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27章 除巨擘三女侍一夫

作者:司马翎

何仲容将身一闪,躲过剑锋,女子左掌已到,淬不及防,只得挺身迎了一掌。

  两掌相接之时,忽然看清了来人,急忙收力。两掌已相接。

  只听“哎哟”一声惨叫,那女子重向天空飞起两三丈后复又跌下,发出一声惨叫:

“何仲容,你够狠!”

  众人此刻也看清了此人,正是女魔头郁雅。

  郁雅受了师父之命,来寻何仲容。她与义父周工才学过土本之学,且着重熟记了四

堡五寨的地道,因此远远看见成家堡火起,便赶到这出口处来观察动静,正巧等到了何

仲容,却不想自己此刻已不堪他一击。

  她那里知道,若不是何作容硬往回收了几成功力,现在的她,已经做鬼了。

  何仲容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跑过去扶起她道:“郁姑娘,你怎样了?”

  郁雅的chún边流着鲜血,脸色苍白;这使得那本来姣好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她盯盯

地看着何仲容,点点头道:“很好,何仲容,本姑娘到底死在了你的手下。好,很好。”

  何仲容急忙为她点穴止血,运气一查,郁雅的肩骨、肋骨已经断裂,内腹也受伤不

轻。

  她怒目圆睁。盯着何仲容。

  何仲容不敢看她的目光,伸手点了她的匠穴,替她合上了眼睛。”

  盘坐运气,将她身上的血脉舒理一遍,将内脏的血止住,方才长吁了一口气。

  成永等一直关切地看着,此刻上前问道:“怎么样?她,没什么危险吧?”

  何仲容道:“血是止住了,但若想痊愈,还得一段时间。好在现在咱分手中有《六

纬神经》,我按经书上的办法救她,半月之内,当能恢复如初。”

  伸手搭起郁雅,转眼问道:“成堡主,这附近可有安全的去处么?”

  成永道:“我们成家堡用有几处警身之处,只是…”

  何仲容道:“只是什么?”

  成永道:“人魔现在已经出世.何大侠若为郁姑娘治伤,岂不坏了大事!况人魔的

能力神鬼莫同,很难说不会被他寻到。”

  何仲容这:“成堡主可是另有主意?”

  成永诚“依我之见,何大侠可将郁姑娘交给我,放心和高弃兄弟远去练功,《六纬

神经》同样也在我手里,如法施教,郁姑娘一样可以无忧。”

  何仲容看着他道:“你真肯将六纬神功教给郁姑娘么?”

  成永笑笑,道:“何大侠将老夫看得小气了。现在六纬神功已经是天下武林中正派

人的功夫,决非老夫及四堡五寨一己之物,多教一个郁姑娘,有何不可?”

  何仲容想想,点点头,放下郁雅,道:“如此就劳烦前辈了。成玉真、金凤儿,你

们帮我照顾郁姑娘,待我功成,回来找你们。”

  金凤和成玉真点头应承。

  成永道:“人魔待火熄之后定会寻来,我这地道中虽然有三十六条迷路,但他找到

这里,也不会花很长时间,何大侠不要耽搁,快走吧。”

  何仲容点点头,一把抓起高弃,向山下奔去。转眼之间,已变成一个黑点。

  一直没有说话的高弃在何仲容手中忽然长叹一声,说道:“现在就是有福之人不用

忙,我找一个老婆.费尽了心机.你早就已经能够有了,还不断地跑进你怀里来。”

  何仲容也笑道:“呸,不知羞的东西。我倒要问你,你是怎么将云姑娘骗到手的?”

  高弃道:“哎,这个骗字可用不得。你骂我什么都行,我对云姑娘可是一片真心,

不像你,扯三拽俩,毫不专心。别看你现在美不胜收,我怕你将来呀,也有说不清、数

不尽的麻烦呢!”

  何仲容被他说中心事,长叹一口气,道:“唉,也不知我何仲容何德何才,这些女

子们们都对我这么好,倒真是让我为难。”

  高弃道:“罢了,做出这用嘴险给谁看呢?是难是喜,大磨只有你自己心中清楚。

只是我无端要与云姑娘分开,陪你去练什么鸟功,这心里总是有些不忿。”

  何仲容道:“那你当初为什么不说?”

