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20章 游杭州羽飞遇双美

作者:司马翎

赵羽飞恍然道:“原来如此。王兄可知道进出章家的外地人,有些什么异常的举动呢?”

王海华摇头道:“兄弟对这种人不感兴趣,从未留意。同时,听说章家不时有人午夜出入,都是些可以高来高去的神秘人物,谁敢不顾性命去查问?”

谈说间,章家的画舫已接近至百步内,双方相隔约三十余步,看看要相错而过。

双方皆可看清对方船上的人,赵羽飞突然脸色一变。

王海华并未留意赵羽飞脸色的变化,目光落在对方坐在船前舱面的一个满脸虬须大汉身上。

赵羽飞的目光,却落在舱内那位弹奏古琴的年轻女郎身上,脸色骤变,比刚才看到虬须大汉时的变化更大。

王海华收回目光,向赵羽飞道:“舱面那个虬须大汉,是章家武艺惊人的护院许师父许彪。”

赵羽飞低声问道:“哪一位是章家的少爷?”

王海华道:“后窗左侧那位红脸年轻人,是章家的老二章虎,力大无穷,一双手可力掣奔牛。”

赵羽飞又问:“中间舱侧坐着抚琴的美丽姑娘是什么人?”

王海华突然转首注视着他,眼神好怪,久久突然拊膝笑道:“赵兄眼光真好,是否看上她了?”

赵羽飞脸一红,笑道:“王兄笑话了。兄弟觉得她有一种特殊的神韵流露在外,但又说不出其所以然来,侧面的轮廓鲜明可爱。”

王海华道:“赵兄的眼光的确不凡,那是孤山梅园的二小姐。”

赵羽飞道:“难怪,原来是吴家梅园,四大世家中的孤山吴家的二千金。”

王海华道:“她的芳名瑶,琴艺出神入化,号称杭州第一名手,也是杭州双凤之一,杭州双凤是本府两大美人。”

两船相距三、二十步相错而过,章家画舫上的人,也全都目灼灼地打量王家船上的乘客,舱面上的虬须大汉许彪,精光四射的大眼直瞪着倚窗外望的赵羽飞。

那位杭州双凤之一的吴二小姐,竟也嫣然一笑,顿上笑涡儿隐约可辨,相距虽在三二十步外,仍可看到她那艳光四射的面庞,所流露出来的万种风情。

就这么一颦一笑,她已将脸转过,惊鸿一瞥,令赵羽飞心跳加剧,脸色突然变得苍白。

他已完全看到吴二小姐的整个面庞,内心深处那根心弦,像是突然被人抓住猛地一抽,整个人猛地一震,如中雷击。

目光中的明艳面庞,触及他内心深处的创痕。

他的目光,依依不舍地追踪着吴家逐渐远去的船影,无限依恋地喃喃低语:“天下哪有面貌如此相像的人?难道她并未仙去仍在人间?”

那面庞,他太熟悉了,熟悉得令他难以相信所见的事实,那是不可能的,难道是思念过切,以致眼前出现了幻象不成?

他直觉地感到王海华正在打量他的神情,可能已察觉到他的震惊和失神。

他强抑心潮。惊觉地转首问:“吴家的人眼中含有敌意,你们两家曾经有过不愉快的冲突吗?”

王海华点头反问:“意见不合,曾经有过争吵,赵兄发现些什么了?”

赵羽飞道:“也许是兄弟的疑心太大,我觉得那位护院许彪的眼神极为复杂,在仇恨中有惊恐。”

王海华呵呵怪笑,笑得邪邪地,盯着他笑道:“赵兄,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你的神意并不在许彪身上,而专注于吴二小姐。”

赵羽飞心中一惊,但神色不变,笑道:“王兄笑话了。不过,兄弟觉得此女殊为不俗。”

王海华道:“赵兄对她有兴趣吗?”

赵羽飞道:“我不懂王兄的意思。”

王海华道:“如果赵兄有意,兄弟可派人至梅园先禀,偕赵兄登门拜会,如何?”

赵羽飞道:“兄弟无此雅兴,一个外地人,得罪了地方豪绅,并不是聪明的事。假使章家二少爷发起威来,兄弟岂不是惹火烧身吗?”

王海华道:“放心啦,梅园吴家不会让他胡来。吴姑娘是女中丈夫,美如天仙,个性豪爽不让须眉,能与她攀交,也是不世之缘呢!”

