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14章 感真情栖霞赠仙露

作者:司马翎

猛见那八老中,云寨主已掣出上面状元牌,钟老寨主自腰间摘下一条围腰玉带,迫得最近,大有跃跃慾动之意。墓地恍然大悟,忖道:“天孤叟翟寒智计出众,心地狠冷,他那对剧毒飞蛇,一定是要等到被他们多人围攻之时,为了突围脱身,这才动用。”

方在想时,赵大娘左手玄丝乌金环飞射如电,不论上中下三路,都在乌金环威力范围之内。然而近身苦斗,显然是她所短,恰又正是天孤叟翟寒之所长。但见他那双铁袖,舞得劲风呼呼。赵大娘努力奋战,仍落下风。又是二十余招过去,赵大娘使个败式,跃出圈子,采声喝道:“翟老鬼你且罢手。”

天孤叟翟寒闻言立刻凝立不动。只听她又道:“你是真个要见识我们的金龙八式天马阵?”

天孤叟翟寒仰天打个哈哈,道:“老夫正是此意。”

金龙堡堡主金大立环顾众老一眼,便突然缓步出来,右手抬处,微闻锵的一声,如龙吟虎啸。但见一道金虹,耀目生辉,原来他已掣出一口金光灿然的长剑,此剑虽不能斩金削铁,但因铸时含蕴金精,复经千锤百炼,质坚刃利,同时份量特沉,称为金龙剑。四堡五寨之中,以金龙堡的武功最是正派,成就一向最佳,至今仍处在领导地位。

金大立缓步出来之后,弹剑长吟道:“首位金龙镇八方。”众老齐齐复吟道:“首位金龙震八方。”

语声方落,左老堡主左同功,手持红光飞扬的烈火旗,离众而出,朗吟道:“震宫天马最堂堂。”众老一齐和道:“震官天马最堂堂。”

成老堡主成永手持指日鞭,飘身而出,落在正南方,长吟道:“赤兔南离称威烈。”众老一齐和道:“赤兔南高称威烈。”

“酉方金马是仙乡。”岳真手捧仙人掌,纵落西方方位。众老一齐和道:“西方金马是仙乡。”

一道银虹落在北方方位,现出身来,却是柳老寨主柳伯聪,手中一柄银芒四射,长长弯弯的马刀。柳伯聪洪声道:“坎水乌雅乾御史。”众老一齐和道:“坎水乌雅乾御史。”

卫效青手捧御史笔,跃将出来,朗朗长吟道:“云程万里负忠良。”众老一齐和道:“云程万里负忠良。”

两老同时飞出,一是云布,手持状元牌,一是钟子光,双手握住玉带。云布先道:“良是状元……”钟子光接着朗吟道:“……坤是相!”他们接得快速有力,使人精神一振,众老也大声道:“良是状元坤是相。”他们接得快速有力,使人精神一振,众老齐齐大声复诵道:“东南器位八龙豪。”

这一首似诗般的口令说完,九人已各站好方位。只见有八人是接八卦方位,团团而立,金大立则手持金龙剑,在圈子之中,随意站立或移动,却无不刚好扣住整个阵势。

别说天孤叟翟寒和何仲容等未见过这金龙八方天马阵,便四堡五寨的后辈,也从未见过九老一齐施展此阵;这时都睁大眼睛,细细端详。原来四堡五寨这一座金龙八方天马阵,首创的九位老辈,昔年乃是结盟兄弟。此阵虽因各人散居各处,但每人仍可将本身在此阵的步法出手等传授给下一辈,那下一辈的人,不须见面训练过,只要四堡五寨的人到齐,凑起来便可成阵。动手之时,除了每个方位应有步法,主要还是各堡寨的独门招数,恰好能够彼此配合成一个整体。是以此阵被称为武林之绝,便是因为四堡五寨的武功本已高强,复又合在一起,变成一个整体,威力何止陡增九倍。

且说天孤叟翟寒孤伶伶站在阵中心,但毫无惧色。金大立洪声道:它寒你一定要试试我们金龙八方天马阵的威力,如今阵已布好,你尚有何待?”

