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剑悬情记》

第03章:鬼啼狼嚎魑魅舞

作者:司马翎

花玉眉紧接着又道:“常言道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两种乃是世间上最难忍受最最深刻的仇恨。桓兄不幸遭受的必是后者无疑了……”

桓宇痛苦地皱起双眉,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姑娘所猜的已经差不多了……”

花玉眉仰头寻头思了一下,道:“我看桓兄的神色,似乎心中痛恨难消,提及此事之时,难以忍受。我们且把话题改变……请问桓兄你擒住那仇人,至今已有多久?”

桓宇双眉一耸,恢复了全身气力似的。很快答道:“足足有三年时光了。”

花玉眉道:“既有三年之久,何以直至今日才到这龙虎山庄来求取毒刑心法?”

桓字面上眼中闪出一片森森杀机,涩声道:“姑娘的问话,句句紧迫而来,在下恕难奉复。”

花玉眉娇媚一笑,道:“桓兄既然不愿将心中隐密透露,那就算了。其实桓兄如果信得过我,将往事痛快说出,心中便会舒服得多。”

桓宇冷冷道:“我不相信任何人,尤其是……”

他忽然住口,但聪明如花玉眉,自然晓得他要说的是“尤其不相信女人”这话。

她立刻改变了话题,道:“听龙虎庄三老说,桓兄答允留在此庄,助他们一臂之力……”

桓宇插口道:“姑娘尚未把那“千寻苦海,万劫轮回”的毒刑下落赐告!”

花玉眉道:“桓兄不用着急,我正要说到这上面去。因为这一宗毒刑心法,据我所知,数十年前已经落在云中郡。”

桓宇剑眉一皱,道:“云中郡向是鞑田族据地,目下的酋长倍答郎率部盘据云中、五原、定襄诸郡,屡扰中原。”

花玉眉道:“桓兄熟知这事,足见乎日留心国事,不似寻常武林之士,可敬可佩,数十年来,中原黑道上出了一位人物,武功高强,秉性邪恶,肆意纵横大江南北,贪财好色,残酷溢杀,结果引起五大门派公愤,派出高手多人,到处搜攻。但那人武功智谋高人一等,五大门派的高手如若落单,多遭锻羽,伤亡甚多,直到最后碰上了司徒螃大侠,才不敌负伤逃走……”

桓宇点头道:“这件武林大事,先父在世之时,亦会提及,只不知与那毒刑之事有何关系?”

桓宇话声微微一顿,接着又道:“这种千寻苦海,万劫轮回的毒刑,源出于佛门中一种神功秘艺,演化而成,当年那个被称为绿林中的强梁,黑道上的恶霸竺公锡与佛门毫无渊源,这两件事根本连不在一块……”

花玉眉娇媚一笑,道:“这些都是武林中的秘闻,现下宇内一般高手,能够知道得象你一祥多的,已不多见。那竺公锡诚然是绿林中的强梁,黑道上的恶霸,但他一身武功,却是出自五大门派中为首的少林派,不过他不是投入嵩山少林寺内学艺,而是少林寺一位高僧,驻锡于离此地不远的烈山,那时竺公锡年甫十岁,就因天赋资质极高而被那位老禅师收归门下,传以少林派的各种奇功秘艺。”

桓宇道:“听姑娘说来,似乎对那竺公锡的生平知之甚详,不知此中有何渊源?”

花玉眉道:“那竺公锡出身来历,江湖上鲜有人知甚至连他的真面目也罕为人见,因此武林中关于他一生之事传说纷坛我如不说出内情,桓兄自是难以置信。但我只能告诉你的,那就是先慈自小就认得竺公锡,她老人家的武功虽是另有师承,但竺公锡和司徒螃大侠两人的神功绝艺,却确实对先慈的修为大有裨益……”

桓宇轻啊一声,道:“原来如此……”他的目光转动之时,掠过她那躶露诱人的娇体上,忽然比眉一皱,迅速移了开去,似乎甚是恶恶。

花玉眉美眸一转,盈盈走入内间,转眼间拨帘出来,只见她身上已披上一件淡黄色的丝质宽袍,遮掩住半躶的胴体。她轻笑一声,道:“桓兄可还讨厌我么?”

桓宇率直地道:“如此甚好,老实说,我见到那些人的目光贪婪地落在你身上时,恨不得把他们通通杀死……”

花玉眉微微一怔,旋即泛起娇媚笑声,道:“我们不谈这个,且说那竺公锡直到二十岁时,将那位少林高僧秘艺完全学会之后,便杀死授业师父,投到苗疆野人山神魔门下,学会之一身恶功毒技,也是把神魔满门杀死,才回到故乡。”

桓兄道:“他为何要把授业的恩师杀死?”

