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03章 动其情巧获测音仪

作者:司马翎

过了一阵,天色早已黑暗,吴仙客道:“已经是十里左右了。”

赵羽飞道:“你看我怎样过去吧!”

吴仙客道:“你先告诉我,免得我替你提心吊胆。”

赵羽飞道:“我将借一窜之力,身子平贴水面跃出,双手运内力按拍河水,保持速度,这样大概可以抵达五丈左右靠岸边的地方。”

他停了一下,又道:“这时已越过水仙一号,所以一径沉落水中,反身向那水池一号泅去。”

吴仙客道:“幸而你告诉我了,不然的话,一定出继漏无疑。”

赵羽飞道:“目下天色已黑,这不过一眨眼之事,难道就会被舫上之人发现?”

吴仙客道:“问题出在你必须拍水借力这一点,你要知道,目下两舫都使用测音仪,你击拍水面之声,定然使舫上之人惊觉。虽然她们没有看见你,但从连续响过去的声音,以及你落水后,还要转身潜泅,他们即能推测出你是从这边飞过去的了。”

赵羽飞道:“那么怎么办呢?”

吴仙客道:“唯一的办法,是借那水仙一号防身之力,凌空飞过。此法虽是危险一点,容易暴露,但仍然比你刚才的法子要安全得多了。”

赵羽飞点头道:“好,就这么办。”

他从隙罅中向外望一下,又道:“现在距离甚为适当,快开出口。”

吴仙客一掀机关,两人险险一齐掉出去,幸而赵羽飞反应极快,及时稳住身形。他让吴仙客支撑好了,这才往外疾窜。

这时看得清楚,只见水仙一号,就在两丈左右,赵羽飞疾飞一跃掠到舫尾,这时身子已向下沉,一望而知业已势尽力竭,如若无可借力,势必落在水中,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恰在此时,河面上的风力突然转强。吴仙客骇然变色,冷汗直冒。原来她精通航术,这阵强风起处,她晓得那水仙一号的速度会突然增加。

事实上这么巨大的船舶,纵然是张满了帆,增加速度之时,也不像别的物事受力时冲滑得很快,这等巨舟,只不过加快了一点点而已。

可是这在赵羽飞来说,就是很不得了之事了。只因他目下全是在于一个巧字,虽是分寸之微,亦要恰到好处,这样借力之际,劲道既能融贯,而舟身亦不会有震动之感。

但是这一阵突然转强的风力,却足以使水仙一号加快了一点,而使得赵羽飞落脚借力之时,差错了那么一点点。

吴仙客方自头皮发炸,连眼睛也急速地闭起来,不敢看下去。她只不过眨一下眼而已,终究没有真的闭起双目。

但见赵羽飞双腿向前收缩,以脚尖点在船身上,借力蹬去。可是他似乎也发觉风力忽然加强的不利形势,当下双脚不落反起,向后面的空气猛蹬。

此举对他身子下坠的事实,并无影响或帮助,但他却保持着平飞的姿态,这一点非常重要。

说是迟,那是快,赵羽飞猿臂一伸,手掌已抓住船身,运力一撑。身形又如一根飞矢一般向前冲去。

吴仙客这才喘一口大气,黑暗之中,己看不见赵羽飞的身形,不过她可以推测出赵羽飞已安然没入水中,因为她没有听到一点水声,可见得他能够绰有余力地翻转身躯,插入水中。

于是她也悄然贴着船边滑下水中,自然她不会忘记把敞开的暗门给关上,她落到水中,便采用一种摇摆的动作潜泅,同时弯曲前进,并作直线泅去。

赵羽飞凭仗过人的机智,避过那大自然的陷阶,安然按原定计划落在水中。他不用脚而改用手之故使是因为手比脚灵敏得多,可以随时随地改变位置和力道,不似双脚那般呆板。

他在水中向前潜泅,心想这刻水仙一号应该已发现了吧?她们怎么做呢?并猜测来人是谁吧?

刹时间他已抵达船边,冒出水面,转眼望去,答案与他猜想的正好相同。那便是舫上没有丝毫变动,与早先一样,甚至显得更加平静无事。

他伸一伸舌头,忖道:“它是天下第一流高手,也想不到舫上设有测音仪这等奇怪物事,因此一旦看见舫上全无动静,以为必能得手,哪知一上舫时陷入四面埋伏之中?”