  高弃道:“成堡主对我有恩,他说的话,我哪能不听?我若不听,云姑娘也不会答

应。”

  何仲容道:“云姑娘云姑娘,就那么言听计从了么?”

  高弃进:“那当然,人家是夫唱妇随,我是妇唱夫问,像我高弃这样一个人,能得

云姑娘不弃,还想什么?说起成堡主,也真是个好人。我和云姑娘去向他请罪,不仅没

抱怨,反而将我当上宾待,就是云姑娘也给了一纸契书,解除了与成家做婢的合约,拿

她也当上宾看待,让人这心里,热呼呼的呢。”

  何仲容道:“是呀,这个成永在我的印象中一向是老谋深算,阴险狡诈,没想到竟

会这样识大体、同大局。”

  高弃道:“四堡五寨在江湖中名声那么响亮,必有他的理由。侠义之心人皆有之,

何况是像成堡主这样的人物了?就他放火烧堡这一事,一般的人,恐怕做不出来呢!”

  何冲容道:“那倒是。成堡主为了我而经家园,这份恩情,没齿不忘。我一定要尽

快练成神功,铲除人魔,也不枉了他今日这份苦心。”

  高弃过:“对了,你要练功,必得有一处静地,咱们可上哪去呢?”

  何仲容道:“上扬州。”

  高弃道:“扬州?那里就一定安全么?”

  何仲容道:“《六纬神经》来自一座古墓中,咱们还回那古墓去。”

  高弃拍额道:“妙!谁也不会想到,咱们还会钻到那里去,妙!”

  何冲容道:“只是那里守墓的老人,有些古怪,叫他发现,麻烦不小。因此,带上

你,最好不过。你可以在地下悄悄地出去弄些吃的回来,咱们不在外面走动,小心一些,

只要他不发现,其他的事就不用管了,老人家武功极高,外面来的人,不用咱们出头,

他就能打发了。”

  高弃惊讶地盯着他看着。

  何仲容道:“你看我于什么?”

  高弃觑牙笑道:“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几月不见,你何老弟不仅武功见长,

这见识也非往昔可比了。”

  何仲容笑笑,没有回答。

  是呀,这几个月时间虽然不长,可他何仲容亲身经历的事,却是别人几年、几十年、

甚至一辈子都不曾经历的。

  他今天终于明白“江湖磨练”这几个字的含义了。

  有高弃在身边,方便了许多。二人夜晚行走,高弃时常在地下开出一通道,隐身地

下行一段,追踪能力再强的人,也无法发现他们,来到扬州城外,居然相安无事。

  等到黑夜,何仲容带高弃悄悄地去见周工才。

  周工才见到何仲容,惊喜万分,忙将窗帘遮掩好,拉着他问道:“你怎么又到这里

来了?可曾看见我的干女儿?”

  何仲容将以往的事路路讲了一遍,老人听了,急问道:“那郁雅怎么样?真的没有

危险么?”

  听到何仲容的再三保证后,他才放心,道:“我这干女儿,一心一意只想着你,没

想到一见面却被你打了一掌,唉,人世间有些事,真是难遂心愿。”

  何仲容低头不语。

  高弃问道:“周老丈,这里可常有人来么?”

  周工才摇摇头道:“没有。何仲容刚走的时侯,不时有各门备派的人前来寻找,有

些人凶得狠,可后来,大家都认为你们不会回来,也没人来了,这里清静了许多。”

  高弃道:“这就好。看来何老弟算得不错。”

  周工才叹口气道:“你们想躲起来,我倒有一个绝好的去处,唉,只是去不得。”

  高弃进:“什么去处去不得?说来听巩”

  周工才道:“仲客,你还记得我先前说的古墓么?我已经想到开启它的办法了。”

  何仲容道:“真的?怎么进去?”

  周工才道:“我反复算了算,那古墓的入口当在地下。原来一直在露在外面的石山

上考虑,所以总也想不出道道来。你们看,我这里已经画好了图,人口一定就在这里。”

  何仲容道:“嗯,恭喜老丈,你这一辈子的心愿,总算了结了。”

  周工才叹了一口气道:“说了结也算了结,说未结也还未结。”

  何仲容道:“此话怎讲?”

