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24章 夺神经血染金龙堡

作者:司马翎

  金龙堡今夜严加防范,堡内埋伏着各路武林高手,外面巡查得也十分严密,共有四

队警卫在府外值更,每隔一柱香的工夫,便有一队人马出发,到府外巡回一趟。

  何仲容伏在离院墙十余丈外的一棵树下,待前一拨人马走过之后,突然跃起,悄无

声息地掠到墙边,很快便找到了通往地牢的水道出口,用蓝电刀撬开,钻了进去,回身

盖住了石板。

  他虽然没有来过金龙堡的地道,但对这里的构造已经十分熟悉,顺水道往堡内走,

七折八绕,找到了通往地牢的路径,蓝电刀削石如泥,不多一时,他已进了地牢。

  一阵熟悉的香气隐约传来,何仲容心中大喜。

  在临来之前,他还担心金凤不在地牢内。按何仲容自心揣度,以金凤的身份,纵然

有错,也应该在堡中哪个小院中软禁,决无打下地牢之理,他从地道而人,为的是出击

不意,却未料金凤竟然在此。

  地牢中的金凤此刻心中正忐忑不安。

  傍晚的时候,爹爹将她叫去,跟她全盘说出了让她跟何仲容逃离的计划,提供了三

个方案叫她选择:

  一、让她暗藏一把匕首,假作有伤,在何仲容来救她时,出其不意在他背上下手。

  二、让她先服下解葯,带上金府的独门*葯,这*葯无色无味,装于香囊中,只须

在何仲容带她逃出后悄悄打开香囊,便可将何仲容生擒。

  三、让她任由何仲容救去,以男女情爱打动何仲容,从成玉真手中夺为己有,只要

何仲容肯与她结为夫妻,将《六纬真经》取出与之共练,金龙堡便招何仲容为上门女婿。

  前两条金凤自然一口拒绝,可这第三条,却让她颇为动心。

  流沙谷一别,倏忽数月。这数月之中,金凤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何仲容。她虽然不

知道何仲容为何不告而别弃她而去,却相信他一定有一个非走不可的理由。被父亲找到

以后,她直承了与何仲容的关系,即便是在听到何仲容已与成玉真私奔以后,也仍表示

非他不嫁,这才使得金大立大为恼火,将她打进了地牢,可她宁死也不肯改口。

  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她自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三个条件。

  女儿的选择早在金大立的预料之中,他让金风带上*葯,如果何仲容对她无情,便

下手迷倒他。

  金凤也痛快地答应了,心中暗忖手是我自己的,我不肯下葯,别人能来我何?

  但金大立却提出了一个更为苛刻的条件,让金凤先服下金家的毒葯“两季散”。此

葯毒性剧烈,但潜伏期甚长,服下之后,要半年后方才毒发。在这半年中若不服下解葯,

毒发之日,无葯可医。尤其可怕的是中毒者并非当场毙命,而是下肢瘫软,从此成一废

人。

  这本是金家用来神不知鬼不觉害人的一种办法,寻常不肯使用,这一次也拿了出来,

并用在了独生女儿身上。

  金凤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父亲的条件,当面吞下了毒葯。在她心中,只要能见何仲容

