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十三章 侠士风范

作者:司马翎

  端木芙叹息一声,面上的神色严肃之极,又道:「我们如此欺骗一个垂死之人,实在太

不应该了。但为了要查出他背后的恶魔倒底是谁,却又不能不这样做。」

  崔洪道:「小姐何须把这等小事放在心上,啊!这斯已是出的气多,入的气少。他真的

已活不成啦!」

  端木笑道:「我现在只盼他还有回光返照的片刻,那样我一则可以问间他可有什么后

事,待我们替他料理。二则他那联络之法,还未说得情楚……」

  忽见那萧越寒双眼一睁,似是恢复了神智,崔洪生怕小姐先问他后事,以致错过了机

会,是以连忙问道:「萧老兄,你那些信鸽如何使用法?」

  萧越寒望他一眼,正要开口。斗然间两眼中神光消散,喉头响了几声,随即吐出最后的

一口气,不再动弹。

  崔洪道:「唉!可惜得很,若然他讲出如何使用信鸽之法,咱们就可以用信鸽,把那恶

魔骗到金陵了。」

  他突然记起旁边的罗廷玉,心头一震,向端木笑道:「老奴记得小姐精通歧黄之术,难

道这斯当真已救不活了么?」

  口中说著话,脚下移步走向萧越寒的尸身。罗廷玉不由得低头审视那尸体,突然间背上

一麻,全身乏力,竟是穴道受制,不禁又惊又怒。

  崔洪在后面纵声大笑道:「小姐,咱们的隐密已被他听去,老奴迫不得已出手暗算,把

他制住,以免泄露了机密。」

  端木芙道:「阿伯有何打算?」

  崔洪道:「这等强敌,自然要及早诛杀,以绝后患。只不知小姐下得这等毒手与否?」

  端木芙道:「他曾经两度救我之命,咱们岂能恩将仇报?」

  崔洪道:「为了大局看想,咱们许多事不想做也不行!」

  端木芙沉吟一下,道:「你说的不错,以我来说,我何尝想在江湖上奔走,抛头露面,

尽做一些杀戮流血之事呢?唉……」

  她深深叹息一声,转眼向罗廷玉望去,眼睛中突然透出无限温柔之色,半晌没有言语。

  崔洪道:「小姐也曾说过,咱们终究会正面与罗廷玉他们发生冲突,既然如此,就须得

硬起心肠,来个先下手为强,以免后患无穷。」

  端末芙道:「我自然晓得这个道理,唉!这事太使我为难了,假如我不杀他,便枉有智

慧之名,如是杀了他,又难逃恶毒之论。」

  崔洪道:「小姐把他交给老奴就是了。」

  端末芙定睛望住罗廷玉,面色变化甚剧,显然她内心中的挣扎激烈万分。过了一阵,她

忽然道:「阿伯,点他的『紫宫穴』,让他开口说话。」

  崔洪过去出手一点,罗廷玉哼了一声,已经能够发声开口。但他却没有说话,只狠狠的

向端木芙盯了一眼,随即挪开了目光。

  端木芙柔声道:「你心中很恨我是不是?」

  罗廷玉理都不理她,端木芙又道:「我知道你已快要自行冲开穴道,我才教阿伯出手,

并不是巧合,请你不要生气。」

  崔洪大吃一骛,道:「原来如此,是老奴出手甚重,本以为他决计无法自行解穴破禁。

既然上一次他能破我禁制手法,这回还须小心防范。」

  端木芙在破旧的房子内缓缓的走动,双眉紧皱,似是在寻思一件重大之事,但谁也不知

她心中想些什么?崔洪那对眼睛忽然望向罗廷玉,忽而移到小姐面上,流露出迷惑、焦灼、

惋惜的混合表情。

  由于他们三个人乃是作三角形散立,是以罗廷玉也瞧得见崔老人的表情。他乃是极为聪

明之士,一望而知这个忠心耿耿的老仆,一方面是猜不出端木芙的心思,是以大感迷惑。一

方面他怕端木芙放过了自己,故此焦灼之极。再一方面则是觉得自己大可匹配他的小姐,如

若眼下动手杀死,未免可惜。他把崔洪的心理分析得精微透辟,全无差错。

  但他心中却充满了后悔之意,他后悔的是这次中了暗算,仍然是为了端木芙之故也。这

个女孩子已经几度使自己陷入危机和圈套之中,动辄有杀身之祸。假如是第一共中计,犹有

话说。但自从那一夜到绿篁村时开始,一连串的遭遇,已足以令他万分警□小心才是,如今

又大意著了道儿。若然今日被她所杀,这等惨剧不但得不到同情,反而要被天下之士嗤笑。

屋子里三个人各怀心事,静寂无声。

  过了一会,瑞木芙轻轻咳了一声,道:「阿伯,解开罗廷玉的穴道。」

  崔洪霜眉一皱,道:「小姐,常言道是纵虎归山,皮悔莫及,远望你三思而行。」

  端木芙道:「我已想了很多,不用再想了。」

  罗廷玉突然冷冷道:「崔老丈说得对,你若是纵放了我,将来定要后悔莫及!」

  他停歇一下又道:「你放我之举,不管是真心的,抑或是有意示恩,我罗廷玉将以敝城

血仇为重,全力对付严无畏。万一阵前相遇,决难容情。这一点我先说在前头,免得日后你

骂我全无情义。」

  端木芙笑一笑,道:「我们今日全靠你挺身而出,才平安渡过危机。因是之故,今日之

事,只有我欠你的情,你一点也下欠我的,阿伯,解开他的穴道。」

  崔洪慢慢走过去,道:「小姐坚执己意,老奴也没有法子违拗。」

  但见他身形微微涨大,竟已运聚了功力。此刻但须出手一击,罗廷玉断难活命。罗廷玉

面色丝毫不变,他并非全不畏惧死亡,只不过是他的勇气非是常人所能及,纵然在这等生死

关头,也尽可把持得住。

  但见崔洪抬起手掌,身形更加涨大,须发戟竖,形相极是威猛。端木芙娇笑数声,道:

