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十一章 开棺救美

作者:司马翎

  粱、陈二人方自起身,举步向棺木走去。张胖子忽然敞声大笑,使得他们愕然停步回

头,望住那个肥胖的大哥。

  张胖子道:「假如是我的话,决不去动这屋子里的棺木。」

  梁协讶道:「为什麽?」

  陈章道:「大哥这话使小弟听了,浑身都有点发毛,倒底为什麽不动这两具棺木?」

  张胖子道:「你们打开棺盖的话,准得骇一大跳,大概是奇形怪状的死。」

  陈章首先道:「那麽咱们最好别动他。」

  梁协胆色较豪,道:「大哥没有瞧过,怎知棺木之内会有骇人的死?」

  张大胖子道:「若然是我布置此地,定必料到大凡有人入村,一定会先入此屋歇脚。因

此,我找两具奇形怪状的死放在棺中,让人家一瞧,再也不会查看别的棺木了。」

  陈章首先深信不疑,道:「那就免了吧,我去叫人查看一下别的棺木。」

  梁协沉吟一下,这才决定不去动那棺木,免得见到死,大触霉头。此是莫大的忌讳,实

是不敢触犯。只有罗廷玉和崔阿伯两人心中好笑,暗念这张胖子江湖门槛虽精。但在这一件

事上,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不过如此也未尝不是他的运气,只因他如无别的动静,罗、

