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07章 打擂台掌刀齐杨威

作者:司马翎

  桑无忌当然明白他轻蔑嘲讽之意,但面上仍不露出任何神色,淡淡道:“我不爱在

口舌上称能。”

  孟松用牙咬得吱吱而响,吸气运功,两臂骨节嘛啪地响个不停。

  只听桑无忌又道:“像孟老师这样子,对敌起来,该多么不便呢?难道遇上敌人的

话,人家也站在那儿等你不成?”

  孟松气上加气,功夫也调运得不纯了。黑煞手桑无忌却趁这时机,踏前一步,右手

一扇,喝道:“孟老师请发招。”

  他虽是随手一扇,但风力强劲,孟松泞不及防,骇了一跳,本能地移宫换位,右美

化为“横扫千军”之势,劲扫过去。

  拿出处方知对方乃是虚着,目的就是引诱自己在功夫不纯之际发招。敌人便好趁这

机会反攻,使他腾不出时间再调运功夫。不由得又因敌人的诡计大大生气。

  黑煞手桑无忌正是此意,一见对方出手,马上施展师门绝艺,掌心变得漆黑乌亮,

使出祭天十三式,抢攻过来。

  眨眼间连换三拿,声音响亮之极。要知桑无忌出名就在这双吴然手上,力量凌厉中

又暗蕴阴毒,乍刚乍柔,教人防不胜防。这一上手,红旗铁枪孟松已吃了大亏,身形蹬

蹬直退。

  何仲容看得一愣一愣的,这才知道这人魔邱独的嫡传徒孙,的确不好惹。暗忖道。

“我现在的功力,可不知抵挡得住他这三掌否?”

  正想之时,台上的黑煞手桑无忌尽施绝艺,宛如狂飚激涛般猛攻对方,着着都是足

以制敌死命的煞手。

  西看棚上的云少寨主云纪程真沉不住气了,眼看孟松只接了十五招,已屡见险象,

这正如棋中高手相争,一下之差,便步步挨打。他霍然起身,心想好歹上台去把孟松替

下再算,目下情势危急,顾不得什么面子。

  却听邻座一个尖锐的女人嗓子低低道:“云纪程,你敢是看得太兴奋了,可把我给

挡住啦!”说话之人,正是赵家寨赵素之姑娘。她也是第三派中人,故此出言相拦。云

纪程听了微愣,忖道:“莫不成我就眼睁睁让他被人家打死?”

  赵素之伸出玉手,扯住他衣袖。要他归座,云纪程犹豫不决,只好坐下。

  对面的东棚上,成堡主又看清楚他们的动作,也测出其意,心中微凛,立刻对这冷

酷和有决断的赵素之另加估价。

  那红旗铁枪孟松心知今日之一败,纵然不死不伤,但也等如从江湖上死掉,猛可大

吼一声,拳发如风,台下敌人攻来的拳拳不理,一味也用重手法袭敌要害。须知他武功

本甚高强,功力也极精纯,目下之败,不过是受激中计而已。如今改用这与敌俱亡的战

术,增势立变。

  观战众人中,所有的高手都毅然色动,因为他们都看出这一场比武,凶险无比。按

照武林中比武规矩,双方都不是有杀父夺妻之恨,便应在交手后,一知对方深浅,已定

进退胜负。譬喻台上这两人,算得上势均力敌,无论如何三十招之内,彼此都难分高下。

是以这一场应该对付着敷衍过去。但到台主桑无忌一上手便先以计策相激,出招后更是

煞手连出,分明有取敌性命之意。这样已大是违背规矩。

  那些参与北四堡南五寨暗斗漩涡之人,自然肚中明白那桑无忌是暗得成永授意,尽

可能将红旗铁枪孟松杀死,以削弱第三派的实力。但局外之人,便觉得十分奇怪。

  黄山宗绮姑娘悄悄对师兄赤面天王熊大奇道:“师兄,你看人魔教出来的徒孙,手

段多么毒辣,这大概是天性嗜杀之故。”

  熊大奇白他一眼,不肯作答。他这个老江湖已瞧出其中大有蹊跷。第一,成家堡以

武会友,虽是武林盛事,但总不至于能令那些黑道一流高手或早已隐迹的魔头们如此激

动。纷纷赴会。第二,他们虽然只住了一天,但已觉察出堡中有点儿不寻常的气氛,在

闲谈中常常发现被乘机盘问的迹象。第三,那黑煞手桑无忌根本是存心如此、一点儿也

不关乎他的天性。

  但他决不愿卷人漩涡中,故此对师妹的话,不但不答,还白了她一眼,意思要她别

乱说话。

  这时台上恶斗的两人,又培堪扯为平手,不过在高手眼中,仍然可以推想到桑无忌

一双黑煞手确有非凡的威力。若果不限定招数而恶斗下去,红旗铁枪孟松只怕性命难保。

  三十招一过,黑煞手桑无忌倏然跃出圈子。红旗铁枪盂松不追迫,也自停手,厉声

道:“孟某可要请教第二场兵刃了。”

