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高飞》

第08章 羁水牢奇遇土木老

作者:司马翎

这时成玉真一上台,引起的騒动可就大了。

何仲容心中已猜想她是对自己有大恩的成姑娘,登时俊目中射出光辉,恭敬地向她抱拳为礼,悄声道:“多谢姑娘赐葯大恩,在下没齿难忘。”

成玉真玉面一沉,道:“你曾为我主仆出手阻挡那秦东双鸟,故此以灵葯为报,如今不必多言,本姑娘还要看看你有多少绝艺。”

她的语声不低,大多数人都听到,虽然那些人不明白她说的灵葯是怎么一回事,但从她那淡如峻的声音中,却可测知成玉真对这少年心怀恨意。

众人当中却以尉迟刚最为激动,他却以为成姑娘是为了他被辱之故,因而愤怒。是以既欢喜,又惭愧。

何仲容对她的态度可真摸不着头绪,不过他已明白了何以老是觉得成姑娘面善之故,敢情她便是日前所遇的美书生。

他本想告诉她说,此来成家堡,特地是来告诉她关于毒丐江邛已死的消息,然后,他便毫无所求地悄悄离开成家堡,到那深山僻谷之中,等候毒发。

但面对着她这么冰冷的表情,他还能说什么话。当下微叹一声,便考虑是否立刻认败服输,跳下台去。

成玉真已准备好,冷冷道:“何仲容你如不先动手,本姑娘可要发招了。”

何仲容有点儿惘然地嗯了一声,成玉真见他那种迷惘的神色,不知怎的,芳心一软,但她立刻抛开一切情感的波荡,娇叱一声接招,玉掌一穿,身随掌走。

这一掌打来,相隔尚有数尺,掌力已潜迫上身。何仲容本能地使出毒龙掌法,左掌微推,发出一股掌力,抵挡住潜迫上身的阴力,右手一式“开天辟地”,竖掌猛劈过去。·

这一式凶猛异常,但掌势只使出一半,便已变化为“金豹露爪”之式疾然踏步欺身,五指如钧,直抓敌腕。

成玉真发觉他掌力果然雄浑无比,心想若要在十五把内败他,唯有行侥冒险,引他轻敌用出进手招数,然后寻瑕蹈隙,一举败敌。

当下使出师门绝艺,他见她身形飘忽,一双玉掌左攻右守,右出左退;招数神妙异常,但似是掌力不敌,是以身形老是后退。

眨眼间换了五招,人影乍分,原来两人都换个守式,故此身形分开。

场中彩声雷动,何仲容本来迷迷惆惘,不知对方何以会对他这样。这刻自然惊觉,眼光瞥过成玉真冷若冰霜的美丽脸庞上,忽然暗自叹口气,忖道:“我已是个垂死之身,这世上一切,还有什么可争的,倒不如一会儿突然开放门户,让她一掌打死。这样一来可以替她树立威名,二来我也不必麻烦自己动手刎颈。”

主意一决,登时一阵泰然,仰天长啸一声,啸声高亢悲壮,大有易水萧萧,壮士一去不复回之慨。

全场之人为之耸然动容,只因他这一声长啸,除了悲壮异常之外,还显出内力湛深,令人耳鸣心跳。

何仲容肃然道:“成姑娘不须留手,在下决定全力以赴。”

成玉真银牙一咬,道:“好。”掌声随动,轻飘飘拍将出去。

何仲容觉得这一掌大有蹊跷,心中倒想知道她这一招有什么威力奥妙,便也举掌相迎。

他的掌力如狂飚般撞出去,猛见成玉真玉掌化为骄指前伸之势,宛如变成一柄利剑,其疾无比地探将进来,自家的力量都被她这一下手势,化解得无形无踪。

好个何仲容,天资特佳,在这危机一发之时,左手已使出金指银掌功夫,点向对方肋下大穴,跟着一旋身。右手化为昆仑绝招“龙尾挥凤”,反掌拍出。这两路招式混合使用,威力登时增加一倍,使得成玉真为之微微失色。

当下不敢怠慢,提气一纵,身形飞上半空。

这种招式,虽说能够避过敌人凌厉的夹攻招数,但不啻饮鸠止渴。只因她身形飘下来,在敌则易于寻降攻人,在己则难以再变换身形。是以有险而无益,非万万不得已,或是功力相去悬殊,绝不轻用。

何仲容另有心意,一心要追成玉真攻出最毒辣的招数,然后敞开门户,让她击毙自己,是以这时丝毫不肯放松,右掌一穿,使出毒龙掌法中的“直捣黄龙”之式。这一招乃由岳家散手中撷取而来,神威凛凛,果是一代名将风度。

