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剑悬情记》

第07章 剑影刀光鬼神惊

作者:司马翎

风门和尚提杖冲到那白衣怪客身前,厉声道:“洒家偏生不服气……”喝声中抡起禅杖,迎头击去。

那白衣怪客身子动也不动,众人都道这厮以头颅硬受风门和尚一击,无不骇然讶疑。

龙虎庄三老刚才是不好意思强行拦阻风门和尚出手,这刻却也和众人一般意思,都不信那人的功力能够炼到头上。

那支禅杖砸上之势,少说也有干余斤之重,莫说是血肉之躯,就算是铁石头颅,也得吃这一杖砸成粉碎。

这时勾魂怪客崔灵也自心头大震,提气大喝道:“快点还手神杖”他一出声,立时暴露出他已经内脏伤势不轻的真相。

不过这刻没有人来得及多想崔灵受伤之事,只见风门和尚神杖堪堪砸中那个白衣怪客的头颅。杖上力道威拼之极,罩定对方身形。

那白衣怪客直到这一瞬间,方始迅疾如电地偏例开头颅,砰一声肩上己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杖,底下双脚登时陷入地面之内,深达尺半,宛如打桩一般!

这等景象真是千古罕有,众人都看得呆了。

那白衣人双足陷入地面之时,招手搭住肩上禅杖,宽大的衣袖袒到手肘部位,但见他那双手由指尖以至手肘,分为黑白两种颜色,向阳的一面雪也似的皓白,掌心及阴面完全漆黑,交映之下,极是奇异可饰。

场中人不论敌我诸人,除了一个荆登龄使得的那是“万方大流毒”功夫之外,再也无人识得,而这“万方大流毒”奇功名称,也只有四五个人曾经听过。

少林寺风门和尚突然哼了一声,用力夺出杖,“蹬蹬蹬”连退六七步远,面色陡然变得有点黧黑。

众人一看尽皆晓得这位少林人亦已中毒,不禁泛起害怕之心,暗暗自危。

崔灵喝道:“白兄弟到我这边来!”声音显示内力更不如前,那白衣人提脚踏上地面,奔到崔灵身边,只见他行动之际,似乎已没有早先灵便,可能是风门和尚的那杖震得内部受伤。

其实以风门和尚的一身功力与禅杖的重量,这一杖不会立刻将那白衣人砸碎,已经是万分骇人之事了。

荆登龄一看倩势大是不利,敌方现下已有两人中毒,再挤下去,纵然能得那白衣人略略负伤之时占上风,但那风门和尚及铁衣柏秋拖延过久,只怕难以解救。

于是朗声道:“诸位请回驾敝庄,过几日再与崔总司约期印证武功便是!”

勾魂怪客崔灵自身负伤,岂敢再缠战下去,冷冷发话道:“旬日之后,再图后会便了!”

当下各自离开,龙虎庄三老与众人回到庄中,先让风门和尚及铁衣柏秋在上房中一同休息。众人也齐集房中商议应付之策。

荆登龄表示出万分忧虑,道:“这一绝世毒功昔年曾听我伯父提及,说是如若有人炼成此功,便是毒中之圣,再也不能力敌,原因是天下家各名门大派虽然各有一两种至高无上的神功,但极其量只能抵挡住他发出的毒力,仍然无法将他击毙。再者毒圣一出手就自然而然用上这种毒功,而各派炼成独门神功之士,却往往不能每一次出手招架突袭之时,都运出独门神功。此所以任何高手被这毒圣缠上,久而久之,总得道他毒手……”

雪浪禅师诵声佛号,道:“如今事态危急,贫憎打算立刻返寺向掌门大师凛告一切,只不知敝师叔能支持多久?”

荆登龄沉吟付想一会,道:“这一回中的侥幸是有物体在其中阴隔,以大师及柏兄深厚功力,一时还不致有丧命之虞,却要看两位能将心口六大要穴封闭多久而定!”

他赂一停顿,接着又道:“雪浪掸师返山之事且容再议,现下若是减少一人就削弱一份实力。”雪浪禅师听了也连领首称是。

三老向众人告个便,一同出去到别个房间计议,荆登龄道:“对方有毒圣为助,本庄已面临浩劫,为免全庄惨道覆灭之祸,现在就得遣散全庄人口2”

他一向是全庄之首,智虑出众料事如神,是以这么一说,其余二者都不敢再作声。

荆登龄又接着道:“愚兄知道一种可除那毒圣的秘诀,但必须无后顾之忧以后,才能施行。”

荆登韶道:“敢问大哥那是甚么法子?”

