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剑悬情记》

第20章 爱织网罗幻灵光

作者:司马翎

  桓宇大感讶惑,忖道:“娄坚他自愿与萨哥一拚,瞧来竟不是假话,这就奇了,难

道竺公锡当其已跟俺答破裂了?”

  居浩望住桓宇,说道:“兄弟还有一个秘密消息,那就是听说桓宇大侠也到了京师,

却不能证实,诸位可有一点传闻没有?”

  娄坚微微一震,道:“这消息可靠么?”居浩道:“靠得住,是萨哥王子那边传来

的!”娄坚坡起眉头,道:“萨哥王子比我们消息还灵通,这倒是奇怪得很!”

  他显然有点着急,突然间一拍秃脑袋,说道:“我想起来啦,此他若是萨哥巢穴,

他们的人数不少,而且都是鞑子人,焉能在街道上露面?因此……”

  他卖个关子不往下说,害得大家都注视着他。

  娄坚满有自信的微微一笑,又适:“咱们马上展开搜索,就在这附近的房屋之间,

一定可以发现他们。”

  众人都凝神思量这番见解,居浩首先叫道:“了不起,别人断断想不到这一点。”

  他一出声附和,别人不管信不信,也得跟着行动,于是分头细细踏勘这座宅院。

  不久,他们脚发现这一座偌大的宅院,大半房间都没有人住过,蛛网灰尘无处不有,

可以见得此地其实不是萨哥王子的巢穴。

  恒宇对此有两种看法,一是萨哥王子的顾虑周密,用这一座庄院作为回巢的第一站,

然后才转回真正的巢穴。

  另一个想法便是赞同娄坚的推测,在这座庄院中别有通路离开,潜往邻近的房子,

而那才是真正的基地。

  他同时又盘算今日之事该采取何种态度?万一追查出线索,与萨哥王子面面相对,

当类坚不敌落败之时,是不是忍着不出手帮助?在那种情形之下,萨哥王子可能其下毒

手杀死类坚,因此须得及早考虑。

  他还未曾想出结伦,一个棉衣卫奔来叫他,说道:“果然有一条秘道,门户已经找

到了。”

  桓宇跟他走去,在靠左边的一座偏院之内,一间小小的贮物室,房门打开,房内的

地上有一扇方形的厚木板,此刻业已掀开。

  人口下面是一道石阶,从方向推测.这条秘密地道是迈出府外,横跨过那条幽僻的

胡同,直通邻巷的一所房屋。

  众人都是老江湖,这刻谁不敢出声,以免从地道透传过去,让对方警觉。

  桓宇到达之后,居法把他拉在一边,轻轻道:“咱们是一路,由房顶越墙而入。”

  委坚瞑目调息一阵,睁开双眼,露出兴奋的光芒,低低道:“走吧!”当先钻入地

道。

  两人跟他进人地道,一个是指天笔马造,一个是袁鼎,这两人把兵器都取出来,神

情十分沉重戒慎。

  三个锦衣卫留一个守在此地,另外两个到街上那座屋子四周走动监视,以便万一敌

人逃走,也可以设法跟踪。

  居法领着桓宇越过院墙,飘落在巷内,侧耳细听那边墙内的动静,半晌无所发现,

居法低声说道:“但愿我们的判断不曾有错误。”

  桓宇道:“想来不致有误,今日芳是一举揭杀了萨哥,咱们便少去一个心腹大患!”

  居浩缓缓道:“恐所只有仰仗你的大力才能搏杀此酋!”

  桓宇证了一下,道;“我?”居浩道:“不错,既然萨哥王子认为你就是桓宇兄,

想必不会有错!”

  居法从囊中取出那张留字,交给桓宇,桓宇看了之后,轻轻叹息一声,道:“萨哥

王子真是才智过人,单凭他手下报告经过情形,就猜出是我!”

  居浩问道:“兄弟却想不到他凭什么猜出了桓兄的身份?”

  桓宇道:“我也是眼下才晓是的,原来他是听了我们的交手经过,从我的武功招数

中猜测出来。”原来他与那鞑子高手搏斗之时,求胜心切,施展出逆这其气功夫,这一

门武功天下之间只有桓宇会使,所以萨哥王子一问详情,便敢断定是他。

  居浩道:“桓兄侠名震天下,何须掩藏起本来面目?”