他毫不困难就上了舫,首先查看的,就是那边的水仙三号,一望之下,只见水仙三号平静如故,这才放心。

要知假如吴仙客落水后,瞒不过水仙三号的话,由于她是向岸边泅去,水仙三号决计不能诈作不知而保持表面上的安静。

在甲板上,他略略一看,发觉此舫与普通的船完全一样。

换言之,若是不知底细之人,即使登上此舫,也看不出有什么可疑之处,所以在岸上遥加观察,那就更难看出溪跷了。

他向船头的主舱走去,当然不是慢慢的走,而是以非常迅速,以及不暴露身形的纵跃方法。因为他也必须装出全然不知敌人业已发觉自己之事。

到了主舱外,侧耳一听,舱内传出说话的声音,并且是两个女子的口音,他暗暗欢喜,想道:“如果全船没有一点声息,我倒是难办了,因为我岂不能胡乱惊动船上之人啊!”

他侧耳听去,其中一个女子说道:“大小姐为何尚不休息?”

另一个女子嗯一声,没有答话。她光是这一下嗯声,已教人感觉到她是个非常严冷之人,才发得出这种声音。

第一个女子道:“现在敌人已逃走了这么久,想也无益,何不熄灯安歇,反正上头不接到报告,大概一两个月内,不会有教”

另一个女子这时才道:“我打算在半年之内,一直巡戈三江五湖之中,绝不返宫,以免查到敌人线索。此外,当然还有将功赎罪之意。”

赵羽飞心中哼一声,忖道:“真正是胡说八道,这等诈语,虽是高明,无奈我已晓得了你们的用意。”

转念一想,决意将计就计以行事。这是因为对方这么说法,分明是诱骗来人放胆出手的意思。而赵羽飞也恰要对付此访的首脑于娉婷,真是一拍即合的事体,减少了许多曲折。

他故意匿伏不动,等了一阵,那阵冰冷的声音说道:“玉环,你去睡吧,我也养一会儿神。”

那个名叫玉环的侍婢应了,接着便有舱门开关之声,可知此舱另有门户通路。

赵羽飞又等了一会儿,才问到门边,伸手轻推,那道门应手开了一点儿,透出灯光。他凑在门缝望去,但见舱内的陈设,十分朴素清淡,甚至可以说有种冰冰冷冷的味道。

靠右边的舱壁,有一张躺椅,一个梳髻白衣女子,躺在椅上,闭目不动,他只能看见她的侧面,但见她肤色如雪,鼻子挺秀异常,因此她面部的轮廓线条非常突出,亦显示出她是个有个性的人。

她的样子是困倦阖目,而不是静坐运功。因此,这是偷袭的好机会,任何人见了这等情形,一定不会放过。

无奈赵羽飞早已知道这是她的陷饼,即使不然,他也未必肯做偷袭之事。

当下推开舱门,往当中一站,双目灼灼,盯视着椅上白衣女子。但这推门的动作,居然没有惊动了她。

赵羽飞身上的水直往下淌,他先举手摸一摸背上的宝刀,然后屈指在门上轻轻叩敲了几下。

这阵阁阁之声,把那白衣女子惊动了。她睁开眼睛,侧头一望,目光又冰冷又锐利,把对方从头到脚看一个透。从她这等奕奕的眼神中,可见得她早先根本没有真的睡着。

赵羽飞为了不露破绽,只好装出惊讶之容。以表示他认为对方居然毫无睡眼惺松之态而觉得疑惑不解。

白衣女道:“进来,报上姓名。”

赵羽飞先向此舱上下打量了一阵,这才举步人内,道:“不才赵子龙,特来讨教。”

白衣女道:“你这叫做自投罗网,当然你以为你可以赢得我们,方敢前来。所以我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定须见过真章,你才肯心服口服。”

赵羽飞觉得她口气之冷傲,实是世所未见,当下淡淡道:“你贵姓呀?芳名如何称呼?”

白衣女倒也爽快,道:“我姓于,名娉婷,是主持本舫之人。”

赵羽飞点点头,道:“幸会,幸会,不才听一位叫方青萝的主持人说,水仙宫一共有三艘水仙舫。这样说来,她的话竟然不假了。”

于娉婷道:“是真是假,也许你永远不会知道,你至此见我,有何事情?”

