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04章 服神丹假死宝云庵

作者:司马翎

  镜儿果然找了回来,何仲容叮嘱他道:“关于这条丝巾的事,你切不可胡说,还有

刚才你带领来的那位云姑娘,究竟是什么人?”

  这句问话,不但何仲容渴慾知道回答,便高弃也十分关心,把那双小眼睛瞪得圆圆

的。

  镜儿忙禀道:“那云姑娘一向服侍我家大小姐,故此全堡之人,莫不尊敬她几分。”

  何仲容暖了一声,心中暗道:“想不到竟是个丫头而已,但那仪容言谈,王侯千金

也不过如是。”

  高弃也讶异得忘了向何仲容取回那两颗寒袖飞砂,喃喃道:“其仆尚且如此,其主

可想而知,老兄有此同感否?”

  镜儿退了出去,何仲容看看天色,已近面时,心中便着忙起来,真是坐立不安。

  高弃那双小眼睛直在眨动,现在兔子牙已经好久没有现出来。何仲容自家满腔愁思,

便没有发现这个天性滑稽达观的好朋友居然也怀有心事。

  原来高弃正在考虑一件事,便是他师门秘艺,有三招绝活,称为金指银掌。虽然只

有三招,但练得纯熟之后,防身攻敌,妙用无穷。高弃并非吝惜绝艺,却是非常慎重地

考虑着后果。第一点何仲容内功虽有根基,但因未经名师进一步指点,功力终是有限,

这金指银掌功夫,极注重内家功力。否则人家一拳硬打过来,一旦碰上了自家便腕折筋

断,招式再妙,也无用处。不过以何仲容的资质,这种奥妙的招数倒是很快便能学会。

  第二点高弃本身虽然喜欢闹事,什么都不怕,但对师尊却十分崇敬。这等师门绝艺

妄自传人,师尊嗔怪下来,他可得自裁以谢罪。

  有这两桩原因,高弃便举棋不定,苦思不已。

  何仲容最后叹口气,道:“我还是悄悄溜走吧,免得当筵出乖露丑,连你也不好

看。”

  高弃奋然道:“老兄别气馁,我有三手绝招,你学了大概有机会派派用场。这三手

绝招称为金指银掌,虽然只有三招,但真不容易学好。因为第一招左指右掌,第二招变

成右指左掌,第三招又变回左指右掌,最困难的地大就是右手三招和左手三把完全不同,

各自变化施展下去,于是一心要分两用。”

  他站起来比个架式,何仲容便觉得眼花镜乱,登时潜心学起来。

  练武也正如世上其他的事情,有天才的人,一点儿就透,不但架式和手足尺寸判断

的正确,甚且很快便能领略到其中精微变化与及用途。笨的人往往穷年累月,也无法得

窥堂奥。只有一宗不能纯凭天才,便是内家功力方面,虽有名师秘法,也需岁月方能有

功。当然天资好的会比鲁钝的进步得快,但不可能立即见功,除非服了什么灵葯,因而

脱胎换骨,功力猛进。同时视那灵葯的功用,看看能抵多少年苦修之功而定高下。

  何仲容一学就会,把个传艺的高弃喜得咧嘴直笑。自古至今,做师父的无不最怕遇

上蠢徒弟,真是偶一不耐烦时,准保要呕血而死。

  可是何仲容掌击指戳之际,功力太弱,高弃暗中十分泄气,因为这三招绝艺,他只

能施展出三成妙用。

  不过话说回来,事实上也是异数奇缘,何仲容五年前在山东济南附近,从一位冷峻

的红命老人处得传内功,扎下根基至今,因他没有人再进一步指点,日夕仅仅苦修这段

功夫,因此根基扎得牢固无比。是以练起这金指银掌的奇特功夫,需要分心左右出招,

反而一下子便练得奇佳,纯熟无比。

  西时已届,眨眼便将是开席之时,高弃出去小解。

  何仲容正在怔忡,忽然一阵香风,直送人鼻中,抬眼一望,眼前站着一个丽人,正

是面熟得很的云姑娘。

  他连忙抱拳为礼道:“云姑娘可有什么贵干?”

  她嫣然一笑,虽然美丽,但仍然带着几分稚气。

  “小婢奉小姐之命,送一样东西与何相公,不过……”

  何仲容大吃一惊,忖道:“我和她家小姐素昧平生,会有什么东西给我?奇怪?”

想着想着,背上已沁出冷汗。

  她又道:“不过这样东西可不易消受呢!”