  桓宇沉吟了一下,才道:“这其中有我私人的苦衷,但望居兄代为守秘,那就感激

不尽了。”

  居浩道:“兄弟见到此笺之时,便考虑到这一点,倘使恒兄不是具有苦衷,自然不

会变易容貌,藏起身份,因此,兄弟收起此笺,谁也不曾看见,桓宇放心好了,兄弟自

当代为守秘!”

  桓宇道:“最好连个师兄也不要让他知道,这话甚是冒昧失利,尚拆居兄些谅。”

  居浩坦率地表示毫不介意,他在多年前曾与铁农柏秋同门学艺,日夕相处,至今仍

然记得他那股阴险诡作之气,确实使人对他不敢信任。

  这些话自然不便启齿说给外人听,当下道:“桓宇见识过萨哥王子武功,只不知娄

兄比起他怎样?”

  桓宇道:“萨哥王子已得竺公锡真传,功力精深无比,娄兄用尽全力的话,尚可拚

个三五十把,过了三五十招,就要看看娄兄的金刚脚是不是用得合时。”

  居浩道:“用得合时便如何?”

  桓宇道:“用得合时的话,还可以略负微伤退出圈外,假使不利用这机会退却,便

不免有杀身之祸了!”

  居浩道:“既是如此,咱们赶紧进去,桓兄纵是因此泄露身份,也顾不了这许多

啦!”

  桓宇微微摆手,道:“兄弟相信萨哥不会杀死娄兄,这话对是不对,待会可见分

晓。”

  居浩心中泛起许多疑团,但有些话不便直率询问,只好闷在肚子中琢磨,相字纵上

墙头,居浩连忙紧紧追随。

  墙内是座空寂无人的院落,他们飘身落下,向角门走去,门外便是一条长廊,长廊

柱子外面的露天院子栽种得有许多花卉,廊上也没有人影,他们闪身出院踏上长廊。

  居浩迅速的在一个房间内转一转,出来道;“此地真的是敌人巢穴无疑,我看见房

内有些衣物用具不是本朝之物。”

  两人沿着长廊奔去,却觉得此地处处整洁安静,不大似是鞑靼高手盘踞的巢穴。

  这条长廊弯入一进高大房舍之内,只见一间厅堂市置得甚是雅洁,摆着五张书桌,

桌上文房四宝俱备,竟似是读书人聚读讲学之所。

  他们愕然相顾一眼,都想那萨哥王子纵是有意掩饰,也用不着摆上这等场面。

  穿出外一进,便听到人语之声,两人停步躲在门后,侧耳听去,那阵人语之声清楚

地传入他们耳中,大约有四五个人交谈,语音拗耳难以辨认,一听而知不是汉语。

  居法向桓宇点点头,用手比了一下,意思说敌人就在屋中,桓宇却皱起双眉,轻轻

道:“居兄难道不曾发觉他们话声中毫无内劲,分明不是练武之八!”居法讶道:“是

呀,但或者是萨哥王子的随从诗仆。”

  桓宇首先蹑足移步份望去,只见厅堂中共有五人,三个坐着,两个在背后侍立。

  这五人面貌身材与汉人无异,那在个坐着的都穿着缎绵袍,文质彬彬,与常见的国

于监生一般无二。

  侍立后面的是两个长随跟班的打扮,但他们仍然也插口说话,说的都不是汉语。

  桓宇看了一阵之后,居浩也过来直视,两人看了半晌,仍然精不出这些人的是何来

历。

  他们都是久走江湖之人,眼力甚高,此时看来看去这数人都不似是强悍练武之士,

所以不敢冒昧行动,居浩一拉桓宇衣袖,两人退开老远,居浩道:“奇怪得很,他们不

似是萨哥手下呢!”

  桓宇道:“在下也有同感,但咱们须得设法查明才行!”

  居浩沉吟一下,道:“这样好了,你仍然留在此地,兄弟绕到正门叩环寻人,乘势

查询他们,而你在暗处窥着他们动静,定可看出端倪。”

  这是唯一的办法,桓宇自然赞同,当下两人分头行事,居浩绕到正门,敲动门环,

片刻间步声响处,有人出来开门,居法认得正是刚才在厅中的两名跟班之一,含笑问道:

“这儿可是李府?”

