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28章 斗水仙周旋斩羽翼

作者:司马翎

赵羽飞大笑道:“哈哈,工银已经到了府库……”

他双手一分,手已恢复自由,一拉镣锁,特制的龟板状脚镣脱扣而开。

他挺身而起,仰天狂笑。

已走近的华斌,砰一声倒下了。

老长上大骇,连人带椅向后飞退。

砰匍几声,倒了不少人。

冷凤向刑室门飞奔,砰一声栽倒在门侧。

陈大名一声怒啸,飞扑而下。

赵羽飞向侧跨了一步,让过正面笑道:“你是最差劲的一个。”

一声大震,陈大名摔倒在堂下失去知觉。

唯一逃出刑室的人是老长上,赵羽飞不敢丢下吴仙客,只好眼睁睁让老长上逃掉。

吴仙客也昏厥了,他抱起吴仙客出室,刚跨出室门,便听到前面的大楼杀声震耳。

他退回刑室,解开一名大汉的腰带将吴仙客背上,取了一把沉重的刽刀,闭上刑室门向前面的大楼掠去。

踏入楼后的院子,劈面碰上五名大汉,奋勇挡住了蒲毒农和查三姑娘,地下有四具大汉的尸体。

五大汉武功相当了得,已将蒲毒农堵住了。

他飞掠而上,沉喝道:“蒲前辈,交给我,请把守后面的刑室,一刻时辰之内不可进人,进去必定昏倒。”

刽刀一挥;当一声大震,一名大汉刀断头落,他这一刀的劲道十分惊人。

查三姑娘向侧跃退,左手一扬,叱道:“针到断肠。”

一名大汉嗯了一声,丢刀抱腹摔倒在地。

未倒的三大汉撒腿便跑,逃命去了。

赵羽飞衔尾急迫,查三姑娘叫道:“赵兄弟,不必穷追,外围有鬼见愁亲率黑道群豪,瓮中捉鳖,你得赶快离开,好办大事。”

赵羽飞闻声止步,急问:“查三姑娘,有何要事?”

查三姑娘道:“麓大师在客店立候,有重要消息见告,老和尚不信任我们,固执得很,你不去他不会说。”

赵羽飞道:“好,这里的主脑已大部被制,只逃走了汪楼主,这老贼机警得很,我的葯物未能及时制住他。我得找到我的百宝囊,不然无法取得解葯,你们便无法进入囚室擒人。”

在华斌的卧室中,找到了他的宝刀和百宝囊,他从囊中取出一只瓷瓶,倒一些在掌心放,在吴仙客的鼻端轻揉,顺手将瓶交给查三姑娘道:“擦一些在鼻端,便可入室擒人了。那些家伙不必浪费解葯,一个时辰之后,他们自会苏醒。”

查三姑娘尚未离开,吴仙客已连打三个喷嚏,猛地挺身而起,茫然轻呼:“赵郎,赵……”

赵羽飞忘形地抱住她,亲亲她的秀颊,笑道:“我在这里,我们已经脱险了。”

查三姑娘笑道:“郎情似水,意妾如绵,真够瞧的。”

吴仙客一惊,讶然道:“咦,查姐姐你救了我们?”

查三姑娘笑道:“要我替你赵郎呐喊助威,也许尚能胜任,要寄望我救你们,有如望梅止渴,画饼充饥。”

吴仙客转向赵羽飞问:“赵郎,怎么一回事?刚才在堂下……”

赵羽飞道:“那是我大伯给我的救命玩意,藏在我的紧身背心内,是一种并不歹毒但葯力甚猛的葯物,天幸派上了用场,你也被弄昏了。”

吴仙客道:“那你……”

赵羽飞笑道:“大伯父已给我服食了解葯,终生可不受这种葯物所制,如果需先服解葯,那还会有用处,我们这就赶回客店,麓大师在等我,这里的事由蒲前辈与查三姑娘,会同鬼见愁善后。”

他又转向查三姑娘道:“那位冷凤姑娘是水仙宫主人的爱女,留着她或许有用。”

查三姑娘道:“我会先拆掉她的凤翅膀,免得她作怪,放心啦,你们还不走?”

客店中,厉英陪伴着麓大师品茗,等得心中焦燥,接到人大喜过望。

吴仙客是由小轿抬回来的,她需要歇息。

赵羽飞向麓大师行礼毕,麓大师并不问他最近的遭遇,似乎早已料到他必可平安脱险,有道行的僧人,对任何事皆看得开,也许是真的具有神通。

老和尚要他坐下,从容不迫说道:“羽飞,你知道运金船的动静么?”

