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19章 布奇阵云溪遭败绩

作者:司马翎

  云溪老人神色自若,只见金老大手捧长剑站在中央,不论如何移动,总是刚好扣住

整个阵势。心想擒贼先擒王,明知金老大必是整个阵势的总枢纽,却也不妨一试。

  金老大已朗声道:“云溪老人你只要能破了我们此阵,我们兄弟从此退出江湖!”

  云溪老人长笑道:“就是这么办,老夫来也!”

  人随声起,焕然飞投人阵,一掌拍向金老大。

  金老大仗剑一挥,封住门户。云溪老人微微掠喷一声,心想对方这一招,极似本门

秘传手法。

  但他手上丝毫不停,掌势忽收,宽大的长袖却依然向金老大拂去,疾卷敌剑。

  金老大跨步移身,一呼”地一掌封住对方衣袖,右手金龙剑已化为“顺水推舟”之

式,从侧面攻过去。

  云溪老人长届轻皱,忖道:“这一招化腐朽为神奇,正是我师门独得的手法,为何

他竟使得如此纯熟……”

  当下收袖封住侧面,猛觉身后风声劲烈,便知对方阵势已然发动,从兵器强劲的风

力中,可知乃是云老七的状元牌砸到。

  好个云溪老人不愧号称天下第一位高手,只见他从从容容,反掌向身后好半个圈子,

跟着左掌又出,向身前扫半个圈子。

  这一刹那间,金龙八方天马阵连连转动,变化奇疾,一共已有四人相继出手,但云

溪老人轻描淡写间,仅仅以一招“宇极回环”,便把四样兵器完全迫开。

  阵中之人犹然未觉,在旁边观战的群豪,却听到云溪老人双掌挥扫时呼啸的风声,

还有那变幻莫测的剑气刀光,均足以令人目驻神摇,叹为观止。

  要知云溪老人既称天下第一高手,不但武功卓绝,不可一世,便论头脑机智,也须

是上乘之选,方能称得上天下第一。

  他明知b己的六纬神功,刚柔兼济,不论攻守,威力绝大。因想对方这个阵法,一

同繁复多变,极难在一百数十招间看出端倪而将其破掉。二则这布阵的九人,原本就是

武林之雄,这番有备而来,结阵围攻,自然不可当作一人看待。

  于是在瞬息间,他已决定采取以静制动的战略,暂时仍不掣出缅刀。

  观战群豪正在眼花绿乱之际,忽地豁然开朗,一切情形都看得十分清楚。

  只见云溪老人双足牢牢钉在地面,分寸不移,单凭双掌和那对大柏,护住全身。

  他在核心中既不转动,整个阵势便缓慢下来。

  宇内九雄各朝自己应站的方位转动,一面出手进攻核心中的敌人。

  但见一会儿是金龙剑和指日鞭双双夹攻,一会是状元用和御史笔凌厉扑击,更有那

宛如长蛇般的玄丝飞抓,不歇从空中下去,夹攻之势,愈形险恶。

  云溪老人换立如山,以精纯奇绝的神功护身,强封硬架,那金龙八方天马阵连转了

七八医,仍然无法奈得云溪老人的何。

  金老大看看时机成熟,立时大喝一声,金龙剑一挥,幻出一片金光,直取云溪老人

胸前。

  余下的八人倒有六位撇开,只有成老三和柳老五分站在云溪老人的左右的两翼。

  云溪老人依照老方法挥拍一封,金老大位脱一挫,剑势慾收未收。云溪老人心中微

讶,暗想对方这一招如化为“春絮乱飞”之式,则便是本门家数。

  这一刹那间,左右两翼的成老三柳老五齐齐巨喝一声,指日鞭和马刀一齐夹攻而到。

  云溪老人明知只要退后一步,不但左右两翼的敌人招数落空,便对面金老大慾变未

变的剑招,也失去大半威力。

  陡然想起对方此举,分明是迫自己后退。可是他们从何而能学到这么奥妙神奇的夹

攻手法?而且最绝的是这一下乃是暗中威胁大于明攻。如他不曾记住自己以静制动的原

则,这刻早已后退。

  当下运功力,双柏微微向左右拂去,同时之间上身向后微仰,底下已一脚踢出去。

  对面的金老大如化为“柳絮乱飞卯之式,势须往前跨步,则必被云溪老人一脚跟上,

左右的两人陡感潜力如山,大类隔山打牛那等奇功真力,不敢怠慢,疾田开去。

  金老大向左边一跨步,剑尖微沉,虚虚指着云溪老人的右胁。就在他移步之时,

“刷刷”两声,岳老四手持仙人掌,落在敌人正面,云老七则落在敌人后面。