赵羽飞似乎没留意王海华到底在说些什么,他的目光落在湖南岸南屏山的雷峰塔上。

雷峰塔,与湖西北宝石山的保叔塔恰好隔湖相望。雷峰神韵苍劲雄奇气势磅礴,保叔纤丽秀逸,仪态万千。

他想起民间流行的白蛇传神话来,那压在塔下的白娘子,似乎变成了已经离开尘世的尤丽君。

他想得很远,很深沉,内心深处油然涌起无尽的思念和悲哀。

师伯是否将尤丽君的遗骸,送入囚香洞府?

王海华的话,把他的思路从遥远的幻觉中拉回现实,令他心中一震:“赵兄,吴瑶姑娘美绝尘寰,不可方物,恐怕天下间再也找不出可与她媲美的美人了。”

尤丽君如果不是美绝尘衰,范南龙怎会为她而死?他又怎会迄今仍然念念不忘?

老天爷真会开玩笑,造化弄人,吴瑶姑娘的面貌,竟然与尤丽君极为神似。

怪事,天下间怎会有如此相像的人?

他向南一指,注视着王海华道:“王兄、可否送兄弟到南屏山?”

王海华讶然问:“怎么?不去花港观鱼?”

赵羽飞道:“以后再说,兄弟要先到南屏山。”

王海华追问:“赵兄到南屏山有事?”

赵羽飞道:“兄弟要到净慈寺走走。”

净慈寺是西湖第一大寺,规模比武林山的灵隐寺还要大,大殿可容两千人,五百罗汉十分著名。

王海华惑然道:“赵兄,你来游湖的,怎么突又想起游山逛寺了,是什么怪念头令你改变主意的?“

赵羽飞神色已恢复原状,笑道:“去拜拜佛祖,祈求佛祖保佑在贵地期间,不要发生意外。”

王海华笑道:“想不到赵兄竟是虔诚的佛门信徒,好吧,兄弟陪你前往随喜,不过,申牌之前必须离开南屏山。”

赵羽飞大惑不解,问道:“王兄此话有何用意?”

王海华道:“净慈寺的钟声,可传一、二十里;在南屏山听南屏晚钟,比在湖上听钟声的情调差远了。”

赵羽飞道:“原来如此,兄弟礼佛要不了多久工夫。”

这一天中,他们在湖上消磨了一天,双方皆在有意无意中探寻对方的底细。

王海华是探赵羽飞的家世、胸中所学。来杭的真正意图等等。

赵羽飞则探询附近的变故。最近所发生的奇事异闻、地方上的治安情况。各地武林人物的动静。

双方皆有所获,也各有所失。

傍晚时分,听罢南屏那发思古幽情的钟声,画舫即划向清波门。

船泊上堤岸,已是暮色四起,黄昏将临,城门即将关闭,附近一些准备夜间游湖的游船,游客们笑语喧哗,显得相当忙碌。

王海华偕赵羽飞离船登岸,笑道:“赵兄,明晨兄弟亲至客店促驾,至南北高峰作竟日游,夜宿龙井茶园。”

赵羽飞道:“王兄盛情,兄弟感谢不尽,明日兄弟有些俗事待理,三日后如无俗务,届时当造府拜望,畅游西湖十景,如何?”

王海华干咳了两声,尚未发话,石首第三艘画舫的后舱内人影一闪即没,一道寒芒在三丈外电射而至,目标是王海华的右腰肋。

赵羽飞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电芒,伸手一拨王海华的右肩,王海华身不由己向左后方疾退,吃了一惊。

电芒一惊而过,嚓一声,贯入一株合抱大的柳树。

一声水响,发射暗器的人跃入水中,入水的身法十分高明。

王海华走近柳树,不胜诧异悚然道:“飞刀,这人为何要暗算我?”

是长有一尺,重心在前的中型飞刀,份量不轻,难怪飞行时毫不旋转。

在画舫上尚未下船的小秋急叫道:“是一个蒙面人,快去查那艘船。”

赵羽飞伸手拔出飞刀,瞥了一眼,惑然自语道:“飞刀圣手周永川的飞刀,这位江南黑道大豪为人虽然无恶不作,但颇讲江湖道义,从不用飞刀偷袭暗算,今天他怎么了?”

王海华听不清他的自语,问道:“赵兄,你说什么?”

赵羽飞道:“刺客入水了,那艘船上面想已无人。王兄,你在杭州有仇家吗?”

王海华道:“仇家?兄弟为人坦率平和,本城的人谁不知晓?交往的人全是名流子弟,怎会与人结怨?”

赵羽飞道:“武林门章家兄弟如何?”