花玉眉道:“这等行迳不可用常理推测,据先慈说,这竺公锡虽是长得风度翩翩,俊选潇洒,但记仇之心极重,眦睚必报。当他受业学艺的过程中免不了曾被师父申斥,以此记恨于心。再加上他天生极为好胜,非把所有接近之人都压倒不可,所以他的师父,自然就是他首先要取胜的对象。”

桓宇讶道:“这种心地邪恶,秉性残酷之人,真是罕见罕闻。”

花玉眉接着道:“那五大毒刑中的“干寻苦海,万劫轮回”一门,自从那位少林高借一死,便只有竺公锡一人懂得,他后来被中原武林高手迫得逃到云中郡去,消息从此断绝,我本来以为他业已死在异邦,但现在才晓得他竟是在鞑子部落中生了根……”

桓宇大感震惊,道:“姑娘这话何以见得?”

花玉眉道:“老实说,我就是因为有所发现,所以才自毁此生永守先惹庐墓之誓,当日我从玉龙山出发时,曾在先慈坟前辞行,约以三月之期。一路上已费去个把月时间,回程也要花上个把月之久,所以我本要立刻赶返滇北玉龙山……”

她虽是答非所问,但桓宇却觉得这位艳绝人寰的女郎也是充满了神秘之感,故此对于她本身之事,听得甚是起劲。

她接着道:“我是想到司徒螃大侠既是投身军中,那就无怪竺公锡逃入云中之后,便至今不曾在中原出现过一次,敢情他正是藉鞑子之力对付司徒峰大侠!哼,我看司徒峰大侠之死,害怕与这竺公锡大有关系……”

花玉眉这一番推测之词,如若传了出去,势必轰动震撼天下武林,就连桓宇也不禁呆了。

只听她又接着道:“我唯一无法测得透的一点就是司徒峰大侠武功盖世,谦略过人,当真称得上“智勇双绝”四个字,以他这等人才,又兼不求闻达,隐身行伍之中,对头如何达能加害于他?我如果不能查明其中底细,此生休想安心度日!”

桓宇暗自忖道:“她不惜毁誓留在江湖之上,最大的理由原来只不过如此。

我还以为她基于钦佩司徒峰大侠以及维护武林正义,抵抗异族野心诡谋呢!”

房门外忽然传入话声道:“启禀小姐,本庄庄主们派人送来密函一封!”

花玉眉道:“拿进去我瞧瞧!”

红衣丑婢应声入房,手中律住一封信。花玉眉接过拆开,迅即阅看完毕,娇艳的面上突然流露出忿怒之容。红衣丑婢随即退出房外。

桓宇欠身道:“姑娘如果有事,在下就此告退!”

花玉眉冷笑一声,这才移目望住他,道:“用不着,已经没有我的事啦!我这就起程回玉龙山去!”

桓宇心中大为惊讶,可是表面上却不房出来,淡淡道:“姑娘的行事莫测高深,在下不敢置啄!”

花玉眉长眉一挑,道:“桓兄不特不加挽留,甚至不问原由,可见得我在桓兄心目之中,只如陌生路人一样!”桓宇肚中觉得好笑,忖道:“我不把你看作路人,把你看作甚么?这话真没道理……”

不过他却不去驳她,只微微一笑,道:“姑娘责难之言,在下实在不敢当得。如若姑娘允许说出忽然生气的原由,在下自是洗耳恭听!”花玉眉道:“这封密函乃是龙虎庄三老签押写就,说是他们精心秘密训练的二八星宿不能给我调遣,并且说只借重我的智计,如有大事,再向我请教等语。哼,他们分明不信任于我,这种情形之下,我何苦留在此地?”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又道:“这几个者家伙真气人,如果我有足够的人手可供调遣的话,包管那干盘据在恶鬼岭的敌人们大感头痛,非把他们的头儿迫得出面不可……唉!目下我手上只有两个人,实在太少了!”

桓宇道:“在下愿意助姑娘一臂之力!”

她翠眉一扬,面现喜色,道:“你相信我么?”

桓宇点头道:“在下相信得过姑娘!”

花玉眉道:“那好极了,我们马上就要行动,首先要查出恶鬼岭上敌人的虚实,如果我们查得出铁血大帝的身份来历,马上就可名震武林,纵使仅仅查得出目前在恶鬼岭上主持人的姓名来历,也足以使龙虎庄三老信服!”

桓宇道:“姑娘说得是,但听说那恶鬼领地势险恶万分,如果使用夜间潜入查看之法,害怕不易得手!”

