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30章 败双美法主现原形

作者:司马翎

蓦地,广场对面狂笑震耳,涌出冯百韬一群黑道群豪。冯百韬身后,吴仙客罗衣胜雪,清丽出尘,像是不沾人间烟火的临凡仙子。

蒲毒农阴阳怪气地随在吴仙客身后,两侧是铁冠道人、枯骨神君厉英、查三姑娘。

东门方田从后越众而出,仰天长笑,笑完道:“这就是水仙宫倚众群殴的活见证,这是什么武林规矩?有谁提出意见么?”

冯百韬哼了一声道:“八打一,她们丢尽了武林朋友的脸面。”

狂鹰许三山大吼道:“咱们也以牙还牙,两人对付一个。”

吴仙客突然发话道:“许大叔,请不要下令群殴。”

她本来就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小姑娘,脸上的诚恳神情,令人不忍心拒绝她任何要求。

许三山抓抓头皮道:“吴姑娘,你没见赵老弟已到了生死关头?”

吴仙客从怀中掏出一只小锦盒,神色庄严地发话道:“赵郎还支持得住,必要时我可助他一臂之力。”

这时,情势大变。

柳紫烟见群雄出现,心中一急,涌起恶毒的念头,如不立即将赵羽飞毙了,后果堪虞。

她举起手中的拂尘,猛地一挥。

花树丛中,突然传出一阵琴音与琵琶的合奏,如天籁般君临大地,风涛乍起,杀伐之声急如狂风骤雨。

剑阵一紧,压力突增,势若雷霆万钧。

赵羽飞已陷人绝境。

吴仙客狂叫道:“五姨,请不要……请不要……求求你,不要……”

冯百韬大惊,急冲而上。

蒲毒农手快,一把拉住冯百韬急叫:“去不得,那是七音魔功。”

吴仙客一咬牙,手向上一抛。

两块奇异的钢片破空飞起,升至顶端突然发出奇异的钟呜,声虽不大,但确是黄钟大吕之音。

在钢片下坠落回吴仙客掌心的瞬间,共响了七声钟鸣,像是从云天深处传来的轻雷。

而在这七响钟声起落的刹那间,八卦剑阵人影错乱,宝刀的光芒陡涨十倍,狂乱的金铁交鸣与惊心动魄的娇啼,与钟声相应和。

钟声倏落,斗场中死一般的沉寂。

赵羽飞抱刀屹立,脸色苍白,大汗如雨,呼吸急促,脸上出现疲态。

八名少女有三名远在三丈外,垂剑摇摇晃晃宛如失魂,似乎弱不禁风,脸色苍白如纸,眼神呈现虚脱与狂乱之象。

另三名仆倒在地,剑盾都丢了。

最后两名两手空空,呆立如死。

砰一声响,两个少女中倒了一个。

柳紫烟大骇,尖叫道:“吴仙客,你在用妖术!”

吴仙客惨然道:“五姨,你不该用七音魔功,毁了八位姐妹的根基,你……你好残忍,我已经请求过你了,而你……”

又是砰一声响,另一名少女也倒下了。

柳紫烟狂怒地厉叫:“贱人住口。”

吴仙客泪下如雨,凄然道:“当初赵郎向水仙舫挑战,已证明七音魔功邪不胜正,奈何不了赵郎,几乎送掉赵黄莺赵姐姐的性命,五姨为何仍用七音魔功来对付赵郎,难道你不是有意将八位姐妹推入枉死城么?你……你好狠!”

柳紫烟一咬牙,举步而出。

赵羽飞的呼吸已恢复平静,虎目怒睁,宝刀斜举,立下了门户。

柳紫烟左手持拂尘,右手拔剑切齿道:“赵羽飞,我与你势不两立。”

赵羽飞气涌如山,沉声道:“你如果不死,江湖大乱不止。赵某本来不愿开杀戒,如今你已令赵某忍无可忍,赵某定必杀你。”

琴音与琵琶声重起,如泣如诉令人酸鼻。

柳紫烟的眼变了,瞳仁开始收缩,连双手也升起奇异的灰雾。

吴仙客急叫道:“五姨,难道你不要命了?赵郎的大金钟破密普渡大法,乃是七音魔功的致命克星,即使辅以太阴掌力,仍然难逃噩运,双方一接触,你万无幸理,赵郎杀机已动,千万珍惜你自己的性命。”

柳紫烟如遭电击,颓然垂下剑拂,骇然问:“赵羽飞,你练成了大金钟破密普渡大法?”

赵羽飞冷笑道:“你已经亲眼看到了。”

柳紫烟追问:“你多大年纪了?可能么?”

