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01章 花月夜初探水仙舫

作者:司马翎

春江潺溪,皓月如轮,微风过处,水面上银鳞万点,衬以朦胧远山,江岸榆柳,风物极是幽美。尤其是那怡荡东风,挟着浓浓的春意,使人泛起迷醉之感。

一座码头突出伸入河水中,严格说来,那只是一截石堤而已,大概是由于附近很荒凉冷落,所以没有船舶停泊。

但在这道约有三丈的石堤上,却有两条人影,凝立不动。皎洁月色之下,看得清楚,一个是华衣美服的妇人,另一个则是年纪约在五六旬之间的老者,身上一袭灰布衫。

他们虽然同是站在堤上,但相距达两丈之远,既互不相看,也不交谈,毫无同携赏月的气氛。

过了一会儿,月色似乎更加明亮,四下景色,皆清晰可见。

突然间这两人一齐扭转头,向后面望去。只见在他们后面两三丈远,有一排摇曳的柳树,此时柳荫下走出一个人来。

那个人举步行来,轻飘飘的,好像是脚不沾地般滑行,一晃眼间,已到了堤上。

这人不但动作怪异,连面貌装束,也饶有诡异阴森的味道。在月光之下,他身上宽大的衣服,发出一种灰白的闪光。他面上肌肉极少,双睛深陷,两颧高突,乍看活似是骷髅头一般。

他的双手,也瘦得只剩下骨头,留着相当长的指甲,宛如一对鸟爪。

他干笑了一声,道:“两位好雅兴呀,今夜的月光真不错,对不对?”

他的笑声和话音甚是阴森而低沉,大有啁啾鬼语的味道,深夜乍听,如若是不知他底细之人,准得骇死。

那老者和妇人都转回头向河面望去,没有做声。

这个形如鬼魅的人冷哼一声,意思似对这两人的不理睬他,感到愤怒。老者突然开口,道:“邬老魅,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废话毋庸多说,假如你老兄已探知那艘水仙舫上,究竟有多少人的话,何不说出来印证一下?”

邬老魅阴声笑道:“蒲毒农名满天下,何须对那水仙宫如此重视?何况还有查三姑娘在此,她的断肠针举世无双,我邬老魅只不过来瞧瞧热闹而已。”

那个妇人侧过面来看他,但见她鼻子挺直,双眸神采奕奕,风姿颇佳。

她双眉一皱,冷冷道:“原来你只是来瞧热闹的,那么你趁早滚远一点儿,要被水仙舫上之人瞧见,把你也带上一笔,那时候你吃不着羊肉一身膻,多划不来。”

她自然是讽嘲对方不敢承认此来的真正意思,蒲毒农仰天一笑,道:“对啊,查姑娘的话,实是苦口婆心,顾全交情,邬老魅,你还是请吧!”

邬老魅那张可怕的脸上毫无表情,淡淡道:“邬老魅倒不怕沾上一身膻,但有一个人却当真有此戒惧,所以尽躲在一边,不敢伸出头来。”

查三娘似很感兴趣,举手摸鬓,道:“谁呀?倒是说来听听。”

邬老魅道:“除了铁冠老道还有谁?他的化装越练越高,眼下已练到化脓的地步,连他的人也变成脓包一个了,哈……哈……”

蒲毒农和查三姑娘也忍不住笑了,三姑娘道:“好得很,他听见了准得气个半死。”

数丈外传来一个冷峻的声音,道:“那也不见得,姓邬的老鬼狗嘴里怎会长得出象牙。本真人倒要见识见识他这对鬼爪,目下有什么惊人的成就?”

这阵话声忽远忽近,说到末句,一道人影凌空飞到,落至提上。

邬老魅身上的宽衣无风自动,惨白的反光虽然微弱,但由于飘摆摇动的关系,颇为惹眼。

别人一望而知他已经运功戒备,再看那刚刚凌空飞到之人却是个又瘦又高的老道士,身后还有一只灰鹤,正如它主人一般的高瘦,相映成趣。

这个老道神情严冷,由于他双目炯炯盯住邬老魅,使人感到气氛紧张,大有战事于触即发之势。

蒲查二人袖手旁观,并不出言劝解。但他们也显出小心戒备之状,好像深防这对峙中的两人,会忽然攻袭自己。

堤上虽然站得有四人一鹤,但却没有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人略略移动,仿佛突然被妖术所袭,都变成了石头一般。