  周工才道:“那入口我虽然算出来了,却无法进去。你想,若想进到地下,得多大

一个工程?兴师动众,别人怎会不晓得?挖坟报墓,就是官府,也不会答应的。”

  何仲容哈哈笑道:“这个你就不必忧虑,有我这位高弃老弟,管叫你神不知鬼不觉

地到得那古墓底下。”

  周工才不相信地看看高弃,道:“这位高老弟有如此神通?”

  高弃露着两个大门牙,得意地笑道:“小事一桩。”

  几个人商量好,何仲容和高弃就在周工才的暗室中休息一天,由他出去准备必要的

东西,第二天晚上,去探古墓。

  二更人静,三人起身,悄悄向古墓进发。走着走着,何仲容忽然停下来,摆摆手,

示意周工才等过去,自己隐到了一棵树后。

  不多时,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跟了上来,何仲容由树上无声地跃下,伸手点了他的

穴道。

  他本夜限,定睛一看,大吃一惊,忙又解开对方穴道,那人穴道一解,立刻张嘴要

喊叫,何仲容忙一把捂住她的嘴,轻声道:“别出声,要不然,我还叫作变成哑巴。”

  来人就是看守古墓的高姑娘,听得何仲容的声音,挣开他的手,长出了一口气道:

“哼,我就知道是你,用那么大力,把人都要憋死了。”

  何仲容道:“你为什么跟着我们?”

  高姑娘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走得,我走不得么?”

  何仲容知她脾气古怪,呛她不得,只好陪笑道:“好了,别用了,告诉我,你来于

什么,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玩。”

  高姑娘道:“我什么也不干,就是看看你想干什么。白天,我见那周老头买了许多

吃的东西,就料到他一定是悄悄送给什么人,所以晚上就盯着,没想到真的是你。你们

这是去哪里?”

  何仲容有心打发她,可一想这姑娘的脾气,若硬不让她跟去,反倒坏事,遂道:

“你别出声,悄悄地跟着就是了。”

  周工才和高弃在古墓边已经做了准备,见何仲容又带了个高姑娘来,均有些意外,

但谁也不便说什么,照例行事。

  高弃戴着铁帽,将身一拧.便钻入了地底。

  周工才和高姑娘头一次见到有人能适行土中,目瞪口呆。

  不多时,高弃钻出来,对周工才道:“老丈算得不错,那古墓下确有一个地方与老

丈所说的一模一样,我带你们进去。”

  先让周工才闭上限,将他带进去,又出来要带何仲容时,高姑娘格上,道:“先带

我进去,要不然,你带他出来,该不出来带我了。你们要把我扔在这里,我可要喊,挖

坟报墓,那可是要祸灭九族,你们想清楚点。”

  高弃无奈,只得将她带进去。

  待何仲容进去时,周工才已经借着火光,将古墓下面的通道清理于净,正对着一个

倒悬的石狮子发愁。;

  嘴里不停地叨念道:“怪哉,怪哉!怎么不是这里呢?没有理由不是这里呀l””

  那里已被高弃挤出能让四人转身之地,何仲容凑过去道:“周老丈,怎么了9”

  周老丈道:“这石狮嘴里的石球,就应是开启这古墓的开关,可无论怎么推,它都

纹丝不动,莫不是我弄错了?”

  高弃性急,挤身过来道:“我看看。”伸手向那石狮嘴中探去,奋力推了几推,摇

头道:“不对不对,这石球跟石狮本成一体,根本就没有雕下来,怎会是开关?”

  何仲容凑过去细看,石球含在石狮嘴中,果然后部半球还未凿落。问周工才道:

“老丈,你再算算,会不会有别的机关?”

  周工才摇头道:“不会不会,如果有,就应该是这里。这里若不是,那我就想不出

来了。”

  何仲容道:“我试试看。”

  运气在手,一掌推去。

  咋的一声,石球项落,竟然没向狮嘴挖出,反向倒悬的腹腔中滚去。

  咕名哈一阵响后,整座石狮忽然向旁旋转,露出一个能容一人的洞口来。

  周立才大喜,当先进人。

  何仲容、高弃、高姑娘也跟着钻了进去。

  古墓里面,金留辉煌。几颗巨大的夜明珠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除巨擘三女侍一夫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