏,你想必也

知道的?”

  桓宇道:“张江陵是本朝以来第一名相,有谁不知,有谁不晓,戚师最佩服他……”

  花玉眉道:“真是凑巧得很,现在鞑子倭寇最想除去的正是这位名相,而咱们对付

竺公锡他们却在张公的家乡。”桓宇虎目中闪过光芒,缓缓道:“这真是巧合之事!”

  花玉眉道:“我在最近时时耽心虏寇方面派人行刺张公,虽然在京师有几位武林名

家,但他们是不是能够保护周全,殊足疑虑!”

  植宁大惊道:“这是极要紧之事,咱们得想个法子才好!”

  花玉眉道:“假使你明日击败廉冲,便可以联络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和叶伯伯等对付

竺公锡,使得他无暇抽身出手,这是釜底抽薪之计,最是妥当。

  格宇奋然道:“张公是国家的栋梁,决计不能被敌人暗算,我定必尽力而为。”

  直到这时,他的豪侠雄心才激扬发历,压倒了儿女私情,他再也不多所惆恨留恋,

眼花玉眉细细磋商过明晨应敌之方以后,便去用功。

  饭后,他又打坐运功,当真是全力以赴,比平日更加专著得多,花玉眉却乘他打坐

运功之时,亲自剪裁布正,缝制了一套紧身衣裤和一件长衫。

  翌日凌晨,花玉眉眼侍桓宇梳洗等事,换上新衣,桓宇又是高兴,又是黯然,他们

在大厅中见到不少人,计有恃剑楼主人叶重山、叶婉、博源.龙虎在三老等,相见之时,

大家的别后经过都来不及评说,匆匆商议一下,便动身起程前行赴约。

  叶重山和龙虎庄三卷等人没有跟桓、玉二人同行,而恒宇、花玉眉这对情侣并肩慢

慢的走在路上,在晨光之中,两人的心中都泛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桓宇的虎志昂扬一如昨夜,路上仔抽谈起廉冲的武功,猜想必与竺公锡的师弟来不

怪,次徒萨哥王子的武功手法相差不远,只不过功力更加精湛深厚,由于谈及察不怪,

萨哥王子等人的武功,便详细提起那日在香林寺的经过。

  花玉后实在不愿把这宝贵的时光费在别的事上,所以她虽是对于奕不怪在香林寺中

忽然宁死不肯出手之事感到十分惊异,却没有提醒他一同深究此事。

  此时他们已经走出城外,并且已离开大道,山野间寂静无人.花玉眉摇摇头,嘴角

泛起一丝苦笑.道:“如今仔细想想,这弹指般的人生虽是生促,却自有奇妙动人之

处……”

  桓宇微微笑道:“你太聪明了,所以有许多别人想不到的感触。”

  花玉眉道:“想得太多一定不好。”

  桓宇道:“那也不一定,象我就觉得自己太过单纯,脑中只容纳一两件事,比方前

日你陷身敌巢之时,我一心一意只想着怎生能够救你出来,除了这件事之外,别的都没

有功夫去想,其实我应该拍出身到香林寺去,瞧瞧被咱们捉住的奕不怪胡培等人。”

  花玉眉道:“还有施娜郡主,你避开她的名字,可见得心中有鬼!”

  桓宇面上一热,道:“不要胡乱猜测.她早已爱上了方&。”花玉眉笑道:“就算

她爱上方财吧,可是她对你也很有意思,是不?”

  桓宇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皱起眉头想了一下,花玉眉双眼不离他的面庞,当下说

道:“你想起这两个人的下落?我猜施娜已回到竺公锡身边,方麟在那儿我可不知道

了。”

  她略略停顿一下,又适:“你可记得当你在石堡力战竺公锡手下六甲首领的中间,

曾经有过胡布和马蹄声,这阵蹄声绕到堡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豪侠为情独憔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挂剑悬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