过了一阵,他们都被某种声响所惊动似的,齐齐转头向河流的左方望去,那是此河的上流,大约在四五十丈远处,便是一处转角。

这刻一盏蓝得眩目的灯,亮在转角处。这盏蓝灯乃是高悬桅端,所以大家都先见到灯光,却看不见船身。

三姑娘嘘口气,道:“来啦,水仙舫的辟邪灯,已经有十年之久,不曾在三江五湖出现了。”

铁冠老道接口道:“见她的鬼吧,她们先辟自己的邪,方是正理。”

那艘大船顺流而下,因此,忽然就转过了弯角,但见另外的两支桅上,也悬着灯火,却是黄的,而且挂的低矮得多,所以总是先看见蓝灯。

这艘船相当巨大,头尾和船身都有灯火,但舱中有没有人却看不见,尤其是内舱的情形,更无从窥测。

蒲毒农突然道:“假如在场诸位,尽皆有意出手的话,咱们先定个次序,免得到时场面混乱,反而便宜了对方。”

三姑娘道:“蒲老之言甚是,假如无人反对,我就第一个献丑吧!”

邬老魅道:“不行,三姑娘固然是艺高胆大,可作表率,但却不免有不公平之嫌了。”

铁冠道人道:“那么咱们抽签吧!十年前也有人试过此法,倒也公平得很。”

人人都同意了,并且公推铁冠道人主持。他们的动作很快,眨眼间已弄妥了,第一个出手,乃是邬老魅。

依次是查三姑娘、蒲毒农,最末是铁冠道人。

邬老魅那张骷髅似的面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但从他闪闪的目光中,却可以窥出他心情的紧张沉重。

这实在是很奇异的现象,他们一方面不肯落后,以抽签方式决定出手次序。但另一方面,那只神秘的巨舫,显然很不好惹,抽到第一的邬老魅,竟不由得流露出紧张的心情来。

那艘水仙舫,很快就驶近了这道石堤。船上每一边有四支长桨,非常整齐的起落划水。

此刻虽然距石堤只有三四丈,但仍然看不见人影,连船尾也看不见舵工的影子,整艘船的外表,看来与平常的船舶并无分别,然而全船见不到人影,却显出一种特别的诡异的气氛。

此时船头忽然伸出两支竹篙,撑住河底,把船舶定住不动了。

靠近前面的船舱中,灯光忽然从窗户中透射出来。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由于这个女子乃是背向着灯,所以堤上之人,只分辨得出她的身影是个女性,面貌和衣着,都瞧不清楚。

这等朦胧的景象,含蕴着如梦如幻的旖旎气氛,实在令人十分神往,见过之人,无不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石堤上的人,都不做声,所有的目光,盯牢那窗间的女子身影。

船上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笑声,立刻这旖旎如梦的景象消逝了,代之而起的是一个骄狂狠毒的女性的幻影。

这是因为这阵笑声含蕴着一种令人嫌恶的东西,那是冷酷、荒诞、狠毒、贪婪和厉害等等性质组合的声音。

尤其是这些老江湖们,见多识广,这种可怕的妇人,也见过甚多,所以能在想象中,幻现出她的容貌来。

笑声持续了一阵,方才停止,接着说道:“想不到我水仙舫的辟邪灯,还未曾被武林人物遗忘,想来本舫的规矩,你们也都记得。”

铁冠道人严厉地道:“你的声音甚是陌生,本真人虽听不知,速速报上名来。”

舫上的女人影子移动一下,声音传上岸来,道:“你的武功如果能像听觉这般高明的话,看来本舫的威名可真不易保全了。不错,本宫的三花五艳在十五年间出尽风头,天下无人不知。但如今隔了十载之久,本宫后起之秀辈出,目下更有新三花五艳,出巡江湖宣威扬德。本人便是新三花之首李玉蕊。”

她的声音仍然是那么悍泼恶毒,使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拿她与美丽的玉蕊花牵扯在一起。

铁冠道人哼了一声,身畔的灰鹤两翅伸展,似是想飞起来。他迅即伸手,按住灰鹤,低低叱了一声。

巨舫上又传来李玉蕊的可怕笑声,道:“牛鼻子,算你还有一点儿眼力,如若让这头蠢物飞起,那你就得另找一只从头养起了。”

铁冠道人勃然而怒,道:“臭丫头休得夸口,等一会儿你就尝到神鹤的滋味了。”

邬老魅直到这时才开口道:“曲山邬庸意慾请教贵宫绝艺。”

