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02章 赠名驹翡翠历险劫

作者:司马翎

何件容说道:“他们果真这么厉害?”

  女罗刹郁雅冷笑一声,道:“也是一群癞蛤蟆。”

  何仲耷拱拱手道:“在下可得走了。”

  “你有什么急事或者困难么?”

  何仲客被她关切的声音弄得怔一下,耳边忽然响起“硬汉”两字,立刻豪气地道:

“没有,没有什么事。”于是他头也不回地走出林子,来到大路上,略一辨认方向,知

道乱葬岗已走过头,便往南阳城那边走。

  穿过两片疏林,乱葬岗赫然在望,月光下只见好几座占地颇广的山丘,竖立着无数

小石碑,颜色十分惨淡。白杨稀疏地分缀其间,益发觉得萧条荒凉。

  他越过一座山丘,蓦然发觉自己生像已处身在自冥鬼城,举目四望,只有惨白色的

基石和萧萧白杨。

  秋风凄紧,夜翼寒重,触目尽是死亡的标帜,何仲春心中一动,渐觉万念俱灰,但

同时紧张的情绪,也越来越浓厚。

  惨白朦胧的月光下,一道黑影在空中极迅速地掠过、快得有如星坠长空,何种客心

中一凛,抬头去瞧,只听一声凄厉哀鸣,划破了这片死寂,那道黑影立时消失。

  何仲容听得到自己的心咚咚跳着,于是安慰自己道:“别慌,别慌,那不过是只夜

鸟而已。”但他依然听到心跳之声。

  他并不为了自己惊惧而惭愧,只希望快见到人形,不管是生是死,好快点结束了这

种恐怖气氛的负担。

  再走上一座山岗,那边似乎更荒僻些。基石都东倒西歪。而且白杨树也较多,大概

此地白天也甚荒凉可怖,故此丧家都选择外面的地方而不大敢到这后面来。

  何仲容想道:“那边有几株白杨可供藏身,我先躲在那些树后,等他们来找我。”

跃下岗去,便奔那些白杨树矗立之处。

  一穿过树荫,眼光到处,那边的旷地上,一个全身雪白的人屹立在月光下,仓促间

竟看不出那人的面目,定睛一看,那人连头到脚都是白色,哪有五官?不过是一堆白色

的人形罢了。这一惊非同小可,眼睛转向四周,并没有第二个如此形状的鬼塑,眼光再

溜回来,那个白色的人形已无影无踪。

  何仲容锵地掣出钢刀,揉揉眼睛,那个白色的人形没再出现,他心中咕咕道:“莫

不成早先被女罗刹郁雅吓了一跳,现在因心虚而眼花?”想到这里,基地一声极难听刺

耳的声音,从地下传出来。听着可真像荒墓中的鬼在嚎叫,这声音四处飘动,倒不知从

何而来。何仲容屹立不动,横刀四顾,原来他这刻认为反正听不出鬼哭之声从何而至,

倒不如不动弹,且看荒墓鬼台如何来收拾自己。

  忽然从眼角处瞥见白影一闪,当下豁出性命,扭头一看,敢情早先所见的惨白色人

形站在他左侧两丈之远,头脚仅是一片惨白,看不出五官来。

  “来吧!”他在心中狠叫:“我让你整治死了,还不是一样冤魂不息,那时节我在

冥府好好跟你打一架。”但到底对着的是个鬼魅,故此他不久出言招惹,只把手中钢刀

摆了一下。猛听右恻低低尖嗥一声,登时毛发尽竖,扭头一看,又是一个全身惨白的人

形鬼魅悄悄直立在两丈之外。他冷不防再回转头去瞧左侧那边的一个,目光到处,一片

黑暗中,那鬼已自失踪。

  这一下他可就确定了乃是这荒凉墓地的鬼魅,心中虽然害怕,但又不敢拨脚逃走,

生怕这一走那恶鬼便来追,那时可就糟透了。正在心惊胆战,头皮发炸之际。忽地鬼哭

之声全收,剩下一片死样的沉寂。

  他慢慢倒退,心中发狠地想道:“来吧,来了我就给你一刀。”退了五六步,忽然

一只手搭在他肩上,这一下可把他骇惨了,全身冰冷,动弹不得。

  那只手在他肩头上重重柏一下_他为之打个踉跄,差点儿摔在地上,回头看,一个

黑衣大汉站在那儿,正是日间所见的人魔邱独门下黑煞手桑无忌。

  他冷冷道:“你的胆色不错,居然没给吓死,可是功夫太差了,我这一拳如用重手,

你早就死了。”

