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剑悬情记》

第04章:勾魂摄心乱七情

作者:司马翎

桓宇眼珠一转,露出茫然若失的神情,宛如刚刚从大梦中醒过来,一时尚未醒透。

勾魂怪客崔灵头面皆用黑布蒙住,是以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但从他那对湛湛的眼光中露出惊讶的神色,可知桓宇此举乃是他平生第一次碰到,故此万分惊讶而从眼神流露出来!

眨眼之间,勾魂怪客崔灵已经恢复正常,然后大喝道:“桓宇,你的爱妻在此!”

喝声中只见他双手齐出,霎时已叠起两枚水晶球,紧接着将第三枚轻轻稳放在最上面。

单单是他这一手三枚水晶球相叠的功夫,武林之中只怕没有第二个人办得到。这并不是说他的武功可以压倒天下群雄,而是这一手功夫必须加以特殊训练的苦功。一些功力深厚一如崔灵的高手,手掌虽然可以平伸出去,纹风不动,但未练过这种特殊的指力和眼力,便是一枚水晶球也放不住,何况要叠上两枚之多。

那三枚水晶球上现出三双深邃的魔眼,桓宇缓缓转过头来时,恰恰见到这一叠三枚水晶球,自然也见到球上的三双眼睛。

他微微一怔,勾魂怪客崔灵已用深沉有力的声音道:“你的爱妻躺在长眠冥界之中,睡得好生安稳啊!这长眠世界远在大海的尽头,与漫漫长天交界之处,任谁也不能到那儿去打扰!”

桓宇证一怔,双目凝视住那三枚水晶球,霎时又陷入虚无飘渺的幻想世界之中。

勾魂怪客崔灵松了一口气,他平生施展这种勾魂摄心大法,从来不曾用过三枚水晶球之多。他早就看出桓宇心神强固,所以一出手就施展两枚水晶球,果然成功,却不料刚才一言有误,这桓宇马上就挣醒。幸而他见机得早,及时使用三枚水晶球再制住桓宇。

因此今日的经过。在勾魂怪客崔灵来说,已经是毕生中最吃力的一次。

他松了一口气之后,暗暗付想道:“此人心神之强固诚然罕见,但他刚才的举动,更是令人感到难测,适才我料他爱妻已死,是以命他将爱妻带出长眠世界,这原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事,任何人都会服从此令,何以此人既是刻骨思念,却又不肯带她离开长眠世界?”

他如果测不透这一点,便无法再发布命令,否则这一次失败之后,他不但白白耗费许多真元心血,同时由于三枚水晶球相叠已是勾魂摄心大法中最高深的法门,此法如不能制住,更无别法可以奏功。

勾魂怪客崔灵用心思索了一阵,想定了三四个应付的计划,便收摄心神,用出全力,缓缓道:“你已见过爱妻,现在振翅高飞,你想离开这长眠世界,但仍然在上空盘旋,舍不得就此与她永别!”

桓字面上及身体表现出的神情和轻微的动作,与勾魂怪客崔灵所说的话无不吻合符节。

勾魂怪客崔灵又接着说道:“但天下无不散的笆席,你盘旋数匝之后。终于展翅高飞,飞离这长眠世界!”

他的话刚刚说完,桓宇蓦地大叫一声,睁眼喝道:“谁敢要我离开许薇姊姊!”喝声中那勾地魂怪客崔灵掌上的三枚水晶球狠一震动,发出两声清脆轻响,接着一齐掉落在他掌上。

崔灵眼中射出惊讶愤怒的光茫。他早先已想定了三四个应付的计策,谁知一句话说错,桓宇便自惊醒,那些应付之计毫无用处,不过由此却可知桓宇不但心神强固,曾受训练,兼且是个大悲大喜的性情中人。

桓字目射奇光,厉声道:“我那许微姊姊往何处去了?即速从实供出,不然的话,休怪我用天下间至高无上的五大毒刑整治于你!”

勾魂怪客崔灵微微一震,沉声道:“武林五大毒刑乃是名家不传之秘,难道你都识得?”

桓宇哼了一声,道:“你若是害怕,赶紧从实招供?”

