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15章 擒石头设计逼羽飞

作者:司马翎

叶克定揉动着手臂和喉部,苦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叶某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那一天,有人登门拜望,名贴的具名是南京夏深。一开口这家伙就语惊四座,说叶某的家小已中了奇毒,如果不听他的指使,三天内全家三十六口无一幸存。”

蒙面人倒抽一口凉气,道:“好恶毒的手段,叶兄擒下他问底细了?”

叶克定叹道:“叶某怎能擒下他?他那手隔纸熔金的武功,足以令叶某肝脑涂地。就这样,叶某便到江南来了。”

蒙面人问道:“他一直带着你,在各处干一些什么勾当?”

叶克定道:“他目前在何处,在下一无所知,在下只听命一个叫柯万成的人,这人的地位不算高,但手下却有十余名像我一样被迫效命的高手。半年来,一直隐居在徐州、扬州等地,月前方奉命南下镇江。至于柯万成以上的人,到底是些什么人物,就非在下所能知道的了,反正全是些神秘万分的高手人物。”

蒙面人追问道:“今晚你们要对付些什么人?”

叶克定道:“不知道,听柯万成说,要罗致一些实力强大的神秘人物。这些人掳来赵羽飞的仆人作人质。”

蒙面人道:“你们知道赵羽飞是何人物?”

叶克定道:“听说他是瓦解水仙舫的英雄人物,柯万成可能想将他罗致为羽翼。”

蒙面人道:“你们到镇江有何图谋?”

叶克定道:“柯万成从未提及,恐怕他也是一个只知听命行事的人。据在下所得的消息,很可能是对付镇江雷府的雷芙蓉,早些天打听出雷芙蓉已到了太湖,柯万成便把我们带来了,可能除了柯万成之外,那叫夏深的人必定派了不少人前来策应。”

蒙面人道:“雷芙蓉兄妹恐怕已经到达丹阳了,你们在此地等什么?大概你们的消息不灵通。”

叶克定道:“是否真的为了雷芙蓉,谁也不知其中底细。反正连柯万成也包括在内,皆听命主事的人指示行动。”

蒙面人退了两步,挥手道:“叶兄,你可以走了,后会有期。”

叶克定一怔,问道:“尊驾不是江斌的人?”

蒙面人道:“不是,区区是看热闹的人。”

叶克定仍想再问,但蒙面人已经消失在视线外。

蒙面人是赵羽飞,他到了五通神祠的南端不远处隐下身形,留意附近的动静。

从叶克定的口供猜测,他知道除了陶森、文公柏两批人之外,又多了一批以夏深为首的人。

夏深从大河两岸用威迫利诱手段,胁迫武林群雄卖命,却又隐伏在徐、扬两府附近,不知有何图谋?

这些人显然不曾与陶森或文公柏勾结,会不会是雷府的人在搞鬼?

陶森与那姓骆的假雷远声,已经控制了雷府,却无法从黄叶寺中把雷芙蓉弄到手,追踪雷芙蓉的下落理所当然。失了踪的雷远声如果已经不在人间,雷民兄妹没有返回镇江重入虎穴之理,目下既然敢返回,必定有了万全准备,请来夏深的人暗中保护,也是情理中事。

问题是,夏深与雷民兄妹到底是不是同谋?

他愈想愈感到困惑,这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可怕的阴谋?目的是什么?

不管是何种阴谋,目的绝离不开名利两字。

他若有所得,淡淡一笑,自言自语道:“人愈多愈好,愈乱愈好,我必须帮助他们扩大冲突,制造纠纷,就可抽丝剥茧找出真象了。”

五通神祠的殿堂中,只有两盏光线幽暗的长明灯,发出暗黄色光芒。神像的布幔在夜风中轻拂,灯火摇曳不定,似乎整座殿堂鬼影幢幢,牛鬼蛇神出没无常,更增三分神秘阴森的气氛。

伏在南端不远处的赵羽飞,像一头伺伏着的俄豹。

斗转星移,村中传来了三更的更鼓声。

他紧了紧宝刀的系带,忖道:“黑夜中虽然面目难辨,我不能以真面目现身,以免他们转移目标,联合起来对付我,还是蒙上脸比较有利些,才能浑水摸鱼。”

