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23章 丢佳侣赴约凤凰山

作者:司马翎

查三姑娘寒着脸,将劳二爷拖人径旁的月季花下,取回五枚断肠针,从容向厅门走去。

偌大的别墅,居然空无一人,既没有使女仆妇,也不见仆童走动,显得阴森死寂。

正门是闭上的,侧门虚掩。

她掩门而入,广大的厅堂摆满了古老的家具,墙上挂著名人字画。堂上没设神案,想必另有家祠或佛堂。中间那幅中堂,是行书朱子治家格言,字体铁笔银钩,出自名家手笔,颇为不俗。

她取过案上的小金锤,在雕花钟架悬着的小银钟上敲了三下,立在堂下相候。

不久,后堂转出一个粗眉大眼,伟岸如门神的剽悍中年人,穿一袭团花紫袍,佩了古色斑斓的长剑,威风凛凛地来到堂前。

她趋前行礼,恭顺地道:“参见五爷。”

这位是代理主事人飞天蜈蚣陈真,排行五,所以其他的人皆尊称五爷。

这位飞天蜈蚣来头不小,原是天台山附近的绿林巨寇,名震江湖,以剽悍好斗而凶名昭著。

陈真大刺刺地颔首回礼,问道:“查三姑娘,是不是有重要消息?”

查三姑娘欠身道:“是的,五爷。”

陈真道:“二爷不在,你说吧。哦,厉英呢?他是你这一组的领队,他为何不来?”

查三姑娘道:“厉英留在现场监视,需要带人前往支援。”

陈真道:“发现什么了?”

查三姑娘道:“涌金门湖滨,发现蒲毒农与三个岔眼的男女,行踪诡秘,意图不明。”

陈真吃了一惊,变色问:“什么?蒲毒农?你没看错?”

查三姑娘道:“贱妇与蒲毒农也算是旧识,不久前在镇江见过,岂会看错。”

陈真鼓掌三下,然后追问:“那三个同行的男女,可曾看出来路、”

后堂出来了一男一女,男的年约半百,高颧鹰目留了山羊胡,高瘦的身材像竹竿。

女的是个矮矮胖胖的半老徐娘,满脸横向,脸上却敷了太多的脂粉,白的太白红的太红,十分岔眼。

查三姑娘瞥了两男女一眼,眼神略动,道:“其中之一,好像是天下闻名的赵羽飞,少林第一高手,迫水仙宫退出江湖的英雄。”

不但刚出来的两男女大吃一惊,陈真也骇然变色,惶然急问:“什么?你……你说是赵……赵羽飞?”

查三姑娘道:“不错,毁了两艘水仙舫的赵羽飞。”

陈真大声道:“那怎么可能?赵羽飞还在镇江三江镖局……”

查三姑娘道:“早些日子,我查三姑娘也在镇江,与厉英、铁冠道人到三江镖局;向他借了辟邪灯。”

口气变了,陈真居然不曾发觉,道:“如果他离开镇江,该有急报传来,你所看到的人,绝不是赵羽飞。”

查三姑娘道:“蒲毒农在镇江与赵羽飞合作,乃是尽人皆知的事,蒲毒农既然在杭州出现,赵羽飞为何不能前来?”

陈真摇头道:“不可能的,我们一起去查看。”

查三姑娘道:“不必去查看了。”

陈真讶然问:“为什么?”

查三姑娘向三人后面一指,冷笑道:“因为他已经来了。”

三人骇然转身,脸色大变。

赵羽飞左手肘上挂着青袍,身穿青色劲装腰佩宝刀,叉手而立,不怒而威,虎目中神光似电,那无形的凌厉气势,似排山倒海的涌来,控制住相距两丈的三男女。

序口,接着传来了蒲毒农的豪笑:“哈哈哈……老夫也来了。”

陈真再次转身,看到迎门而立的蒲毒农。

查三姑娘徐徐向侧退,冷冷一笑。

矮胖徐娘指着查三姑娘厉声道:“该死的贱女人,是你把他们带来的?”

查三姑娘冷笑道:“朱兰,我查三姑娘横行江湖,不是无名小卒,被你们肋迫岂肯甘心?”

朱兰厉叫道:“你胆大包天,活得不耐烦了,本姑娘先教训教训你这贱妇。”

查三姑娘又退了两步,冷笑道:“念你也是被胁迫的人,本姑娘不与你计较,这在本姑娘来说,已是破天荒的仁慈举动了。如果你不知趣,本姑娘一必定杀你。”

朱兰咬牙切齿道:“凭你那几枚破针,也敢在本姑娘面前狂言?”

