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十五章 啸傲江湖

作者:司马翎

她举步向前走去,罗廷玉默默跟在后面。二人在静寂黑暗的旷野中,不快不慢地往前走。三更时分,他们已走了不少路。罗廷玉见她平静如常,真测不透她是不是已把刚才「君後之约」忘掉。但他本人却始终拂不掉心中的烦恼。

忽见她停下脚步,举手遥指。当下顺著她所指的方向望去,但见里许左右,似是有人家,漏出一线灯光。那灯光如此之黯淡,若在常人眼中,根本很难发现。二人运足眼力望一会,秦霜波道:「那一家大概不是人家。」

既然不是人家,又是什么?罗廷玉登时明白她之所以不说出心中的猜测,一定是暗中考究他的目力。当下应道:「依在下看来,恐是一座庙宇。」

秦霜波点点头,道:「不错,我一路上都留意著,直到现在才发现这座庙宇,大概会合我们之用。」

罗廷玉讶道:「咱们要到那庙里去么?」

秦霜波道:「是的,我们须得在神佛之前发个誓才行。」

罗廷玉不禁暗自微笑一笑,忖道:「这等事也须到神佛之前发誓,何其迂腐?

秦霜波领先走去,一面道:「公子可别在心中笑我不够洒脱,我们总得找个见证才行啊,你说是也不是?」

罗廷玉忙应道:「是,是,姑娘爱怎么样都行。」

秦霜波头也不回,道:「我们在神佛的像前,一同跪下发誓,不许违约,如果能找到香烛之物,更是妥当。」

罗廷玉又应了一声「是」。她道:「你好像很听我的话嘛?」

罗廷玉觉得难以作答,虽然他明知自己是源于负疚和感恩之心,所以事事听她,但这话如何能说?他一想起心中的负疚,便记起当日与她相逢之时,诗酒订交,劫不说出自己的真正身份。这件事实在很对她不起,幸而她一直不曾提起,否则真是无地自容了。

不久他们抵达那座庙宇,却是一间庵院,屋宇不多,庵门紧闭,但他们仍然可以见到围墙内那间佛堂透射出的黯淡灯光。秦霜波回头道:「也许还有沙门弟子在诵经礼佛吧,我们敲敲门可好?」

罗廷玉道:「当然要叫门啦!」伸手拉起钢环,敲了几下,等了半晌,毫无动静。

罗廷玉道:「假如我们只不过进去发个苔,便无须惊动庵中之人。」

秦霜波掩口一笑,道:「难道我们越墙而入么?」

罗廷玉道:「在下顾忌较少,待在下先进去开门。」

他见秦霜波没有反对,当即纵身跃过围墙,把山门打开,秦霜波轻移莲步,走入庵内。二人穿过略显荒芜的院落,拾级走入佛堂之内,但见一盏琉璃灯高挂屋顶,发出黯黯的光线。

佛像前的供桌上,铜炉中有几支香尚点燃著,冒起数缕淡淡的青烟,供桌前面的地上,放有四五个新的蒲团。二人过去,各取其一,准备垫在膝下。忽然间秦霜波无声无息地扑倒在蒲团上,却不是伏地跪拜,倒像是突然睡著了。罗廷玉微微一笑,好像是早已晓得必会如此,所以毫不惊讶。他挺立不动,只转首四下瞥了一眼,但见佛堂内毫无异状,屋角墙隅还可以见到有些蛛网和尘垢。

过了一会,罗廷玉虎躯微微晃摇了一下,凌厉的目光也忽然黯淡下来,他哼了一声,举步走到秦霜波身边。他正要弯腰抱她,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冷笑。他立刻中止了任何动作,抬目向冷笑来路望去。只见三个白衣劲装的人,都拿著闪闪生光的长刀,拦门而立,这三人年纪都很轻,大概只有三十上下。

罗廷玉一望而知,这三人都是霜衣队的后补好手,应当俱以「不」字排名,果然左边的一个说道:「在下赵不惧,这一个是李不行,那一个是张不定。」

罗廷玉冷冷道:「知道了,你们有何打算,如若想立大功擒下本人,便进来动手。」

赵不惧道:「老恩主曾经传谕我等,说罗少城主你勇冠三军,如若相逢,只可智取,不可力敌。」

罗廷玉冷笑一声,道:「故此你们散布各处,各逞手段诡谋,是也不是?但这几根迷香还不易使我倒下呢!」

赵不惧道:「据在下听闻的传说,少城主竟是刀君的身份,在下甚愿在出手之前,请问一声是也不是?」

罗廷玉沉吟一下,道:「你听谁说的?」

赵不惧道:「敝庄都是这么说的。」

罗廷玉道:「这件事怒难奉告,因为连自家也不知道,如何能够回答?好啦!你们的援兵要何时方能赶到?」

赵不惧面色微变,李、张二人却露出跃跃慾试的神情。这叫做初生之犊不畏虎,他们虽是晓得罗廷玉厉害非常,但也很自恃自己的武功,总得要试过才甘心。如若换了老一辈的霜衣队,只怕连现身也不大敢,遑论出手拚命?

