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十二章 助敌荡寇

作者:司马翎

  崔阿伯见端木芙没有下令改变阵法,大感惊异,说道:「小姐,待老仆出手与那一拚可

好?」

  端木芙身躯一震,如梦方醒,转眼望去,只见李卯星已越阵而出,直取萧越寒。不禁怨

声道:「这如此大胆,擅自离阵,必遭不测之祸。」

  李卯星事实上是得到何旭传令,才会离阵出战。他挥刀直取萧越寒,但半路上已被几个

敌人拦住围攻,收身不得。鏖战中只见萧越寒突然一个起落,又是一名霜衣卫士被杀,他身

法如电,刀法绝毒,但凡出手,没有不是杀死一人的心端木芙发出号令,阵法突变,缩成丈

半方圆的一个圆阵,早先的阵法运转得灵活迅快。现在却甚是徐缓,但阵阵森寒杀气涌出,

竟迫得众寇不敢欺近。

  萧越寒一转身扑向李卯星,挥手麾退诸寇,独自出手,但见他刀光如潮,从四方八面卷

来。十招不到,李卯星的长刀被他开,同时之间胁下一麻,顿时狂喷鲜血,栽跌地上。

  何旭怒喝道:「好毒辣的手段!」

  萧越寒回头冷笑一声,道:「你不服气,就过来试一试。」

  何旭自忖决计不能在十招之内杀死李卯星,可知那萧越寒的武功实在是强过自己不少,

那敢贸然过去。

  全场之人,不论是六大寇抑是独尊山庄方面,见了萧越寒如此高强狠毒的武功造诣,无

不凛骇失声。

  连那隐身室内,窥看战况的罗廷玉也大感惊奇,心想独尊山庄方面碰上这等敌人,今日

必受重创无疑。

  只不知这萧越寒竟是什麽来历?不但武功高得出奇,并且也不惧独尊山庄的声威。他自

然没有现身出去,帮助独尊山庄之理。至於那六大寇的横行肆虐,虽是神人共愤。但在罗廷

玉的微妙地位而言,宁可等今日之事过後,他才千辛万苦的找到他们,加以诛杀。

  萧越寒睥睨作态,厉声道:「那一个不怕死的,速速出来动手。如若自知不敌,可把那

端木芙丫头交出,即可免去杀身之祸。」

  何旭重重的叹一声,道:「萧兄武功高明得紧,兄弟虽是久走江湖,竟也瞧不出萧兄的

来历。」

  萧越寒道:「话休提,你们到底交不交出端木芙?此事一言立决,何须多言?」

  何旭那麽老练之人,这刻也有着手忙脚乱之感。他暗忖这萧越寒武功虽高,但己方高手

甚多。尤其是那成名比自己更早的崔阿伯崔洪,武功决计不在自己之下,因此但须联手出

战。

  这萧越寒谅也不能得逞,问题却在六大寇方面。这六大寇个个武功奇高,性情强悍,加

上他们手下近百之众,俱是身经百战的悍寇。动起手来,皆是有进无退,憨不畏死。假如己

方分出两叁个人围攻萧越寒,因六大寇定能率众击溃端木芙的阵法,把她掳走。

  他方自沉吟未决,只听崔阿伯向端木笑道:「老奴有意出战这,小姐意下如何?」

  端木芙道:「如在平时,你大可以放心出斗,但目下……」

  她慾言又止,竟没道破玄机隐情。何旭到底不愧是独当一面的霸主之才,在这等左右为

难的局势之下,仍然很快的决定了,高声道:「萧兄之言未免太不把天下之士放在眼内了。

  你武功虽高,但兄弟只要派出本庄两个人,即可把你抓住。」