荆登龄郑重地道:“昔年尝闻蜂叔提及毒中之圣一事时,因闻峰叔说这毒圣只怕火攻一样,是以想出一个法子,峰叔也认为可行……”

他长长吁一口气,道:“那便是需要一个武功极是高强之士,全身装满火葯,与那厮碰上时,设法将他抱住,接着另由一人施放火弹,便可将那厮消灭……”

余下二老听了此法,不禁面目变色,嘿然不语。

原来三老都心意相通,一听这个与敌人同归于尽之计,便明白此事必须由他们三人合力去办,但他们皆是一时豪杰侠义之士,各自都想拖住敌人,自己要下辣手向兄弟身上发射火弹,那真是比死还要难过于百倍,是以都不禁休然色变,暗暗惊心。

司徒登瑜苦笑一声,道:“事情挤到这儿,已没有别的法子,咱们暂时不必再提,倒是那位花玉眉姑娘自从恒宇伍放两人暗探恶鬼岭的第二日上,便带着侍婢一去无踪,昨天伍放归来,不久又告失踪,不知他们诸人行踪如何?他们两个武功高强不在话下,而那花玉眉姑娘满胸智计更是堪足重视,说不定普天之下没有人对付得了那白衣怪毒圣,却单单只有她想得出妙计……”

荆登龄顿首道:“为兄也渴望能够与花玉眉姑娘计议一番,可惜她倩影杏杏,我们还是先研究竞如何遣散全庄人口到安全之所,再者关于神弹三娘孟夫人这事,也须急速寻谋解决之法!”

他两道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过荆登韶和司徒登瑜面上,霜眉一皱,道:“昔年螃叔他老人家离家从军之际,曾经对我慨叹着说,龙虎山庄声名更在天下各派之上,百余年来虽无变故,但其实危机深种重只因武林各宗派大都因本庄声名显赫而暗生妒意,这百余年来各派尚有深明大体的长老高人主持,还不怎样,但再过二三十年,万一各派后继之士心胸狭窄,斤斤计较虚名,则一旦有事,各派势必存坐视之心。另一方面大凡妖邪掘兴,定以本庄为第一目标,盖本庄声名,于天下最盛,但其实根基浅薄,只不过是百余年间之事,本庄人口本就不多,后辈则如我等兄弟三人,已是资质最高的三个,可是本庄独门秘传……”

众人一看尽皆晓得这位少林人亦已中毒,不禁泛起害怕之心,暗暗自危。

崔灵喝道:“白兄弟到我这边来!”声音显示内力更不如前,那白衣人提脚踏上地面,奔到崔灵身边,只见他行动之际,似乎已没有早先灵便,可能是风门和尚的那杖震得内部受伤。

其实以风门和尚的一身功力与禅杖的重量,这一杖不会立刻将那白衣人砸碎,已经是万分骇人之事了。

荆登龄一看倩势大是不利,敌方现下已有两人中毒,再挤下去,纵然能得那白衣人略略负伤之时占上风,但那风门和尚及铁衣柏秋拖延过久,只怕难以解救。

于是朗声道:“诸位请回驾敝庄,过几日再与崔总司约期印证武功便是!”

勾魂怪客崔灵自身负伤,岂敢再缠战下去,冷冷发话道:“旬日之后,再图后会便了!”

当下各自离开,龙虎庄三老与众人回到庄中,先让风门和尚及铁衣柏秋在上房中一同休息。众人也齐集房中商议应付之策。

荆登龄表示出万分忧虑,道:“这一绝世毒功昔年曾听我伯父提及,说是如若有人炼成此功,便是毒中之圣,再也不能力敌,原因是天下家各名门大派虽然各有一两种至高无上的神功,但极其量只能抵挡住他发出的毒力,仍然无法将他击毙。再者毒圣一出手就自然而然用上这种毒功,而各派炼成独门神功之士,却往往不能每一次出手招架突袭之时,都运出独门神功。此所以任何高手被这毒圣缠上,久而久之,总得道他毒手……”

雪浪禅师诵声佛号,道:“如今事态危急,贫憎打算立刻返寺向掌门大师凛告一切,只不知敝师叔能支持多久?”

荆登龄沉吟付想一会,道:“这一回中的侥幸是有物体在其中阴隔,以大师及柏兄深厚功力,一时还不致有丧命之虞,却要看两位能将心口六大要穴封闭多久而定!”

