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24章 战四异勇赴江边会

作者:司马翎

到孤山,首先他得找一艘船。

湖滨的树影下,静悄悄地泊了一艘画舫,没有灯火,不见人踪。

他要的是小船,画舫派不上用场。

他悄然绕右首急走,不足百步,发现一个褴褛的老渔夫,正在大树下系舟。

那是一艘小小的捕虾船,捕虾该在夜间出动,但这艘船没有渔具,显然今晚不打算捕虾,偷得浮生一夜闲。

他大踏步走近,笑问:“您老今晚不打算捉虾?”

老渔夫爱理不理,打好绳结道:“老汉的老伴染了风寒,歇息三两天再说。”

他掏出一锭银子道:“老伯想不想要十两银子?”

老渔夫笑道:“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吧?”

他伸手递上银子道:“送在下到白公堤,十两银子就是你的了。”

老渔夫道:“公子爷,别开玩笑,十两银子,你可以雇任何一艘有人陪伴的画舫。”

他朝右首百步外的画舫一指,笑道:“是那种船吗?”

老渔夫摇头道:“不,那是望江王家的画舫,雇不到的。”

他心一动,问道:“他们家的船,不是泊在涌金门的吗?”

老渔夫道:“南屏山总不能不让王家系舟。”

他踱近老渔夫,将银子塞入老渔夫手中道:“请即启程,老伯,方便吧?一去一回,一个更次该够了吧,送到后老伯自己回来。”

老渔夫将银子纳人怀中,一面解缆一面笑道:“公子爷,有去无回,老汉还担得起风险。”

赵羽飞又是一怔,老渔夫语含玄机,是不是有意。

天色已暗,但他仍可看清老渔夫的脸容,一张平板朴实的脸,满是岁月风霜留下的遗痕,看不出异样,也没有任何特征。

他心中一动,暗中戒备。

船轻快地向北滑出,老渔夫一面划桨一面道:“公子爷如果水性并不高明,最好坐稳些。”

赵羽飞泰然道:“在下的水性虽然难登大雅之堂,但还过得去。老伯,在下的坐处,距老伯有多远?有八尺?”

老渔夫点头道:“不错,八尺多一点,公子爷的意思是……”

赵羽飞道:“如果不幸遇上半年前成家湖中覆舟的坏天气,老伯恐怕不会活着离开在下九尺以上。”

老渔夫笑道:“公子爷是否太自信了?”

赵羽飞道:“一个人如果缺乏自信,必将一事无成。”

老渔夫道:“你能从山上的天罗地网中平安脱身,有此自信,乃是情理中事。”

赵羽飞道:“原来老伯也是他们的人。”

老渔夫道:“老汉只是厌倦了江湖生崖,丢下刀剑遁世逃名的西湖渔夫,一个冷眼的旁观者。”

赵羽飞道:“原来老伯是位隐世高人,失敬,失敬。请问老伯,可知道那些人的来路?”

老渔夫笑道:“老汉已久别江湖,不问世事,四十年来江湖的动静毫无所知,那些高手名宿的姓名尊号,老汉从不打听,因此怎知他们的来历?”

赵羽飞道:“本府即将发生惊天动地的变故,老前辈难道依然不闻不问?”

老渔夫哈哈大笑道:“公子爷,即使是改朝换代的事,对一个湖畔贫苦衰老的打渔捉虾人来说,也跟多一条鱼少一只虾一样的平凡,与老汉何干?”

赵羽飞愤然道:“老前辈,话不能这样说……”

老渔夫用几声哈哈的笑声截断他的话.仍用平实的口吻道:“如果我年轻五十岁,我说的道理比你要说的还要动听,人生七十古来稀.老汉已是七十有八,眼茫茫,发苍苍,三天不打渔得饿肚子,你要我举剑高呼行仁尚义,锄恶铲姦?”

赵羽飞默然良久,语气仍有愠意:“老前辈总不能眼看宵小横行,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吧。”

老渔夫道:“老汉送你到白公堤,你知道冒了多少风险?你以为十两银子就值得老汉卖命?”

