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荡江湖》

第04章 定协约黄山救佳丽

作者:司马翎

他念似一转,觉得应该尽快结束这等形势,于是说道:“范南龙,闲话体提,你不妨先把你的提议说出来听听。”

范南龙道:“好的,但请你耐心一点儿,因为我同时必须把这个提议的背景,略作交待,让你得以明了我为何有此提议。”

赵羽飞不耐烦地道:“你这是想拖延时间。”话毕,舫身蓦地摇晃了一下。

于娉婷曾经对他说过,这等情形,显示有外人登舫。但赵羽飞毫不理会,亦丝毫未曾分心,反而刀气益盛,罩射床上的敌人。

只要对方是有点儿头脑之人,也能感觉到他已是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因而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范南龙笑道:“好厉害,我以为你总会略略分心呢!”

赵羽飞冷冷道:“你是我唯一有把握击杀之人,我怎会舍下了你,而去注意别的不可知的事物?”

范南龙道:“既然如此,我一定冒个大险,先从你刀势之下脱身,这时方能与你平心静气的谈到别的问题了,对不对?”

赵羽飞剑眉一皱,道:“不错,你不妨试试看?”

话声方歇,忽见对方果然腾身跃起,并且居然没有利用于娉婷来掩护。

他念头电转之际,手中之刀已如强光闪电般,直射搠戳,威势之强,一时无二。

要知他刀气一直涌出罩定对方,解机即发,已形成一种自然而然的势道。是以对方一动,他的刀招突发,威力之强,比起他有意施展,强上不知多少倍。这正是他深信对方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主要因素。

孰知范南龙不但强身挣扎,并且不运用于娉婷作为掩护,这等举动,说他鲁莽自大也可以,说他在有胆量也是可以。

只见光芒电射,刀光洪洪,一晃眼间,范南龙已落在舱门那一边,落地之时,身子摇晃了一下,接着左肩上渗出血迹,显然已经受伤。

赵羽飞人随刀去,也落在床铺的另一边。但这时却没有跟踪挥刀再攻,只站在那儿,宛如渊停岳峙,神威凛凛。

范南龙站定了身子,右手已多出一柄晶莹可鉴的短剑,长约尺半,左手则抓住一块径尺的心型钢盾。

这两般兵器,正是水仙宫独家秘传,名传天下的,再也不会有假。”

他对肩上之伤不加理会,纵声笑道:“赵子龙,我从你刀势笼罩下挣脱,我们可以平等说话了吧?”

赵羽飞平静地道:“可以啦,你若要拼斗一场,以分高下生死,本人当得奉陪。”

他已承认对方有这等资格,范南龙傲然笑道:“谢谢你,你不愧是当代奇土,这等光明磊落的胸怀我非常佩服,老实说,我如果不利用那床榻能滑开尺许的机会,那是绝对逃不过你的宝刀的。”

赵羽飞道:“假如你利用于娉婷的话,纵然有床榻机关之助,料你也得身受重伤,岂只肩上略被我刀划破就得了的?”

范南龙忖想一下,道:“我明白了,假如我利用于娉婷的话,你势必被我激起了凶心杀机,因此你的刀势会凌厉一倍以上,对不对?”

赵羽飞点点头道:“正是如此。”

范南龙笑一笑,道:“现在我要提出一个公平有趣的建议,只不知你还听不听?”

赵羽飞道:“可以,但你先让于娉婷恢复如常,只要你做到这一点,任是龙潭虎穴,我都答应前往闯上一闯。”

范南龙道:“你怎样去闯龙潭虎穴?”

赵羽飞道:“我只是比方而已,哪能得知。”

范南龙道:“此女忘恩负义,天性婬荡,你为何为她冒杀身之险?假如你不坚持放她活命的话,你我甚至可能化敌为友,你道如何?”

赵羽飞摇摇头,道:“你我没有做朋友的可能。”

范南龙发出柔媚的笑声,道:“即使我命水仙三舫退出江湖,也不行么?”

赵羽飞道:“那又不同了,但你虽然自称是水仙宫主人之子,也未必就能使水仙三舫绝迹于江湖。”

范南龙坚持适:“假如我有证明,保证我办得到的话,你怎么说?”

赵羽飞道:“若是如此,我自有分数。”

范南龙紧迫道:“你仍然没答允啊!”

赵羽飞道:“你可以废去她的武功,加上我的一条手臂,你看如何?”