「阿伯,他决不会向你动手,何须如此戒备?」

  崔洪眼中凶光,陡然收□隐没,道:「老奴岂能不防呢?」

  掌势落处,震开了罗廷玉的穴道,随即倒纵回端木芙身后,持拐戒备。罗廷玉明知这老

人刚才已起凶心,想违令杀死自己,以绝后患。但他既然没有个真动手,便不说穿。管自伸

手拍拍身上衣服,随即向门口走去。

  端木芙叫道:「罗公子,你打算到何处去?」罗廷玉在门口停住,回头向她注视一眼,

淡淡道:「我的去处恕难奉告。」

  端木芙道:「我不是想探听你的计划,而是怕你不晓得道路方向。」

  罗廷玉仍然淡淡的道:「不劳姑娘垂注,在下自问还能够找到道路。咱们后会有期,就

此别过。」

  说罢,放开大步,离开此屋。端木芙移步门边,遥望著他的背影,突然深深叹息一声。

崔洪忍不住说道:「小姐恕老奴多嘴,这个人你实在放不得,除非你另有神机妙算。」

  端木芙缓缓道:「我也知道放他不得,只因他这一去,势必陷入老庄主的天罗地网之

中。他武功虽纯,但双拳难敌四手,看来很难杀得出重围!」

  崔洪一楞,道:「照你这样说来,你竟是让他投入天罗地网之中了?」

  端木芙道:「不错,他临走之时,我有意指点他一条生路,可是他豪气迫人,竟不让我

有开口的机会。」

  崔洪初时甚是震动,旋即想到罗廷玉若然遭遇不测,对小姐只有好处,不禁哑然失笑。

自言自语道:「我真是老糊涂啦,何须为他担忧呢?」

  端木芙道:「你居然不知不觉中替他担心,可见得他的英雄气慨,已深入你心中了。

唉!其实我下费吹灰之力,便可以解除他杀身之祸。但想来想去,似他这般英雄人物,岂可

加以屈辱?所以还是让他去了。」

  崔洪道:「小姐有何妙计可以救他?」

  端木芙道:「我们只须把他放在一具棺木之中,让他几个时辰之后,穴道自解。其时我

们已远离此地,老庄主虽然在外面布下了天罗地网,但到了昏黑之际,还不见罗公子踪迹,

也就只好鸣金收兵了。」

  崔洪道:「听起来虽是很玄,但小姐向来神机妙算,无有不中,老奴也不敢不信。如若

目下已经安全无虑,老奴打算独自赶去瞧瞧。」

  端木芙沉吟一下,道:「你但去不妨,我有莫义他们保护,先回莫家庄去,你不必忧

虑。」崔洪大喜,当下也独自出村而去。

  且说罗廷玉奔出村外,走了里许,但儿一条河流横阻去路。他在河边瞧看一下,不见有

船只渡河,心想:我虽然不晓得目下在什么地方,但若是沿河奔去,迟早会见到村庄人家,

即可问出道路方向,再者也须找点食物充饥,或者还可以休息一下。

  他自昨夜开始,直到现在快到中午时刻,一直没进过饮食,又连续剧战,体力消耗甚

多。当下沿著河流奔去,大约行了六七里路,已走入一座村子里。但见村中甚是静寂,竟不

见有小孩在屋外嬉闹玩耍。不过也绝不似「百棺村」那么死寂,家家户户,都有炊烟,而且

鸡鸣犬吠之声,不绝于耳。

  罗廷玉心知有异,但仍然昂首挺胸,大步走去,这村子当中有四五丈之宽。当罗廷玉大

步走了十六七丈之后。左边一家宅子大门砰一声打开,走出三个人。当先的一个儒巾长衫,

但手中卦提看钢杖短刀。在他身后两人,俱是白衣劲装大汉,横持长刀。罗廷玉转眼望去,