一面,便是当时毒发,也在所不惜。

  金凤是大小姐,男女尊卑有别,她在地牢中圈着,寻常狱卒只能在拐角外的门边把

守,不敢到这一条通道上来。即便是今天这样非常的情势下,也是如此。

  何仲容来到车前,没有一人阻挡。婢女秋云猛见一个人影掠到牢门前,刚要出声喊

叫,已被金凤一指点中了穴道。

  春风是个乖觉之人,及时收住了口。

  何仲容用蓝电刀悄悄削断了铁栏,伸手拉金凤出来,金凤裙袂在他削断的铁栏上一

绊,人向前一扑,就势倒在了他的怀中。

  何仲容赶紧要扶正她,不防金凤猛地搂住了他的脖子,热情地胶住了他的嘴chún。

  何仲容至此已无法推脱。

  狱卒听到了动静,转过拐角,见一个陌生男人搂住大小姐正在亲嘴,吓得魂飞魄散,

大喝一声:“孽畜,看枪!”将一把红樱扎枪,恶狠狠地向何仲容背后捅来。

  何仲容搂着金凤,动也示动,那枪头直戳在后背上,却如同戳在铁板上一般,发出

叮的一声硬响,狱车震得虎口发麻,险些丢了枪。

  他呆呆地愣在那里看着何仲容,不知这个刀枪不人的人是鬼是神。

  半晌,才大喊一声:“不好啦!”转身向外跑去。

  何仲容凌空虚点一指,气流冲出,点在狱卒后背上,将他定在了地道中,一只脚还

向前抬着,如泥塑一般,定了片刻,终因重力前倾,扑倒在地,不过那姿态却依旧没变。

  牢里顿时乱成一团,狱卒们嚎叫着冲过来,明晃晃的刀枪如林般指在二人胸前,拦

住了去路。

  何仲容看看金凤。

  金凤道:“你们让开,让我们出去。”

  狱卒们明知她是大小姐,但既然此刻是在狱中为囚,便不敢任她来去,但也没人敢

上前答话,只是拦住去路。

  金风皱皱眉道:“没听到么?我叫你们让开!”她跨前一步,挡在何仲容前面,迎

着刀枪向前。

  狱卒们哪里敢让手中的兵刃伤着她,只得步步后退,金凤一步不停,一直向前。

  狱卒们退到拐角处,站下了。

  拐过墙角,便是地牢出口,如果让金凤出去,定是死罪。

  金风仍向前走,那些狱卒只好缩回兵刃,却人墙般塞在拐角处。

  眼见双方就要撞上,金凤嫌他们身上肮脏。停住了脚,皱眉道:“我叫你们让开,

没有听到我的话么?”

  狱卒们你瞅瞅我,我瞅瞅你,不敢作声。

  金凤银牙暗错,道:“你们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扑鸣一声,当先的一个狱卒跪倒在地,磕头道:“大小姐,求求你饶了我们吧。今

天让你出去也是死,跟你拼命也是死,可我们都是有家小的人,若是为府上拼命死了,

家小自有金老爷照顾,要是这么死了,可就死有余辜啦,我们,实实在在不想这么冤死

呀!”

  他这一跪,那数十个狱卒均跪倒在地,一片哭声。

  金凤没成想会遇到这样的阵势,有些发愣。

  何仲容在她身后突然伸手抱住了她的腰,金凤不知他的用意,却并不阻拦,当着众

人的面,只羞得面如桃花。

  何仲容将身一纵,抱着金风起在空中,跃过狱卒的头顶,在拐角的墙上一蹬,于空

中转向,飞向门前。稳稳地落到了狱卒们的身后。

  他露出这一手神功,不仅使狱卒们目瞪口呆,连金凤儿也佩服得五体投地。

  何仲容感受到了金凤惊喜的目光,大受鼓舞,双掌一推,竟将紧捆在石缝上的牢门

推飞出去,打开了通道。

  他拉着金凤的手走了出去。

  外面黑鸦鸦地站了一院的人。

  黑暗中只听得金大立于远处一声沉喝:“点灯!”

  院中顿时火把升腾,如同白昼。

  何仲容看看,面前的人群中,有不少熟悉的面孔。

  站在前面的是柳红影、柳坚、柳城、钟智、钟勇。

  在他们旁边是尉迟刚、尉迟军兄弟及黑煞掌桑无忌。

  其他如龙门双仙中的寒月道人、崆峒派仙音飞蛇耿道人、五湖散人夏冰山、峨嵋派

阴阳双剑袭氏兄弟、昆仑派名手石猴侯星五、樊相如、千草仙姑以及前些时日在成府见

过的许多各派子弟,匆匆一面,也记不得他们的名字。

  这些人一个个瞪大眼睛盯着他,馋涎慾滴,似乎在看着碗中的一块肥肉。何仲容扫

视了他们一眼,微微一笑,道:“诸位,久违了。”

  众人以为他一出来一定大打出手,没想到竟然如此温文尔雅,一时倒没了主张,也

没人答言。

  何仲容见无人出声,继续言道:“列位,在下此来,只为救昔日的一个朋友,不想

与各位结下梁子。是朋友的,请让一让,叫我们过去。”