  他再大吃一惊,肚中摘咕道:“既然不好消受,那就免了吧!”但口里却不好说出

来。

  云姑娘容色一整,变得十分严肃,道:“这件东西需要的是p量和运气。你当然可

以不接受。”

  何仲容问道:“云姑娘可是说在下需要胆量和运气?”

  她肃然点头,凝视着他。老实说何仲容真不愿意接受这么一宗谜样的危险东西。可

是在她眼光注视之下,不遑多想,挺胸道:“在下决定接受。”

  云姑娘一点也没露出高兴的样子,显然那样东西并非闹着玩的。

  她道:“你不会后悔吧?”

  “云姑娘未免小觑在下了。”他忽然如受侮辱,变得激昂起来。“在下纵然揖弃生

命,也决无怨言。更不后侮。”

  她颔首道:“果然是个硬汉,可借孟浪一些。”

  何仲容登时没趣起来,但又不便说什么话。

  她取出一个两指定寸半长的玉盘,盒盖上似乎有些字迹。从她面上慎重的神情,这

盒子里准必盛着一宗奇异的东西。

  何仲容低头瞧瞧送到面前的玉盘,只见上面雕着“小还丹”三个字,旁边还刻着

“公冶辛之宝”五个小字。他疑惑地抬头望望云姑娘。

  她严肃地道:“这玉盒里面,共有两颗丹葯,都是一模一样,连轻重也完全一样。

其中一颗乃是葯他公冶辛的秘制小还丹,练武之人得服此丹,可抵半甲子苦修之功。另

外一颗,却是并世无匹的毒葯,只一吞下腹中,立刻七窍流血而死。你自家随便取一颗

服下,若是命该显达,你取到那粒小还丹,反之也将立刻送命。”

  何仲容心头咚咚大跳,但话已说出,不能反悔,伸手接过那个玉盒。

  他觉得异常惭愧,因为他已不由自主地流出冷汗。

  “真是太丢脸了,大丈夫死则死耳,何必流冷汗?”他恨恨地骂着自己,可是汗珠

依然直如出来。

  他把盒打开,一阵奇香直扑上来,使人头脑为之一爽。

  里面两颗龙眼核般大的红色丹丸,看起来真是一模一样,没法分出一点不同之象。

  他定定神,慨然遭:“在下马上就取一颗服下,但此举凶吉未卜,在下只有一个要

求。”

  “何相公请说。”云姑娘十分温柔地回答,她已不能装出严肃了。

  “在下只想知道贵小姐赠葯之意,以及此葯的来历。”

  “这点本应对何相公说明白。你可记得中午到翡翠山时,有人赠马及宝刀一柄,那

就是小姐送给你的。你一定奇怪我家小姐何以这样做法,我可以告诉你,她早已知道何

相公乃是一位正直磊落的铁汉,因此她特别留意为你解决困难。这可是怜才之意,何相

公切勿误会。”

  何仲容听得热血沸腾,鼻子微酸,差点儿先涌出感激之泪。

  想不到居然有人把他当做一个有用的人看待,光是这番瞧得起他的情意,已是够教

这位落魄潦倒的英俊少年为之肝脑涂地了,何况还曾经赠与名驹宝刀。

  他那真挚感动的神色,完全流露无遗。云姑娘像是自家做了一件善事似的,善眸中

露出骄傲快乐的光彩。何仲容用力地道:“贵小姐和云姑娘的大德,在下有生之日,决

难稍忘……在下这一生,除了两位之外,只有高弃见是真心朋友。如今在下该死,也可

以瞑目了。”

  云姑娘歇了片刻,便又道:“我家小姐明知何相公修练时日不久,功力虽高,但和

目下内宅的一干高手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筹。况且那人魔邱独的三个徒孙,为人十分残

忍多妒,将来有机会的话,不消说会将何相公的血都喝了,即使在今晚,他们也会想尽

办法折辱相公。”

  何仲容道:“正是这样,在下就愁这一点。”

  “故此我家小姐左思右想之下。没奈何把这宗随身五年的宝贝送给相公。可是难就

难在其中一颗是烈性毒葯,错服了必死无救。”

  “在下宁愿服错毒葯而死,也不能任人折辱。”

  “我家小姐说,相公你一定会这样想法,故此令小婢送来。倘若相公不服灵葯,今

晚此关,万万闯不过去,那么小姐令人把相公搬进内宅之举、岂不是反而害了相公。故

此只好选择此法,我家小姐又说,请相公不要怀疑她是用你做试验品,以为倘若相公不

幸,则她便可得到确实不误的灵葯。”