赵羽飞歉然道:“晚辈感谢不尽。”

老渔夫道:“孤山梅园有些什么人,老汉不知底细,实力虽比不上山上那些人,但相差不至于太远,你得小心。”

赵羽飞道:“谢谢老前辈关注。”

老渔夫道:“老汉距岸约百步停泊,以防万一,或许可接应你撤离。”

赵羽飞道:“一切仰仗老前辈了。”

稍顿,他话锋一转:“吴家牵涉到这件事,委实令人深感遗憾。”

老渔夫道:“这件事内情复杂,老汉也无暇过问。不仅是吴家,依老汉看来,杭州四大世家皆多多少少牵连在内。”

赵羽飞道:“孤山梅园……”

老渔夫接口道:“自从半年前成家发生覆舟之祸后,吴家除了吴瑶姑娘之外,一家老少再也不到梅园来走动了。”

赵羽飞道:“那么,吴瑶姑娘生死之谜,可向吴家的人打听了。”

老渔夫摇头道:“目下的吴瑶姑娘是真是假,老汉不敢论断。吴家的人即使知道内倩,也不敢揭露真象。其实,这些枝节小问题已用不着追究。”

七八里水程,不久便至。

断桥至孤山一段堤防,俗称白公堤,是大诗人白居易所建造。

老渔夫向赵羽飞建议,从里堤绕过去钻隙而入,比直闯埋伏安全得多。

赵羽飞采纳老渔夫的建议,决定潜入直捣中枢。

梅园内共有十余座亭阁,雅轩则是以往吴家的主人款待騒人墨客的地方,雅轩右首便是藏书甚丰的书房,是一座颇为雅致的连着东院的二层建筑。

接近梅园的要道皆有高手封锁,梅园本身反而罕见人迹,各各灯火全无,黑沉沉危机四伏。

唯一有灯火的地方就是雅轩,灯光从三面明窗透出,吸引夜行人的注意。

厅中灯光明亮,长案四面的锦墩上,共坐了四个年约花甲的男女。

上首那位老人长了一张大马脸,留了花白的大八字胡。下首是位鸡皮鹤发的老太婆,身旁搁着的紫金龙头杖又沉又重。

左右两人,一是老僧,一是老道。

长案本来是放文房四宝的地方,但目下除了那座金猊炉仍保持原状之外,已成了食案了。

六色菜肴全是素的,大概专为老僧而设。

僧人面前是酒杯,其他三人皆各自拥有自己的杯壶,酒香四溢。

四人一面浅酌,一面细谈。

老太婆脸色阴沉,说话的嗓音有点儿刺耳,阴森的三角眼有慑人寒芒闪烁,放下酒杯道:“这里到底谁是主事人?为何故作神秘,老身认为有查问的必要,宋老你意下如何?”

上首的大马脸来老不以为然,抚着大八字胡道:“鬼婆婆,俗语说,得人钱财,与人消灾。尤贤侄请咱们来镇守梅园,格杀开始入侵的人,咱们又何必去查问谁是主事人。”

鬼婆婆冷笑一声道:“尤贤侄武艺超绝,在江湖名号响亮,可算是名列江湖大豪的有头有脸人物,为人脾气暴躁,狂傲自大,不可一世,为何变得如许驯顺,俯首听命任由对方役使,难道你就不想查个明白?”

老和尚鹰目一翻,接口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皆有他自己的困难。既然尤施主没有什么好抱怨,鬼婆婆你又何必瞎操心,多此一举?老衲认为没有多管闲事的必要。”

老道士倒光壶中酒,叫道:“小厮到何处去了?给我添两壶酒来。”

宋老突然扭身挥手,一双食箸破空飞出,一声轻响,穿透明窗失去踪迹。

鬼婆婆一怔,讶然问:“宋老,有何发现?”

老和尚飞跃而起,闪电似的到达窗下,左掌护住面门,右手倏然将窗推开。

院子里静悄悄,黑沉沉,鬼影俱无。

食箸插在窗外一株老梅树的老干上,没人八寸以上,手劲骇人听闻。

老和尚用目光搜视片刻,沉声道:“怪事,老衲的确听到了声息。”

宋老道:“而且的确到达窗前。”

鬼婆婆哼了一声,冷笑道:“你们都见了鬼了,偏偏就是我这号称鬼婆婆的人,什么也没有发现。”

内间的门帘无风自掀,洪钟似的嗓音入耳:“屋檐飘落一段树枝,各位却这等大惊小怪。”

四人吃了一惊,四双怪眼死盯着这位不速之客。

厅内多了一个人——赵羽飞。

宋老的右手食中两指相叠,搁在酒杯旁。

鬼婆婆呼出一口长气,不胜感慨苦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间新人换旧人。今晚,老身第一次看到轻功比老身更高明的人。”

老道也摇头苦笑:“咱们真的老了,不中用了。”

老和尚接口道:“这位施主登堂入室,无声无息如同鬼魅,鬼婆婆咱们应该感到惭愧。”

宋老向站在八尺外,背手而立的赵羽飞道:“如果所料不差,你正是老夫所要等的人。”

赵羽飞意态悠闲地微笑道:“遗憾的是,诸位却不是在下要找的人。”

老和尚踱回案旁,落坐道:“施主如此年轻,已具如此深厚的功力,举目江湖,有此成就的人极为罕见,施主要找的是什么人?”