范南龙讶然向他注视,但见他神色之间,非常认真,绝不是开玩笑的。

要知若说这代价之大小,以于娉婷一个废了武功之人,加上赵羽飞一条上肢,当然比杀死于娉婷更巨大了。

范南龙摇摇头,道:“我不是说代价不够,而是因为我不要她活着。哼,我得不到手,别人也休想得到。”

赵羽飞笑一笑,道:“我可以永远不与她往来。”

范南龙眼睛一瞪,射出凶光,道:“那更糟糕,你得了她,总比旁的凡夫俗子强,我也没有那么难过。因为你是世间我唯一敌手。”

“这等理论,说它通吧,不算通。说它不通吧,又仍然有点儿道理。

赵羽飞道:“你这个人太不干脆了。”

范南龙恨声道:“你以为我非得听你的话不可么?现下我取你性命,并不困难。”

赵羽飞忖道:“你这话可能不是虚声恫吓。”当下道:“既然如此,你还啰嗦什么?”

范南龙眉宇间露出烦恼之色,说道:“因为我如果借机关埋伏之力,杀死了你,以后再往何处找寻似你这等敌手?”

赵羽飞道:“算啦,算啦,世上人才多如恒河沙数,武功强胜过我的,何止千百,你未免太自高自大了。”

范南龙道:“莫说没有,就算有人武功比你高强,对我也不合用。”

他略为皱一下眉头,才又说话。但他这个表情,赵羽飞没有忽略过去,而是非常小心地研究其中意义。

范南龙道:“好吧,我答应你,但解救她之事,等一会儿才实行,现在你听我说。”

他马上陷入一种沉思追忆之中,不快不慢地说道:“四年前,我才二十二岁的时候,刚刚武功成就,家母准我踏入江湖,担任监察水仙三舫之职。”

赵羽飞插口道:“担那时候水仙三舫还没有在江湖上露面啊!”

范南龙道:“不错,但这职位一直存在,事实上也有好几艘船在江湖中出没,只不过不像是如今水仙舫这等行径而已。”

赵羽飞马上接口,带着鄙夷的口吻,道:“这些船只,都是搜劫女孩之用的,是不?”

范南龙道:“不错,我不必讳言,因为本宫既要扩张势力,打算重整旗鼓,东山复起,那就不能不训练人才。”

赵羽飞道:“可是你们使别人骨肉分离,而且糟蹋了不知多少女孩子的性命,才用得上一两个,难道你从来没有想到这等暴行何等该杀?”

范南龙反驳道:“那些女孩子如是被我挑中,那真是祖上有德。而她苦不能通过训练,因而致死,或是被送人勾栏,或是为侍婢,这只是她们自己不争气,岂值得大惊小怪。”

赵羽飞道:“你们真是够邪恶残忍的了。”

范南龙耸耸肩,道:“随便你想吧,一总之,我既是总监,忙起来,每每风尘仆仆,到处挑选可造之才。有一天,我碰见了一个……”

赵羽飞顿时聚精会神起来,因为以范南龙这等骄傲自大的人,既然特别提起这么一个女子,一定大有文章。

在这间舱房中,荡漾着范南龙的声音。此刻赵羽飞已不暇理会他声音近似女性这一点,只留意内容。

范南龙道:“这个女孩子当时大概是十四、五岁左右,已超过本宫录取标准。不过由于本宫眼线的报告,赞誉她的美丽,简直达到寰表罕有的地步。因此,当我经过之时,便顺道去瞧一瞧。”

他停下来,望着赵羽飞,解释道:“你要知道,本宫的眼线并不是普通的人,他们所见过的女子,何止万千。眼界之广,实在惊人。因此,既然连他们也认为这般了不起,我就有理由去看一看了。”

赵羽飞颔首道:“原来如此,这女孩子住在什么地方,叫什么名字?”

范南龙道:“她住在皖南大江边的一个乡镇中,父母俱早逝,所以她自小就在一座道观内长大的。”

赵羽飞插口问道:“这所道观叫什么名字?”

范南龙道:“你真是琐碎得很,莫非想事后去查访么?但此举已是多余,其中之故,你听下去就恍然大悟了。”

赵羽飞坚持道:“不,我想那道观是何名称?”