赵素之尖声道:“他想是害怕了呢!”天孤叟翟寒深深凝视她一眼,阴恻恻道:“臭丫头你竟敢信口雌黄,罪该万死,老夫若不是昔年那才貌倾绝天下的爱妻夭逝,因怀念于她有此生不杀女性的心愿,嘿,凭你这句话,今日就教你死在当场。”话声甫毕,铁袖一拂,呼的一声,一股潜力激拂过去。赵素之离他有两丈四五之远,但对方袖上潜力涌到,但觉冲激得呼吸难通,宛如常人骑在千里马上疾驰时,风力闭住口鼻光景。心中竟然微怯,方知此老的厉害,适才与母亲赵大娘激斗之时,竟然未出全力。

金大立不慾天孤叟翟寒再说出难听之言,便道:“令正才貌双绝,倾绝一时,我等也曾耳闻。但现在即将动手,你似不宜分心。须知我们这座金兑八方天马阵,昔年以六纬神功号称天下第一位高手的云溪老人,尚且被家在等布下此阵,苦战多时,仍无法脱身呢。”金大立所提及的云溪老人和祖先辈。俱是百余年前的武林高手,而这座金龙八方天马阵,便是他们祖父辈所创,云溪老人号称为天下无敌,一生唯一受挫,便在此阵之中。

天孤叟翟寒冷笑一声,暴喝声好,双袖一挥,先取金龙堡金大立。他也明知金大立乃是本阵之首,只一动他,此阵便算是发动。金大立手中长剑一挥,金虹电射,与他斗起来,三招已过,阵势仍不发动。但金龙剑风力特重,招数也凌厉异常,比起赵大娘,又显有不凤天孤叟翟寒暗中微凛,心想光是这个金大立,武功已如此之强,再加上那么多人,天下有谁能敌?

岳真纵声笑道:“金见我等也手痒不禁呢广金大立喝声好,剑上风雷进发,抢攻过去,天孤叟翟寒身形微侧,正待让开敌锋,然后反攻。哪知金大立疾掠而过,跟着人影乱闪,数股风力已先后袭上身。

好个天孤叟翟寒,不愧是武林中前辈高人,也不枉他隐居流沙谷死亡岭上垂五十年之久,日夕锻炼功夫,果然身手高强。墓地踏步移宫,直抢里位。卖位上本是赵大娘所占,但当金大立一旦发动阵势,已改由云布手持状元牌,固守方位。

那云布却也奇怪,状元牌起处,直向身侧敲拍出去,并非拍向敌人身上。天孤叟翟寒铁袖一挥,忽见侧面玉带如灵蛇出洞,疾卷过来,恰好比他快了一线。这一来他不得不向着云布状元牌所落之处闪去,否则便须翻袖去挡,但他其时已疾如电光石火般想到,如若自己以铁袖去破侧面的玉带,背面便得露出破绽,必被另外的人所乘。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他陡然大喝一声,奋全身功力一袖去封敌人玉带,另一袖却猛攻云布。

云布一看不妙,收牌来架,天孤叟霍寒双袖挡了两人各一下,身形已移将开去,饶他已避开敌阵第一回合的凶锋,却也暗自心惊,情知大是不妙。

金大立响如洪钟般长笑j声,挺剑来攻。天孤叟翟寒转过半身,觑准时机,倏然一袖拂出,威力之劲,直刮得地上沙飞石走。金大立见他已出全力,不敢轻忽,剑走轻灵,改斜削为直戳。

天孤望翟寒正要他如此,铁袖照旧拂出,暗中已看定那个用玄丝飞抓另一头的乌金环攻来的赵大娘。拿捏时间,蓦然大喝一声,右袖一招“白云出轴”,疾拂过去。赵大娘果然抵不住他全力一击,手中乌金环直荡开去,忽见敌人五指如钧,电急抓到。

那边的金大立一剑刺去,本以为敌人拍上力量奇大,故而改用剑失去碰,哪和金龙剑过处,直如无物。心知上当,却仍不慌,剑化“鬼眼虚眨”之式,敷出十二点剑尖,罩住敌人十二处穴道。不过他剑式递出时,已慢了一步,如若对方够狠够辣,赵大娘势须先毙在五指之下,然后他的剑才够得上。

天孤叟层寒果是如此想法,暗忖拼着身受敌剑轻伤,但先毁了对方一人再算。五指真力迫涌而出,疾抓下去在这刹时之间,忽然瞥见赵大娘面上毫无惧色,心中一动,暗觉奇怪。

一声长啸起自身侧,人影忽现,一团烈火,直烧五指。人影烈火出现之后,一股风力由肩侧拂过,原来此人乃是从身后飞过来,脚未沾地,手中烈火旗已反手点出。这种身法,正是左家堡名震武林的天马行空奇技。

天孤叟翟寒嘿嘿冷笑一声,突然及时撤回右手。原来他已在窥见赵大娘神色不变之际,发现不妙,陡然撤回力量。及至烈火旗卷到,他因力量只出了三成,自是进退自如,这时左同功焕然闪开去,腾出地方。果然天孤实用寒身躯半转地陪国连退过去,这是因为金大立的金龙剑够上部位,大显威力。