勾魂怪客崔灵凝目与桓宇双眼对视,四道目光都宛如冷电一般,互不相让。过了一阵,崔灵左掌一伸,再度平举胸前,右手极快地将那三枚水晶球叠起来,这三枚水晶球隔开两人目光。但桓宇仍然怒目向那水晶球上映现出来的三对眼睛注视。

他似乎已恢复自制之力,面上如梦如幻之色已经消失,不过从他仍然怒目相视的神情推测,分明心中魔幻未灭,依旧以为对方乃是藏起他的许薇姊姊的人。

勾魂怪客崔灵缓缓后退,每退一小步,水晶球上的眼睛便缩小了一点,退了四步左右,水晶球上映现出的便不止是一对眼睛,连黑布蒙住的头部也出现在那三枚水晶球上。这时他已变成三个头六只眼睛的怪人,桓宇毫无畏怯之意,目光从上到下,又由下到上,来回扫视三枚晶球上的人头和眼睛。

又过了片刻,勾魂怪客崔灵发出深沉有力的声音道:“我这三枚水晶球上,可以显现出前后五百年之事……”

刚刚说了这两句,只见桓宇剑眉一耸,嘴角露出轻藐之色,崔灵登时改口道:“更可以查知人间任何隐秘,桓宇你若是要知道许藏下落,可从晶球上查看!”

桓宇冷笑一声,道:“她已经死了,用不着你费心查看啦……”他接着长叹一声,眼眶中突然涌现泪光。

崔灵三番四次碰壁撞钉,却更加激起他的兴趣,正如善奕之人遇到了对手,一方面情难自禁,一方面聚精会神对付强敌。

这时桓宇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神智,移开目光,投向空际,只见长天万里,碧净如洗。

崔灵平生施展这勾魂摄心大法,最多只用上两枚晶球,从不失败。但这一次耗费不少真元心备,连接两次施展三枚晶球,竟告无功。用上三枚晶球已是这勾魂摄心大法中的无上法门,更无再高之法。但他毕生沉潜此道,已经是一代高手,在没有法子之中,仍有出奇制胜的手段。

只见他迅快收回那三枚品球,口中大喝道:“桓宇,你且瞧瞧我的面目……”说时举手将罩住头面的黑布掀开,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桓宇沉溺在伤心的无底深渊中,世上之事,实难今他心移神转。可是耳听对方提起“面目”两字,登时泛起好奇之心,不禁收回目光,向崔灵面上望去。

只见眼前出现一张极是俊美的脸庞,长眉入鬓,鼻如悬胆,chún红齿白,发似点漆,当真是世上罕见的美男子!

桓宇惊讶得睁大双眼,但就在他心情波动之际,那勾魂怪客崔灵伸手在面上一抹,顿时又变了一副面目,但见面上尽是紫黑疤痕,凹突不平,双眉全无,只剽下左边一损黄毛。鼻子深深凹陷,踊chún缺裂不整,露出一副焦黄残缺的牙齿。

这副相貌可以说得是天下间丑得无可再丑的了,不但面上眉目鼻嘴全部残缺变形,连耳朵也都是每边胜下半只。似乎已找不出一点人形,何况连面目也尽是瘢疤,紫黑纠结,令人作呕。

这一美一丑之间,相去何只霄壤,予人以闪电轰击般的印象,深印心头。

桓宇双眼已睁得不能再大,嘴chún也微微张开,此时已几乎丧失了一切自我的思维,限前心中只有这么一个丑恶狰狞的景象!

勾魂怪客崔灵冷森森道:“我这副面目丝毫不假,且看一样有力证……”话声甫歇,只见他左手举起,五指之间握住一把五寸左右的锋利短刀。就在桓宇还来不及转念推想此刀用处之时,崔灵健腕一翻,刀光一闪,锋快薄刃已插在面颊之上。若然单是插入面颊,也还罢了,他却似还嫌不够,左手一沉,刀刃便在面上划开一道三寸来长的口子,登时鲜血喷溅,沿着下领流到脖子!

桓宇限见这等残酷可怕的景象,不由得打个寒噤,目光微转,似是要避开他鲜血淋漓的狰狞面孔,谁知恰好与对方那双精光闪动的眸子相遇,顿时心灵大震,不知不觉中已进入恍惚迷离之境。

勾魂怪客崔灵这一下手法,委实高绝寰宇,即使是比桓宇世故深上百倍之人,此时也不免坠入他壳中。

两人四日互视,过了半盏热茶时分,桓字眼帘缓缓垂下,变成双目半瞑,满面尽是迷离恍倘的神色。

崔灵沉声道:“告诉我许微因何而死?”

桓宇道:“她是自杀而死的……”他的声音虽是如梦如幻想,但隐隐流露出悲怆之意。

崔灵道:“她为何要自杀?自杀之时,除了你之外,还有旁的人在侧么?”

桓宇缓缓道:“我特地从军中请假去与她会晤,半夜里才见她一面,次日她就服毒自杀了,我至今不知其故。她家中之人不知道我们已有盟誓,也不知我们半夜见过面,是以我连她最后的遗容也见不到!”