主人是初更时分到达的,押了两男一女三个俘虏,女的正是消失在吃人箱内的周姑娘,两男之一是她口中所称的年轻长上,也就是直接指挥她的人乔大成。

三更正,江香主五男女领着石头,从容跨入敞开的词门,进入鬼影幢幢的殿堂。

十余名高手,迅速将神调包围了。

主人占住了东首,共有六名男女,三个俘虏背捆双手,挤坐在神案下。

为首的人一身黑衣,粗壮如熊,满脸虬须,目光如炬,腰带上插了一把古色斑斓的宝刀。

江香主轻摇折扇,上前两步冷冷地问道:“谁是主事人?不才江斌,请赐教。”

虬须大汉双手叉腰,显得粗野傲慢,冷然打量对方五个男女,目光最后落在那位美丽的少女身上,亮声道:“在下姓柯,柯万成。江斌,我认识你。”

江香主冷冷一笑道:“阁下定然花了不少工夫打听。”

柯万成傲然道:“严格的说,你还不算真正的江湖人,对武林大势,江湖动静,你所知有限。”

江香主沉声道:“江某不是来听你讲武林大势的。”

柯万成桀桀怪笑道:“鼓不打不响,锣不敲不鸣,话先说明白,以免误事。在下不但了解你的为人,也知道你的五毒阴风火候已练至五成境界。”

江香主脸色一变,道:“看来你真下了一番工夫。”

柯万成做笑道:“不错,在下的人,都是些见闻广博的老江湖。如果你以为阁下的五成火候五毒明风,可以在此称雄道霸,那你算是打错主意了。”

江香主不由自主收了折扇,道:“尊主事何时方能谈上正题?”

柯万成道:“快了,何不把你们布在外面那十四位仁兄,叫进来在院子里歇息养神?”

江香主一惊,心中打鼓,忖道:“外面未见派有暗哨,这家伙怎知我们来了十四人?”

柯方成接着道:“因为在下有几位手下在外面,他们的性情很不好,不但粗野暴燥,而且疑心太大,万一发觉你的人不安份,发起怒来是十分可怕的。”

柯万成的目光,转向泰然微笑的美丽少女,又道:“你,小姑娘,在下似乎有点儿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只是一时记不起来了。你的身份地位,必定比江斌高,为何让他出面打交道?”

少女噗嗤一笑,笑容十分动人,媚眼一膘,道:“柯爷是老江湖,果然名不虚传,你怎样知道妾身的身份地位,比江爷要高?”

柯万成笑道:“你虽然前来探道,表示自己是个跑腿眼线,但瞒不了行家,反而慾盖弥彰。目下一看神色,在下就知道你才是真正的主事人。哈哈,姑娘贵姓芳名?请教。”

少女微笑道:“妾姓柳,名百灵。柯爷神目如电,可是仍然走了眼,并不怎么高明。”

柯万成道:“在下料错了不成?”

柳百灵颔首道:“柯爷的确料错了,主事的人的确是江爷。妾身只是江爷的宾客,既无身份亦无地位。”

柯万成似乎不感意外,傲然道:“柳姑娘,你敢不敢与在下打赌?”

柳百灵道:“打什么赌?”

柯万成道:“赌在下并未料错。”

柳百灵问:“如何储法?”

柯万成道:“在下派人将姑娘请出祠外,然后与江兄谈条件,如果他敢答应,就可证明他可以做主,如何?”

柳百灵明媚地轻笑,道:“妾身阅人无数,今晚可说是第一次碰上高明人物。”

柯万成笑问:“姑娘输了吧?”

柳百灵点头笑道:“你赢了。柯爷,请问有何见教?”

柯万成紧盯住柳百灵的眼神,道:“小事一件,请你们的人远离百里以外。”

柳百灵一怔,讶然问:“柯爷,为何要我们离开?”

柯万成道:“很简单,不管你是否答应,你回去之后,必定将此事向上呈报,你的主脑人物便会出面,在下便可与他打交道了。”

柳百灵沉吟片刻,道:“李身认为,柯爷上面也有主事之人。”

柯万成道:“不错,柯某只是一个跑腿的眼线而已。”

柳百灵道:“妾身可以答应你,但以后的事,妾身作不了主。”

柯万成道:“人放还给你们,你们必须在明晨远走高飞,直至你们主事的人出面为止,不许停留,如果你们的主事人出面之前,你们逗留在百里之内,休怪在下心狠手辣。”

柳百灵淡淡一笑道:“柯爷咄咄逼人,也许的确具有可以逼人的权威,可否令妾身开开眼界?”

