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25章 会冷凤智破假吴瑶

作者:司马翎

朝霞满天,天色大明。

两人绕过一处小山脚,便看到前面的山脚下,十余黑衣高手正鱼贯进入一座翠竹围绕的农宅。

院门外,有两个扫落叶的老仆,院门掩上后,外表丝毫看不出有何异处,仅是江南最普通最常见的农宅。

农宅的环境甚佳,背山面水,山不高满山翠色,里外辽阔的钱塘江烟水茫茫,帆影点点,沿岸村舍鸡犬相闻,好一处清净的人间胜境。

西南七八里外的月轮山,在朝霞映照下又是一番意境。那座镇压江潮的六和塔,霞光万道,瑞气千条。那时的六和塔仅有九层,但已经够壮观了。

赵羽飞深深吸人一口清新的空气,喟然道:“他们躲在这些与世无争的良善农家里,替良善的百姓带来血腥,真是罪过。”

铁冠道人也叹道:“名利之心,委实害人不浅。贫道方外人,依然难脱身于名僵利锁,惭愧惭愧。”

赵羽飞笑道:“道长上次索取辟邪灯,在下就知道道长难免刀兵之劫,果然不幸料中。”

铁冠道人脸一红,苦笑道:“那是传言中的地骨之宝,令贫道生出贪念,回首前情,真是感慨万千。哦,你已知道辟邪灯的骗局,所以不屑珍藏?”

赵羽飞道:“辟邪灯是水仙宫的信记,并不是什么宝物,江湖朋友畏的是水仙宫,并非害怕辟邪灯。在下到手之后,曾经仔细研究过灯的结构,并没有什么真正精巧稀罕之处,只是经过有心人的喧染,神秘之感日深一日,以致有该灯可照亮无极岛万丈坑道,可辟坑道中窒人毒气的谣传,确是坑死了不少贪心的人,水仙宫也因此而更增神秘,更增威望。”

他将宝刀改系背上,又道:“本来,在下希望将辟邪灯交与你们,定可将正主儿引出来,在下只消留意你们的动静,便可将引出来的人擒获了。岂知你们离开三江镖局不久,便突然失去踪迹,在下大感困惑呢。”

铁冠道人咬牙道:“咱们尚未离开镇江,便被一个神秘的怪人,引入一座极为平常的花园,一进去就心神大乱,莫名其妙失去知觉,醒来时已身在舱底,成了阶下之囚,岂有此理。”

赵羽飞道:“如果在下所料不差,你们必定是碰上了聚英楼主的得意门人华斌,被他的茅山道术弄翻了。”

铁冠道人向农舍一指,犹有余悸地悚然问:“赵大侠,你的意思是汪楼主可能在这里?”

赵羽飞道:“不一定,但按行程,镇江方面的人,该已在前两天赶来这里接应了。这是说,运金船如不在钱塘江口被劫,今明两天必可抵达杭州。”

铁冠道人打一冷战,惶然道:“如果有汪楼主那些人在内,贫道……”

赵羽飞道:“道长请放心,在下本来就没打算请道长相助。”

铁冠道人讪然道:“这个……贫道对邪术欠学。”

赵羽飞道:“道长只要不进入他们的阵中,便不怕他们施术。”

铁冠道人关切地问:“你真要进去?”

赵羽飞道:“为了两位姑娘,在下绝不放过任何线索,好不容易找到他们的藏身处,岂能因对方人多势众而怯步?”

铁冠道人伸手抓住佩剑,手指因太过用力而有点儿震颤,断然道:“贫道在外围策应,希望能为赵大侠助威。”

赵羽飞迟疑道:“道长,这是在下的私事。”

铁冠道人正色道:“我意已决,赵大侠请勿多言。”

赵羽飞不再拒绝,仔细察看农舍片刻,面授机宜道:“为免连累无辜的人,在下不打算进去,要将他们引出来,道长对五行方位不陌生吧?”