但见这个儒生打扮之人,chún红齿白,风度翩翩,正是严无畏座下第二名弟子彭典。

  彭典面色十分严肃,微微躬身颔首,道:「少城主在百棺村中,出手击败萧越寒,保全

了敝庄不少人的性命,此恩此德,敝庄并不敢忘记。」

  罗廷玉见他神情十分凝重,顿时会意,心想:这一回他将以全力与我周旋,是以这般紧

张。但如此正是最好不过,因为黛青妹子为了他的缘故,被父亲下令处死,这一来变成另有

私仇,非清理不可。

  他豪迈地长笑一声,道:「这样说来,彭兄敢是打算恭送我出村不成?」

  彭典道:「少城主的雄风豪气,兄弟真是平生仅见,心折无已。闲话休提,言归正传,

兄弟在这儿候驾,假如罗少城主自问疲乏饥渴,未便动手,咱们便一同回返莫家庄,谒见家

帅。如若少城主不肯枉驾一行,只要你出得此村,兄弟也无话可说。」

  罗廷玉沉吟一下道:「令师竟不在此地么?」

  彭典道:「家师如若在场,便不须兄弟代言了。」

  罗廷玉点点头,道:「兄弟相信彭兄不致于打诳,既然你已摆出十面埋伏的姿态,可见

得带来的人手定然不少了?」

  彭典道:「实不相瞒,敝庄的精华差不多集中在此地了。少城主虽是骁勇无比,但孤身

无援,恐怕不易冲出重围。」

  罗廷玉道:「承蒙彭兄坦诚见告,不过兄弟并非为了冲得出冲不出而动问。而是奇怪彭

兄既然带领了这许多高手赶到,何以早先竟不驰援百棺村的危局?」

  彭典微微一笑,神情已没有那么严重,道:「确是责问得好,但事实上我们一路赶来,

还未抵达百棺村时,已接到报告说少城主现身出面,诛杀敌寇。」

  他停顿一下,又道:「兄弟当即以飞鸽传书之法,急报家师,然后接到指示,在这儿布

下人手,恭候少城主的大驾。假如少城主信得过在下,便用不著追询此事了。」

  罗廷玉道:「听彭兄的口气,似是因为兄弟曾在百棺村中出手,是以令师指示你好言劝

我到莫家庄见面,是也不是?」

  彭典道:「正是加此。」

  罗廷玉冷冷一声,道:「这样说来,严无畏倒是很看得起我,才下了当场格杀之令在

先。」

  彭典怕他说出难听之言,连忙插口道:「少城主乃是当世之雄,倒底如何,只待你一言

而决。」

  罗廷玉道:「自然是孤军苦战,至死方休,彭兄何须多问。」

  彭典长笑一声,道:「壮哉,壮哉,那么恕在下要得罪了!」话声甫歇,身后一个白衣

大汉吹动了铜哨,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响澈全村。

  罗廷玉朗声道:「彭兄,咱们这回动手,盼你多加小心。兄弟心中对你有一段私人仇

恨,只怕要趁此机会了断啦!」

  彭典当然晓得他指的是罗黛青那一宗公案,这件事虽然已向奏霜波解释过,但罗廷玉并

不知道。目下已没有分说的机会,当下应道:「少城主即管施为,不要以在下为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侠士风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