  他说话之时,指手划脚,趁机把一只手放在背後,向端木芙作个手势,乃是要她率众冲

出,赶快逃走之意。

  萧越寒狞笑一声道:「既是如此,不妨一试。」

  何旭举步行出阵外,道:「好,兄弟先出来接萧兄几招。」

  萧越寒道:「你亲自出阵,还可以玩上几招,不过我先警告你一声,假如端木芙妄想趁

机逃遁的话,那是自招焚身化灰之祸,如是落在我手中,还用不着惨死。」

  他回转头向方滔道:「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方滔应道:「准备好啦!」

  口中发出一声尖啸,声传数里。众人转眼向村子前後通路望去,但见两端都出现了不少

人影,把守住出入之路。

  萧越寒狞笑道:「何兄你瞧见没有,那把守出入通路的人马,均是这海上六大豪手下挑

选出来的火器射手,他们能在海风劲厉,波浪滔天之中,施展火器烧毁敌人船舰,手段之

高,决不是你们意料得到的,你们如若不信,不妨分出几个人先去试上一试。」

  何旭乃是独尊山庄的主将,天下之事大都知道,消息灵通之极,焉有不信之理。当下

道:「萧兄这话倒不是虚声恫吓,但兄弟想不通的是你们怎会备有这等人手,似是早就料到

咱们会在此碰头?」

  萧越寒面色一整,道:「敝东主料事如神,当初与海上六大豪订约之时,便已规定下此

事。但凡那六豪聚面之处,出入之道皆须由雷火队暗加封锁……」

  说到此处,他突然双眉一挑,眼中精光暴射。此是聚功出手之兆,何旭方自暗加戒备。

  却见他缅刀交於左手,腾出了右手,解下腰间一条布带。众人都未明其故,那端木芙娇

声道:「何先生小心了,他要跟你斗一斗内力。」

  端木笑话声甫歇,萧越寒右手一扬,内力贯注布带之上,挺直如棍,缓缓向何旭面前送

去,嘿嘿冷笑道:「她说的不错,我若然单以刀招取胜,你们未必心服。」

  何旭毫不迟疑,伸手出去,五指运足内力,迅快向布带末端抓落。指风一触那根布带,

但觉坚硬如铁。同时隐隐有炙热之感,心中一震,立即跃退两步,道:「萧兄的内功造诣果

然高明,不须再试,兄弟意慾领教你的刀招。」

  莆越寒讶道:「咱们还未拼过内力。」

  何旭微微一笑,道:「何须当真拚过,方知胜败。」

  端木芙高声问道:「何先生,那布带之上可有奇怪的感觉麽,例如特别冷或是特别的

热?」

  何旭双目严密监规敌人,口中应道:「小姐猜得不错,那布带上隐隐有炙热之感。」

  端木芙哦了一声,闭目寻思。萧越寒丢掉布带,缅刀交回右手,顿时杀气森森,直迫对

方。何旭也赶紧运聚功力於左钩右剑之上,全神戒备。他数十年来开宗立派,设立武胜堂,

雄踞川黔一带。平生只服输於七杀杖严无畏手底,此外尚未遭遇敌手,论起武功,他也是当

今武林中罕有高手了。

  突然间,一个人越阵而出,厉声道:「堂主且慢,谅这不见经传之辈,岂足当得堂主大

驾出手。」

  话声中已奔到何旭身边,却是那莫家庄庄主莫义。他挽盾提剑,气势凶猛。何旭明知他

乃是藉词出战,以便自己临时也插上一腿,变成以二敌一之势。当即侧身让开两尺,说:

「莫庄主须得小心,此人虽然没没无闻,但武功高强精妙,非是等之辈。」莫义一鼓作气,

奔扑冲杀上去,萧越寒厉啸一声,唰的一刀劈出,快逾闪电,劈中敌人钢盾。「当」的大响

一声,火光四溅,但见莫义震得退了一步。在场之人见他刀法奇奥,内力强绝,都暗暗心惊

变色。何旭迅速查出村子出入之道,寻思冲破封锁之法,耳中但听「当当当」叁声震耳大

响,莫义已连退了二步,竟然抵不住对方猛劈之威。

  端木芙高声道:「何先生速速替下莫庄主。」

  何旭收回思绪,利钩一展,侧袭萧越寒。六大寇这时已恢复过来,受伤的李萧、陈元也

都服葯包扎过。

  他们赋性凶悍,这一点伤势丝毫不放在心上。

  黄奎首先扑出,厉声道:「萧老兄分一个给我。」

  萧越寒应一声「好」,缅刀如电挥劈,竟把何旭裹住,横移数尺。黄奎使的是双枪,尺

寸较常见的为短,招数奇诡,他双枪挑戮刺扫,霎时也把莫义截住。莫义吃亏在连抵萧越寒

四刀,手臂酸麻,气力不均。是以出手应敌之时,大大不如平日。黄奎两钢桧宛如毒蛇出

洞,狠辣凌厉之极,一交手就抢制了主动之势,把莫义杀得一味招架,脚下顿退,已无反击

之力。

  独尊山庄方面一看形势不妙,崔阿伯道:「小姐,老奴不能不出手了。」

  端木芙这时方睁开双眼,道:「你只要一出阵,我就将落在敌人手中。」

  崔洪讶道:「这话怎说了?」

  端木笑道:「我已测度出萧越寒的武功路数,你纵然与何先生双战此人,亦是无法取

胜。」

  崔洪心中不服,嘿嘿而笑,道:「小姐,莫看老奴年纪已老,但筋骨尚未衰朽,大堪一

战。」

  端木芙道:「有时候胜负之数,与你的武功无关。假如敌人的功力能突然增加数倍,你

和何先生联手之势,也挡不住十招,便须当场送命。」

  崔洪道:「老奴活了七十多岁,还未听过一个人的功力能够突然增加数倍之事。反倒是

这的刀法,端的狠毒盖世,何旭一旦失手,定必身首异处。」

  端木芙道:「不错,他的刀法决无负伤活命之人,任何人但凡落败,定必当场惨死。」

  崔洪道:「说来惭愧,老奴竟瞧不出这武功的源流派别,他的刀法如此了得,按理说老

奴不该全无所知。」

  端木芙道:「如若是一看即知,我们也不至於直到现在,还不知道那真正的仇家是谁

了!以我看来,这的刀法源流也不难查出底蕴,普天之下,大概除了罗家血战刀法,就再也

没有强过他的了。」

  崔洪道:「以老奴看法,罗家血战刀法虽是博大精深,气象开阔,但若是论起凶毒,只

怕还比不上他。」

  端木芙颔首道:「这话除了你之外,天下间已找不出几个说得出了。」

  她忽然微微一笑,眼中焦虑之色全消,转头向凌子流高声道:「凌队长,你留意我的暗

号,随时迅即出阵援救何堂主。」

  凌子流应一声得令,声言甚是雄壮。但端木茉却教他走近一点,说道:「你也是刀法中

的名家高手,敢是已瞧出此人刀法奇毒,自忖难以取胜?」

  凌子流迟疑一下,才道:「正是如此,只不知姑娘怎麽瞧出来的?」

  端木芙道:「你向来沉稳冷静,等不易开口。若非觉着对方乃是罕有之敌,回答的声音

决不会如此响亮。」

  她停歇一下,眼见对方露出承认之态,便又道:「你即管放心出战,到了危急之时,我

自会再派人手助阵。」

  崔洪道:「小姐打算再派那一个出阵助阵?」

  端木芙道:「你。」

  崔洪一怔,道:「老奴若然出马,便须留下凌队长负保护之责,别人我可不放心。」

  端木芙道:「现在是咱们全体生死存亡关头,假如我有一着之差,所有的人包活你我在

内,无不遭遇杀身之祸,阿伯你最好听我的话去做,便尚有一线生机。」

  她讲的如此严重,崔阿伯想是久已知道她料敌筹谋之能,当下也不敢开腔。端木芙又

道:「阿伯,他们斗得正急,我内力未足,须得借你之口,传我之令,才能送入他们耳

中。」

  她随即向崔洪说了几句话,崔洪轻咳一声,以内力逼出声音,道:「萧越寒,你武功之

强,连我家小姐意慾再派一人出战,你意下如何?」

  六大寇方面已有人叱喝抗议。但萧越寒却纵声一笑,道:「今日老朽如若不拿出一点本

事,只怕你们死难瞑目,即管派人出阵,老朽决不放在心上。」

  凌子流一见端木芙发出暗号,立时奔出。六大寇那边由於萧越寒已经发话,是以都没有

出手拦劫。凌子流这一挥刀加入战圈,与那何旭二人双战萧越寒,顿时形势改观,五招之

内,已把萧越寒迫退了叁四步六大寇方面正自耽心,而那莫家庄庄主莫义亦因功力深厚强

轫,勉力支持至此,觑见何、凌二人得势,精神一振,扳回不少劣势。忽见萧越寒一招震退

了凌子流,接着展出奇奥诡毒的刀招,光芒四洒,顿时又抢制回主动之势。

  一看而知他应付何、凌两大高手,自游刃有馀,斗到结局,定可得胜。莫义心怯气馁之

下,招数微滞。那黄奎凶威大发,双枪连环猛扫,当当当一连四五声巨响起处,枪枪扫中莫

义的钢盾。最後的一枪,格外威强凌厉,莫义打开始之时这条左臂就有了酸麻之感,这刻硬

接下来,摔了一跤。

  两名霜衣卫队抢了出去,及时救回莫义。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助敌荡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