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26章 为工银历险换三掌

作者:司马翎

这是一间斗室,似是用来堆放杂物的小间,壁间有一个装了铁栅,仅尺余见方的小窗。厚重的木门,门上也开了一个五寸见方的小孔。

这就是原宅主人作为囚禁犯规仆妇使女的囚房,地面仅有一张草席作卧具,此外一无长物,饮食皆由窗孔递入,关在里面真不好受。

吴仙客盘膝坐在壁角下,气色甚差,但坐得相当端正,神色冷静。

于娉婷则显得焦燥不安,背着手在这窄小的四室内,往复走动,心绪不宁,不时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门闭得紧紧地,门外有一名大汉看守,不时从小窗孔向内察看动静。

于娉婷大概是踱得心中焦燥,突然向如同老僧入定的吴仙客道:“三妹,你怎么竟然沉得住气。似乎你对我们未来的命运毫不在意,对生死大事漠不关心呢。”

吴仙客脸上挤出一丝苦笑,黯然道:“大姐,在意又如何,关心又如何?生死命运皆操在别人手中,除了认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于娉婷幽幽一叹道:“至少,我们得设法自救。”

吴仙客摇头道:“你想逃走?那是不可能的。”

于娉婷放低声音道:“少宫主的口气,已经没有什么往昔凌厉坚决。而且江老师父的得意门人华斌,在老仙面前说话极有份量,昨天他还主张任由少宫主处治我们,今天的态度可说完全改观,该是一大喜讯。”

吴仙客苦笑道:“赵郎正在设法援救我们,至少目前不用为处死的事担心。”

于娉婷道:“华斌要利用咱们作饵,以引诱赵郎人伏,你对这件事有何打算?”

吴仙客神色凛然,目不转瞬地直视着于娉婷。

于娉婷一惊,讶然问:“三妹,你怎么啦?”

吴仙客一字一吐道:“我宁可粉身碎骨,绝不让他们如意。”

于娉婷道:“三妹,你不为自己打算?”

吴仙客道:“从现在起,我绝食求死,这就是我的打算。”

于娉婷摇头道:“这不是办法,死中求活,我们得先设法自救,相信机会是有的。”

吴仙客道:“大姐,你要与他们合作?”

于娉婷淡淡一笑道:“先虚与委蛇,再觅机转告赵郎,我相信我可以办得到的。”

吴仙客摇头叹息道:“大姐,如果你存有这种侥幸的念头,绝无成功的机会,他们诡计多端,难免令赵郎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境。”

于娉婷道:“你放心,我会好好应付他们的。”

吴仙客大急,站起说:“大姐,我求求你,不要……”

娉婷抢着接口道:“不,我意已决,值得冒险一试,至少目下可以避免受苦受刑之难,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门上的小窗孔,突然出现华斌英俊的面庞,笑道:“呵呵,娉婷说得不错,听命行事,便可将功折罪,不但不会受到处治,而且你们在水仙官的地位,更会比往昔高得多。”

声落锁开,木门拉开了,华斌欣然入室,笑容可掬,一团和气。

吴仙客瞥了华斌一眼,重新在原地坐下,明眸半开,不屑与华斌打交道。

华斌的目光,不住在两女身上转来转去,笑道:“你们似乎有了争执,为了何事?”

于娉婷道:“华爷大概来了许久了,何用多问。”

华斌道:“在下刚来的,听到小妹正在求你不要,不要什么?娉婷,我听到你说值得冒险一试,试什么?”

于娉婷淡淡一笑,泰然道:‘要试试如何自保。”

华斌道:“这才是聪明人。呵呵,当然你不是指逃走,因为那是绝不可能的事。”

于娉婷道:“当然,我和三妹皆被制了穴脉,走快几步也会气喘脉张,怎能逃走?”

华斌道:“那么,于妹打算如何自救?”

于娉婷道:“希望华爷能让我们去见宫主。”

华斌摇头道:“你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于妹,赵羽飞在设法营救你们的事,你们该听清了。”

于娉婷道:“是的,少宫主说得够清楚了。”

华斌道:“愚兄与方四姨所提的保证,你们没忘了吧?”