花玉层嫣然一笑,道:“桓兄之言一点不错,我想此事必须由我亲身出马。

但我将在明晨方始出动。今晚却要劳驾桓兄率领伍放前赴恶鬼岭,探一探蛤上实力。伍放武功虽不弱,但头脑简单必须劳烦桓兄照顾。今夜之行,只须探一探衅上高手实力,其余如岭上地势秘道及主持人的姓名来历等等,都等我亲自查探!”

她将龙虎庄三老的地图交给桓宇阅看,另外又召伍放进来,当面吩咐他今宵出探之时,务须听从桓宇命令。

到了晚上,桓宇换上一身劲装,走入花玉眉房中,伍放也跟着进去。花玉眉道:“桓兄这一身装束,益发显得神采英发,卓尔不群!”桓宇虽是得到美人当面夸赞,却似乎无动于袁,抱拳淡淡地道:“姑娘过奖了,在下这就与伍兄动身啦!”

花玉眉道:“我这里已准备好长剑一柄,桓兄家传的“假剑”绝学虽是天下无双,但还是带上真剑的好!”

花玉眉接着又道:“带上真剑不但在冲突重围之时,可以省却许多气力,同时可以隐藏你的身份来历,免得被敌人猜出!”

桓宇听听果有道理,便接过长剑,插在背上。花玉眉送他们出门殷殷嘱道:

“今晚我不出去了,因此桓兄切勿贪功,只须逗出敌人高手斗上一阵,探知实力便算达成任务返庄。千万要注意地形,不要陷入重围之内,免得无人驰援,被敌人所乘!”

他都点头应了,但心中却泛起不服之感,暗想别说那恶鬼衅上的敌人未必有甚么高手,就算是铁血大帝驾临出手,也敢与他一斗。不过他深知不可与女于辩驳的道理,所以口中一味唯唯而应。

他们在夜色中走了之后,花玉眉担忧的轻叹一声,对红衣丑婢道:“桓宇乃是艺高性傲之人,今晚居然如此听话,一定靠不住!”

红衣丑婢道:“既是如此,小姐何不尾随他们,暗加保护?”

花玉眉摇摇头,道:“我如果分得开身的话何须他们涉此大险。唉,如果他们当真肯依我的计划,只探出敌人之中有多少高手,实力上如何之后就返回来,我就可以稳操胜券了!”

这时桓宇已和伍放弃出龙虎山庄,置身于夜色暗渲的田野平畴之中。

一路上没有事故,二更时分,两人已奔到恶鬼岭附近。这恶鬼岭虽然不高,但四周都是不能耕种的丘陵山谷,故此十分荒凉,只有一条官道穿经恶鬼岭下。以前常有行人,但近两年闹鬼之后,日间也罕得有人经过,晚上更加静寂如死。

桓宇在一座丘上停步,望着不远处突起的山岭。道:“伍兄,那就是恶鬼岭了,我们不怕敌人发觉踪迹,不妨一直闯上去!”

伍放道:“我们可不能闯得太猛,以致深入敌人腹地而被敌人重重围住!”

桓宇冷笑一声,道:“伍兄敢是心中惧怕么?”

伍放浓眉一掀,道:“桓爷这话是甚么意思?在下几时惧怕过别人?”

桓宇道:“如果教伍兄一个孤身上前,查探敌人之中高手的数目和实力,伍兄可敢去么?”

伍放道:“有何不敢?”

桓宇道:“好极了,我也晓得伍兄乃是武林中铁铮铮的好汉,必能胜任愉快2”

伍放本来被他激起一腔怒气,此时吃他一捧,登时就烟消云散。

桓宇继续道:“花小姐虽是一番盛意,要我们两人一道出来,互相呼应。但我们两人奔走一场,只做这么一点事情,未免槐对天下英雄!”

伍放怔一怔,道:“桓爷说得是,但我们怎么办呢?”

桓宇道:“我们有个法子,只不知伍兄是否愿意冒此大险?”

伍放豪声道:“桓爷请说,在下生平最喜欢冒险?”

桓宇道:“我们目下闯上那恶鬼岭去,分头行事。你在开始时尽量隐起身形,设法多听听敌人的谈话。然后突然由敌人腹中冲出来,把敌人的高手都引去追你。我这时一方面查看敌人主脑是何等人物,一方面核对岭上地势秘道。这件事办得成功的话,我们可就大大露了脸啦!”

伍放不假思索,道:“好,在下任凭桓爷吩咐!”

两人放步奔向恶鬼岭,竞不商量清楚一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鬼啼狼嚎魑魅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挂剑悬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