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22章 讨救兵掉包得秘籍

作者:司马翎

日子一天一天地溜过,何仲容整日呆在客店中,努力练功,对于少林寺的援兵,起

先他一点也不担心,但数日之后,他忽然想到四堡五寨乃是当今天下黑道中最强的人物,

分头领袖各地黑道之雄,假如少林的方丈大师梦智老禅师不是亲自出马的话,四堡五寨

的人,可能不买账。但那梦智老禅师平生几乎未入过江湖,这一趟会不会为了一个无名

小辈而破例下山?那枚玉环虽然是他师叔松雪大师的信物,但梦智大师为方丈,自然有

权不听师叔的命令,更何况不是松雪大师亲自发令?

  疑惧与日俱增,他倒不是怕死,而是觉得自己假如不能从这一劫逃生,太过辜负了

成玉真的情意,也辜负了自己一身武功。

  元宵佳节已到,他一早就跑到城外的报恩寺去,发现寺侧有座宽大的园子,其中有

个草坪,少说也有两亩之大,他看看这草坪正是决斗最佳之处,便先回到寺内禅房休息。

  一直等到黄昏,成玉真仍然没有消息,但有一件奇事。

  原来这报恩寺本就香火零落,甚是萧索,加上今日是元宵佳节,更见冷清清的,但

由下午开始,却有不少和尚陆续来到,每一批三两个不等,直到黄昏时,寺中到处都是

和尚。

  何仲容颇有所疑,但因见这些和尚们全都表示出彼此并不相识,是以又想到如是少

林援兵开到,决不会这种态度。

  成玉真一直芳踪沓然,何仲容暗中极为焦灼,不但为了她不能及时赶回而焦心,同

时更胡思乱想到她可能在路上出了岔子……

  越在这种情形之下,时间过得更快。

  将近二更时分,何仲容走到那座园子的草坪上,静静等候。

  二更才到,树本黑暗中有人洪声大笑道:“何仲容,你倒是个守约君子,但老夫等

亦等了好一会儿……哈……”

  何仲容站在明亮的朋光下,宛如玉树临风,英姿焕发。闻言脸上毫无变化,只微微

一笑,道:“请各位现身相见!”

  树后鱼贯走出九个老人,其中一个是个老妪。

  何仲容眼光略扫一匝,面上神色丝毫不变。这九人他早就见过,正是当今天下都畏

惧三分的四堡五寨的主脑人物。

  带头的一个正是金龙堡堡主金大立,他独自走到何仲容眼前,洪声道:“看你神色

力持镇定,虽然我等出现,早在你意料之中,但你决不是早已察知我们到达而隐匿在黑

暗中吧?”

  何仲容微微一笑,忖道:“这位金龙堡主断无找话闲扯之理!但何以又有此一问?”

这么一想,登时用心细想其故。几乎在同时已想出了道理,敢情那金大立这一间,旨在

探究何仲容的真正功力,到达了什么程度?他们到达之时,曾经尽力隐蔽行藏,假如何

仲容仍然发觉,则何仲容的功力,定比他们都要高出一筹。何仲容想出这个道理,便冷

冷一笑,道:“这些闲话何必多提,各位约我今宵在此见面,有什么见教,何妨立即明

示?”

  成永大声道:“何仲容,你已知道我们四堡五寨天秘牌的秘密,老夫如今先问你一

句,这件事你可曾告诉别人?”

  何仲容心想对方这一问,分明是先问出这秘密有否泄露,然后相机加以灭口,念头

一转,便淡淡道:“这问题我也不答复,你们一定要杀我灭口,我也无法!”

  赵大娘尖声叫道:“何仲容,你以为不说出来,我们便没有办法么?老身不妨告诉

你,假如你不回答的话,我们等杀掉你之后,便一路追查你这两三个月的行踪,凡是和

你见过和说过话的人,都一律杀死,这总可以了吧!”

  何仲容愤然瞪她一眼,道:“凭你也能动我么?哼,九个人一涌而上,算什么英

雄?”

  岳堡主怒叱道:“何仲容休得口出不逊,我们这个金龙八方天马阵,必须九人一齐

施为,你岂能以此为藉口?”

  何仲容冷笑一声,道:“好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何你不肯承认单打独斗,不是何

某人的对手!”

  末后两句,说得声色俱厉,岳真面上一热,竟然说不出话。

  金大立厉声道:“你不必张狂,我们可是瞧得起你,单打独斗,吃你逃走,便是我

们四堡五寨的心腹大患!你如今可曾明白了?”