娉婷点头同意,华斌又道:“不管你们是否存心背叛,也该看清目下的处境了,你们都是冰雪聪明的人,该明白你们仍然是水仙宫的人,水仙宫主的义女。”

于娉婷苦笑道:“这些话说来已经没有意义了。”

华斌亲热地挽抱住于娉婷的香肩,笑道:“愚兄也认为你们并非有意背叛老仙,而是事非得已为情势所迫,不得不跟着赵羽飞走。现在,你们已脱离了赵羽飞的掌握,只要你们肯和愚兄合作,愚兄保证老仙绝不追究你们的过错。”

华斌的目光,重新落在安坐不动的吴仙客身上。

吴仙客仍似老僧人定般不言不动。于娉婷脸上绽起了笑容,道:“那么,一切皆仰仗华爷成全了。”

华斌欣然道:“于妹答应合作了?”

于娉婷道:“小妹当尽力而为。”

华斌转向吴仙客道:“吴妹,你是否也答应?”

吴仙客连眼皮也没眨动一下,不理不睬。

华斌放了挽抱于娉婷的手,走近吴仙客叫道:“吴妹,你怎么啦?”

吴仙客呼吸深长,不加理会。

于娉婷道:“三妹已开始绝食,她不会理睬你的。”

华斌脸色一沉,大声问:“吴仙客,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

吴仙客身躯一震,但依然保持原状,不理不睬。

华斌恼羞成怒,叱道:“吴仙客,给我站起来回话。”

吴仙客安坐不动,浑如未觉。

华斌气往上冲,怒叫道:“吴仙客,你想找死?”

于娉婷接口道:“她本来就想自尽,你何苦用死来唬她。”

华斌哼了一声道:“在下就不相信她不怕死。”

吴仙客脸上出现一抹凄冷的笑意,仍未睁开双眸。

华斌寒着脸走近,抓住她的右臂往上提拉。

她不得不应手而起,脸上有痛楚的表情,忍受着华斌五指紧收的痛苦,清澈的明眸睁开了,目光无助地、凄楚地投向那壁上的小窗,似乎向那一角蓝天,祈求奇迹的出现,帮助她度过难关。

苍天无法帮助她,华斌不为她那凄苦动人,楚楚可怜的神色而动容,两声噼啪,不轻不重地落在她的双颊上,吹弹得破的脸颊颜色渐变。

她只感到眼前发黑,耳中轰鸣,双颊火辣辣的,感觉令她心向下沉,似乎整个人正向万丈深渊中迅速沉落。

又是两记耳光,这次,痛苦和麻木感猝然光临。

华斌冷酷凌厉的语音,像巨锤般猛撞她的脑门:“你想自尽?世间哪有这样便宜的事?你知道抗命的严重后果吗?”

她感到口中咸咸地,有液体溢出,自嘴角流下,双颊如被火灼般难受。

华斌的右手,捏住了她的双颊,虎口叉住下颔,强迫她仰面相对,哼了一声冷笑道:“吴仙客,你知道我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不像老仙的爱子范南龙那样缺乏男子汉气概,千万不要妄图反抗我,那不会有好处的。”

冷冷一笑,又转首向脸色因恐惧而苍白的于娉婷道:“娉婷,范兄弟从来没有出手打过你们吧?”

于娉婷悚然点头道:“这……是……是的。”

华斌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于娉婷道:“他……他本来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但却十分爱护所有的姐妹。”

华斌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于娉婷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华斌道:“因为你们水仙宫美貌的女子太多了,久而久之,耳濡目染,结果他失去了男子气概,他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付、如何征服女人。”

他的目光回到吴仙客身上,冷笑一声又道:“再问你一次,你答应合作吗?”

吴仙客银牙紧咬,默不作声。

华斌冷笑一声,手上逐渐加劲。

吴仙客面容扭曲,强忍痛楚。

于娉婷大为不忍,颤声叫道:“三妹,你……你这是何苦?”

吴仙客发出一声压抑不住的呻吟,但仍不屈服。

于娉婷转向华斌哀求道:“华爷,饶了她吧,让我来劝劝她,请给我一些时间劝服她。”

华斌手一松,吴仙客跌倒在地,挣扎不起。

于娉婷用衣袖替吴仙客拭抹口角的血迹,垂泪道:“三妹,顽抗是没有用的,想开些吧。”

华斌向门外招手,进来两名大汉,沉声道:“把她拖出去,先放入鼠窟。”

一名大汉欠身道:“属下遵命。”

于娉婷惊叫道:“华爷,请……请不要……”

华斌冷笑道:““一个时辰之内,她死不了,鼠窟内那千百只巨鼠,刚喂饱不久。”

他转向被两大汉架起的吴仙客又道:“即使有一二十只巨鼠没吃饱,她也应付得了,但一个时辰之后,千百只饥饿的鼠群,把你啃光乃是轻而易举的事。你只有在鼠群进攻之前答应合作的一条路可走,机会不可错过了。”

吴仙客已失去挣扎的力量,被两大汉架走了。

华斌挽住了于娉婷的柳腰,狞笑着问:“娉婷,你不会改变合作的心意吧?”