成玉真身形将落未落,忽然一折腰,在空中绕个小圈子,反而飘飘落在何仲容身后,玉手起处,右掌取敌后背心,左手王指纤纤,疾点腰下悬枢、命门两穴。

何仲容故意身形一滞,直到掌力指风一齐上身,这才作出要闪的样子。

两边看棚上都是一时好手,早已瞧出不妙,这时倒有一大半人惊哗起立。

成玉真右手突然一撤,左手力量也化刚为柔,玉指落处,何仲容连哼也未及哼出,滚在台上。

全场之人耸然动容,虽然不少人觉得何仲容不应身形迟滞,但那成玉真绝艺果然惊人,因此全都没有深思,认定太白山冰屋绝技毕竟不凡,都如雷般喝起彩来。

成玉真玉面凝霜,单掌向台下群雄施过礼后,便个人把何仲容抬走。

成堡主上台宣布休息,群雄一哄而散。可是何件容这一幕与及成玉真的月貌仙姿,都被他们纷纷谈论不停,同时揣测何仲容的命运。

且说宅内一个小花厅中,坐着不少人,这时已是饭后,有几个人面上红光浮现,酒气扑人。

上座是成堡主成永,紧挨着他是金龙堡金风儿。

此外有百补禅师、万象真人、人庞邱独门下三个弟子,和总管家秃鹰于戎等。

成堡主已派人去找成玉真,但找不到,料她必是在后面斋堂和母亲在一起,那斋堂除了服侍老太太的贴身婆子和成姑娘的侍婢秋云可以进去之外,其余下人,一概不准闯人。成永既想到女儿乃在斋堂,他生平就是有点儿怕这位夫人,便不再命人去找女儿出来。

这个会议便是要决定把何仲容如何处置,尉迟兄弟一力主张杀死何仲容,座中除了金凤儿在初说过不可的话外,其余的人都不表示意见。

成堡主有点儿委决不下,以他忖测,他女儿可能会赞成杀死何仲容的主意,虽然他不明白有何缘故,但看她后来自动出手,分明是有诛他之意。

于是他向百补禅师和万象真道人征询意见,百补样师道:“贫衲对此并无意见,但成兄必须防他乃是别人的好帮手。”

万象老道说道:“贫道却赞成除掉此人。”

他的话一说出来,金凤儿玉面微微变色,尉迟兄弟着在眼中,那尉迟军朗声道:“敢请道长说出理由。”

他的意思是等万象道人说出好理由,以他在成永心中的份量,必定能够使得成永同意。

“山人认为成兄如要争取龙门双仙,这是大好办法。”

成永颔首道:“万象老友之言甚有见地,龙门双仙昔年吃过山右老农孔廷式的大亏,门人死绝,此仇自是难解。我们可把那厮送给他们处置,假如他们肯助老朽出力的话…”

尉迟军得意洋洋地瞟金凤儿一眼,却见她神色如常,已不出言反对。

何仲容的命运就这样决定下来,但暂时还不至于立刻就死,只囚禁在水牢中,黑暗不见天日。

成永回到后宅休息,成玉真忽然进房来,叫声爹爹。

“唔,你刚才到哪儿去了?我们因讨论何仲容处置的方法,故此为父的想你也列席。”

成玉真淡淡一笑,道:“女儿就是故意躲到娘的佛堂去呢。你们的结论如何?”

“已决定将那厮处死,但如能将此人交换到龙门双仙归心投诚,这个交易也极划算。”

“啊,爹爹此计差矣,你老以前不是说过,龙门双仙一定已被别人罗致去了么?倘若他们伪为答允,其实却做反间的工作,岂不糟糕?”

成堡主拂髯一笑,道:“为父焉会如此容易便让他们阴谋地得手?当然事先会有点儿安排。假如他们肯为我出力,便把何仲容交给他们。否则便在最近处死,免留后患。”

成玉真大大摇头,道:“女儿另有一计在此,不知爹爹愿不愿意听。”

成堡主道:“你且说出来为父听听。”

“女儿以为不如由女儿游说何仲容,教他为我们出力。只因他已有过和我们对敌的经历,其他的堡寨一定不会思疑他。这样请他担当那项最重要的任务,最为适合,同时他的武功也真不错呢!”

她的父亲晒笑道:“你以为他肯出力么?”