  何仲容自知用尽言语相激,仍然不能使他们改变初衷,再说也是无用,目下再拖延

下去,救兵之事,终是渺茫。反正情势如此,总该表现得英雄一些,当下朗笑一声,打

肩上掣下蓝电刀,如指道:“你们快布阵势,何某要见识见识名满天下的金龙八方天马

阵,到底有多大的威力?”

  金大立拔出金龙剑,缓缓一挥,余下的八人立即各占方位,把个何仲容团团围住。

  何仲容又是一声朗笑,道:“你们不是有咒语的么?今宵为何不念?”

  金大立沉声道:“何仲容,要打就打,何必尚在口舌上称能?”

  何仲容面色一正,道:“金堡主说得是,何某这就出手了!”

  金大立屹立不动,其余人人却立刻走动,绕着何仲容走日子。

  何仲容陡然舌绽春雷,喝声“看刀”,一道蓝森森的光华暴然疾封金大立。

  金大立伫立不动,直到刀光及体,这才一剑封去。

  “铛”的一声大响,刀剑相交,两者均是神兵利器,各无损伤,但金大立却抵挡不

住对方的如山潜力,一连退了三步,方始稳得住身形。

  九位一时之雄都为之大大失惊,敢情这个何仲容真有神鬼莫测之功,每一次出现,

武功上总是大有精进,这一次出手,居然比之天孤叟翟寒还要高出些,假如单打独斗,

别说他们九人无一是对手,便找到武林中号称前五位高人中任何一位,恐怕也要惊服这

个少年的武功。因此也可以说何仲容目下的武功,已达到天下最强的地步。

  何仲容这一刀试出自己的功力,不由得豪情飞扬,仰天长啸一声,便要再发出来。

  蓦地四周升起一片梵呗之声,草坪中十个手持兵器的人,全都为之一愕,齐齐停止

动作,回眸观看。

  只见四周出现无数和尚,全部一律手持戒刀。何仲容、四堡五寨等十人目光到处,

只见一位老和尚,胸前挂着一串长长的念珠,双手合十当出,缓步走过来,在这位老和

尚身后,另有三位灰衣老僧,也跟着走来。

  当前这位老和尚耳轮垂肩,慈眉善目,但自然流露出一种震慑人心的庄严气象。他

身后一位侍者,抬着一根粗大的禅杖,颜色黑黝而发亮,一望而知乃是精钢打造,份量

之重,令人见而咋舌,那侍者颇为魁伟,但抬着这根样杖,显得相当吃力。

  再后面的三位老和尚,两位手持戒刀,连鞘拿着,当中的一位相貌威猛,双眸转动

间,精光四射,手中倒提着一柄月牙方便铲,柄端小钢环不住地响着。

  这位和尚在江湖上大大有名,乃是少林寺在武林中最负盛誉的人物,现在少林寺达

摩院首座大师,法号聚石,武功之高,世罕其匹。这聚石大师十年前方始现迹于江湖,

因他不但相貌威猛,心肠更是硬如铁石,逢着武林败类或是江湖上为非作歹之徒,必定

重重惩治,是以这聚石大师不过下山云游一年,便已成名遍天下。正因他一向勤练武功,

从未下山,直到十年前方始如神龙一现,是以威名响遍天下,却未曾列人前五位高人之

内。

  且说四堡五寨的九位老人,初时虽认不出领头的和尚,但一见聚石大师,便都不禁

为之凛然,登时猜出领头的老和尚,定是宇内武林万派归宗的少林寺老方丈梦智大师,

这位一派之尊今宵居然在此地出现,可知事情绝不寻常。

  老和尚诵声佛号,声音清越之极,直人云霄,然后展颜微笑,道:“九位是散布天

下,威镇一方的四堡五寨的老当家了?老衲梦智,今宵打扰各位,实在不安,但老衲有

几句话要和这位何檀越一谈,是以不得不耽搁老当家们的宝贵时间!”

  金大立暗中松一口气,立刻抱拳还礼,道:“老方丈等闲不离宝寺,今宵履暗红尘,

老朽等幸睹金面,实在有缘,老方丈即管请便,老朽等不妨等候!”