范南龙道:“好吧,我告诉你,那座道观叫做忆慈观,你决计从未听过的。”

赵羽飞反应何等灵敏,心想:“我如果露出寻思之状,对方至少从而得知我熟知天下寺观,这马脚万万露不得。”

当下立即应道:“不错,但我现在已听过,并且绝对不会忘记。”

范南龙呵呵而笑,道:“由你,由你,早就告诉你了,这座道观之名,用不着知道的,因为这位绝世丰标的美女,已经在别的地方了。”

他说这话时,赵羽飞业已迅速翻开记忆之页,找寻这座道观名字。结果居然令他失望了,敢情以他详知天下寺庙庵观之八,竟也从未听过。

范南龙眉头又无意中皱了一下,虽是迅即恢复如常,却已被赵羽飞察觉了,当下凝神推测他皱眉之故。

只听范南龙以不耐烦的声音说道:“假如你不让我一口气说出心中之言,我可能懒得多讲了。”

赵羽飞忙道:“好,我不插嘴就是了。”

他心头一转,又道:“咱们坐下来谈如何?”

说时,已向那张躺椅走去。在表面上,他若占据躺椅的位置,则可以防止范南龙向床上的于娉婷侵袭。

范南龙欣然道:“好的。”移到桌边,一屁股就坐在靠背椅上。

赵羽飞把宝刀放膝上,道:“你收起兵刃,不怕我施以偷袭么?”

范南龙笑一笑,道:“这便是与你们这些自称正派侠士打交道时的好处了,照例只有我会偷袭,你们可不做这一套。”

赵羽飞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道:“你不觉得可耻,反而沾沾自喜,怪不得邪就是邪,只求达到目的,全然不择手段,我看我对付你们,根本也不必遵守规矩了。”

范南龙毫不紧张,仰天冷笑,道:“你少作大言不惭之事吧,谅你嘴巴说得虽硬,事实却做不出来。”

赵羽飞道:“不是我爱岔开正题,而是确确不懂你何以这般笃定?难道我偶一出手,对付邪恶之人,也不行么?”

范南龙那对黑白分明的双眸,向他瞪一眼,道:“当然不行,试问你既是鄙视别人这样做,你岂能自犯此错。而且你们自命为侠义之士的人,自然要以身作则,才可观世励俗,对不对?”

赵羽飞被他斥资得无言可对,直翻眼睛。

范南龙丝毫不放松地,又质问道:“我说得对不对?你说。”

赵羽飞只好道:“对,算你对,现在咱们回在正题如何?”

这话大有乞和之意,范南龙这才傲然一笑,说道:“晤,刚才我说到顺道去看尤丽君,她虽然住在庙里,足不出户,但我自然不会被阻。”

赵羽飞一面听,一面想道:“原来那女孩子叫做尤丽君,哼,奇怪的是他一坐下了,顿时神色从容,言词清缓,这是什么缘故?”

范南龙的话送入他耳中,道:“哪一夜恰逢十五,是以我选择在夜间去看她。”

赵羽飞一则有心试他的态度有没有转变,二则也实在不懂,甚想得知。因此举手拦他说下去,道:“等一等,为何你要选择在夜间去看她,这中间必有原因,何妨告诉我?”

范南龙带着讥嘲的神情,笑一笑,道:“你的不耻下问,真是孔老夫子的信徒啊。”

这话自然是讥笑他的无知,绝不是真心赞誉。但赵羽飞故意装出一本正经之态,肃然说道:“我力行仁义之道,当然是古圣先贤的信徒了。”

范南龙耸耸肩,道:“你装不懂也由得你吧。说到我选择夜间行事,自然大有道理,这是因为长江这一带的风俗,闺中女儿,往往在十五之夜,以香花作供,在园中拜月,照我的猜测,尤丽君既然是绝代美女,别的事她不一定会做,但这等拜月的雅事,一定免不了。所以我用不着多费工夫,也无须露面,就可以先看看她的芳容了。”

他自己略一停顿,面上露出追忆往事的表情,益发增添几分俊秀。

他接着又道:“那一夜,我等到皓月高挂,满地银辉之时,才越过围墙,且向园中走去。穿出一排树木之时,便见到眼前一片平坦的绿草地,在右角有一座精致的公用凉亭,事前摆着一张香案,上陈鲜花瓜果以及一炉好香,阶畔有个长身玉立的姑娘。一身白色罗衣,在夜风中轻轻拂去。她的一头垂肩乌发,也轻轻飘动,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定协约黄山救佳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浩荡江湖》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