罗廷玉又道:「赵不惧,你一方面又想拖延时间,最好见到我自行倒下,任得你们缚走,对也不对?」

罗廷玉又道:「赵不惧,你一方面发出信号,急招后援,一方面又想拖延时间,最好见到我自行倒下,任得你们缚走,对也不对?」

赵不惧哼了一声,道:「是又怎样?」

罗廷玉道:「那样你就大错特错了,要知我最初越墙而入,开启山门之时,便发觉院中荒芜,不似有人居住,加上门闩腐朽,更可证明我所疑不错,因此之故,一见炉中之香未熄,立刻闭住呼吸。」

赵不惧道:「少城主这话未必可以全信,或者你有辟毒之法,才不畏迷香。」

他想拖延时间,自然应得多说几句话。

罗廷玉道:「我再举一些证据,例如这几支迷香,乃是刚刚点燃,才烧了一点儿,怎会无人应门,其次这佛堂内尘积网封,无人打扫,但这几个蒲团却是新的,焉有是理?」

赵不惧道:「果然破绽甚多,但少城主何以不通知秦仙子,而任得中了迷香昏倒,一旦动手,反而拖累了你?」

罗廷玉道:「我自然考虑过这个问题,我有二个想法,一是以她的智慧,应当不会中了阴谋诡计,二是她纵然一时大意,但以她的功力,也能很快就回醒,此所以找和你们正是不谋而合,都想拖延时间。」

赵不惧变色道:「原来如此。」

话声中,首先跨入门内,李、张二人并肩紧跟,都持刀作势,准备出手。赵不惧没有立刻发难,又道:「但以在下想来,你们如能及早冲了出去,当必更有利,少城主何以迟迟不出手闯关呢?」

罗廷玉道:「问得好,但我已见识过贵庄的弓箭手和使用火器的能手,想来必有三五名与你们在一起,如若冲出,只怕偶一不慎,误伤了秦姑娘。」

他不必反问对方这个猜测对是不对,因为从他们的面色表情,已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了。事实上罗廷玉心中岂有不急之理,敌人的迷香功效如何,全无所知,万一十分厉害,而秦霜波功力虽高,但一时半刻不能回醒的话。则一方面她昏迷如故,牵掣著自己无法放手击敌,另一方面敌人却来了后援,岂不糟甚。因此之故。他突然考虑到立刻冲出去这个方法。

虽说不易安然闯出,但总还有相当大的把握,总胜过逗留于此,让敌人布下重重罗网。但见赵、李、张三人忽然散开,各各相距三尺左右,齐齐跨步迫来,他们皆是挺刀直指,形成一股凌厉气势。

罗廷玉岂敢小觑,也自蓄势待发,他的「血战宝刀」虽未出鞘,可是他功力绝强,心与刀合。因是之故,乃虽在鞘,却已有一股刀气潮卷疾涌而出,正面的赵不惧最先碰上,突然间停住前迫之势,身子不由得震抖一下。他已被刀气所慑,十成武功已消灭了四成之多,紧接著李、张二人也被森寒的刀气所侵,自然而然地停下脚步。不过他们乃是被余波所及,远不似赵不惧那么吃亏。

罗廷玉长笑一声,道:「赵不惧,看你似是三人之中的领袖人物,武功当必最强,本人如若一刀不能取你性命,今天便放过了你,决不伤你。」

这一阵长笑和话声,铿锵有力,豪气迫人。赵不惧只觉全身冰冷,毛发皆竖。

这一惊非同小可,暗念敌人还未出手,已有如许威势,则当他出刀攻到之时,焉还有力抵挡?他不知不觉向后一退,这一来自己乱了阵脚,使左右侧翼的李不行、张不定二人,无法援救。说得迟那时快,但见罗廷玉宝刀出鞘,佛堂中精芒打闪,一现即隐,赵不惧屹立不动,罗廷玉也站在原处。