赵羽飞欠身道:“好教大师失望,弟子如坠五里雾中。”

麓大师道:“船队中有令师叔祖智葯大师与令伯父坐镇,以无上智慧逃过种种劫难,昨日方派人捎来手书,要你前往接应,而且愈早愈好。”

赵羽飞大喜,果然不出所料,船上有师叔祖和大伯父,难怪汪楼主与水仙宫如此庞大的集团,依然无所施其技白费工夫。

他心中大定,道:“家师叔祖要弟子往何处接应?”

麓大道:“在海盐县以北,无法突破水仙宫的巡海快船封锁线,更难逃过水仙舫的袭击,要你火速前往计议。”

赵羽飞道:“好,弟子这就准备动身。”

麓大师道:“有关四大世家的内眷调查结果,等你回来再告诉你未为晚。如果你能在此行中除去水仙宫主人,这些消息便没有用处了。”

赵羽飞道:“万一那老妖漏网了呢?”

麓大师笑道:“那么,这些消息便可让你知道,迫她现出原形来。”

老和尚将一封书信递给他,又道:“书信内有去会合点的地图,你看完之后,必须焚毁,老朽先走一步。”

送走了老和尚,赵羽飞展信细看,看完将书信揉成一团,塞人口中吞掉,向厉英道:“情势急迫,在下要跑一趟海盐,这里的事,尚请厉前辈照料。等蒲前辈返店,务请诸位将吴姑娘与石头,火速送至灵隐寺安顿,以免又生意外。”

厉英拍拍胸膛道:“老弟,在下可以随同前往,助你一臂之力。”

赵羽飞笑道:“目下府城仍然混乱,诸位千万不可离开,而且还得请蒲前辈化装易容,以在下的面目忽隐忽现,吸引对方的注意,在下方能放心行事,所以还得请诸位鼎力相助呢,前辈这里的事极为重要,尚请多多操劳。”

他说得诚恳,厉英只好答应。

换了装,他从店后悄然走了。

杭州掀起一场混乱的大风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由于赵羽飞的被掳,蒲毒农受伤逃走,不得不促请鬼见愁出动黑道群豪协助。因而在去汪楼主的秘窟中,发现了不少过去神秘失踪的黑白道名人,被胁迫接受控制的秘密被发掘出来,这种残害武林同道的罪行极为严重,立即引起武林公愤,为同道主持公道的呼声风起云涌,搜杀汪楼主的报复行动,在鬼见愁的推动下,有计划地推展开来,形成一股强大的巨流,把那些本来有意前来浑水摸鱼的人,吓得纷纷离境,以免遭了池鱼之灾。

这一来,赵羽飞的武林声望,也随之升至风云人物的境界,成为家喻户晓的江湖名人,深受武林朋友的尊崇。

他不再孤单,随时皆有人愿意拔刀相助。

次日午后不久,他到达海盐县北一处河口,河口北面五六里,是一处相当隐蔽的海湾。

距海口约两里地,他进入河北岸河湾的一座小渔村,村口的晒网场大树下,坐着一位红光满面,和蔼可亲的胖老人,正和一位满脸风霜,正在网架前补网的老渔夫话家常。

他飞奔而上,欣然大叫:“大伯父,您好,侄儿昼夜兼程赶来了。”

胖老人不等他行礼,笑吟吟地把住他的臂膀笑道:“你来得好,再不来伯父就得冒险动身了。来,见过早年海上老英雄,东海钓鳌客任重光任大侠。”

他吃了一惊,赶忙整衣恭敬地行礼道:“羽飞有眼不识泰山,前辈恕罪恕罪。”

任重光放下手中活计,含笑打量着他,不住点头,笑吟吟地向胖老人道:“芝兰玉树,此赵家千里驹也。侯爷一生公忠为国,理该有此佳子弟克绍箕裘。不过,让他闯荡江湖,这是朝廷一大损失,草野狂客,不敢苟同。”

胖老人笑道:“任老请放心,家叔之意,是让他历练一些时日,看看天下形势,体会民生疾苦,留神江湖变局,对他将来做人处事,大有好处。”

接着转向赵羽飞道:“孩子,你知道有关任老早年的光荣事迹么?”