赵羽飞道:“信不信由你,你来吧!”

柳紫烟怎能不信?原本占尽上风的八卦剑阵,竟在刹那间瓦解冰消,这是比青天白日还要明白的事。

她举拂一挥,乐声倏止。

赵羽飞冷笑道:“错过杀你的机会,在下深感遗憾。”

柳紫烟一咬牙,沉声问:“阁下此来有何用意?”

赵羽飞沉声道:“有三件事相求,你如果不答应,休怪在下心狠手辣,刀下绝情。”

柳紫烟强忍愤火道:“老身横行天下近一甲子,还无人敢对老身如此无礼。”

赵羽飞道:“你这种人,早该有人如此教训你的。”

柳紫烟知道斗口绝对占不了便宜,沉声道:“那三件事你可以说来听听,是否答应那是我的事。”

赵羽飞哼了一声道:“不答应也得答应,在下说话算数。其一,汪楼主目下在何处隐匿?”

柳紫烟道:“老身以为他已被你擒走了,你竟向我查问他下落,不啻问道于盲。连他的得意门人都不知道,老身更是糊涂,他的座舟已沉入钱塘江,我还眼巴巴地派人去打捞他的尸体呢!”

赵羽飞摇摇头,又道:“其二,华水仙的生死下明,你必须说出来。”

柳紫烟冷笑道:“华水仙不死,你以为我们能放心在江湖活动?她尸沉海底十余年了,早已尸骨无存。”

赵羽飞早知华水仙必无生理,但真正证实之后,心中仍感到无限酸楚。他一咬牙,追问道:“谁下的毒手?”

柳紫烟道:“主母姐妹俩下的手。”

赵羽飞呼出一口长气,继续道:“其三,请释放于娉婷,在下要将她带走。”

柳紫烟大声道:“她已被处死五天了。”

赵羽飞冷笑道:“你撒谎。在你未见到华斌师徒之前,绝不敢处死她;你不说?”

柳紫烟道:“老身有权执法,华斌师徒左右不了水仙宫的宫规。”

赵羽飞道:“执法的人是方青萝,你骗不了我。好,就算她已被你处决了,生见人死见尸,你把她的尸体掘出来,交给在下带走。”

柳紫烟没料到他会提出这种难题,大声道:“你……你这算什么?你……”

赵羽飞厉声道:“不交出来,在下要屠绝你们这些人性已失的败类,在下是当真的。”

蒲毒农阴笑道:“老夫是见证,赵老弟有权提出这要求。”

柳紫烟鬼眼一转,心中涌起恶毒的念头,咬牙道:“好,就给你带走,从此你不许再干预水仙宫的行事,你办得到?”

赵羽飞道:“水仙宫的人必须远走东海,从此不许踏入中原,必须由九尾玉狐与汪楼主江不凡出面,当面向在下保证,不然免谈。”

柳紫烟道:“这件事老身作不了主。”

赵羽飞道:“今天在下放你一马,三天后正午,在下于飞来峰下冷泉亭相见,过时不候。”

柳紫烟道:“老身当为转达,他们来不来恕不保证。”

赵羽飞道:“他们如果不来,你最好及早为谋。现在,请将于姑娘交给在下带走。”

柳紫烟收剑向后退走,带了两名蒙面宫装女子,匆匆进入精舍。

片刻,三人重行抬出,柳紫烟亲自挟了气息奄奄,衣裙脏乱的于娉婷外出。

吴仙客喜上眉梢,欣然奔上欢叫:“大姐,你可无恙?”

于娉婷形如痴呆,步履蹒跚,几乎是被拖着走的,闻声猛地一震,无神的双目勉强睁开。

赵羽飞一把没拉住,吴仙客已经从他身旁奔过。

柳紫烟将于娉婷向奔来的吴仙客一推,咬牙道:“人交给你,你……”

赵羽飞拼命向前飞扑,大叫道:“站住……”

他用尽了全力,快得令人目眩,人向前一扑,右手恰好抓住吴仙客的左脚踝,猛地一拉,吴仙客骤不及防,向前一裁。

这瞬间,于娉婷向前急撞。

一颗浅红色的弹丸,从于娉婷的身后飞起,速度不疾不徐,是向前抛出的。

赵羽飞扳倒了吴仙客,立即飞跃而起,让过于娉婷,右手轻轻地接住了浅红色的弹丸,向侧一抛,同时厉叫道:“屏住呼吸,快退。”