蒲毒农叫道:“查三姑娘,小心她的毒蝎。”

朱兰已双袖急挥,虎虎袖风凶猛地向查三姑娘卷去。

查三姑娘在袖风的笼罩下八方飞旋游走,恍若蝴蝶穿花,一面闪避一面冷笑道:“这死胖婆娘绰号叫毒蝎,我当然会防着她。她要用拂云袖来消耗我的精力,其实她自己也支持不了多久,再攻十余袖,她就会变成快要断气的老母猪了。”

朱兰的身法没有查三姑娘快捷,强劲的袖风也卷不住不断旋转卸力的查三姑娘,心中急怒交加,不管是否已获最佳发射暗器时机,不顾后果用毒蝎攻敌,毒蝎打造得十分精巧,沾有奇毒可以活动的脚爪与尾钩,长约四寸的灰蓝色铁蝎,分别从袖底发出,控制了两丈空间。

查三姑娘成竹在胸,她根本没打算躲开,蓦地向下一伏,一把断肠针就乘下伏之势破空飞出。

针穿透袖风的锐啸十分刺耳,令人闻之毛骨悚然。

生死立决,两个以暗器成名的女人,各展绝技以生死相拼。

查三姑娘的断肠针,以准确享誉武林。

朱兰的毒蝎,以歹毒霸道称霸江湖,毒蝎一沾人体,脚爪和尾钩皆紧扣直入肌肉内,任何一只爪尖尾钩皆可致命,只要刺破一点创口,奇毒便循血攻心,几乎可立即倒地等死。

七只毒蝎,其中两枚以赵羽飞为目标,相距约两丈余,一闪即至。

另五只从查三姑娘的背部上空呼啸而过,有一枚几乎打散了查三姑娘的发髻,幸而伏下时速度奇快,不然难逃大劫。

朱兰却一声哀号,砰然仆地乱滚。

查三姑娘也惊出一身冷汗,脸色苍白,扭头回顾。

五只毒蝎深深地嵌人墙壁内,真像活的蝎子。看方位高低,便知自己几乎已踏入鬼门关。

最低的一枚毒蝎,离地仅两尺左右。

这是说,她如果伏下时慢了一刹那,或者伏下时头部和身子仆得不够低,那么,死的将是自己而不是朱兰。

也许,结果是两败俱伤。

破空声呼呼怪响,堂下已有了变化。

赵羽飞右手握住一件青袍,这件青袍是他的外衣,现身时曾经搭在左肘弯上。

这时,他抡动青袍在顶门上空旋转,愈转愈急,风声逐渐转厉。

袍袂的下摆,被两枚毒蝎扣得紧紧地。

毒蝎是铁制的,相当重,脚爪尖利细小。假使旋转的速度加快,毒蝎必定会撕破所抓处,最后终将破空飞走,而且速度必定快得令人肉眼难辨。

飞天蜈蚣陈真与林方两人,已远退至东厢门,门关得牢牢地,大概想破门而走。

但破门得费不少工夫,这种古老的房屋,任何一扇门皆沉重厚实,而且有坚硬的双门闩,想撞断双闩,没有千斤神力很难如意。

赵羽飞一面挥舞青袍,一面笑道:“你两人每人分一枚毒蝎,小心了。”

飞天蜈蚣陈真当然知道毒蝎利害,但仍不信赵羽飞能利用青袍发射毒蝎。他之所以想退走,无非是希望能通风报信把消息传出。

赵羽飞突然出现杭州,的确令这些人慌了手脚。

水仙舫肆虐江湖十年,登舟的人无一生还,而赵羽飞一出,三艘水仙舫已有两艘被毁,剩下的一艘也因而销声匿迹。赵羽飞的威名,已令江湖震动,声威远播武林,天下闻名。

消息如不能及时传出,后果极为严重。

双方相距约三丈左右,中间有两根合抱大的雕花柱可以藏身,因此陈真并不害怕,也不信赵羽飞能准确地射出毒蝎。

青袍呼呼抡转,速度渐增。

陈真脸色泛白,冷哼一声道:“你在唬人吗?阁下。”

赵羽飞道:“是否唬人,即将分晓,除非两位丢下兵刃认栽,不然你们就得冒险碰运气了。”

堵住厅门的蒲毒农道:“朱兰已经死了,她的解葯不知放在何处,你们如果被毒蝎轻轻的抓一下,我蒲毒农也没有独门解葯救你们,即使有,老夫也舍不得给,你们死就死吧,反正老夫并无损失。”

查三姑娘也乘机火上加油,格格阴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们即使能逃得过毒蝎,也逃不过本姑娘的断肠针,信不信由你。”

赵羽飞沉喝道:“把兵刃丢过来,机会不可错过。”