那边厢还有四五人未曾动过手,此时不住冷笑,这种笑声钻入天孤自日寒耳中,真比打死他还要难过。

在一旁化窥的何仲容,直看得目瞪口呆,要知他的功力已非昔比,是以能够瞧出其中奥妙。但觉此阵的是无懈可击,攻时如水银泻地,无孔不人,任你本领再大,也来不及—一招架。

又看了片刻,那天孤叟翟寒身不由己,沿着此阵的圈子移动,挨次被他们进攻。两个圈子之后,不但是他本人,便局外的何仲容,也看得出这九人之中,以金龙剑功力最是精深,而且招数上显出大气派,足可领袖群伦。远攻以玄丝飞抓最强,但近身则大不利。成永的指日鞭,也是仅次于金龙剑一线的厉害武器。其余烈火旗、壮元牌、仙人掌、御史笔、玉带、马刀等,都不相上下,比之指日鞭却弱了一线之微。

何仲容忽然发生奇想,寻思道:“若然是我在阵中,如何才逃得出来呢?”

这个思想实在令人困扰,他苦苦思索,细看此阵变化,竟毫无头绪。但其时他又发现一宗奇事,便是那天孤叟翟寒,实在无法抵敌,好几次分明已无法逃脱杀身这厄,但终于化险为夷,仍然无恙。何仲容暗想道:“难道是强盗发善心,这些老魔们居然不想杀死那天孤叟翟寒么?”想了一会儿忽然大悟,心想四堡五寨还有不少人被困,无怪投鼠忌器,不敢下手。

金大立突然宏声喝道:“翟寒你再不知机,今日便是你丧命之时。”天孤叟翟寒患怒慾狂,但双袖中的飞蛇绝技,仍没露出来。一来敌人配合得极之神妙,一人进攻,必有两人抢救,那被攻之人,反而不须理会,只管发招拦截自己的进路。这种情形之下,如若发出飞蛇,杀敌机会甚微,便不敢妄动。二来他始终记得何仲容与他对手时,居然能够事先发现,故此他失去信心,也不敢在动。暗忖不如暂时保持高度秘密,异日也许能仗这一对飞蛇,将这干得罪过他的人,逐一诛杀。这时听到金大立之言,立刻极力抑住怒火,冷冷道:“生死之事,老夫一向不放在心上!”

金大立哼了一声;道:“此阵威力如何,你已见识过,现在你只须说一声认输,并答应将我等子侄辈尽数释放,你可安然出阵。”他一面说,一面仍催动阵势。但见寒芒光影,飞舞奔腾。错非他们都是一流身手,根本就做声不得。此阵主脑因昔年金龙堡乃是老大,规矩是由他做主,故而其余的人,都不说话。

天孤叟翟寒阴恻测道:“老夫此生未认输过,你们不妨割开老夫之心,看看有否治字。”金大立默然半晌,突然厉声道:“那么放不放人?”天孤叟翟寒这时已战了百余招,顿感力乏,但仍然十分倔强,运足全力,试图冲出阵去。可是一任他使着招数,仍然无法越雷池一步,连冲两次失败之后,才咬牙道:“老夫留下你们之人作甚?”

此言不啻答应了放人的条件、金大立仰天大笑,洪声道:“联袂同心,脾既当世。”余下七老及赵大娘一齐应道:“金龙天马,宇内之雄。”言讫齐齐收回兵器,不再动手。

天孤叟翟寒步出圈子,阴沉地道:“今日之事,算是了结,但从今而后,你们四堡五寨之人,如敢踏入流沙各半步,老夫必取他性命。”

旁边的年轻人听到了,都十分不忿,但那九位老的,却毫无表情。

天孤叟翟寒又道:“以老夫看来,你们九人虽是名满江湖,称霸一方,其实都及不上一个后辈少年。”

卫成功怒声道:“老匹夫你再敢无礼,别怪我骂你。”他父亲卫效青正与其他八老同一心意,唯恐在自己人未曾脱困之前,再闹翻了,那时纵然杀死天孤叟翟寒,自己这边却得赔上五条性命,划算不来,故此大家都忍气吞声。这刻连忙阻止道:“成功不得多言,给我退下。”卫成功父命难违,只好悻悻退开。

“嘿嘿,老夫自会还你一个道理,试想小伙子你……”他指着卫成功道:“老夫亲眼看见你与你父亲和另外那位小姑娘,在谷边弄了半天。也不敢过谷。嘿嘿,其实还不只你,他们还不都是这样。可是,却有一个少年,孤身匹马,直人死亡岭,并且把他所爱的姑娘救出生天。嘿嘿,你们哪个比得上他。”

大家听了此言,都面面相觑,金大立忍耐不住,问道:“他救出哪一位姑娘?他叫什么名字?”所有的人,都屏息静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感真情栖霞赠仙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