他接弹丸的手法十分小心,抛的姿势也很特殊,弹丸本身毫未受到外力的撼动,巧妙地消除了弹丸前飞的力道,引向侧方继续飞行,向下风处落去。

他成功了,弹丸飞出三丈外仍未爆炸。

吴仙客仆下时,惊愕地转首抬头回顾,恰好看到了浅红色的弹丸,骇然大叫道:“救救大姐……”

同时,她向上风处奋身急滚。

后面的,皆看清了赵羽飞的举动,也听清了叫声,知道发生了意外的变化,以冯百韬为首,纷纷向后急退,人群大乱。

波一声响,浅红色的弹丸在着地时爆散出千万缕淡红色的烟丝,向四面八方激射,红色的烟雾,形成三四丈方圆的淡红色雾围,辛辣刺鼻的毒雾,涌腾着向四面八方迅速地扩散。

下风处有两名少女刚苏醒爬起,那是八姝中的两姝,七音魔功已耗尽了她们的精力,连站立都感到困难,毒雾飘到,两姝发出凄厉的叫声,重新摔倒在地,手脚猛烈地抽搐,刹那间便寂然不动。

柳紫烟就在弹丸抛出时,以惊人的奇速向后飞退,同时右手一扬,朱红色的五雷珠射向冯百韬一群黑道群雄。

但冯百韬已得到赵羽飞的警告,与群雄向后迅速退走,远出六、七丈外去了。

一声雷震,火光眩目,烟硝刺鼻;五丈方圆内,烟尘滚滚沙石纷飞。

等群雄在雷震中清醒过来,柳紫烟已经不见了,水仙宫众女也失了踪。

冯百韬惊魂初定,暴怒地大吼道:“进去杀光她们。用暗器,不择手段对付这鬼女人。”

群雄杀人别墅,但里面鬼影俱无。

赵羽飞扶起吴仙客,避至上风处不住咒骂:“这恶毒的老鬼婆心肠之狠,委实令人切齿,不毙了她,尔后不知要有多少人死在她手中,绛阙珠对付自己人,五雷珠想炸毙黑道群雄,她在自掘坟墓,早晚教她死无葬身之地。”

吴仙客惶然道:“赵郎,大姐呢?”

地下,留下两姝的尸体。

赵羽飞道:“她已乘乱走了,她为何不等我?”

吴仙客苦笑道:“我想,她是无脸见你。”

赵羽飞道:“不管怎样,我们要找到她。”

他想找人问于娉婷的去向,但现场已看不见人,愤怒的群雄已涌入别墅追杀柳紫烟去了。

他长叹一声道:“仙客,你想她会到何处去?”

吴仙客忧形于色,摇头道:“谁知道呢?她没有地方可以投靠,也许……也许她会去找老仙。”

赵羽飞变色道:“那岂不是自投罗网么?我们快去找她。”

吴仙客道:“老仙躲在何处,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找?”

赵羽飞道:“我已猜出老仙躲在何处,问题是目下不宜操之过急。不过,可以放心的是,于娉婷绝不知道老仙的下落,我们且进去找找看。”

别墅内有地道,但等群雄找到地道人口,已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了,水仙宫众妖女早已不知去向。

功败垂成,赵羽飞十分懊丧。

冯百韬不死心,大索山区不肯罢手。

赵羽飞偕吴仙客化装为一双农村夫妇,动身返城。蒲毒农、厉英、查三姑娘、铁冠道人则与冯百韬的眼线,走另一条路入城部署。

于娉婷是从谷侧的小道走的,她愧见赵羽飞,羞愧交加中,她把所受的委屈与羞辱,化为无边的怨恨。

她恨华斌的薄情,她恨柳紫烟的狠毒。

华斌用甜言蜜语骗了她的身子,利用了她之后,便将她交给柳紫烟囚禁,要将她置于死地,断情绝义,狼子心肠,她怎能不恨?

柳紫烟并不是水仙宫的执法人,竟然在释放她时用绛阙珠下毒手,要不是赵羽飞机警,及时将绛阙珠接住抛开,她哪有命在?

赵羽飞竟然冒险救她,更令她心中难受。

而她,却帮着华斌算计赵羽飞。

她怀着无限的悲愤,与刻骨的怨恨,乘乱逃离现场,仇恨令她忘却受刑的痛苦,皮肉之伤并未影响她的脚程,一口气奔出五六里外,最后坐在一株大树下,盘算日后的行止。

她无处可以投奔,她也不想就此一走了之。

华斌这个令她饱受羞辱的薄情郎,目下躲在何处逍遥自在?

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她对华斌的爱早就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刻骨铭心的恨。

恨可以令人疯狂,恨可以令一个懦夫,转变成一个勇敢的人。

她整衣而起,深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仇恨之火,坚定地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败双美法主现原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