陈真吃了一惊,本能地闪在柱后藏身。

林方也迅疾地急闪,绕至另一柱后隐身。

一只毒蝎突然离衣飞出,由于青袍的旋转力,毒蝎飞离时走孤形路线,恍若电光一闪。

林方大叫一声,伸手急抓扣住叮在左肩下的毒蝎。

蒲毒农摇头道:“至死不悟,活该。”

查三姑娘道:“留守坐镇的人,皆是他们的亲信死党,不像我和厉英表面服从,心怀深仇大恨伺机反抗报复,说他们死得活该,并不为过。”

林方拉脱了毒蝎,血染肩膀,拼全力将毒蝎向说风凉话的查三姑娘掷去,毒蝎出手他砰然倒地,手脚略一挣扎,便即毙命。

查三姑娘侧跨半步,掷来的毒蝎飞向身后去了。

陈真脸无人色,大叫道:“赵羽飞,你是少林侠义门人,不该使用暗器。”

赵羽飞哈哈大笑道:“在下并未使用暗器,毒蝎是朱兰的,你难道瞎了眼不成?在下手根本不曾沾到毒蝎。”

陈真突然离开庭柱,拍拍胸膛大声道:“只要你敢不顾江湖道义及少林门的声誉,你就用毒蝎杀我好了,陈某如果皱眉,就不是人养的。”

赵羽飞一怔,冷笑道:“你想撒赖?”

陈真厉声道:“你是英雄好汉,在下有权要求公平决斗,如果你不敢接受挑战,那你就用毒蝎杀我好了。”

蒲毒农呸了一声,骂道:“怕死鬼,岂有此理。”

查三姑娘苦笑道:“他成功了,赵大侠被他的话扣牢了。”

赵羽飞果然停止旋转,手一抖,毒蝎掉落在长案下,信手将青袍搁在案上,步至堂下点手叫道:“姓陈的,在下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

陈真勇气勃发,大踏步接近,在丈外止步,抱拳施礼沉声道:“在下陈真,领教阁下的拳掌绝学。”

赵羽飞心中暗笑,这家伙居然想凭优越性,想在徒手相搏中取胜呢!

少林是佛门禅宗之祖,出家人练武技,以防身为主,对拳脚功夫最为重视,嫡系门人如不练至炉火纯青境界,休想下山行道,根本出不了寺门。

赵羽飞的武功,出于师祖破例传授,用少林秘传贯顶大法增长功力,事实上他比目下的掌门师伯修为更为深厚精纯,所差的仅是经验而已。

陈真的身材固然高大健壮,外型优越,但赵羽飞也不弱,相去不远。

查三姑娘接口道:“赵大侠,不要和他徒手相搏,多费心神,他的撼山拳和穿心掌独步武林,八尺外可遥碎碑石。”

赵羽飞豪放地呵呵大笑,泰然道:“在下已经答应他公平决斗,他有权提出相搏的要求,就让他有机会施展他的撼山拳和穿心掌吧。”

陈真冷笑道:“这才是名门大派门人子弟的本色,在下佩服。”

赵羽飞道:“好说,好说,阁下夸奖了。”

陈真移至下首,抱拳道:“不必客气;阁下当之无愧,请指教。”

赵羽飞道:“阁下,你似乎忘了什么。”

陈真干咳一声,勉强地问:“忘了什么?”

“你忘了决斗两字,你该不会不懂规矩,不知道决字的意思吧?”

陈真脸一红,强笑道:“在下不是初出道不懂规矩的人。”

赵羽飞道:“可是,你忘了先把兵刃解至一旁。”

陈真含糊地道:“这……这个……”

赵羽飞道:“要不是公平决斗,你可以用任何手段,但公平决斗可是你提出来的。”

陈真一咬牙,解下剑丢至一旁。

赵羽飞也解下宝刀,抛给查三姑娘。

陈真立下门户,说声请。

赵羽飞极有风度地行礼拉开马步,一照面双方皆同时移步走位。

第二照面,双方皆不曾抓住出手的机会。

第三照面,双方脚下渐快,开始不规则地忽左忽右移位争取空门,双方的功力已运至十成,即将石破天惊的全力一击。

又绕了半圈,赵羽飞心中一动。

这家伙在争取时间,要用游斗术等候党羽赶回来接应。

这里是他们的眼线秘窟,任何时候皆可能有返回报讯的人。

他不再拖延,一声长笑,右掌疾吐抢攻,左掌微沉,身形欺进。

陈真以为他用虚招,在前面的左掌该是进攻的主力,因此毫不在意地向左一闪,右掌一晃准备接赵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丢佳侣赴约凤凰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