铁冠道人道:“这是玄门必修之学,贫道倒还熟悉。”

赵羽飞道:“那就好,咱们可如此这般……”

他以农舍为中心,以林为目标,详细指示进退的方位,及对付不测之变的要诀。

一切停当,他先一步出发。

屋后的山坡上,一个年约花甲的老农夫,腰间挂了一把锋利的柴刀,意态悠闲地正在整修附近百余株桃树,但并未真正的作整枝工作。

在山坡上的桃林中,可以看到下面半里地的农舍,任何人接近农舍半里内,皆都会被发现。

老农的目光,落在远处江面的一艘高的双桅船上,风帆并未扯满,正悠然从下游缓缓行驶,看航向,似乎偏向西北,可能是因退潮水流速甚猛,有意靠岸行驶,距农舍下面的江岸约有三里左右。

船首的舱面,出现一个白衣人,相距虽远在三。四里外,仍可看出是一个罗衣胜雪的女人。

女人的手举起了,挥舞着手上的一条两尺长猩红夺目的红巾。

老农眼中出现兴奋的神色,怡然自得地微笑。

身后传出脚步声,老农吃了一惊,倏然转身。

身后不足十步,铁冠道人背着手微笑着向他走来。

老农眼中涌现惊讶的神色,按理,不可能有人接近至十步左右方发出脚步声。依常情论,如不是有意,应该在五、六十步外便被发觉了。

而铁冠道人却出现在十步内,老农无意中泄露了行藏,倏然转身要走。

铁冠道人呵呵一笑,一面接近一面问:“施主好勤快,这么早就上山来整理果树了?”

老农的神色恢复原状,脸上挂着谦卑的憨笑,弯腰点头招呼道:“仙长早,山上没有路,仙长是怎样上来的?”

铁冠道人已接近至五步内,笑道:“贫道游走各地,走遍名山大川采葯济世。哦,施主,江下游那艘船有点儿古怪,船头的白衣女施主,好像是向岸上用红巾打信号呢。”

老农笑道:“山村老农,不过问旁人的事。”

铁冠道人道:“对,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以免招灾惹祸,咦,下面那家农舍的屋顶怎么竖了一根旗杆?有人升起了一条红巾,那艘船……”

老农突然疾冲而上,快逾电光石火,五指如钩抓向铁冠道人的五官,食中两指显然是恶毒的狠招二龙抢珠,只消一触眼部,眼珠必定应指而出。

铁冠道人有备而来,有意诱对方下手,暴露身份,所以表面上神色自若,暗中已作提防,迅疾向下一蹲,右脚同时蹬出,正中老农的下阴要害,一击便中。

二龙抢珠够恶毒,铁冠道人这一记穿裆腿确也够阴狠。

老农的手,扣住了铁冠道人头上的道冠,冠是铁制的,外表看不出异状,五指无法扣入。

老农一声惨叫,仰面飞跌出丈外,倒地挣命。

老农不知道铁冠道人的身份,误以为是普通的采葯道人,虽然佩了剑,充其量只会一些普通拳脚而已,因此忘了自身的职责,贪心地想置铁冠道人于死地,不自量力发动突击,枉送了老命,也误了大事。

担任暗哨的人,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生死关头,不然绝不可暴露身份。

暗哨主要的工作是将讯息传出,与人动手便是最严重的失职。

铁冠道人挺身而起,除下铁冠察看,变色自语道:“这家伙好霸道的鹰爪功,好险。”

铁冠出现五个指尖压迫而成的凹痕,如果是普通布制的道冠,脑袋必被抓裂,老命难保。

他走近逐渐停止抽搐的老农,歉然道:“施主,不要见怪贫道狠毒,施主出手太毒辣了,贫道深感抱歉,你已经无法救治了。”

老农手脚一松,呼出最后一口气。

铁冠道人江湖名气不小,身手相当了得,出其不意一脚猛攻,力道十分可怕,老农不但下体碎裂,而且内腑崩散,不死何待。

他将老农的尸体推至草丛中,发出三声鸟鸣,通知赵羽飞监视哨已经消除。

农舍的左后方,传来赵羽飞发出的鸦噪声,表示内围警哨亦已解决了。

农舍仍无动静,两个扫落叶的人已人屋去了。下面林深草茂,竹丛浓密,无法看到赵羽飞的身影。

赵羽飞清除了两名警哨,神不知鬼不觉接近了农宅的左后方。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大胆地深入,距农舍尚有三、四十步,便发觉围绕农舍的竹丛,设了不少禁制。

他耐心地清除了数处伏弩,拆除了数处下设七寸竹刀的有掩盖的陷阱之外,已预先留下退路。

竹丛至农舍,中间约有二十步空地,零星摆设了不少树枝、草堆、竹箩、木架。

表面上看,这些东西平常得很,毫无异处,但他却看出暗藏危机,不懂的人一走进去,便会触发禁制,即将风云变色,景物全变。

他仔细观察片刻,了然于胸,踏入空地,首先便向屋前绕走七步,再绕过一座草堆向外退了九步,伸手从一只竹篓下面,拔出一面三角杏黄旗,倒插入身后的一堆稻草顶端,一步步探索而行,向屋后绕走。

不久,他到了农舍的左前方。

门口的小竹凳上,坐着一名老汉,正聚精会神地整修一把分耙,毫未留意来了不速之客。

他从一堆木柴后踱出,呵呵一笑道:“你们太过倚赖奇门阵,居然不派人看守,无人看守的奇门生克五行阵,与废物一样,发生不了多少作用。”

老汉吃了一惊,骇然站起问:“你……你是怎样进来的?”

