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11章 探雷府美姬骗傻仆

作者:司马翎

还是初秋的夜晚,但却有肃杀的秋意,闪烁的星光,已逐渐变得暗淡。

突然,三江镖局墙外,传来一阵极为尖锐的长啸,在将声刚落之时,墙头冒出三个人影。这三个夜行人,毫不迟疑地纵落局内广场,广场之中,虽是并立了赵羽飞等人,

可是这三位不速之客,显然并不在意,他们大摇大摆地走到众人之前。

当三人发现众人之中的蒲毒农时,同时愣了一下,走在右首的那名华服妇人,娇声道:“我说是谁?原来蒲毒农已先一步到镇江来了!”

蒲毒农哈哈一笑,道:“幸会!幸会!断肠针查三姑娘,千桃观铁冠真人,还有鬼门双怪仅存的一怪枯骨神君厉英,居然都不在乎江湖上人人见灯丧胆的‘辟邪灯’了。”

查三姑娘道:“你蒲毒农既然见灯不避,我们又何惧之有?”

蒲毒农道:“人家说,一朝被蛇咬,往后见绳子都要心胆皆裂,你们三人倒真个胆大得很。”

厉英嘿嘿一笑,道:“蒲毒农你别逞口舌之能,水仙宫别想再在老夫面前作怪。”

这厉英看来只是个中年男子,却自称老夫,实在使人听了觉得滑稽。

蒲毒农道:“可惜水仙宫已被挑了,要不然该你也不敢如此自吹自擂。”

厉英勃然变色,道:“蒲毒农!你别以为老夫怕你的鬼伎俩!”

他一面说话,一面运功,但却没有出手,显然对蒲毒农还是有点顾忌。

断肠针查三姑娘突然对厉英道:“天都快亮了,你还有时间和他对骂?”

枯骨神君厉英嘻嘻一笑,没有开口。

蒲毒农却道:“哦?神君的独门秘技,想不到已找到同参的伙伴了。”

查三姑娘道:“蒲毒农!你口里再不干不净,我就赏你一蓬断肠针试试滋味。”

一直没有开口的铁冠真人,此刻道:“那盏辟邪灯是谁挂在门外的?”

赵羽飞道:“区区叫人悬挂起来的。”

铁冠真人道:“你是谁?”

蒲毒农道:“怎么了牛鼻子,你讲话最好客气点,没有人家的一声佛钟响,说不定你我早已挫骨扬灰,命丧在水仙宫妖女的手下了!”

铁冠真人道:“那么他是传闻中独力消灭水仙舫的赵羽飞了?”

这话显然是对蒲毒农说的,因此蒲毒农应道:“正是!”

这三名来意不明的武林高手,闻言突然不约而同地聚在一起窃窃私议,生像在讨论一件难决的事。

这种行为举止若是发生在三名妙龄少女身上,不会使人觉得奇怪。可是由这三名算得当代高手的武林人物做起来,却令看到的人深觉好笑。

三人议论一阵之后,仍然由铁冠真人开口道:“我们不信。”

这时相隔十丈之遥的镖局墙外,突然有人接口道:“你们不信,显见得你们孤陋寡闻。信与不信,与赵兄毫不相干。”

声音越来越清楚,显然那名在墙外说话的人,是一面往这边走,一面随口说话。

这时,广场中的众人,不由得全部循声望去。只见墙外飞进一个人,而这人手中提着的正是赵羽飞命人挂在镖局外的水仙舫辟邪灯。

那人提着闪烁炫日蓝光的辟邪灯,很快就走到场中诸人跟前。

原来这人就是不久之前,受过赵振飞一掌的陶森。

陶森这一出现,包括蒲毒农在内的场中众人,都大大地吃了一惊,想不出他何以能在那么短的时刻内,把受自赵羽飞的严重内伤治愈,更令在场之人吃惊的是,这陶森此刻生似没事人一般,这份功力,委实骇人!

陶森来到众人之前,朝赵羽飞道:“我已想通了你何以三招不到就把我震倒的道理,你信也不信?”

赵羽飞微微一笑,道:“凭陶兄那疗伤的本事,在下不信也得信。”

陶森道:“只不知你是否也想通了我为何能在两个更次内就把身受的重伤疗愈?”

赵羽飞道:“坦白讲,区区还未想通。”

陶森道:“那么说,如若不是你有意装蒜,我还是比你高明。”。

赵羽飞道:“是你或是我高明,这点区区从没有打算计较”

陶森冷冷一笑,道:“其实计较也没多大用处,从各人本事中才能见真章,自吹自擂的人最不高明,反正咱们以后仍有一拼的机会,到那个时候再谈谁高明不迟,你说是也不是?”

