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17章 养韬光血战光明寺

作者:司马翎

  何仲容正是窥破他这种心理,以奇兵突破。只因他屡取灵葯,一身内功,乃是名扬

天下的四堡五寨中领头的金龙堡嫡传家学,威力最大。加上灵葯之力,已等如同样极佳

禀赋的人,苦练了一甲子之久的功力。故此广元这一下扣下去,他也知道会吃不消,但

自信仍有一线时间的空隙,可以出招伤敌。

  事实果然不出所料,广元和尚料错一着,忙不迭甩手闪开对方左掌致命的一击时,

哪知下面一阵奇疼,胫骨上已着了一脚,“噼啪”一声,飞开两丈之远,胫骨已被何仲

容一脚端断。

  何仲容略一运转真气,便自恢复原状,冷笑道:“你虽不似早先那个脓包,但仍非

我的敌手,寺中可还有什么人?叫他出来为你复仇便了……”

  大殿上忽然传来冷峻语声,道:“何仲容且勿猖撅,老衲不才,却愿意和你试

试……”

  随着语声,一条灰影凌空飞坠,落地后现身,却是太初老和尚。

  广元和尚立刻服下本门灵丹,疼痛即减,大声道:“师父,弟子无能,胫骨已断,

有辱师门盛誉,愿受严罚……”

  太初老和尚缓缓道:“慢慢再说……何仲容,这边地方大些,何不过来?”

  何仲容洒然举步,走出平坦草地上,忽见大殿上又出现一人,定睛看时,不觉哎了

一声,道:“郁姑娘怎的你也来了?”

  女罗刹郁雅明知今晚何仲容若一败,以太初老和尚昔年恶名,与及早先屡生嗔心的

情形看来,她和何仲容定然难逃大劫。这一来反而放开心事,纵声大笑道:“广元,我

早警告过你提防,这可不是么?平白断了脚,多难受呀…”

  何仲容正自不解,广元已厉声喝道:“贱人住嘴,你肩肘和手臂比贫僧好不了多

少…”

  “郁姑娘你受了伤么?”他不由得脱口惊问。

  女罗刹郁雅款款走下草地来,含笑道:“没有什么,但你必须留神这老和尚,不可

分心!”

  何仲春见她额上汗光闪现,便知她伤得不轻,这一走动,必是强忍痛楚,故而出一

身冷汗。心中一阵怜惜,柔声道:“你别走动,坐下来看我替你出气!怪不得他们会用

葯解醒我,原来是你……”

  “有话慢慢再说。”太初老和尚沉声道:“今日之事,老衲已动杀机,拼着日后向

佛祖仟悔,也不肯罢休!何仲容准备好了没有?”

  何仲容冷冷道:“你尽管动手就是!”

  太初老和尚本想让他三招,但见他如此自傲,便不多言,潜运真力,聚在右掌上,

先用左掌虚虚一推。

  莫看他未用全力,但这老和尚在少林中恶名久著,身手之高,功力之强,同门无不

佩服。近年来更潜心苦练达摩神功,极有成就。故此这一推已比广元猛劈一掌更见威力。

  何仲容使出金指银掌功夫,骈指虚虚一点,一缕冷风,投入对方狂涌而来的潜力中,

登时破解化掉,仅仅衣袂飘摆几下。

  太初老和尚心中微凛,右手往外一按,又是一股潜力,迎面袭到。

  他们相距足足有一丈之远,那太初老和尚运神功发出潜力,初时毫无异状,及至到

达何仲容面前不及三尺之远时,突然风啸回卷,异响刺耳。何仲容大吃一惊,此时方知

对方竟然练成少林绝艺达摩神功。

  百忙中左手以金指奇功,发出一缕冷风,迎刺神功力量,右手疾如电掣般掣出蓝电

刀。

  可是那神功潜力来势奇快,正当他反臂掣刀之际,已经袭上身来。他的指风挡不住

太初老和尚全力发难,投入如山的狂飓中,宛如金针沉海,无影无踪。

  只听他闷哼一声,身形暴退,落脚在两丈以外,身形摇晃几下,方始站稳。

  “嘿嘿,何仲容你已值得自傲,老衲这一招莫看简单,但当得起的世上已没有几

人…”