赵羽飞道:“侄儿岂只是知道?简直是耳熟能详,无限景慕。早年海寇汪直与倭寇数千,最后一仗就在此地发生,由于有任老率海盐八百壮士参战,俞大猷将军方能在茶山洋一战功成,汪贼从此一蹶不振,倭寇远窜闽境不敢再犯浙东,汪直不久便投降被擒。”

任重光用手向东南一指,笑道:“茶山是海中的一座岛,是南北两洋水师的会哨所在地,本来老朽要令伯将运银船泊靠茶山岛暂避风头,没料到不少神秘的快船,已封锁了望虞山岛一线,运舟直迫茶山,因此不得个暂且在此地藏匿。”

胖老人道:“你师叔祖目前仍在北面平湖县的乍浦港,带了五艘快船,设下疑兵之计,往来无定,与那些神秘决船捉迷藏,早几天曾南驶浦港,连夜走海宁设法出动水军假扮盐夫,故意透露风声说工银改由陆运,半途果然碰上了劫贼。”

赵羽飞道:“那是聚英楼主汪不凡的爪牙所为。”

胖老人道:“海上的神秘快船,定是水仙宫的妖女了,所以我要将你找来商量。”

赵羽飞道:“如侄儿所料不差,水仙舫二号可能就在附近了。”

胖老人道:“任老已准备好一艘浪里钻特制海鳅船,你弄到的测音仪已由运银船上拆下,改装在海鳅船上。我一共带来了八只抗音器,你与任老的七位子侄负责毁去水仙舫,不知你能不能认出水仙舫的真面目?”

赵羽飞道:“侄儿尚无把握,水仙舫构造特殊,可在片刻间改头换面,但侄儿当尽力而为。伯父这次除了测音仪、抗音器之外,还带了些什么奇妙器具可派用场?”

胖老人道:“水仙宫的五雷珠,陆上水下皆极具威力,为免水中的人被震昏,我带有防震的水靠和耳塞面罩。再就是由轴形双头船钻,顷刻间可钻进四寸厚的船底。依火镖的原理,我改装了几枚大型的阴雷,配合船钻合作;水仙舫即使是铁底的船,也禁受不起阴雷的爆炸。问题是你是否能认出水仙舫,不然绝难冲破他们的海上封锁线。”

赵羽飞欣然道:“如果工银不需如期运抵府城,侄儿便有对付他们的妙计。”

胖老人道:“这不用你担心,期限尚有半月之久。”

赵羽飞道:“那就好,咱们白天巡逻海上侦察,夜间逐一收拾他们的侦哨船。依侄儿估计,他们在海岛训练的人数并不太多,除了水仙二号之外,最多拥有十艘快船,夜间凡是不断打灯号的船只,一定是他们的,要不了三、两天,他们能战的船就会所剩无几了。”

胖老人道:“你可不能大意,要知道五艘运银船,每一艘皆有工银十万两,任何一艘皆不能发生意外。只要他们有一艘船可战,我们就不能冒险。”

赵羽飞道:“除了水仙舫之外,其他的船想接近我们谈何容易。伯父带了弓箭么?”

胖老人道:“水上交锋,弓箭为先,哪能不带。”

任重光道:“贤侄,白天巡逻侦察,你们也有暴露自己的危险,他们一眼便可看出底细来。海舶以帆为主,地钢则用橹,而海鳅船由于以速度见长,用的是排桨,他们如果采取敌对行动,势必不让你接近,甚至会设法先击沉你们。”

赵羽飞对水仙舫颇有认识,除了舫本身船坚器利之外,并带了数艘小快舟,舟上携有测音仪、五雷珠,围攻敌舟与对付由水下接近的人,十分霸道可怕。

用水仙舫进攻速度有限的运银船,有如泰山压卵,弓箭对付小快舟或许有用,对付水仙舫便毫无用处。他略一沉吟,道:“任老伯,双方的船只速度情形如何?”

任重光道:“按平常中等风速估计,运银船一个时辰可航四十里左右。老朽特制的海鳅船用猪油薰底,破水力极佳,约可行六十里,如果用桨,短期间可行七十里以上。我看过他们的快船,多加了一张尾帆,一个时辰可行五十里以上,用橹则最多可行三十里。至于水仙舫,就不是老朽所能知道的了。”

赵羽飞道:“巡逻侦察时,海鳅船可否改用橹,就不怕暴露行迹了。”

任重光道:“可以,共设有五座橹脐,备有大橹。”

赵羽飞道:“好,小侄准备今晚就开始巡逻。”

任重光站起笑道:“也好,我带你去见见犬子任远,让你们亲近亲近,他将是海鳅船的总指挥。”

傍晚时分,海鳅船轻灵地驶出海口。

这是一艘长有六丈余的高樯大船,有轻而坚牢的矮舱,尖头匾尾,船首两只巨眼火眼黑睛白眶,双尾分翘,真像一尾大鳅鱼。

人坐在樯后,桨从桨孔伸出舷外,弓箭伤不到桨手。后橹脐在中,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斗水仙周旋斩羽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