赵羽飞道:“本来就是这样的。”

枯骨神君厉英突然喝道:“喂!那辟邪灯的主人是哪一位?”

陶森道:“你在向谁问话?可要客气点。”

厉英双眸露出杀机,道:“小子!找死?”

陶森冷哼一声,道:“找死的还不知道是哪一位。”

查三姑娘道:“哟!这小伙子的脾气,倒真合我胃口,喂!小伙子,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陶森这:“知道又怎么样,不知又怎么样?”

查三姑娘道:“不知者不罚。”

陶森道:“罚?是我罚你,还是你罚我?”

这断肠针查三姑娘倒很有耐心,还想说下去,厉英看她和那名汉子一问一答,却已醋意大发。

厉英道:“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夫再问你一句,那辟邪灯是谁的?”

陶森道:“反正不是你的,你急个什么劲?”

厉英道:“小子无礼!”

他这声暴喝在盛怒之下,声势骇人,只见他五指倏伸,亮出乌黑的手掌,猛向陶森抓去。陶森不慌不忙,把辟邪灯投向赵羽飞,看准厉英五指来处,侧身躲过这一抓。

两人迅即形成面对面而立,齐齐站定不动,因为适才这一照面,两人心里都有数,知道对方不是好惹的。

是以目下陶、厉两人都不再急于出手攻敌,但也不敢大意松懈,都远足功力,准备给对方致命一击。

但见陶森开始步步紧逼,挟着一股凌人的气势,配合他那坚定的步伐,使厉英不觉后退了两步。

陶森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猛地挥掌攻向厉英,他不容厉英有喘息的机会,双脚迅速挪位,就在掌势将到之肘,左足猛踢厉英下盘。

这一上一下的两个招式,搭配得天衣无缝,而且生出了绵绵不断、滚滚而来的强大压力。那厉英毕竟是久经风浪的武林高手,虽在劣势中,却仍临危不乱,伏身窜出数尺。

陶森冷哼一声,双掌齐飞,连绵不断地攻出八招之多,这八招一气呵成,掌力如山,直逼得厉英手忙脚乱。

从两人一动手到目下为止,厉英仅守不攻,造成这等劣势的最主要原因,是他已完全失去先机。

查三姑娘眼看厉英实在没办法再支持下去,迅即加入战场,铁冠真人也像是有默契似的,一声不响地也加人合攻之阵。

厉英一看查三姑娘和铁冠真人加入,斗志猛涨,居然改守为攻,呼呼地攻击两掌,把陶森逼退了两步之多。

陶森以一敌三,却没有中止他的攻击,相反地,他穿行三大高手之间,有攻有守,一时也没有落败的现象,虽然已没有先前惊人的气势,但依然锐不可当。

在这种情形之下,合力进攻的三人,心底都泛起不知是何滋味的感觉,以他们三人联手之力,二十招已过,还没有制住对方攻势,讲起来实在太丢人。

是以,此时联手的三人不约而同地都有杀死陶森的念头,因为这人委实太可怕了。

双方眼看又拆了十来招,陶森已渐渐处于下风。

厉英杀机一起,招招都是杀手,指指均朝陶森全身要太猛戳。倒是铁冠真人未用全力攻敌,否则陶森怕早已命丧当场了。

双方约莫又对拆了十来招,突闻陶森长啸一声,手法一变,一口气攻出绵绵八掌。

铁冠真人等人发觉陶森掌法突变,掌招中居然暗含玄机。直待陶森周而复始,把一套掌法打完后从头再起,铁冠真人猛然省悟。敢情看似出身邪派的陶森,运用制敌的掌法,竟是名闻天下的八卦如意掌。

铁冠真人方自惊疑未息,陶森突然改掌为抓,十指尖同时发出嗤嗤指风,众人一看,这套功夫居然也是正宗的武林绝学,威力强劲的鹰爪功!

这时本已认为胜券在握的厉英及查三姑娘两人,也觉得陶森的武功,令人有深不可测的感觉。

双方又互攻了二十余招,陶森在三大高手的环攻之下愈战愈勇。逼使一直未用上全力的铁冠真人及查三姑娘,不得不全力应付。

铁冠真人忖道:“若再一味缠斗下去,今日这仗,不论胜负如何,将来传到江湖,实在有点那个……”

查三姑娘也同样的想法,于是,几乎在同时三人攻势全都加紧,陶森这面立刻危机四伏。正在这个紧要关头,铁冠真人突然罢手跳出战圈,大声道:“你们不用打了。”

厉英和查三姑娘各攻一招之后,也住了手,查三姑娘看了犹自运功戒备的陶森一眼,道:“牛鼻子!你到底在要什么花招?”