赵羽飞道:“也说不上什么事情,最初只是想证实一下,看看此船可是属于水仙宫,刚才又听到一个侍婢称你为大小姐,所以不能不与你一会。”

于娉婷道:“你倒也坦白,但也是愚不可及,本宫的禁条你不是不知,但你却叩门而入,假如你说你此举乃是守礼之故,那真是笑死人了。”

赵羽飞郑重地道:“为什么笑死人?难道守礼不是好事?”

于娉婷道:“古语有道是兵不厌诈,当这等对敌之际,关系到成败生死,何等重要?如何可以守礼?这不是太迂腐了么?”

赵羽飞不悦道:“我不喜欢你的论调,亦不喜欢你的声音。”

于娉婷道:“笑话,谁要你喜欢?我倒想知道我的声音有什么不好?”

赵羽飞道:“你的声音大冰冷了,使人感到你的冷酷无情,我说句老实话,初时我听到你的声音,还以为你一定长得很可怕呢!”

于娉婷道:“那么我长得不可怕么?”

赵羽飞忖道:“我是不是正在勾引她呢?”

答案是不字,因为直到现在为止,他说的都是老实话,没有昧着良心。当下郑重地说道:“姑娘可以称得上貌美如花,可惜与声音完全不配。”

于娉婷道:“不配就不配吧,好在我并没有要你喜欢的理由,也没有这等需要。”

赵羽飞站在门内几许之处,随时随地,皆可退出此舱。

他不必寻思,已明白对方为何迟迟不出手之故,一定是为了等到此舫驶航到那个小湖中,其时四面皆水,无法飞渡。

动起手来,不虞他会突围逃掉。这当然对他十分不利,幸而他并不打算逃跑,所以样作不知。

他淡淡一笑,又道:“如今不才上得贵舫,于大小姐是不是准备依例派人出手,看看不才能不能过得这一关?”

于娉婷听了,没有立刻表示意见。过了一会,才道:“你打算闯我这一关么?”

她口气之冰冷,使人无时无刻不感觉到她的杀机,因而泛起了畏惧之感。

赵羽飞道:“不错,贵宫虽然名满天下,震惊江湖。但不才深信如果是在公平决斗之中,贵宫的虚名,以及于大小姐冰冷口吻,皆不足以骇退了我。”

于娉婷也不动怒,依然是那么冷冷的道:“如若我允许你的请求,你得胜的话想要什么?”

赵羽飞道:“不才生怕说出来时,于大小姐会很不高兴。”

于娉婷道:“不妨事,反正我从来就不会高兴的。”

赵羽飞道:“不才打算带走你,你反对么?”

于娉婷沉吟了一会,第一次把锋利如剑的目光,从他脸上挪开了。赵羽飞暗暗猜想,她一定是想涉及的某些问题。大概是关于男女之间情事的问题,方会使她不知不觉的挪开了目光。

这个猜测引起了他的兴趣,故意接着说道:“不才须先声明,于大小姐那时候必须事事听我之命才行。”

于娉婷先是含怒地向他瞪眼睛,可是她看见的是一个英俊轩昂的男子,而且他虎目含威,奕奕有光,看来似是从来不知惧怕是何物的英侠之士。

她一旦感到自己的声音神色都绝对无法压倒对方之时,马上就消了怒气,甚至暗中泛起了愿意被他征服的感觉。

这一转变,在她的神情和眼色中,泄露了出来。她那股森寒迫人的冷气,突然间消失了一大半。

赵羽飞暗暗欣慰,忖道:“她如今看起来,才像是个美貌少女。晤,她这等高髻白衣的打扮,真有点琼殿仙子的味道,怪不得她那么冰冷了,原来她是从广寒宫谪下凡尘的。”

他嘴角露出微笑,于是,舱内的气氛,顿时变得相当的和洽。

两人默然对看了一阵,于娉婷从躺椅站了起主。但见她白衣飘飘,长身玉立,果然大有清冷绝尘之姿。

赵羽飞忍抑住说话的慾望,等她先说。果然她开口道:“你已带走了吴仙客,还嫌不够么?”

赵羽飞道:“我若如果说不够,你会作何想法?”

于娉婷点点头,道:“是的,我会认为你是喜欢玩女人的魔鬼。”

赵羽飞坚决地道:“但我仍然要带走你。”

于娉婷道:“本舫之中,具有连城价值之物不算少,也许你肯改变心意。”

她居然讲价还价起来,显然她内心中也承认赵羽飞当真有击败她的力量。

赵羽飞摇摇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动其情巧获测音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