  何仲容跳将起来,钢刀一举,指着黑煞手桑无忌叫道:“什么?那些鬼是你们扮

的?”话一出口,耳边左右连声冷笑,转眼一看,果然是尉迟兄弟,其中一个手中提着

一捆白衣。

  老大尉迟刚道:“算你有种,你看看这个。”说着话猛一振臂,手中那捆白色衣服

出过去。何仲容伸手一抱,但觉那捆白衣重达千斤,不由得连退三步,方用拿拉站稳。

这一来心知对方骄狂自大,武功果然极是高明。抖开那捆白衣一看,敢情是三袭白袍,

另一个白布头套,怪不得早先进不出五官。尉迟刚又道:“我们并不会邪法,绝不能飞

天通地,但我们的确借助三个大地洞,才能够神出鬼没,与及发出异声而你找寻不出来

处。”

  何仲客听他一说,暗自忖道:“他何必把底牌揭穿?啊,是了,他们都自负不凡,

因此不想江湖传说起来失去真相。既然这样讲究过节,我……”想到这里,心中暗喜,

朗声道:“三位都是一代高手,我何某自不量力,先接你们三位联手夹攻十招,打完十

招再说。”

  老二尉迟军大怒道:“我们三人十招赢不了你,立刻当场自刎。”

  何仲容见他果然受激中计,抑住心中之喜,接口道:“君子一言……”

  黑煞手桑无忌叫道:“三弟且慢。”尉迟军果然没有即答,何仲容为之一愣,怕他

们变卦,只听黑煞手桑无忌继续道:“咱们兄弟三人,岂有一齐出手夹攻这个既辈之理?

依我说咱们随便哪一个,若让这鼠辈走得上十招,咱们撒手一走,永不追究。”

  何件容被他声声鼠辈,叫得心头火起.叫道:“你们更是输定!”

  老大尉迟刚忿声道:“小子真不知天高地厚,凭你这点点火候,也敢在咱们兄弟面

前冒大气。其实宰了你咱们还嫌沾污了兵器。”

  何仲客一生吃软不吃硬,怒火熊熊,大喝道。“先接我三招。”钢刀一挥,划起一

道光华,疾卷尉迟刚,施展出十八路无敌神刀,第一招“大江茫茫”,第二招“枝江我

斗”,第三招“后面星分。三招连环送出,化一片光幕,电罩过去。

  尉迟刚连踏三个方位,仍走不出用刀光幕,一心中一凛,在这瞬息间掣出惯用兵器

七星剑,内力流贯剑身,修热一封。他的身手使得异乎寻常。连何件容乃是进攻他的敌

人,也没看出人家掌中剑从何而来。

  当的一声,何仲容如被万斤铁锤迎头一击,为之震退数步。

  黑煞手桑无忌宏声道:“二弟别放过这鼠辈,若然吃他逃走,日后不知在江湖上如

何说嘴。”

  尉迟刚应了一声。七星剑一挺,眼前已见光华骤闪,卷冲而至,原来何仲容已狠狠

扑来。当下使出人魔邱独确传心法祭天十三剑,但见七星剑电掣云飞,上下奔达,剑光

大盛,气势如虹。原来那人魔邱独一身武功精奥高强,天下少逢敌手,尤其这一套祭天

十三剑,乃他平生武学精华。原来仅是十三个招式,不论拳拳兵刃,均能适用,故此若

以使子母乾坤团如果然手桑无忌而言,则称为祭天十三圈。

  尉迟刚两番试手,已知何仲容虽不怕死,但内家真力太弱,是以虽见他刀法精奇,

却不在意,一上来仅用四成真力。

  哪知何仲客把一趟十八路无敌神刀使出来,刀光四射,出手又奇又毒,眨眼已拆了

七招,依然无懈可击,尉迟刚心中一急,内力陡增,何仲容刀法立见迟滞。

  说得迟,那时快,早已拆了十一招。何仲容电光石火般忖道:“不好,我刚才忍不

住气,结果没有真个约定十招。本来仍可讹他一下,可是目下已过了十招,这厮必定赖

到底。”匆匆一想,第十二招“夜没关山”用足全力使出来。

  困兽之斗,原来比平常凶猛些,何况此是唯一生机。尉迟刚果然稍稍一让,剑光乍

然收回。何仲容大喝一声,虚晃一刀,抹头便走。耳中忽听那三人哈哈大笑之声。

  笑声中突听黑煞手桑无忌引吭进:“咱们让这小子先进十丈,然后看谁先捉到手

中。”