  何仲容不敢回答,运气调息,镇住翻腾慾涌的五脏血气。

  若不是他护身气功大有进境,刚才这一下就非死不可。

  太初老和尚脚尖一点,身形飘飞扑去,宛如一头巨大灰鹤,凌空下击。

  只见他两只灰袖左飘右摆,双掌前后发出,漫空狂随汹涌卷去。

  何仲容疾运真力,贯注蓝电刀上,忽然出手,横劈直所,洒出一片刀光。

  太初和尚的达摩神功居然压他不倒,反而两下相接。老和尚微噫一声,双掌齐飞,

转眼间已换了七八招之多。

  老和尚焉能不识何仲容这一路十八路无敌神刀,乃是少林不传之秘,威力极大,只

要功力达到某一境地的人,源源施展出这路刀法,任是天下第一高手,非在他十八路神

刀使完之后,才能进手出招。

  何仲容舞出一片蓝森森的刀光,笼罩住老和尚身形,攻守之间,法度精严。虽是少

林寺高手,施展这路刀法,也少有达到这么精妙境界。

  太初和尚正自惊异,一味以神功护身,复以精妙招数封拆,还未及喝问来历,却听

何仲容大喝一声,刀法忽变。

  女罗刹郁雅越看越喜,觉得何仲容这个奇怪的人,真是莫测高深!要知她也是武林

中响当当的一把好手,眼力不比寻常,故而已知何仲容又比上一回在家成堡替她解围时,

又高了不少。

  最使她高兴的,还是何仲容对她的关心。适才一闻她受伤,便怒不可遏。这样看来,

自己一片芳心,总不算落空。

  何仲容使出毒龙掌法,化入刀法的各家绝招,刀光四射,神威凛凛。每一招一式,

俱有来历。

  太初老和尚忽然朗声长笑道:“想不到你竟偷了这么多的绝艺!但还我少林神刀

来……”

  笑喝声中,施展出数十年精纯苦功,左右掌交替源源反攻,一面发出神功潜力,迫

得何仲容的蓝电刀简直递不出来。

  何仲容料不到这个老和尚,武功之高,不但超过四堡五寨九个主脑,还比天狐叟翟

寒高出一点。

  他哪知太初和尚一来深谙十八路无敌神刀,二来又有威力绝大的达摩神功,刚好能

够克住他手中宝刀,是以觉得束手缚脚,有力难施。

  女罗刹郁雅此时心情沉重异常,若果她不是受伤,一定会奋不顾身,出手相助。

  广元和尚大声喝彩,替师父助威。他们叱咤之声,惊动了一寺僧人,纷纷出来观看。

  太初和尚招数越使越急,神功潜力从四方八面向何仲容压到。

  何仲容一看不妙,心想必需再用十八路无敌神刀,方能支撑危局,等稳定局势之后,

再想法进攻不迟。

  就在他心念转动间,太初老和消一掌横扫出去。这一掌他已尽聚毕生功力,如不能

克敌取胜,自身便露破绽,极可能招致杀身之厄。

  女罗刹郁雅看出厉害,惊得尖叫一声。引得许多和尚讶然看她。

  何仲容棋差一着,缚手缚脚,横刀一挥,跟着左掌发力封蔽。突觉一股潜力有如山

崩地坍般横冲上身,登时大吼一声,飞开三丈以外,“叭啦”一响,横绝地上。

  郁雅眼前一黑,险险昏倒。她心中极想过去看他,但浑身无力,寸步难移。

  何仲害双目紧闭,面色灰白,蓝电刀搁在腰腹上,刀锋向下,把自己割开一道口子,

群洋流出鲜血。

  太初老和尚诵声佛号,移目扫视四周的僧人们一匝,朗声道:“尔等即速归寝!”

那些和尚们连忙四散回去,转眼走个干净。

  郁雅缓缓走下台阶,走到何仲容身畔,停住脚步,突然悲叹一声,轻轻道:“你一

生多舛多难,这回撒手尘归,倒是好事。”

  太初老和尚不知何时,已到了她身边,他面上煞气犹在,冷冷道:“你是否也要陪

他?”

  郁雅抬目恨恨瞥他一眼,忽然明白老和尚并非虚声恫吓,处此生死关头,蓦地游移

不决,竟不敢干脆地回答是或不是。

  老和尚冷笑一声,俯身拾起那柄蓝电刀,道:“此是成家堡家传宝物,从今日起,

已改为少林支派,本寺的镇守宝刀?”

  郁雅怒道:“你取了他性命,还要留下他的东西,你算什么佛门弟子

  太初老和尚冷冷一笑,道:“你既不敢相随何仲容于泉下,已没有资格说话,给我

站得远远的!”

  郁雅满面通红,羞愤难当。自家忽也觉得奇怪,心中想道:“他还活在世上时,我

的确甘心为他而死,但现在为何就改变了?”