李玉蕊用那尖锐可怕的声音道:“曲山老魅这些年来威风殊甚,果然有资格到本舫一斗。但本舫的规矩,最重要的一条是凡是落败无法幸存。此是为了保持本舫秘密,不得不尔,你估量估量,如果不怕死,方可前来。免得怨天后悔时,已经莫及了。”

邬老魅头皮果真有点儿发炸,他成名至今,不仅是十年八年之事,大风大浪见得甚多。可是这一艘充满了神秘的水仙舫,历来传说最多,杀人也是最多的。据武林所知,说是无人上船挑战之后,尚能生还的。

既然此舫这般凶险,这些武林人物如何又肯登肪挑衅呢?他们不会邀舫上之人到岸上来比划么?

这个问题,任何初次听到水仙舫这段异闻之人,都会提出来。而答复却也定能使问者满意,那就是水仙舫系得到当今武林第一大家派的少林寺方丈大师保证,一是保证船上并无机关埋伏,比斗绝对公平。二是水仙舫任何承诺,如果有违,可向少林寺交涉,少林方丈愿负全责。

这水仙舫已销匿了十年之久,而在这十年当中,武林间提及此事,少林派之人仍然承认属实。

因此,不论是黑白两道,再狡诈刁滑之人,也能深信水仙舫能公平决斗。这是因为少林寺方丈,从来都是天下武林的领袖人物,以他的声望德行,那是绝对不必猜疑的。

邬老魅高声道:“我邬庸不在嘴巴上逞能,多说无益,我上来啦!”

李玉蕊尖声一笑,道:“好,好,你来吧!”

但见那水仙舫的右舷,突然伸出一块木板,长达丈半。最末处有一盏风灯,因此即使是在漆黑无光之夜,也能看得见这块跳板的位置。邬老魅身形也没有如何作势,呼一声已划凌空飞去,稳稳落在跳板上。

曲山老魅邬庸才站稳了,那块跳板已经缓缓缩回,把邬老魅一齐带到船上。

石堤上的三个人,运足目力遥视。但见邬老魅很快就走入舱中。从窗户间可以隐约看见,那个本来在窗边的女子,也转过身子向着邬老魅,长发飘拂,姿态甚美。不过她的声音传在众人耳中,竟是那么可怕,因此这美感全消,都幻想着她一定是个罗刹般的可怕女人。

那扇窗户突然被帘幔封住,因此,舱内的情形,谁也看不见了。

查三姑娘突然低声宣布道:“啊,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

铁冠道人大为讶异,道:“姑娘如何得知的?”

查三姑娘道:“因为邬老魅动身时,即行发出传声,须得懂得他的暗号之人,方能了解其中意义,我不知道他向谁发声传声,但这声波目下忽然中断。可见得他已经运集功力,出手对敌,才不得不停止传声的。”

铁冠道人道:“原来如此,这倒是探悉那水仙舫之谜的妙法。可惜的是看来一上船就得动手,以致没有时问把上船所见的情形,通传岸上之人。”

蒲毒农突然插口道:“也许人家水仙舫早就考虑到这一点,因此,她们的船舫永远靠泊在三丈以外,除此之外,也许尚有别的妙计绝艺,隔断了一切传声。”

查三姑娘霍然道:“是啊,人家何尝想不到这一点?证明多年来,江湖上无人说得出舫上是什么样子,可知此舫必有隔断一切传声的办法。”

她停歇一下又道:“假如这水仙肪不是如此神秘,相信就不会有这多人冒险上去了。”

铁冠道人道:“然则三姑娘只是怀着登舫一观秘密之心而已么?”

三姑娘道:“那当然不是啦,但我的企图,与你们这些臭男人全不相同,那是我敢断定的。”

铁冠道人冷冷说道:“本真人年逾古稀,修真炼气,一向没有凡心。三姑娘万万不可一竹篙打尽一船人才好。”

蒲毒农接口道:“不但铁冠兄提出异议,连我这山野老农也不能承认。固然许多男人是为了舫上如花似玉的女孩们而登舫,但我老农可没有此心。”

查三姑娘只冷笑一声,不再说话。于是三人静默无声,凝眸注视那艘水仙舫。

他们都似乎有所等待,隔了一会,舫上突然传来一阵圆润清亮的琵琶声,入耳但觉动听之极,古人说“大珠小珠落玉盘”,又说“携手含情还却手,一抹梁州哀彻骨”等语,正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花月夜初探水仙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