他赂一停顿,接着又道:“雪浪掸师返山之事且容再议,现下若是减少一人就削弱一份实力。”雪浪禅师听了也连领首称是。

三老向众人告个便,一同出去到别个房间计议,荆登龄道:“对方有毒圣为助,本庄已面临浩劫,为免全庄惨道覆灭之祸,现在就得遣散全庄人口2”

他一向是全庄之首,智虑出众料事如神,是以这么一说,其余二者都不敢再作声。

荆登龄又接着道:“愚兄知道一种可除那毒圣的秘诀,但必须无后顾之忧以后,才能施行。”

荆登韶道:“敢问大哥那是甚么法子?”

荆登龄郑重地道:“昔年尝闻蜂叔提及毒中之圣一事时,因闻峰叔说这毒圣只怕火攻一样,是以想出一个法子,峰叔也认为可行……”

他长长吁一口气,道:“那便是需要一个武功极是高强之士,全身装满火葯,与那厮碰上时,设法将他抱住,接着另由一人施放火弹,便可将那厮消灭……”

余下二老听了此法,不禁面目变色,嘿然不语。

原来三老都心意相通,一听这个与敌人同归于尽之计,便明白此事必须由他们三人合力去办,但他们皆是一时豪杰侠义之士,各自都想拖住敌人,自己要下辣手向兄弟身上发射火弹,那真是比死还要难过于百倍!是以都不禁休然色变,暗暗惊心。

司徒登瑜苦笑一声,道:“事情挤到这儿,已没有别的法子,咱们暂时不必再提,倒是那位花玉眉姑娘自从恒宇伍放两人暗探恶鬼岭的第二日上,便带着侍婢一去无踪,昨天伍放归来,不久又告失踪,不知他们诸人行踪如何?他们两个武功高强不在话下,而那花玉眉姑娘满胸智计更是堪足重视,说不定普天之下没有人对付得了那白衣怪毒圣,却单单只有她想得出妙计……”

荆登龄顿首道:“为兄也渴望能够与花玉眉姑娘计议一番,可惜她倩影杏杏,我们还是先研究竞如何遣散全庄人口到安全之所,再者关于神弹三娘孟夫人这事,也须急速寻谋解决之法!”

他两道炯炯有神的目光扫过荆登韶和司徒登瑜面上,霜眉一皱,道:“昔年螃叔他老人家离家从军之际,曾经对我慨叹着说,龙虎山庄声名更在天下各派之上,百余年来虽无变故,但其实危机深种重只因武林各宗派大都因本庄声名显赫而暗生妒意,这百余年来各派尚有深明大体的长老高人主持,还不怎样,但再过二三十年,万一各派后继之士心胸狭窄,斤斤计较虚名,则一旦有事,各派势必存坐视之心。另一方面大凡妖邪掘兴,定以本庄为第一目标,盖本庄声名,于天下最盛,但其实根基浅薄,只不过是百余年间之事,本庄人口本就不多,后辈则如我等兄弟三人,已是资质最高的三个,可是本庄独门秘传的龙魂虎魄神功,纵是勤修苦炼一辈子,最多也只及得我六成功力造诣。一旦有事,恐怕力有未逮,应付维艰!但我目见国事啁螗,外患交侵,如果单为子孙后代图谋,岂是英雄豪杰的行径,只好决然成行……”荆登龄话声忽然停歇,黯然长笑一声。荆登韶道:“峰叔可还有别的话说吗?”

荆登龄摇摇头,道:“只有这几句一向没有告诉你们,目下局势已达到摊牌之时,所以才想起他老人家当年忧虑之言,至于他说在军中必定抽出余暇,将平生武功心得著录成册,定名为‘龙虎真经’这一节,我早就向你们提过……”

司徒登瑜道:“照理说峰叔投军二十载之久,那本龙虎真经本该早就著录成功,为何不早点送达我们手中?这一点却令小弟百思不得其解,难道说以峰叔的武功造诣还有甚么功夫不能参悟,所以迟迟未能完成?抑是另有人事纠缠,此无法运送真经?”

荆登龄道:“三弟拟想的两个答案都有可能。我记得峰叔说过,他壮年时遍游天下,与宇内武林各家派高手印证武功,是以胸中积聚的武学见识广博之极,其中许多疑难,往往多半不解,但忽然触景生情,豁然明白。当他离家投军之时,尚有许多难题横直胸中,此所以他再三告诉我说,武学之道浩无涯岸,往往有平等武功家数,在一个天赋特异之人手上使出来,便大异其趣!”

司徒登瑜道:“大哥能不能详细点讲究这毒圣之事?”

荆登龄道:“我曾听峰叔说过,毒门高手若要造就这等罕世无匹的毒中之圣并不十分困难,只要机缘巧合,碰上一个有这等禀赋资质的人,加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剑影刀光鬼神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挂剑悬情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