  金老大凝剑不发,岳、云两人一以仙人掌,一以状元牌,前后猛攻。

  云溪老人暗中哼一声,左掌向前拍出,五指箕张,似抓似拍,右手突然飞出一道很

虹,射向身后,“挣回地微响一声,刀尖已点在云老七的状元牌上。

  他之所以微哼一声,便因金老太沉剑指着自己,加上云岳两人的攻击,便又变成另

一种极厉害的威肋,一似将他师门“吹澈玉霞”和“横江截斗”两绝招,化在三人兵器

上,同时使出来。

  因左侧没有敌人,故此他可以疾退开去。但他最念念不释的,便是这字内九雄并非

那天聪卓绝一代的人物,何以会具有这等神鬼莫测的手法?

  金老大嘿地一声,金龙剑以雷霆万钧之势,突然猛攻上来。

  云溪老人缅刀起处,射出一溜银光,绕身一匝,但听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对方三般

兵器均招呼在缅刀上。

  这三位均是一时高手,威力非同小可,云溪老人以绝世功力,硬挡了这一下,身躯

一震,移开大半步,头上风声呼啸之声起处,一道乌光电罩而下。

  云溪老人叹口气,左掌虚虚一拍,“呼”地一声,那道乌光快落又起,掣将回去。

原来乃是赵老九的独门兵器玄丝飞抓。

  他之所以叹气之故,便因他虽然退了大半步,但如不是这玄丝飞抓来势奇险,他仍

可及时移回原位。如今这一来便无法挽回局势。。

  果然念头刚刚掠过,一连几股风力,发袭上身。

  在自外观战的人,没有一个能够聘出这中间的奥妙。正在替云溪老人设想如何是好

时。眼前一花,云溪老人又自身刀合一,化作一道银虹,在诸般兵器中盘旋飞舞。

  金龙八方天马阵登时发挥威力,阵中除了当中的金老大之外,其余八人,全都如飞

疾旋,按照练得极熟的方法,边走边发招。

  他们的招数均已预定如何发出,故此不管前面有无敌人,照样要发出去,还须运足

内力,备极凌厉地发出去。

  这样看似无用,其实却把云溪老人牵制得一身功夫,只剩下五六成。原来他仗着缅

刀护身闯阵,起初尚能追击那一阵之首的金老大。但不到片刻工夫,那金老大已变成阵

中的枢纽,发动了整个阵法。他不论以何种身法要到哪个方位,都见到有敌人刚刚凌厉

无匹地向那个空位发招,自己如硬要过去,无异于自取其苦。

  他只这么迟疑了一刹那,便已完全陷入被动,因外的人看起来以为他尚能自如,其

实他所做所为,全部为了应付绵绵不绝地攻上身来的招数。

  最奇的是金老大在中央转动不快,可是云溪老人却感到每一次最难于应付的,便是

那支寒气泛骨的金龙剑。

  云溪老人暗叫一声“罢了”,便做济命之计。

  适好岳老三的仙人掌化一道金光,外抓下来。云溪老人左掌据可劈去,“呼”的一

股掌力游憧而出,竟把仙人掌荡开,跟着化为“孤云独飞”之式,斜向身后砸去,恰好

把锋利无传的马刀劈开。真是间不容发,死生不过一线而已。

  他右手的缅刀可不闲着,突然一招“天王托塔”,力架迎头砸下的状元牌。

  云老七心中暗喜,臂上加力,意慾把对方的缅刀砸得无法立即变招换式。原来大凡

他们这等高手较技,一定要招无虚发,只要一招受制。底下来不及变化,便须血溅当场。

  云老七也知对方名满宇内,断无任得自己的缅刀被人砸出手之理。是以不敢作此打

算,只希望以自己的重兵器,仗着势猛力足,能够把对方的缅刀砸得微微一滞,便已成

功。

  哪知云溪老人不但伸刀硬架,而且比他砸下之势还要快得多地擦上来。

  当地响处,刀牌相触。云老七叫声不好,状元牌已被敌人在势子力量均未用足时,

先一步迎上来,硬生生震起数尺。

  金老大为字内九雄之冠,得到老隐士所传授的也极多,此时大喝一声“龙马精神”,

便自挥剑疾攻。

  口令一发,人人一齐转动。

  云溪老人舞刀挥掌,先封左右两翼和身后,剩下前面门户,大大开放。

  金龙剑挟着破风之声,电掣攻到,剑失已到了云溪老人面前不及一尺,眼看云溪老

人刀掌俱不能收回,形势危殆时,突然又电掣回去,并不真个攻人去。’”