厉英也开了口道:“是呀!”显然他也摸不透铁冠真人没有乘胜痛下杀手的做法到底含有什么意思。

铁冠真人没有回答,却向一直在旁观战的赵羽飞问道:“赵少侠!这个人你可认得?”

他改称赵羽飞为少侠,大概心中已有八成相信赵羽飞是传闻中挑毁水仙宫的人物。

赵羽飞没有立刻回答,因为他先暗忖了一下铁冠真人问话的用意,才道:“在下认得……”他停歇一下,又道:“陶兄是天涯浪客乐一申的高足。”

铁冠真人等露出讶然之色,不由得多看了陶森一眼,可见得他们也都知道有乐一申这一人物。

厉英还是不大服气,道:“乐一申那老鬼的功夫,还不是向各门派骗来的,没什么了不起!”

这话引得陶森怒火中烧,可是他此刻却反而表现得甚是冷静,没有当场发作,仅狠狠地瞪了枯骨神君厉英一眼。

赵羽飞看在眼内,对陶森阴沉狡诈的性格,再一次获得证明,因此忖道:“原来陶森有时显得暴躁妄动,是故意做作的,他要使人忽略了他阴诈的本性……”

赵羽飞有这种念头,并非全凭臆测。因为大凡时时显得暴躁好斗的人,大都懒得运用心智;而工于心计的人,定是较能控制脾气的人。

铁冠真人生怕厉英的话会再引起冲突,进道:“厉兄!不管怎么样,咱们都犯不着多生枝节。”

他这话的用意,是在提醒枯骨神君厉英,不必多惹是生非,快办正事要紧。

同时,铁冠真人的话中之意,也含有警告厉英的意思,那就是说:下次你惹翻了陶森,由你自己去收拾,我可不管啦。

厉英哪有听不懂的道理,他虽则内心恨不得将陶森一掌击毙,但此刻情势摆得很明白,他既没把握击毙陶森,就只好硬生生咽下胸中那股怒气。

铁冠真人劝住了厉英之后,又对赵羽飞道:“赵大侠!只不知你挑毁水仙宫之后,有没有自水仙宫拿走任何东西?”

赵羽飞沉吟一会,道:“没有!”

他的话很肯定,令人不得不相信,但查三姑娘还是以怀疑的口气,问道:“据说水仙宫内金银宝物堆积如山,美女俏婢比比皆是,难道说赵大侠见了也不动心?”

赵羽飞冷冷一笑,道:“查姑娘把在下当成什么人物?”

一他略一停顿,又道:“不瞒诸位,水仙宫到底在什么地方,在下仍未搞清楚!”

众人闻言大感奇怪,厉英首先问道:“那么如何能说水仙宫已被阁下挑毁了呢?”

赵羽飞没时间跟他啰嗦,淡淡地道:“水仙宫三舫已被在下毁其二,目下三江五湖,已不复见到水仙舫在四处遨游,这事前辈谅必相信吧?”

厉英点点头,赵羽飞进道:“那就好了。”

他表示没有兴趣再讨论这事,闭口不言,断肠针查三姑娘只好道:“赵少侠!你能不能把那‘辟邪灯’借用一下?”

赵羽飞答得很爽快,道:“那有何不可!”

他也不问对方何日送还,也没问借灯的用意,便把辟邪灯交给查三姑娘,然后有意无意地对陶森笑了一笑。

查三姑娘一手提着辟邪灯,显得很高兴,样子蛮像元宵节提花灯出游的小孩。

她接过花灯之后,立刻道:“我们走吧!”

她话中的“我们”,当然是指铁冠真人、厉英和她自己。

厉英笑嘻嘻的跟她一起走,铁冠真人却犹疑了一下,才跟了过去。

查三姑娘等三人离开三江镖局之后,陶森和赵振飞两人随后也出了镖局,蒲毒农却仍在里边。

“陶兄可以谈谈你的条件了吧?”

陶森哈哈笑道:“像你这种善于观察颜色、机智百出的人,还是没法做到毫不失错的地步,对也不对?”

赵羽飞道:“那当然!在下并非神仙,自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探雷府美姬骗傻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