崔灵这一生见识的希奇古怪之事,真是屈指难数,但目下这件事却是他闻所未闻,不禁大为好奇,当下道:“你没有亲眼见到许薇尸体,怎可咬定她业已亡故?”

桓宇道:“她的尸体第二日方始下葬。那天晚上我彻夜在灵堂周围徘徊,但终于不敢拇棺查看,不过,我知道她真的死了,永远离我而去!”

崔灵道:“你一件一件告诉我,第一,你何以不敢揭棺查看明白?第二,你怎知她必死无疑?”

桓字长叹一声,道:“我因伯揭棺查看,得知她确确实实死亡,所以我宁可不去查看,心中还可存有万一之想……唉,可是我第二夜到她闺房中凭吊之时。却发现床下有一只已经碎裂为二的青玉手镯,那是她一向戴在玉腕上的心爱饰物,掉在床上,无疑是她体内毒性发作之时,辗转挣扎,手腕碰在床沿上,因而撞断!”

他满面尽是悲切修凄之容,勾魂怪客崔灵一点不敢松懈,运足精神力量,紧紧控制住他。而且不再追究此事,免得他刺激过甚,突然又醒转。

他细细思索一番,觉得桓宇这一番话不大可信,并不是说桓宇这刻还会砌词骗他,而是桓宇的话多是臆测之词,只要是稍具心计之人,摸准他的脾气,布置此等假局,毫不出奇。

他想了一会,沉声道:“那只碎裂为二的青五镯一定被你拣拾起来,藏在身上。你且拿给我瞧瞧,便知此镯是有意击碎,抑是无意!”

桓宇道:“我已将这青玉镯投棺安葬,那样我才能筑坟树碑!”

勾魂怪客崔灵摇摇头,道:“你当真可称为世之情痴了,这一来还有谁人知道许薇是生是死呢?我且问你,你可有情敌么?”

桓宇迟疑一下,道:“没有!”

崔灵沉默片刻,留神查看桓宇的神态,才缓缓道:“你何以犹疑一下,方始作答?”

桓宇道:“虽然有一个人向她追求,但我那许薇姊姊亲口对我说过不会背盟违誓,她不但一点也不喜欢那人,甚且还讨厌他和恨他!”

勾魂怪客崔灵面上肌肉抽搐一下,似笑非笑,丑恶恐怖之极。他道:“这人性甚名谁?”

桓宇道:“他姓扬名超……”崔灵忽然轻轻叼了一声,接口道:“这杨超可是江南人氏,长得高大雄壮,使用一柄厚厚的金刀,骁勇善战,是也不是?”

桓宇道:“不错,不错,不过他虽是憨不畏死,但骁勇善战却淡不上!”

崔灵仰起那张丑怪无比的面孔,喃喃自语道:“这人在军中之时,冲锋陷阵,勇敢无比,自然可以称得上骁勇善战四个字,若是与武林高手搏斗,虽勇何用?”

他双眼之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急急问道:“这人现在何处,快告诉我!”

桓宇身躯一震,沉吟不语。勾魂怪客崔灵厉声道:“快告诉我!”

桓宇似是抗拒不住他的命令,呐呐道:“他……他……”猛然身躯又是一震,双目大睁。

勾魂怪客崔灵万万料不到这一句平平凡凡的问话,居然刺激得对方醒转,饶他老姦巨猾,城府深沉,这时也不禁呆住。

两人寂然相对,片刻工夫之后,桓宇皱眉道:“我怎么啦?好象做了一场大梦!”

崔灵大喝道:“你马上就要睡着,现在眼皮已感到沉重……”这两句话他说得声色俱厉,口气之中流露出无限自信。

原来这勾魂怪客崔灵的勾魂摄心大法,等于现在的催眠术一样,他一方面以精神力量压倒对方,一面必须运用巧妙的暗示,使对方陷入迷离恍倘之境,然后发布命令,除了抵触对方深植心底的观念,才会突然惊醒之外,其余凡有命令,对方无不遵从。

崔灵由于对方一连三次惊醒,不由得证住,桓宇本是内家高手,摄心定神之力极强,得到一丝空隙,登时完全恢复神智。

他双眉一皱,道:“我一点也不困,精神好得很呢,大爷何故连番大叫?”

勾魂怪客崔灵气得哼了一声,举手将头上飞布拉起来,遮住头面,连忙走开一旁,凝眸思索。他最感到不解的,便是这个年轻英俊的人,一方面十分容易被他勾魂摄心大法制住,可是另一方面又十分容易惊醒,这种现象,的是罕见罕闻!他必须想通这个道理,然后才能对症下葯,另行施展绝招。

桓宇暗暗运功行气,忽然发觉自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勾魂摄心乱七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挂剑悬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