于娉婷脸色苍白,打一冷战悚然道:“天哪,上千上百的巨鼠……”

华斌笑道:“想起来就浑身发麻,对不对?而且是一群饥饿的老鼠,争食的情景会令你做恶梦。”

于娉婷道:“华爷,让我劝劝她……”

华斌大手一伸,抓住她的襟领将她拖近,脸一沉,凶狠地厉声道:“于娉婷,你与吴仙客所说的话,我全听到了,你说的虚与委蛇,再觅机转告赵羽飞,没错吧?”

于娉婷大骇,语不成声。

华斌哼了一声,放了她,口气更厉:“蛇坑的蛇十天前才喂的,目下正騒动不安,如果把你放进去……”

于娉婷惊得心胆俱寒,尖叫道:“不,不要……”

华斌道:“你愿意死心用地合作了?”

于娉婷软弱地倚在墙壁上,虚脱般急道:“华爷,我……我发誓绝无二心……”

华斌的脸变得好快,变得一团和气,笑容可掬,亲呢地挽住了于娉婷,一面向外走,一面低笑道:“你和范南龙的事,我知道得一清二楚。”

于娉婷道:“我知道他的心在另一个女人身上,其实他那种人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他死在赵羽飞之手,所有的姐妹中,并没有人为他掉泪。”

华斌笑道:“像他那种虚有其表娘娘腔十足的人,你对他忘情并不足怪。”

进入一座小花厅,于娉婷问:“你要带我去见冷凤?”

华斌傲然道:“我所行的事,从不谋及妇人,我有的我的主见,冷凤左右不了我。”

于娉婷道:“她在你身边多年,你仍然不信任她?”

华斌道:“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问题是她优柔寡断,成不了大事。”

于娉婷道:“你不喜欢她?”

华斌道:“她太冷,不合我的胃口。”

于娉婷道:“我名叫娉婷,比她更冷。”

华斌大笑道:“范南龙在我面前,从不隐瞒任何事,你知道他对你所下的评语吗?”

于娉婷道:“他说我什么啦?”

华斌道:“外冷内热,热情如火,天生婬……天生媚骨……”

于娉婷羞得连脖子都红了,啐了一声道:“他胡说,他……”

华斌双手齐动,抱住她给了她火热的一吻,不客气地为她宽衣解带,在她耳畔婬笑道:“他是否胡说,不久自可分晓,我要的是像你这种艳如桃李的火热娇娃,不要冷如冰霜装腔作势的美人。”

于娉婷无法挣扎,也不想挣扎,她尖叫:“华爷,不……不要……”

华斌已将她抱入厢房,笑道:“除去赵羽飞之后,我带你泛舟五湖四海,遨游天下,比翼双飞,只要你能劝告吴仙客与我合作,成功可期。娉婷,答应我。”

于娉婷所看到的,是一双色*火热的大眼。感觉到的,是她已被脱光,强劲的手和火热的吻征服了她。

感觉中,赵羽飞的身影正在冉冉隐没。

范南龙曾经向赵羽飞说过于娉婷的为人,说得甚是恶毒,说她忘恩负义,天性婬荡。姑不论于娉婷的本性,是否真如范南龙所说的不堪,以目前的情势而论,于娉婷可说已无路可走。

她无法挣脱华斌的魔掌,生死大事她无权选择。

赵羽飞与她真正相处的时间有限,于娉婷对赵羽飞的了解也很淡。俗话说,日久情生,要说她对赵羽飞有情,不如说有慾要来得确切些。

她在水仙舫所接触的人,除了敌人之外,便是一些姐妹,哪有工夫去了解异性男人?

范南龙不是一个好情人,反而是令她难以忍受的男人,但她又不敢不屈服在范南龙的婬威下,表面上不得不敷衍,内心里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为工银历险换三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