  黑煞手桑无忌昂然不惧,冷冷道:“孟老师尽管赐教。”

  红旗铁枪孟松道:“孟某的兵刃,就是背上这十二支破烂东西,乃是兵器暗器并用,

桑台主请留意这一点。”

  他是明人不做暗事,先招呼出来,免得别人讥议。本来他闲常不露这桩绝技,只用

单刀作为兵器。是以江湖上但知他十二支红旗铁枪,另有秘传打法,十分厉害,却不晓

得其实最妙绝的乃是兵器暗器合用。目下他誓慾取敌人性命,便连底牌也不惜揭开来。

  黑煞手桑无忌暗地里可真不敢小觑人家,赶紧掣出外门兵器子母乾坤圈,交互一击,

发出震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红旗铁检孟松一见对方敢是用这等外门兵刃,浓眉为之微皱,一回手抽出两支尺许

长的铁标枪,厉声道:“孟某可要出招了,桑台主小心。”喝声中,迈步统敌盘走,身

形忽快忽慢。台下观战的那么多人,忽然都弄得紧张起来,屏息以观。

  于是偌大一个场子,竟然一片寂然,在内堡门看守的几个汉子,更无暇理会周围的

一切。

  何仲容既想瞧瞧人家绝艺,又想赶快找到成姑娘,一说完关于毒丐江邛已死之事后,

便离开这是非之地。故此首鼠两端,心神不定。

  场中忽有三人一齐出来,何仲容眼光一扫,原来是和他有过同桌一饭之缘的南方大

盗,其中的史自良早先曾登台失手,这刻正因留在堡中没趣,便硬拉了贺央和苗阳两人

要离开本堡。

  他们这时都死心塌地,明白人家北四堡南五寨威名不虚。光是看看人家收罗的人才,

无一不是上选之材,全都比他们高了好多倍。

  贺央首先发现门口站着的何仲容,便举手招呼一声。站在门口的壮汉更不注意了,

竟没有一个人转头去看何仲容。

  须知这刻成堡主成永已下严令,追缉毒丐江邛和何仲容的下落。同时经中的高手们,

都已知道那仇敌满天下的山右老农孔廷式,有个传人何仲容出现此地。不过目下成堡主

正在查缉他的行踪,故此大家都暂时不理。是以若果那几名壮汉发现了何仲容,准保大

叫起来。

  那三人来到何仲容身边,贺央又道:“我刚才直在奇怪,为什么何老弟不在看棚上?

那棚上的人全是本堡贵宾呀!”

  苗阳也道:“是呀,何老弟你为什么在这里看?”他们停步说话,便有一个壮汉转

头而瞧,忽然睁大眼睛。原来那壮汉乃是看到史自良,认得他刚才上过台,故此略现讶

色地睁眼睛瞧他。然后又掉头去看台上。

  台上子母乾坤圈的声音震响起来,极是宏大。四人都情不自禁地回头瞧看。苗阳和

贺央可不愿走,一齐趁机拉住史自良和何仲容两人,道:“回去吧,我们还是看完再走

不迟。”