赵羽飞在窗台下的交椅落坐,泰然道:“当然是梅园的千金小姐吴瑶姑娘,想不到这座钟鸣鼎食之家,今晚却除了一位小厮之外,竟然鬼影俱无,反而来了诸位外客,喧宾夺主,委实令人失望。”

老太婆哼了一声,问道:“你是为窃玉偷香而来的?”

赵羽飞道:“老婆婆偌大年纪,怎么还往这种事情上想?”

鬼婆婆勃然大怒,投箸变色而起。

宋老伸手相拦,毫不在意赵羽飞的讽嘲,道:“年轻人牙尖嘴利,会招祸的,你总不会是来找吴姑娘谈琴棋书画吧?”

赵羽飞道:“那是在下与吴姑娘的事。诸位要等的人又是谁?”

老道阴笑道:“任何闯入梅园的人,格杀勿论。”

鬼婆婆接口道:“你就是闯入者之一。”

宋老道:“武林中名家辈出,江湖上好手如云,阁下定非泛泛之辈,你可知道老夫的来历?”

赵羽飞道:“在下虽出道甚晚,但对江湖道上的高手名宿还不至于太陌生。前辈是大名鼎鼎的招魂宋,江湖四异之首,三十年前四异闹荆襄,武当弟子为之封闭山门。”

四异的排名是招魂宋、鬼婆、大力僧、逍遥道。

他们都是江湖上的风云人物,领袖群伦的高手名宿,虽然不是凶残恶毒的魔头,但也不是善男信女。

赵羽飞道出对方的身份,扫了四人一眼,又道:“令在下怀疑不解的是,四位前辈位高辈尊,因何驾临梅园,竟然替人做起护院来了?”

招魂宋淡淡一笑道:“老夫四人,乃是应一位晚辈之请,前来对付胆大妄为侵入梅园,意图掳人劫财的歹徒。”

鬼婆抓起龙头杖,沉声问:“大概你就是侵入梅园掳人劫财的歹徒了,亮名号。”

赵羽飞道:“诸位知道梅园主人的底细吗?”

招魂宋道:“老夫不需知道主人的底细,只知对付入侵的歹徒。”

赵羽飞笑道:“原来诸位是……”

大力僧接口道:“江湖四异是冲江湖道义而来,小辈你不必废话了,黑夜侵入内室,非姦即盗,你即使舌底翻花,也掩盖不了你的罪行。”

赵羽飞笑道:“其实,你们是怕在下说出你们怕听的话来,以免难堪。请教,诸位有何打算?”

逍遥道轻咬了两声,阴阴一笑道:“不论你是何来路,格杀勿论。”

赵羽飞道:“看来你们已无可理喻,今晚……”

招魂宋沉声道:“今晚你已注定要下地狱。”

赵羽飞虎目怒睁,冷然道:“你们已逼得在下无路可走,休怪在下放肆了,你们是一拥齐上……”

大力僧冷笑一声,抢着道:“小辈无礼,凭你一个rǔ臭未干的后生晚辈,也敢用一拥齐上四字来侮辱四异,真是不知死活。”

赵羽飞脸色一沉,一字字沉声道:“在下有同伴落在梅园吴家人的手中,不得不冒险前来救人,俗语说,救人如救火……”

鬼母乖戾地接口道:“那是你的事,你的难题与咱们无关。”

赵羽飞厉声道:“你们已经妨碍了在下的救人大计,所以彼此已有了无可避免的利害冲突,彼此势必生死相拼,谁是胜家,谁便可以留下来。”

大力僧掖起袍袂,大声道:“你说得不错,小辈,贫僧超度你这孽障,准备接招,贫僧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

赵羽飞返至空微处,冷笑道:“大和尚,你的大力金刚掌为武林一绝,在下倒要不自量力,领教你的绝技大力金刚掌是否浪得虚名。”

大力僧移步欺进,双掌一分,冷笑道:“小辈,进招吧,前三招是你的,贫僧保证你如愿以偿,让你开开眼界。”

赵羽飞拉开马步,笑道:“你年事已高,在下年轻力壮,为免被人讥笑在下欺老,因此在下绝不占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战四异勇赴江边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