  他可以为梦智大师竟是对付何仲容来的,是以松一口大气。这想法也未始没理,那

何仲容到处都生事惹非,凡是与他有关连的,都不是平常之事。

  梦智老和尚朗声道:“敝师叔松雪大师的玉环信物,可是何檀越差人送来?”

  何仲容大喜道:“不错,小可虽不敢惊动大师,但势迫于此,万望大师海涵慈悲!”

  梦智老方丈庄容道:“看这形势,果然非老衲等亲自到此不可!何檀越有话尽管吩

咐……”

  此言一出,四堡五寨的九个老人都惊得呆了,敢情弄了半天,这批少林高手,竟是

何仲容的援兵,又听他们提到松雪大师,这位少林寺第一位高手,早在七八十年前便自

享誉武林,却和何仲容有极深渊源。

  他们正在惊疑,何仲容已道:“几个月前,贵寺的太初禅师在凤阳光明寺,惨遭他

们毒手,全寺焚为平地。此事是因小可自愧,因此等今晚事完之后,小可正要向老方丈

请罪,任凭处罚!”

  老方丈面色一沉,道:“何檀越毋须自责过深,此事自有下毒手之人可以承担!”

  何仲容立刻道:“小可请大师等前来,只请大师帮忙一事……”

  何仲容歇了下,虎目一睁,扫略过九个老人面上,只见那岳真、柳伯聪、卫效青等

三人,露出特别的神色,心知他们是因火焚光明寺之故,惧怕少林寺的威势。当下冷冷

一笑,道:“小可所求之事,便是请大师为小可做主,和他们四堡五寨约定一年之后,

再在此地见面。届时小可要以双掌单刀,力斗四堡五寨的金龙八方天马阵!”

  此言一出,四周百来个和尚都掀然色变。

  聚石大师在少林寺中除了方丈以外,身份最高,同时昔年又最崇拜松雪大师,是以

忍之不住,厉声道:“何檀越,你可知道金龙八方天马阵,乃是合九人之力,加上组织

变化,是以威力不能以人力计算么?”

  何仲容微微一笑,道:“小可知道!”

  四堡五寨的九位老人全都放下心事,只要他不叫少林寺帮忙出手,别说等上一年,

就是十年也无所谓。

  何仲容又朗声道:“但今宵既然他们都来了,若是教他们这样回去,小可也过意不

去,就请老方文和诸位大师做个见证,准许他们以一敌一,随便哪个出来和小可动手,

他们可以轮流上阵,小可力战到底!”

  他说得雄壮无比,一副大丈夫凛凛之色,令人心折不已。聚石大师大声道:“壮哉

此言,何檀越前程未可限量!”

  梦智大师道:“老村就凭一根伏魔禅杖,本夺两院一楼的三位首座,以及一百零八

位本寺弟子的罗汉阵,向九位讨取一句话,今宵是否能如何檀越之言?老衲在此洗耳恭

听……”

  金大立面色变了几次,回身向八人一瞥,也不说话,便自了然大家意思,回头道:

“老朽等冲着一百零八位大师的罗汉阵容应一切!”

  梦智大师佛法精深,闻言只是轻轻一笑,聚石大师却忍不住,厉声道:“你们哪一

位在老衲方便铲下走得上一百招,老衲自此回山练艺,一生不再踏人江湖一步广

  云布性情最暴,闻言大怒,方要挺身出去,却吃赵大娘一把拖住,连连摇头,其余

的人,都不做声。

  金大立在九人之中,武功最高,但他为人沉稳多智,不做没有把握之事。这时己方

既然无人应战、便也不肯冒险,冷笑一声,道:“老朽等今宵并非要向聚石大师生事,

这是其一。老朽刚才之言,乃是以金龙八方天马阵而答话,这是其二!聚石大师莫非想

试试此阵的威力么?”

  梦智大师一听这老狐狸把话扯到这一头,聚石大师如若不服,定然先吃眼前亏,他

这位一代高憎,仅仅一瞥之间,已看出何仲容身负绝技,非同小可,因见金大立狡黠毒

辣,想教聚石吃个大亏。这金龙八方天马阵昔年天下第一的高手云溪老人尚且认输,何

况聚石?当下朗声道:“聚石不得多言,今宵是何檀越为主,本寺的一段过节,以后再

提!”

  何仲容接四道:“九位堡主寨主如果急于报仇,不用客气,小可已在这里恭候。”

  卫效青一跃而出,慢声道:“何仲容你还我儿子命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讨救兵掉包得秘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