  “在下可真没有想到这一点。”他慨然顺手拈起一粒丹九,便向口中送去。

  但他的动作忽然中止,凝目望着手指夹住的红色丹丸,手心直在冒汗。

  “假如这一粒正是毒葯。”他想:“那么我便是亲手杀死自己,决不能怨怪别人,

唉,自己的性命却悬在自己手中,用来测验运气,不免太过那个吧?我未免勇敢得有点

儿盲目了。”

  然后他又想到这两颗丹丸,为什么他会选择到这一颗?何以不换换其中的一粒?

  他讽刺地笑一声,向云姑娘道:“实不相瞒,我并不想死。可是世事便是这样,正

如我不想出丑丢脸一样,但往往却非出丑不可。”说完这话,好像有点儿不祥之感,便

忽然闭嘴。

  云姑娘在这最后关头,好像也有点儿逃避现实,她道。“这粒小还丹,乃是五年前

一位名列天下武林五位高手之内的葯仙公冶辛秘制之宝,他说服了此丹,可抵半甲子苦

修之功,但我家小姐一直随身携带,老是不敢冒这个险。”

  何仲容忽然记起那南阳镖局的镖头王光义在述及人魔邱独来历之时,曾经提到一位

清风剑客车度春,也说是名列天下前五位高手之内,便插嘴问道:“姑娘所说的葯仙公

冶辛,可是与清风剑客车度春齐名的?那么还有其他三位是谁?”

  “不错,清风剑客车度春也是五位高手之一,其余三位,一是我家小姐的师父太白

山冰屋主人谷姥姥……”

  何仲容为之肃然起敬,道:“原来贵小姐不但家学渊源,而且还是高人之徒。”说

到这里,心中忽觉奇怪,这北四堡南五寨的主人,屡代秘传武功,在江湖上所享威名,

已十分不得了,难道还够不上这五位列前五人的高手?

  云姑娘冰雪聪明,已看出他的疑思,便道:“老堡主的武功虽佳,但一人而兼两家

之长,岂不更好?同时因谷姥姥乃是女人,我家小姐拜她为师,真是再好不过。那四堡

五寨之首的济南金龙堡大小姐,也曾要拜谷姥姥为师,却因我家小姐先了一步,故此后

来不知她改拜哪一位?另外那两位高手一是神行男闻一公,一是风火童子温炬。

  “这小还丹是五年前葯仙公冶辛到冰屋过访谷姥姥,下棋消遣,正在双方苦苦争持

时,我家小姐看了良久,忽然间葯仙公冶辛允许她做声,公冶辛见她年纪尚轻,使准她

说出这一着。我家小姐对下棋之道,极有天分,这时说了一着,谷姥姥果然凭那一着赢

了,这时才知道他们竟有打赌,这一局可把这盘小还丹赢来,谷姥姥便赐给我家小姐。”

  何仲容手中冷汗更多了,口中问道:“为什么不直截了当给一粒真丹呢?”

  云姑娘道:“小婢这就不知道了,只好问我家小姐。”

  何仲容已不能再拖延,咯一声把丹九吞人腹中。

  云姑娘赶快收起那个玉盘,匆匆走出轩去,迎面碰见高弃正蹲在院子中玩石子。

  高弃见她.做个滑稽的表情,但云姑娘哪里笑得出来,只叹了口气,高弃正觉有异,

起来拦住她道:“云姑娘你怎么啦?”

  云姑娘往左一闪,高弃也往那边拦,她闪的快,高弃仍然拦住,一急之下,猛然出

掌推去。

  高弃敞开前胸,吃她一掌结结实实打个正着,哎的一声,踉踉跄跄地退了好几步,

撞在院墙上。

  云姑娘见他捧住胸口,猛然醒悟自己的掌力何等厉害,若是常人,这一掌怕不立刻

心脉震断而死才怪哩,赶快冲到他身边,伸出玉手拉住他捧胸双掌,慌急地道:“你怎

样啦,疼么?我真该死,胡乱一拳打在你身上。”

  高弃无力地眨眨那对小眼睛。缓缓道:“你……你的掌力真厉害……可是练过铁砂

掌……”

  云姑娘道:“是的,真该死,你现在怎样了?小婢去找小姐乞些灵葯来。”

  高弃摇头道:“我……歇会儿就好了……”现在他可真个心惊胆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服神丹假死宝云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