  何件容回程施开,有如离弦之箭,一跃竟达丈人九远。这等脚程比起他的手上功夫,

显然又高一筹。故此四五个起落,已过了山岗,隐没在树影中。人庞邱独门下三人显然

料不到他的脚程这么快,但桑无忌已出口,大家都不做声。

  何仲容斜闪到左近村林中,耳边后面数声长啸起处,划空而来,赶紧向林中钻进去。

  但今晚月色太好,林中不甚阴暗,故此身形不容隐蔽。那三人尽力来追,穿过三片

林子之后,便已相隔不远。

  最惨的是人家并非并肩追来,而是分三路包抄。范围虽不大,但只要一转折,距离

便会和边翼那人缩短。

  前面又是一层较大的树林,何仲容刚一蹿进去,眼光到处,忽见一人拦住去路,不

党骇了一跳,挺刀便冲。那人手起处,红光映眼,就像条蛇级反缠上来。何仲容闪躲不

及。手中钢刀被那条红蛇卷住,这时可就看清那人竟是美丽而带点阴阴森味道的女罗刹

郁雅。

  他玉手一收,那条像红蛇似的东西灵活地缩回去,原来是条色绸带,看来总有丈把

长。她道:“你躲在这株树上面,我引开他们。”

  何仲容犹豫一下,只听林外又是一声长啸,时机紧迫,连道谢的话也来不及说,飕

地蹿上树去。

  女罗刹郁雅冷笑一声,问到一株后。这时她心中可对自己这等莫名其妙的行为而有

点儿烦恼。须知那人魔邱独昔年名满江湖,他的嫡传徒孙焉的差得了。她无端惹上这三

个人,的确毫无道理。

  一条人影在林边一晃,还带着长啸余音,女罗刹郁雅一扬手,发出两节枯枝,跟着

向林中疾奔。

  那人正是三人中的大师兄黑煞手桑无忌,铁拳一挥,把两节枯枝击落,口中又发一

声长啸,当先追去。

  何仲容躲在树叶阴影中,连大气也不敢透,眼看那桑无忌赤手空拳地一跃两丈四五,

急似流星般朝郁雅背影追去,明知换了自己,不消转瞬工夫,便得让人家追上。不觉倒

抽一口冷气。愣愣地望着林中黑暗处。

  林子左右两方都响起啸声。晃眼间已远远去了,强敌已被引走,他溜下树来,忽然

反面像失落了件东西似的,心中空虚得很。

  那女罗利都雅是向西去的,他便往东走,黑夜之中也没考虑这一走会走到什么地方

去。不过他可没有动过回城的念头,因为他一来身上没有钱,二来实在太夜了,全城俱

在睡乡,他这会子跑回去干什么呢?

  直到天边露出曙光时,已不下走了百里之遥。道旁有个神祠,他走进去坐了许久,

耳听外面大路上行人渐多,不时有快马奔驰而过,天色也大亮了,便意兴阑珊地走出神

祠。往前路一看,只见半里外一座城堡,堡门上旗帜飘扬。

  他运足眼力,只见那儿共是插着两支大旗,一支是三角形白底红字的首帜,隐隐可

见旗中绣的是一只全身火红的赤免马。那匹赤兔马绣得神采飞扬,振鬃扬战,一似慾踏

空驰去。

  另一支大旗却是红底白字,写的“以武会友”四个大字。

  堡门甚是高大,但显然可以看得出这座堡共分两进,后面的一进房屋有大,看来牢

固得很,前面的一进面积较大,房屋也多,但仅仅是乡村的朴实款式。

  他举头回望,只见四周远处虽有乡村,但都不大,只有这个堡人烟旺盛,出人之人

甚多。农人荷锄出人,和好些劲装疾服的汉子或是长衫飘飘的人对照起来,非常有趣。

  “以武会友这种事,常常听人提过,听说常常有些武林老师傅,为了要替女儿拣得

属于武林的快婿,便用这种方法。”他一手按住机用的肚子,痴痴地想:“我当然不敢

有什么妄想,但反正没事,何妨去瞧一瞧。”

  当下直奔那座城堡,只隔半里,忽听后面蹄声大响,两骑如飞驰来,他赶快一闪,

两匹骏马驮着两个武生装束的青年,擦身而过,马路卷起一股尘头,把他弄了一身灰沙。

  那两骑的骑士背扬长剑,丝穗飘扬,到了堡门可就勒缰止步,弃鞍下马。堡门有两

名壮汉迎出来,一个接过两马缰绳,一个和那两个说了两句话,其中一个骑士递过拜匣,

还有一包礼物。那名壮汉便恭敬地引他们进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 赠名驹翡翠历险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