  忽见太初老和尚定睛望着何仲容身边的血泊中,动也不动,宛如中了邪。郁雅随着

他的目光仔细一看,只见血泊中竟有不少东西,都是由何仲容被刀割破的革囊中滚出来

的。

  其中一枚碧玉环,鲜血一点也沾德不住,极是惹人注目。

  正在诧讶不解之际,只见太初老和尚双膝跪倒尘埃,用双手恭恭敬敬地捧起那枚碧

玉环,高举过顶,沉声道:“弟子不知师叔祖法驾光临,误伤法使,罪大弥天……”

  那广元和尚一见师父跪下,连忙也屈膝跪倒,哪知腿伤极重,这一跪下去,触动伤

处,不由得冷汗直冒,整个人俯仆地上。他是少林弟子,当然分辨得出本门信物,是以

也知道师父下跪之故。

  太初老和尚俯首沉思,双目紧闭,过了好一会儿,突然开目仰首向郁雅道:“姑娘

是微师叔祖法使之友,亦遭误伤,贫衲极为抱歉!不过请你放心,何大侠性命决可无

虞……”

  说起身,捧着玉环走人殿堂。

  都雅蹲下去摸摸何仲容,觉得他身体尚有暖气,倒不知太初和尚所言是真是假。

  片刻间,四个和尚扛着一张软床出来,合力小心地把何仲容搬在床上,然后走入殿

去。

  郁雅跟着他们,穿过大殿,就在殿后的一间禅房中停住。

  只见太初老和尚已将身上宽大袈裟脱掉,浑身装扎得十分利落,房中飘动着阵阵葯

香,还有开水沸腾之声。

  何仲容被放在另一张软榻上,老和尚用利剪把他伤口附近的衣服完全剪掉,然后敏

捷地用葯水洗干净口,洒上四五种葯粉,然后才包扎起来。

  他对郁雅道:“这一处刀伤虽然不轻,但尚不足以致命。反而五脏被贫衲以神功潜

力撞伤,真气已散,贫衲虽有本门机为至宝的灵葯一九,但只能保他一命……”

  女罗刹郁雅道:“能够保得一命,也胜于无…”

  太初老和尚浮现一个奇怪的笑容,缓缓道:“但贫衲如何能向师门交待呢?”

  郁雅心想你不能交待,与我何干?便不理他。

  太初老和尚又替郁雅治伤,先用热水敷在伤臂处,把她烫的直冒汗气。眨眼间老和

尚已用极快速的手法,替她接正筋骨,敷葯包扎好。

  “郁姑娘,你的伤势经我少林秘传跌打妙术施为,不出三日便可痊好如初。”

  说罢,又替广元治伤,弄好之后,立刻有人进来把火炉葯物等物撤走。老和尚穿回

袈裟,取出一个拳头大的玉葫芦,拔塞倒出一颗色作火红的舟葯,撬开何仲容牙关,用

水灌下。

  这时,寺中钟声彻霄而鸣,悠悠扬扬连敲九下。

  老和尚道:“老初召集全寺僧侣,有话交待。姑娘你好生看着何大侠,贫僧一会儿

便回来……”

  郁雅懒得作答,坐向椅上。

  片刻间,全寺僧人都齐集大殿上,悄无一点声息。

  郁雅在房中独坐,见何仲容面色已渐渐好转,不似早先那么苍白,方自喜慰。

  忽听太初老和尚庄严地道:“自从二十年前,老衲初驻本寺,其时本寺荒凉残坍,

破败不堪。经过二十年来修建整顿,如今不但面目全新,而且还有了寺产。可以自给自

足,不须出外募化。”

  他停了一下,大殿中静寂异常,只听到数十和尚的呼吸声。

  “但老衲原是少林弟子,今晚无心做一件错事,犯了欺尊侮师之罪,复又因噎心未

除,曾起杀机,二十年辛苦持戒所积功果,只在一旦之间,尽赴流水。因此老衲先将后

事吩咐,即将远行……”

  所有僧众起先吃一惊,以为老和尚要死,但听到最末的一句,才都放心。

  老和尚继续道:“当今少林寺老方丈梦智大师,乃是老衲师叔,自老衲罗列少林门

墙之后,梦智师叔便最疼爱老衲,不久恩师圆寂,传方丈大位于师叔,遗言要师叔善视

老衲,务必使老衲尽得本门绝艺,纵而加以发扬光大

  女罗刹郁雅听到这里,恍然大悟,忖道:“原来他仗着师叔疼爱,故此气盛好斗,

嗔念难除……”

  “但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养韬光血战光明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