王海华道:“这个……以往为了组训民壮团练的事,曾经有过争吵,但算不了仇恨。”

小春、小秋两侍女,从刺客的船匆匆返回,小心地递上一件青袍,禀道:“三少爷,船是空船,舱内遗留下这件袍子。”

赵羽飞接过青抱略一察看,摇头道:“不会留下线索,无从查起。王兄,今后请小心些,最好少露面。这次行刺失手,下次你就不会如此幸运了。走,兄弟送你们进城。”

送走了王海华,赵羽飞怀着满腹疑云,径自返回永昌老店。

距店门尚有十余家店面,夜市刚张,街上灯火辉煌,逛夜市的人摩肩接履,好不热闹。

他暗中留了心,飞刀圣手周永川那一飞刀,已令他心生警觉,嗅出了危机。

他怀疑那一飞刀到底是射王海华呢;抑或是以他为目标?

如果以他为目标,这意味着他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如果目标是王海华,王海华既未与人结怨,谁会收买江湖黑道高手行刺?

杭州四大世家的年来动态,他已从灵隐寺麓大师处知道得一清二楚,四大世家中,唯一可能与江湖人有所往来的,只有武林门章龙、章虎兄弟。

章家出面组训民壮,这是获得官府支持的正当行为,多年前海盗与倭寇横行海疆,茶毒东南沿海前后数十年,杭州一带受祸尤烈,组训民壮防盗,乃是沿海各府州的要务,章家出钱出力,甚获地方人士的赞誉。

组训民壮需聘技击教头,少不了与江湖人有所往来,这是正常的现象。

飞刀圣手周永川,是不是章家请来的教头?

令他大惑不解的是,章家没有派人刺杀王海华的理由,组训民壮的事,双方难免意见相左,些少争吵,算不了什么深仇大恨,用得着行刺杀人?

问题是否出在那位虬须大汉护院许彪身上?王海华已经表示过喜结交市井豪杰,与三教九流的人有所往来,是否其中有难言之隐,无意中结下了不解之仇?

有两个鬼鬼祟祟的人跟踪,他在离开望江门王家时便发觉了。

这两位仁兄胆子真不小,愈跟愈近,不知有何图谋?

接近店门时,他突然转身举手一挥,然后悠闲地入店,若无其事径奔上房。

两个跟踪的人本已接近至身后三丈左右,蓦地人丛中闪出两个船夫打扮的人,在两个跟踪人身后出手,手一触两人的后腰,人便浑身一震,神智昏迷,被两船夫一人一个挽了便走,折入小巷失去踪迹。

已经是掌灯时分,推开房门,坐在椅内沉沉大睡的石头,一惊而醒,欣然道:“大爷回来了?小的快闷死了。”

赵羽飞笑道:“看你,睡得眼都快肿了,还觉得闷?你没出去乱跑吧?”

石头摇摇头,把风耳不住扇动,抓抓光头道:“小的睡是睡了,可没有乱跑。”

赵羽飞问:“那两位公子爷来了吗、”

石头愣头愣脑直瞪着他,道:“小的不知道,中午吃的是剩菜,一整天没离开房门一步,没过去看……”

赵羽飞道:“好吧,你到前面进餐去吧,这里的事你不必过问。”

石头接过他递来的一锭碎银,兴高采烈走了。

他出门站在廊下,目光扫过院子。这一排上房住了不少旅客,全是些颇有身份携有家眷的客人,进进出出相当嘈杂。

走廊的末端,院子尽头廊柱下站着一个人,远远地高举右手像在伸懒腰,连伸三次。

这是蒲毒农化妆成的旅客,用手势通知他邻房有变。

他心中有数,得知邻房是自己人,一切平安的手式,然后推开为石头订下的上房。

灯光下,他眼前一亮,顺手掩上门,倚门而立,喜悦地伸出双手。

两声娇呼,两位年轻的少年书生,飞燕投怀般同时将他抱住了,室中幽香扑鼻。

“赵郎……”一位书生情意绵绵地轻唤。

“羽飞……”是另一位书生的娇呼。

赵羽飞分别在两书生的粉颊上各亲一吻,笑道:“你们总算来了,半载相思,想你们想得我好苦。”

两书生是吴仙客和于娉婷,三人相拥相倚亲热片刻,方在桌旁并肩坐下。

吴仙客动人的樱桃小口撅得高高地,似嗔似怨腻声道:“冤家,我们来了大半天,等得心焦神乱,你却去游湖去了,是不是有美如天仙的船娘把你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游杭州羽飞遇双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