柳百灵已经说得够明白,意思是说,你凭什么?不露两手岂能令人心服?

柯万成信手抓起神案上的一只尺高花瓶,向前一伸,淡淡一笑道:“就用姑娘身上所带的兵刃暗器,袭击三次,花瓶如果破碎了,在下收回所说的条件。”

柳百灵柳眉一轩,脸上有不悦的神色,这岂不是小看人吗?

她踏前两步,冷笑道:“一言为定,妾身放肆了。”

柯万成傲然道:“不客气,你随时可以出手。”

她一声娇叱,扭身进步,长剑闪电似的出鞘,真力注入剑身,出其不意一剑向花瓶劈去。

怪事发生了,剑距花瓶约三寸左右,突然像被一只无形的怪手将剑拍开,反震而出,剑向外荡。

奇异的气流轻啸,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柳百灵粉脸变色,骇然收剑道:“像是罡气反震,刀剑皆无能为力。”

柯万成双目半闭,宝像在严,呼吸像是静止了,举瓶的手似乎逐渐在涨大。

柳百灵走近,眼中涌起喜色,一声娇叱,一掌向花瓶捎去。

她已站在柯万成的左前方,几乎贴身而立,侧向发掌,右肩几乎触及柯万成的胸口。

奇异的气流声又起,她的掌无法触及花瓶,在三寸外反而后退,香肩撞上了柯万成的胸肋。

柯万成浑如未觉,仍然保持宝像庄严的神情。

旁立的乾坤一刀叶克定发话道:“柳姑娘,任何迷香或毒物,皆对敝长上无效,切勿班门弄斧。”

柳百灵神色又变,娇媚地向叶克定嫣然一笑道:“你多心了,妾身还有一击的机会。”

她声落脚出,身形下挫,纤手在柯万成的丹田穴一抓,脚慢一刹那踢中了花瓶。

柯万成浑身一震,虎目怒张。

花瓶粉碎,水流了一地。

柳百灵掠出丈外,冷冷一笑道:“我胜了。”

柯万成脸上不正常,左手按住丹田沉声道:“好明毒的摧心爪,好厚脸皮的女人,你这最后一击该算两击,但在下不与你计较。”

丹田穴在脐下二寸,一个大闺女向男人这处穴道下手,未免有点儿那个,所以柯万成骂她是厚脸皮的女人。

柳百灵目不转瞬地打量柯万成的神色变化,但她失望了,柯万成除了脸色有点儿不正常之外,毫无崩溃的迹象,双脚挺立,身形如岳峙渊亭。

摧心爪,那是武林中极为阴毒的奇功,虽比不上九大奇功霸道,但已是令人变色的绝学奇技了。被抓中的人,内腑崩裂而外表不伤,比冷魂爪更为可怕。

女人大多数心思灵巧,工于心计,她已看出柯万成的奇功运于上半身,下身必定空虚,她在贴身而立时,便发现柯万成的下半身外逼的奇劲出奇地薄弱,所以出其不意从下半身下手。

柯万成向叶克定沉声道:“放人,叫他们站在一旁。”

柳百灵问道:“你不将人交给妾身带走?”

柯万成冷笑道:“柯某言出如山,绝不失信于人。”

柳百灵道:“谢谢柯爷。”

柯万成道:“现在还有一件事。”

柳百灵冷笑道:“柯爷,你想变卦?”

柯万成也冷笑道:“柯某如果变卦,你们谁也休想活命。”

柳百灵道:“那你的意思……”

柯万成道:“另一件事是,把赵羽飞的随从留下来,不然一出祠门,你们的安全自行负责。”

柳百灵道:“是柯爷要留他?”

柯万成道:“是别人要留他,要留他的人武功比在下高明百倍,留与不留,与柯某无关。来人哪,送客。”

柳百灵不死心,追问道:“柯爷,那人是谁?你唬人吗?”

柯万成厉声道:“女人,你走不走?”

柳百灵吓了一跳,她的美色并未能令这金刚似的人动容,并不因为她美而温柔对待。

她知道不能再拖,向石头苦笑道:“石头,你留下好了。”

石头毫无机心问道:“姑娘不带我去找我家大爷了?”

叶克定含笑道:“石头,她们是你家大爷的仇人,怎会带你去找你家大爷,她们要等你家大爷去找她们。”

石头傻笑,问道:“你能带我去找我家大爷吗?”

叶克定点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擒石头设计逼羽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