崔二人大概不致现身留难他们。

  陈章大声吩咐一名弟兄查看棺木迅即得到答覆,竟是空无一物。紧接着一个精干大汉奔

入来,禀到:「村後有一倏平坦大路,直通两里远的一条河边。大路上留有辙迹蹄痕,甚是

可疑。」

  张胖子立刻率了梁、陈二人出去查看,不久,蹄声大作,都向村後驰去。罗廷玉推棺跃

出,崔阿伯也跳落地上。两人目光相遇,对瞪了片刻。

  崔阿伯突然一笑,道:「那个胖子太精明啦,却反而骇得他的手下不敢揭棺查看。」

  罗廷玉也忍不住莞尔道:「我亦有同感,崔老丈可知道他们的来历麽?」

  这时,两人之间的敌意冲淡了许多。崔阿伯摇头道:「老朽离开江湖已久,这些後起的

人物,尽皆不识。再说,端木小姐虽是应聘至此,却很少和独尊山庄之人来往,是以这一批

人马,究竟是什麽来路,老朽全然猜测不出。」

  罗廷玉缓缓道:「你们很少跟独尊山庄来往?」

  崔呵伯道:「端木小姐一向孤僻惯了,罕得与世俗之人打交道,这话信不信由你了。」

  罗廷玉道:「这话我倒是深信不疑。但说到她被倭子掳去之事,我死也不信。」

  崔阿伯勃然大怒,厉声道:「你武功虽强,老朽还不放在心上,何须扯谎?难道说老朽

为了哄你相信,竟不惜拚命杀一场,又追踪了一夜麽?」

  罗廷玉心想这话从你口中说出,实在情形是否如此?我可没有瞧见。但他终究年轻面

嫩,不好意思如此尖锐地反驳。

  淡淡一笑,道:「信不信之权在我,老丈何必非要我相信不可呢?」

  他也懒得举出亲眼见到瑞木芙之事,当下又道:「老丈如若万分急切的找寻端木姑娘,

鄙人不便耽误你的时间了,咱们就此别过。」

  崔阿伯咕哝一声,气忿忿的大步奔了出去,头也不回,反手关门,弄出「砰」的一声大

响。罗廷玉不加理会,迳自在椅子落坐,凝眸寻思。他想来想去,总觉得那张胖子这一路人

马似是独尊山庄辖下之人。

  看他们如此匆匆来去,正是在追查什麽事情一般。难道那端木芙被掳之事竟然不假?然

而他明明亲眼见到端木芙,确是被倭寇们劫走,其实却是诱自己入毂的假局。这样说来,莫

非是严无畏安排此计,连手下之人都全然不知?而这崔阿伯乃是端木芙之人,至今尚未知道

是个假局也是有的。

  这麽一想,颇合情理。当下决定尽快找个人问明所处之地,以便兼程赶赴金陵。他奔出

大门,四下一望,杳无人迹,那崔阿伯亦不知往那方去了?罗廷玉迳自向村後奔去。果然见

到有一条大路,料那张胖子等人正是向此路去了,当即放步奔去,不一会,便停下脚步。但

见一条河流拦住去路,河边蹄痕杂乱,一望而知张胖子这批人马已渡河而去了。

  他思量片刻,放眼四望,附近居然没有村落。於是乎决定循原路回转。不一会,他又回

到那座死寂的村落。他突然在村子当中停下脚步,慢慢的转头四望。罗廷玉的目光缓缓地扫

射过每一间屋子,好像是在细细欣赏每一间屋子的结构风格,颢得十分耐心。他瞧了许久,

已看过叁十馀间屋子,目光忽然一亮,凝定在一间矮破小屋上面。

  这座陋屋的木门已经没有了,残破不堪,根本没有什麽好看头。但罗廷玉不但瞧了老大

一会工夫。甚至移动脚步,向这间小屋走去。片刻已走到门口,掉头一望,屋内网结尘积,

破烂朽坏,後面还有一间。从门口望入去,也能见到顶穿墙坍,没得好瞧。罗廷玉却微微一

笑,一迳从屋侧走过去,到了後面的一间,墙上有个大缺口,比门户还大。

  从这缺口瞧入去,但见屋角有一具破旧棺木,恰好配得上这间破屋子。他定睛向地面查

看,不禁冷冷的哼了一声,忖道:「果然有人进来过,假如不是张胖子手下所留的痕迹,那

就是布置此村的人所留下的了。」

  他旋即又恍然忖道:「前一进的屋子显然无人入过,假加是张胖子之人到过这後进,决

不会像我打屋侧过来,一定会经过前一进,由此可知这儿的痕迹不是张胖子留下的。」

  他锐利地瞅住那具棺木,暗自料想棺中有什麽物事?会不会是个陷阱?抑是有什麽凶狞

恶毒之物,匿伏在内?原来他穿村而过之时,突然间记起了张胖子的话。他说布置此村之

人,可能在某一隐秘之处,放得有棺木,利用这口棺木施行计划。

  他立刻停步查看,终於发现这间破屋。正因此屋最不经眼,又没有木门。任何人搜查

时,最多望上一眼,便会走开。正好中计,轻轻放过。

  他忖想了一下,相度过形势,拟好退路以及应变之法,这才一跃而入,掣出血战宝刀,

缓缓伸出。刀尖插入棺盖缝中,暗运真力,往上一挑。那扇棺盖应刀而起,罗廷玉目光扫过

棺中,大吃一惊,宝刀缩处,棺盖砰又一声又复盖住。

  罗廷玉深深吸一口气,宝刀归鞘,举步走近木棺,伸手掀起棺盖,但见一个人躺在棺

内。那人是个黄衣少女,大股秀发遮住了半截脸庞。只能见到眉毛眼睛和鼻子。她双目紧

闭,肤色如玉,白皙非常。双眉细长入鬓,煞是好看。单单是这半截面庞,已经很美了。罗

廷玉伸手拨开头发,她整个面庞便露了出来。

  罗廷玉低哼一声,道:「端木芙,哼!哼!竟然是端木芙。」

  他已见过了她,焉会弄错?只不明白她如何这麽快就到了此地?又昏迷不醒地躲在棺

中?难道说自己离开严无畏之後,倭寇们大举围攻那间石屋,把她掳来此地?这个想法不论

在时、地、人各种因素上,都不合情理。论起时间,他罗廷玉先走不说。若是倭寇围攻那座

石屋,多少也得花点时间,由此推测,似是没有可能把她弄到此地来。

  说到「地」的因素,天下巧合之事虽多,但总不致於巧成这个样子,刚好弄到这一块地

方来,让他碰上。最後说到「人」的因素,就更加想不通了。以严无畏的武功,放眼天下,

难有敌手。何况尚有彭典、洪方以及霜衣卫队这些高手,倭寇方面如何能占到便宜?