“女儿可以试试,又因他已被我们刚才开的秘密会议决定处死,而女儿这一暗中行事,连我们这边的人也不明白,以为他是逃跑了的,甚且我们还命其中一两人去追捕他,试问谁还能够疑心?此所以女儿不肯参与会议。”

成永禁不住矍然色动,轻轻喝声彩,道:“你的脑袋真不错,为父也自惭弗如。”

她微笑一下,又道:“我们另外还有一条妙计哩,单单是在何仲容身上,我们便可以大大剪除别派的党羽,削弱对方的实力。”

老堡主惊问道:“计将安出?”

成玉真冷冷一笑,道:“爹你举办这一场以武会友的盛举,主要目的仅仅在于能够事先窃知别派的实力,但知道又有何用?我们总不能明目张胆地下手剪灭那些人呀,现在恰好有这机会,只要如此这般,不是可把那些人都诱杀了,而且别人还出不得声么?”

成堡主拊掌大笑道:“好主意,为父这就照计行事,万一日后大事能成,你应当居首功。”

说罢立刻反身出去,传令秃鹰于戎,把何仲容押禁地下水牢。

秃鹰于戎衔命疾趋一个秘室中,何仲容正躺在床上,双目睁开,神光炯炯,但却全身瘫软,动弹不得。

于戎含笑道:“朋友,咱们换个地方吧!”

何仲容明明能够说话,却不回答。于戎一击掌,两个壮汉抬了一顶软轿进来。何仲容忖道:“奇怪,他们这么优待我,是何缘故?其实把我横拽直拖出去,不就完事。呀,他们想把我怎样?难道还不把我处死?”

忖想间已被他们抬在轿上,出了室门,放眼一看,重门叠院,口廊曲谢,一时也分辨不出身在何处。

转了好几个弯,看看屋宇有点儿眼熟,蓦然想起这儿再出去,便是自己居住过的一席轩,便又忖道:“真是咄咄怪事,难道要放我出去?那么何不把我穴道解了?何必麻烦用轿子抬我?瞩,早先乃是在堡中腹地,如今反而移出来了…”

忽见那边廊口有人影一闪,定睛一看,原来是成姑娘成玉真。

何仲容疑心自己眼花,定神再看,却见她那张艳丽的面庞浮起恍惚的笑容,眼睛中如有许多言语。但仅仅一瞥,便自隐没在墙后。

他登时惶惶忽忽起来,要知他在武台上本来准备一死以报知己,但突然醒来,却身处秘室之中,因此本来已疑惑非常。现在更加为之迷惑,不过心情在仿佛之中,又有一丝喜悦之感,却没有细想这种喜悦因何而生。

软轿突然停住。却是在一个小厅中,秃鹰于戎走到壁边,那儿有一条山水大轴,宽达四尺。于戎在画轴后摸一下,咋的一响,只见这幅大画轴向左边移开,露出一个狭窄门户。

秃鹰于戎挥挥手,软轿便放下来。那两个抬轿壮汉一个抬头,一个搬腿,把何仲容抬起来,便往那狭窄门户走进去。

里面有石阶十余,拾级而下,前面却是条窄窄的内道,大约只有三尺来宽,一丈之高。不论是两旁墙壁抑是关上的顶层,俱是石头所陶,一望而知坚牢异常。

何仲容苦笑一下,想道:“我纵然自己逃走,但这条两道如此之窄,真有一夫当关之险,只要一个人守在此地,插翅难飞。”

转念一想,自己已不须逃走,这石甬道再窄一些,也全不相干,于是又苦笑一下。

走了三丈之远,却已转了四个弯,陡见眼前豁然开朗,原来是个三丈方圆大小的石室。室顶吊着一盏琉璃灯,照得四下甚是光亮。

这时何仲容已注意到在甬道以迄这个石室,顶角处都不时可以见到暗洞,显然是为了排换地下的空气而设,是以一路行来,都不觉得空气浊问。不由得暗中佩服地想道:“不知是哪个匠心独运,建成这么一处地下秘境,那么此堡最初落成之时,必定先已建好这处地下的秘境。然后才建上面的房屋。”

正想之时,身躯晃悠悠又进入对面唯一的市道,只走了丈许,转个弯,又是一间宽大的石室。

何仲容又想道:“这两个大石室有何作用?莫非是有难时,堡中躲藏进来,可以有足够的地方容纳?哼,据我瞧来,这石室中只怕还有埋伏呢。”

忖想未完,又走了一段而道,转个弯,却又是一座宽敞石室。

这次石室中已无道路,但对面的石壁共有四个铁门,门上都开着一个半尺大的河口,但还有铁板盖住,可以开门自如。

何仲容见了这些铁门,猛然沁出一身冷汗,瞠目无言。

原来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羁水牢奇遇土木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鹤高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