张、李二人目瞪口呆,望住赵不惧。但贝他胸口忽然出现血渍,很快就染红了一大块,紧接著那赵不惧低低一哼,隆一声跌倒在地上。原来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罗廷玉已攻了一刀,但进退之际,竟快得使人瞧不清楚。那李不行、张不定二人纵是性情再凶悍之人,在眼见这等情形之后,亦不能不胆战心惊,斗志全消。

只因那赵不惧在他们三人当中,果然是领袖人物,不论是武功或智计,都比他们强胜。既然连他也在一招之中送了性命,李、张二人自忖比不上赵不惧,焉能不大大震恐,但见他们同时后退,大有逃命之意。

罗廷玉一弯腰,已抱起了秦霜波,举步迫去,与对方这二人,仍然保持著七尺左右的距离。这样他们退出佛堂大门之时,他有把握增加速度,与他们同时冲出。

则外面的火器硬箭便无法施放,即使这些人心狠手辣,根本不顾己方之人的生死,照样施放攻击。但有这李、张二人挡了那么一下头阵,他自信必有空隙可乘,得以逸出重围。

张、李二人已退到门口,外面忽然有人沉声喝道:「没有用的东西,还不给我站住。」

话声甚是强劲震耳,张、李二人如在梦魇中挣醒,忽地向二侧散开,挺刀作势。但见门口当中,出现两道人影,一高一矮。

罗廷玉眼光到处,已认出来人敢情是严无畏贴身侍卫「阴阳二将」,顿时大为警惕,迅即跃退丈许,准备把秦霜波放下。阴将宣碧君依然宫装高髻,美丽的面庞上,流露出一股强悍狠毒之气,她冷冷的盯住罗廷玉,嘲声道:「罗公子小心啊,别把怀中的情人摔著了。」

话中之意及语气间,大有醋意,她不提犹自可,这一提起,罗廷玉顿时感到怀中温香软玉。尤其是秦霜波她乃是何等身份,这一辈子休想能有人有搂抱她的机会,但目下她却软绵绵的在自己手臂里。登时一股异样的感觉,袭上心头。

于是他没有把她放下,仍然用强有力的猿臂抱住她,右手提著宝刀,胸中豪情迸发,朗声一笑,道:「二位来的好快,想来这周围百里之地,已布下了重重罗网了。」

徐刚道:「不错,罗公子如若识得时务,最好弃刀束手就缚,免伤和气。」

宣碧君恨声道:「阿刚你跟他说这话是多余的,你看他把秦霜波抱得紧紧的,俨然以护花使者自居,即可知道他决不会弃刀认输了。」

徐刚颔首道:「唔,果然是如此。」

罗廷玉听他们这一说,左臂不知不觉的紧了一紧。只听宣碧君又以充满了妒意的声音道:「他和秦霜波二人,双双携手,半夜到佛前拈香膜拜,听起来当真香艳旖旎不过,阿刚你说是也不是?」

徐刚道:「是啊!」

其实他一点也不明白宣碧君这些话有何用意,只好信口敷衍。宣碧君身形微晃,已跨入佛堂之内,徐刚也紧紧跟上,与她并肩而立。罗廷玉深知这阴阳二将不但武功高强,更擅联手合击之术,是以不敢轻举妄动,总要等找到什么破绽,才好出手。再者那宣碧君曾经纵放他一次,虽然已约定将来须得放过严无畏一次作偿,但到底领了她的恩情。因此之故,宣碧君无论怎样讽刺嘲笑,他也决不出言还击。双方对峙了片刻,外面传来三响掌声。

宣碧君冷冷一笑,道:「这座佛堂,只有前后两道门户可供出入,现下已被我派人封死了,罗公子如若不信,不妨试上一试。」

罗廷玉道:「此是必然之势,何须试过方信。」

宣碧君道:「罗公子既然早已知道,何故不趁我手下部署未定之时,速速冲出,难道你自以为尚有负□抗争之力么?」

罗廷玉道:「负□之斗,亦是势所必然之举,宣姑娘总不致于以为鄙人会掷刀就缚吧?」

宣碧君道:「当然你不会掷刀就缚,但我们却想知道,你何故迟迟尚未出手,莫非在等候援兵么?」

罗廷玉微微一笑,道:「鄙人从何召来援兵,宣姑娘别说笑了。」

宣碧君道:「那么到底是什么缘故?」

罗廷玉道:「如若姑娘一定要鄙人说出,那就只好坦白奉告,鄙人乃是希望你们的一方有别人赶到,代替了姑娘的位置。」他虽然没有说出为何生出此想,但宣碧君却不致于不懂。她面上的神情突然大见软化,轻轻的哦了一声。

徐刚忽然插口道:「罗公子,你且把秦姑娘放下,咱们好好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啸傲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