  人们依旧不吭声,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兵刃,盯紧了他。

  何仲容拉着金凤的手,说了声:“走!”迈开大步,便向人群中走去

  火把通明之下,这一对青年男的薄洒俊逸,如玉树临风,女的娇容绝代,似仙子下

凡,相偎相靠在一起,气势夺人、形态羡人,在场的虽然均是名家弟子,可见到此景,

也不由在心中暗喝声彩。

  站在他面前的是昆仑派的侯星五、樊相如,二人手中本各持有利剑,但见他迎着利

剑走来,反倒向旁一闪。

  侯星五身后是峨嵋派袭氏兄弟,见侯星五躲开,也让到一边。

  在他们后面的大多是两派子弟,见主帅让开,也闪向一边,竟然闪出了一条通道。

  两旁刀丛剑树,杀气逼人,在这些武林高手组成的街道间行走,就如同在刀尖上跳

舞,连金凤也觉有些胆寒,但一见身边的何仲容面包从容、步伐坚定,一股豪气又油然

而生。拉紧何仲容的手,她心里忽然觉得幸福无比,人生一世,有几人能经历这样的壮

丽场面,纵然死在乱剑之下,又复何求?

  可他们虽然向前走着,却并没有脱出重围。那些人虽然让开了,但待他走过之后,

又重重围上,所以虽然二人走了数十步,仍在重重包围之中。

  从高处望去,地面上的人群就如目圆的以阵,以何仲容、金凤为圆心,在向前挪动。

  金大立站在房顶上暗暗点头。

  他行走江湖多年,有胆色的人物也见过不少,可像何仲容这样的少年英雄,还是头

一次遇到。想想此人将来或许便是金家的女婿,心里倒有了两分得意。

  可他不能任由何仲容就这样走出金龙堡,免得引起旁人的怀疑。

  想到此,他大喝一声:“拦住他们!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地面上的人如梦中惊醒,两侧刀剑齐刷刷砍了下来,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乱响,出

手的众人均觉手中一空,手中兵刃只剩下了把柄尚在握,其它部分全都被人削断,掉在

地上了。

  场上顿时静寂无声。

  方才出手的这些人,论份量虽然不算很重,在武林中也是三四流的人物,可二三十

人齐齐下手,却不堪何仲容一击,这对手的份量,压在所有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

  何仲春用下不停,继续向前走,每待前一步,挡着他们的人便自动闪开,颇有些威

风。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娇咤:“何仲容,你站下!”

  何仲容停下了。

  喝住他的人是柳虹影。

  人们自动闪开,将柳虹影及弟弟柳坚、柳城及钟家堡的钟智钟勇让到了场间,且闪

开了场于。

  何仲容看看用级影,微微一笑,道:“柳小姐有什么指教?”

  在四堡五寨的少堡主中,除了成玉真、金凤外,他唯一有好感的人就是这个柳虹影

以及她的两个弟弟。虽然他们从没说过话,可柳家姐弟衣着朴实,性情温顺,不似其他

几寨的少堡主们那样盛气凌人,这一点,从一见面就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柳虹影慢慢从腰间拔出刀来,道:“何仲会,你救金风,我们不管,可你得把《六

纬神经》交出来,因为那是我们四堡五寨的东西,你占用的时间已经够长了。”

  何仲容仍微笑着道:“《六纬神经》是在我的手上,但那是我在一座古墓里拿出来

的,如有人要索回,也应该是守墓的人,与你们四堡五寨没有关系。”

  柳虹影的小弟弟柳城叫道:“胡说,那就是我们爷爷传下来的,你还敢狡赖!”

  钟智沉着脸道:“何仲容,识相的,把东西交出来,我们饶你不死,要不然….”

  何仲容道:“要不然怎么样?”

  钟勇咬着牙道:“叫你死无全尸!”

  何仲容心里最看不上四堡五寨的人这骄横的脾气,听了他的话,仰面大笑道:“叫

我死无全尸?你们四堡五寨若是有这个本事,我何某恐怕早就不在这世上了。”

  柳虹影道:“何仲容,我们知你武功出众,我们也许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抢了我们

的传家之宝,总不能就让你这样舒舒服服的走吧?看刀!”话音刚落,当头一刀便劈了

下来。

  何仲容举刀相拦,两刀相去,发出一声脆响。柳虹影只觉手腕一麻,但还把持着没

有松手,略退了半步,旁边柳坚、柳城双双涌上,哥俩手里也都是马刀,从左右两侧接

住了何仲容。

  何仲容方才那一击,只用了三成力道,他对柳家姐弟印象颇好,也不想让她们太过

难堪,一击之后,并无追击之意,可柳家兄弟双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夺神经血染金龙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