  云溪老人这一招本是他师门绝艺,称为“开门揖盗”,只要对方攻将人来,挤着受

点皮肉之伤,必可把对方击毙。

  如知金老大已明其中奥妙,自知功力相去尚远,挡不住云溪老人这一招。故而以阵

法之力,反使云溪老人自食其果。

  说得迟,那时快。金龙剑刚一撤去,啸风之声大作,先是仙人掌、马刀、御史笔这

三般兵器,分由左右后三路攻到。

  市一近敌,相伍尚有尺许,便突然全部自动撤退,改走方位。

  另外的指日鞭、烈火旗、白玉带、状元牌这四般奇形兵器,一齐以雷霆万钧之力,

递补上刚才三面的虚攻位置,这回却真个攻到云溪老人身上,毫不留情。

  云溪老人功力虽极精纯,无奈全身真力被逼得一发再发,已难运用如意。第一次是

诱金老大攻人来时,因对方临时收剑,因而将全身真力,即速收回,尚未完全妥当。第

二次仙人掌、马刀御、史笔等的虚招又到。他又运气聚力准备应付时,对方又掀了口去,

改换另外四人真正攻到。

  就在这诸般兵器环攻之下,金老太离地双脚一顿,身形直拔上半空。

  观战的群豪们惊讶之情未歇,只见云溪老人突然化作一溜刀光,破空而起。

  金老大恰好下降,两人几乎是贴身交错而过,金老大连发两剑一掌,均已用足全力。

  云溪老人已用尽一身功力,方始从极险中跃起空中。此刻骤然被字内九雄中最强的

金老大,用足全力进攻,仗着修为极深,勉强以一招“夕阳西坠”挡住对方一剑和一掌。

  金老大第二剑宛如惊虹掣电般攻到时,云溪老人实在无法,沉刀一架。

  做地一响,一道光华在空中划个环形,飞坠在数丈之外。

  云溪老人飘落地上时,双手空空如也,原来手中那柄缅刀已被金老大一剑磕飞。

  他顿脚长叹一声,心中难过异常。只见自家仍然陷身那金龙八方天马阵中,金老大

捧剑屹立在他面前,凝目瞧着他。

  云溪老人道:“老朽今日认输了……”声音朗劲中又含有凄凉之意。

  此言一出,四周彩声四起。金老大命另外八雄去把这些观战的群豪敷衍去,另订庆

功日期,大摆筵席款宴他们。

  他自家却走到云溪老人身前,道:“从今以后,这天下便是我们宇内九雄的了,你

打算归隐何处?”

  云溪老人拥然走过去把缅刀捡起来、道:“总有一天,我要破掉你们的金龙八方天

马阵……我会教出一个好徒弟来……”

  金老大哈哈大笑道:“现在你有什么用了呢?你师门那本可以横行啸行于天下的

《六纬神经》,已不复属于你!而我们取得之后,武功只有比你更强…,,

  云溪老人冷冷道:“老朽本无面目再生于人间,但就是为了你们。才含羞忍辱再活

数十年……”

  “你再活一百年也没用!”金老大嘲笑道:“你几时把藏宝图交给我们?”

  云溪老人这时正是虎落平阳被大欺,他最不明白的是何以对方九人有本事练成这种

奇奥的阵法?又何以好像已了解他师门好些秘传绝招,以致他的真正威力屡次施展不

出……

  但这个秘密直到好多年后,他才在无意中晓得。这刻他仍然忍住气,道:“三日以

内,你们可再来此处,将藏宝图取去!”

  宇内九雄满意而退,云溪老人便入城找了九块象牙牌,将他师父封封封书之处,绘

就一个简单明了的图形,然后刻在九块象牙牌上。这九块象牙牌一凑起来,不但有图,

而且在每两块交缝之处,刻着一个字,一共即是有四个字,注明藏宝地点。

  三日之后的黄昏,云溪老人提着一个包袱,又现身于扬州北方的邵伯湖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布奇阵云溪遭败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