  那跟班的摇头道:“不是,此地是琉球国官生书房。”汉语说得不甚流利。

  居浩道声打扰,扬长而去,片刻之后潜回院内与桓宇碰头,桓宇先开口道:“咱们

走错啦,这是琉球国派到京师入国于监学的官生,怪不得满口夷语!”桓宇道:“焉知

萨哥王子会不会借他们掩护?”居浩道:“这话很有道理,不过琉球国在诸藩之中最是

恭顺忠心,谅来不会相帮俺答。”

  他们又回到那条巷子内,略辨地形,便向偏左的屋宇扑火,两人穿越过花园,走入

一座跨院之内,四下静悄悄的,不闻人声。

  居浩向担宇摇摇头,低声道:“此地不象是萨哥巢穴—…·”桓宇凝神倾听一下,

道:“那边仿佛有厮杀之声!”他当先奔去,又穿过两重院落,果然隐隐听到叱喝之声,

他们正要再往前奔,墓地三条大汉从后门转出,拦住去路。

  桓宇括目望去,只见这三条大汉都是鞑靼人.手握长刀,背上复盖着一面盾牌,他

们眼神极足,眼下不丁不入的站着,隐然有渊停岳峙之势。

  他向居浩使个眼色,教他上前答话,居浩会意说道:“小于,到后面掩护我……”

桓宇应声退到他背后,居浩这才冷冷道:“诸位远道而来.甚为难得,萨哥王子在什么

地方?老夫跟他说话!”

  那三名大汉之中窜出一个,挥刀向居浩砍去,居浩长剑一圈,把敌刀黏到外门,但

还未还击,这个大汉已撤回长刀,严密护住门户。

  居浩的太极剑不动则已,一出击就绵绵不绝,从来不曾象今日一般感到无法进招,

心中一付惊,道:“敌方高手如云实在不可小觑。”

  那大汉见他剑势已收,修地退回原位,三个人六只眼睛炯炯地注视着他们,眨眼间

一阵步声迅速奔来,此人未到之前.四方八面突然先出现得有劲装大汉,个个背插长刀,

双手握着强弩,拽箭待发。

  居浩仰天冷笑道:“纵是刀山剑阵也难不住老夫!”话声才歇,一个娇脆的女子中

音应道:“那也未必,我们的箭阵就足以要了你的性命。”

  居、桓二人向声音发出之处望去.只见一个黄色紧身衣裳的女郎站在墙头,长得鼻

高限大,面色红润,有一种刚健之美,身量修长丰满,手握短剑,桓宇看得是萨哥王子

的妹妹施娜郡主。

  她的眼睛死盯住桓宇,此时奔来的步声停在院门外,一个人在门口探头礁了一下,

随即隐没,却也是个番邦武土。

  桓、居二人没有瞧见此人,注意力都集中在施娜身上。

  施娜仰天笑道:“桓宇公子,你怎么变了样了?”

  居浩暗中吃了一惊,道:“姑娘说什么?”

  施娜举手指住恒宇,道:“我说他,喂,桓公子啊,你不认识我了?”

  桓宇迟疑了一下,道:“你哥哥呢?”这一问分明承认了他就是桓宇。

  施娜格格笑道:“别管我哥哥,咱们说咱们的,你可知道我为何认得出你?”

  桓宇道:“不知道!”

  施娜道:“你的眼睛,就是这双眼睛泄露了秘密,你信不信?”

  桓宇道:“有点信,也有点不信!”

  施娜笑道:“你真是个老实人,那么我也不用骗你,是那个跟你交过手的人认出来

的!”

  她歇了一下,又遭:“他回来一说,我哥哥就晓得是你,也看穿了你级地回来的用

意,但我们实在没有法子大队撤走,所以只好跟你们一持了……”

  桓宇道:“教你哥哥出来!”施娜道:“你先拿下面具。”

  桓宇举手利掉人皮面具,现在原来的面目。居治转眼望去,但见他玉面朱chún,部英

气勃勃,果然不可多见的美男子,怪不得艳名冠世的花玉眉倾心相许。

  植手道:“叫萨哥出来,我有话跟他说。”

  施娜道:“笑话,你已经是食中之鳖,还叫这叫那个好象下命令似的。”

  桓宇造:“郡主这话怎说?”

  施娜道:“我一下令,十余把强弩齐发,话如雨下,你或者死不了,但你的朋友却

万万不能活命。”

  她比一个手势,道:“你不妨瞧睹他们的箭术。”话声未毕,弓弦修响,只见一支

箭钉在石墙经上,没人数寸之深,紧接着又是一声弦响,一支劲被空直上,这支箭劲话

晃眼下坠,离他们头顶尚有两丈许,又是一支箭激时上去,两箭镞尖碰上,叶地一产两

支箭头分头派开。

  桓宇、居法见了这等诉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爱织网罗幻灵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挂剑悬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