  他们拉拉推推的又走回场中。守门的人,竟没发现本堡严令追缉的人犯,居然在光

天化日之下,混人堡中,并且在台下看其比武。

  那红旗铁枪孟松此时尽施全身技艺。那两支红旗铁枪全是一派点穴镢的招数,凌厉

异常。但对方的子母乾坤圈份量沉重,招数精严,荡起一片风声,把他逼在圈影之外,

近不得一步。

  眨眼间已拆了十招,黑煞手桑无忌大喝一声,招数一变,但见满台仅是圈影,堪堪

要笼罩住红旗铁枪孟松的身形。这一路招数,正是人魔邱独生平武学精英所苹,称为祭

天十三式。看棚上桑无忌的两个师弟尉迟刚。尉迟军,都为之目瞪口呆,只因他们尚未

学到如此精微奥妙之境。

  红旗铁枪孟松心知只要被敌人圈影完全罩住,想全身而退,可就艰难了。猛可一滑

步,左手铁枪甩出去,红光一闪,直射对方中盘。

  党的一响,那桑无忌看也不看,乾坤圈过处,便把那支铁枪砸飞半天高。但见敌人

已乘隙斜闪丈许,冷笑一声,挥圈追击而去。

  红旗铁枪孟松两手连挥,三道红光行尾电射而出,他的动作神速之极,显示他确在

这十二支红旗铁枪上下过苦功。

  黑煞手桑无忌猛然一沉真气,身形骤定,但手中那对子母乾坤圈并不闲着,当当当

三响,全部砸得飞上半空。

  场下一阵哗然,只因前后四支铁标枪都飞上半空,那些铁标枪从碰击声音中已听出

乃是实心镔铁的杆,是以极是沉重。若不小心,被这些铁标枪砸着头颅,准保脑浆进裂,

于是场中这些人都纷纷举头去瞧天空。

  何仲容却目不转睛,凝望着台上。史自良推他一把,道:“老弟可得小心些。”

  他仍然看着台上,口中道:“不必慌,那四支铁标枪一定得坠在台上,否则姓桑的

就算输了。”

  那三人一听都不能服气,仍然举头望着天空。

  台上的黑煞手桑无忌砸飞三支铁标枪之后,忽然按圈不动。奇怪的是那红旗铁枪孟

松也不再发标枪。

  何仲容大感疑惑,脑筋连转,忽地恍然大悟,忖道:“现在一定只剩下一招,故此

双方都因知道无法制敌死命,是以考虑要不要作最后一次的全力一击。”

  台上两人果然正因此故,因而都犹疑不动。在黑煞手桑无忌而言,他领教过对方的

功力招数,心知自己在一招之中,决不能杀死对方,因此不如等对方先发招。封架后便

罢手。

  红旗铁枪孟松则因情势危急,先发了三枪阻敌,每一枪算作一招,白白耗费了三招,

全无用处,到他醒起只剩一招时,已来不及收回。于是他大大考虑自己要否演绝艺,作

最后的尝试。他并非惧怕对方报复,而是想到下一场还有个宿仇强敌。假如他在这一招

之中,既伤敌人不着,又被下一场的仇人先看出底蕴,这个亏岂不是吃得太大些?两人

寂然对峙片刻,头上风声连响,四支红旗标枪直掉下来。

  嚓嚓嚓嚓四响过处,全部插在台上。

  黑煞手桑无忌收起子母乾坤圈,朗声道:“孟老师艺业惊人,桑无忌阻挡不住,就

此告退。”他连第二十招也放弃了,红旗铁枪孟松当然没得话说,有什么仇恨,也得等

日后再说。

  场子中何仲容这一伙人,开始说起话来。史自良竖一下大拇指,道:“老弟真要得,

怪不得人家要请你到内宅歇宿,我们还怕那几支铁枪砸着脑袋哩!”

  贺央道:“你不上去试试么?”

  何仲容道:“我本没有这个打算,但假如下一场还是姓桑的做副台主,我和他以前

打过一场架,也许上去跟他干干。”

  这几句话,直把那三人听得十分钦佩,他们万万想不到这个美少年居然敢与桑无忌

作对头。苗阳率然道:“真是失敬了,我们是因为听闻你连秦东双鸟都打不过,故此走

眼小觑了你……”

  “秦东双鸟昨晚已经死啦!”何仲容淡然说。

  “哦?”史自良等三人都异口同声嗟呀起来。苗阳压低声音问道:“是不是被你杀

死的?”

  何仲容又淡然点头,现在他已被台上的万象真人和孟松对峙之势吸引去全部注意力。

  红旗铁枪孟松已收回先前发出的四支铁枪,向万象真人道:“我们都是老相识,不

必掉什么虚文,就请道长掣出兵器,在下仍是这几支破铜烂铁。”

  万象真人应声好字,口手掣出拂尘,轻轻一展,拂尘根根竖得笔直。

  红旗铁枪孟松一见人家谱修数十年后,功力大有精进,这一手已可测见气贯毛梢,

心中微凛,两手分持铁枪,喝声请字,倏然踏步发招。

  但见红光骤闪,扰人眼神,原来他使个手法,铁枪反转过来,两面小红旗蓦然乱颤,

扰乱敌人视线,跟着枪尾直截过去,用重手法戳穴。

  万象真人拂尘一抖,也自飞起一蓬白网,连消带打,拂尘玉柄乘隙蹈假,反攻进来。

  这一手漂亮之极,场中之人轰然喝彩,却招恼了红旗铁枪孟松,只见他连环发出三

招,满台红光飞舞,声势比之上一场又大大不同。众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打擂台掌刀齐杨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