他已接近屋前,笑道:“走进来的。本来,在下打算费些工夫,利用竹梢弹过来,但弹过来便没有退路,不够安全。”

老汉还弄不清他是谁,竹耙一扬,沉声问:“你是谁?是哪一路的人?”

他信手向外一指,道:“东面一路,这里谁是主事人?曾大爷来了吗?”

老汉发出一声低啸,向门口急退。

赵羽飞知道话说错了,所谓言多必失。

不过,他并未打算混入,说错了无关宏旨,猛地一声长啸,闪电似的跟进,伸手便抓。

老汉大吃一惊,没料到他来得那么快,已无法退入大门,大喝一声,竹耙向伸来的大手猛拍。

竹耙宽有尺半以上,在高手的使用下,威力比刀剑差不了多少,可能更要灵活一些。

赵羽飞左手一拂,崩开竹耙,冲入老汉怀中,右掌如开山巨斧,劈在老汉的胸口上。

老汉狂叫一声,仰面跌入门内去了。

脚步声急骤,抢出三名大汉。

门外空荡荡,鬼影俱无。

屋左远处的竹林内,传出震耳的豪笑声。

片刻,屋内涌出二十余名男女,紧张地遍搜四周。

最后出来了三位艳丽的少女,正是曾在龙冈大院出现过的冷凤主婢。

冷凤仍是一身月白衫裙,风华绝代,明艳照人,领着两侍女在屋侧走了一圈,向随在身后的几名大汉道:“人已经走了,不必再穷搜。”

一名大汉欠身道:“启禀姑娘,杨老受伤甚重,昏迷不醒人事,问不出结果来!不知入侵的是些什么人。”

冷凤道:“只进来了一个人,是个高明的行家。”

大汉一怔,道:“姑娘怎知道?”

冷凤道:“地面留下了足迹,是个胆小鬼,预先开设了退路,一沾即走,不知有何图谋……”

话未完,屋后的山坡上传来一声暴叱。

大汉欣然道:“暗哨把他拦住了。”

冷凤挥手急叫道:“追。休教他跑了,他已发现咱们的住处,必须捉住他问口供。”

赵羽飞在后面的山坡,会合了铁冠道人,发出暴叱声之后,立即隐起身形。

居高临下看得真切,首先他便看到了一身白衣裙的冷凤,只感到心潮一阵波动,不由自主长叹一声。

冷凤这位相貌与风华酷似尤丽君的少女,勾起了他藏在心底的情潮。

人天永隔,情何以堪?

他紧了紧宝刀的系结,喃喃自语道:“果然不出所料,镇江的人到了,她暴露了身份,今天的收获不少。”

二十余名爪牙距桃林不远,分四路向山上飞奔,估料入侵的人已撤走,因此并未沿途搜索,全力狂追,去势甚疾。

赵羽飞蛰伏不动,任由这些人安全超越。

这一带山区林深草茂,三追两追,人都分散了。

向北是南屏山余脉。向东是凤凰山的分支;西面乃是南高峰分出的支脉,各处皆有小径,二十余个人,不久便分散得零零落落。

冷风带了两名侍女和两名大汉,追的是南高峰支脉,沿山腰的小径一阵急走。

在前面搜踪的一名侍女,突然停下来扭头道:“小姐,这条路上一早不曾有人走过呢。”

冷凤挥手道:“逃走的人不会沿小径逃,避免留下足迹,我们追到前面去,再回头搜,快走。”

后方不远处,小径旁一株大树下,突然传来赵羽飞一声长笑,接着这:“冷姑娘,你们追什么人呀?”

五个人皆大吃一惊,冷凤的脸色突然变得极为苍白。

两大汉之一,正是负责阻止赵羽飞从江边脱逃的主事人,打一冷战骇然惊呼:“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会冷凤智破假吴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