  不管他想得通想不通,这端木芙已躺在棺内,一点不假。他瞧了一下,伸手在她身上连

拍叁掌。黄衣美女身子顿时一阵扭动,接着睁开眼睛,那对眸子宛如一泓秋水,极是动人。

  她见了罗廷玉,不禁啊的惊唤一声。却又连忙伸手掩住嘴巴,好像是这一叫太过失礼。

  罗廷玉很想沉下面色,冷冷的跟她说话。但当他说出话时,却感到声音不对,因为他不

特没有用冰冷的语气,反而相当的温柔有礼。他道:「不是端木芙姑娘麽?几时躺在这儿

的?」

  黄衣女从棺中坐起来,向他微微一笑,伸手道:「请你帮忙让我先出了这口棺木,我们

才慢慢的谈好不好?」

  罗廷玉纵是恨死了她,也不能拒绝。何况心中对她实在没有一点恨意,当即抓住她的手

掌。顿时一阵暖腻柔软的感觉传到心中,不禁心旌微摇。

  但他外表镇静如故,谁也瞧不出他心湖中的涟漪。黄衣女跨出棺外,四下一瞧,这破屋

内空无一物,於是道:「我累死啦,找个地方坐着说话好麽?」

  罗廷玉道:「这又有何不可?」

  便带她出去,走到那间最高大宽敞的屋子。她坐在椅上,螓苜靠住椅背,显得很娇弱疲

倦的样子。罗廷玉那里坐得住,在她面前走来走去,满肚子思潮翻腾,连他也弄不明白究竟

在想些什麽?

  过了一阵,黄衣女才道:「是的,我就是端木芙。罗先生你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好一

些日子了。」

  她探囊取出一面铜镜,放在眼前,反覆瞧看。罗廷玉以为她在照看自己的容颜,所以没

有注意。

  只听她忽然低叹一声,用伤感的语调道:「你虽是当代俊物,一时人杰,但只怕亦不能

与时光争胜,到头来还是不免於英雄老去,美人迟暮。」

  罗廷玉觉得这话似乎并非向她镜中之影所说,侧眼望去,敢情那铜镜上嵌有一幅彩色画

像。他眼力极佳,一望之下,已看出这幅小像通共只有鹅卵般大小,但画笔极工,设色鲜艳

夺目,昼中之人却正是自己。他讶异地转到她背後,定睛细看。但见自己这幅小像chún红齿

白,眼如点漆,奕奕有神,不但是形似,而且十分的传神。自家也觉着自己果然有这麽一股

神气。他至此不由得不佩服她画笔之妙,已到了超凡入圣之境了。须知罗廷玉本身文武双

全,对书画之道颇有心得。是以瞧得出她画艺之高,已达至足惊人的境界。

  端木芙突然翻转铜镜,明亮的镜面上,现出她清丽绝俗的姿容。她在镜子里瞧着背後的

罗廷玉,露齿一笑,缓缓道:「妾身有一个疑问,藏在心中已久,反覆思忖,都得不到结

论。

  但又不知该不该说出来,求你指点?」

  罗廷玉道:「这个问题教鄙人也无从奉答,姑娘何不先说出心中的疑问来听听?」

  端木芙沉吟一下,突然红晕泛颊,羞涩地说道:「妾身观玩此镜之时,往往自问镜中之

影,配得上配不上镜内画中之人?还望罗先生不吝赐教。」

  罗廷玉冷不防的怔了一怔,一时答下出来。但见她螓首低垂,露出一截粉搓玉琢的颈

子,那纤美的线条实是能使人生出遐思。

  他忽然一阵激动,道:「以镜中人影的芳姿艳容,当然配得上昼中之人。鄙人反倒觉得

昼中人似是配不上筑中谪仙呢!」

  端木芙头也不抬,轻轻道:「先生果真是这麽想麽?你不会骗我吧?」

  罗廷玉道:「鄙人宁肯去骗天下之人,也不愿欺骗端木姑娘。」

  她迅即收起镜子,回头望住他,那对脉脉含情的眼波中,又掩饰不住她内心的狂喜。她

不必说一句话,但已能让罗廷玉明白她的心意。

  罗廷玉和她对望了一阵,俊目中也流露出如痴如醉的心意。但他不久就移开目光,沉重

地透一口大气,道:「端木姑娘,总该知道我的身世吧?」

  端木芙道:「你是鼎鼎大名的翠华城少城主罗廷玉,我怎会不知道呢?」

  罗廷玉道:「姑娘没有忘记那就行啦!想来你也晓得那些霜衣卫队的主子是那一个

了?」

  端木芙道:「当然知道啦!他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七杀杖严无畏,是罗先生你的第一号仇

人。」

  罗廷玉道:「既然如此,鄙人和姑娘之间,不可能有友谊存在。我们下次相见,只怕连

话都不能说。或者简直是在刀光剑影中见面。」

  端木芙迟疑了一下,才道:「是的,恐怕是如此了。」

  罗廷玉很想告诉她说,既然如此,何必谈得太深?但他望着她秀丽动人的笑靥。却又觉

得不忍心说出这般无情的话。

  双方沉默了一阵,罗廷玉设法支开话题,道:「端木姑娘画艺之高,竟是鄙人平生仅

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开棺救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