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十八章 指挥若定

作者:司马翎

  韩世青徐徐道:「国师从万里以外,远道驾临敝国,实是异数。因此之故,区区一当获

知国师意慾得回贵国重宝的心愿,立刻竭尽所能,迅向敝国所有武林同道访求,总算未负所

托,找到了这玉台铜马。」

  他举手作势,立时有人上前,给他一个小箱。韩世青托在手中,表示这就是疏勒国宝玉

台铜马。

  疏勒国师说了几句话,蒙娜便开口道:「此事多劳韩老先生了,本国师自将有所酬答,

现在请韩老先生赐下敝国国宝。」

  韩世青道:「这个自然………」

  话声未毕,一个人跨前两步,洪声道:「且慢,青公您费了多少气力,才找到了此宝,

但人家竟把行昌少爷扣住,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蒙娜厉声道:「此人是谁?」

  韩世青道:「这一位是川滇名家飞娱蚣童定山师父。」

  蒙娜道:「这名字没听过,假如他觉得自己很有本领,不妨在我这些人当中,随便挑选

一个比比武功,不论结局如何,都不影响我们双方的友谊。」

  童定山怒道:「哼!哼!你这丫头该当掌嘴,你若是个男人,老夫定必先教训你。」

  他又怒嘿一声,道:「老夫第一个就找你们的头儿疏勒国师,只不知他敢不敢出阵应

战?」

  此人一开口就充满了火葯味,首先燃起了战火。

  群雄都感到这位成名多年的高手,火气未免太猛了一点,尤其是目下尚未到非翻脸动手

不可之时,他首先燃起了战火,简直变成了中原武林有意与西域诸国高手挑的形势,此举与

我汉族数千年来泱泱大国的风度大是抵触。话虽如此,但大部份的人,尤以在湖边观望的那

一群,却是打心里头对童定山大为喝采。

  他们大多已是武林中相当有名望地位的人物,无奈今日情势特殊,能到木台上的只有那

麽几十个人,皆是武林之中大有来头之士。因此他们心底不免有一点点怨恨,同时对敌情并

不十分了解,只听说西域诸国武林高手尽皆在此,实力甚强。

  但众人都认为对方实力再强,总是在咱们中原境内,难道这一群异国高手,真能一路杀

回西域不成?

  所以这些人多半希望燃起战火,好瞧瞧人家有些什麽绝艺,顺便也瞧瞧台上这一批声名

赫赫的名家高手,倒底有没有惊人玩艺?

  那蒙娜夫人突然发出格格的笑声,久久未绝。童定山性情暴烈,大是不耐,浓眉一皱,

方要发话。

  身畔升起一阵甜脆的声音,道:「童老师,你若是开口,便将被对方哂笑咱们中原无人

了。」

  童定山转目望去,但见发话的乃是端木芙,立时改容,肃然道:「端木小姐这话怎

说?」

  语气中大有尊敬佩服之意。端木芙道:「对方那位姑娘,分明是故意装模作样,瞧瞧童

老师能忍耐到什麽时候,这能忍与不能忍之间,大有文章。」

  台上之人无不注意地聆听,不过这些老江湖们没有一个转眼望她,以免对方窥察出端木

芙正在说话。

  要知端木芙在众人心中,已经评价极高,这是由於两个原因。一是以独尊山庄的雷世

雄,也对她极为礼敬,单以此就可想而知决非等闲人物。

  二是早先她曾经露了一手,也就是韩行昌彼敌方扣住,众人观察那疏勒国师的动态,大

有在那片旷地会面之意。此时群雄都感到无计可施,谁也认为决计无法令疏勒国师到这小明

湖来会晤。

  原因很简单而有力,第一是他们百馀人俱是习於骑射驰逐,在那片旷野,可以施展所

长。

  二是他们不谙小明湖地形,焉知韩家会不会在此地设下种种埋伏?

  但端木芙在秦霜波建议之下,居然答应设计使敌人自动转移到小明湖来会晤。

  她果然办到了,.而且仅仅是写一封信给韩行昌,预料疏勒国师必会拆看,看过之後,

一定答应到小明湖来。

  这一手宛如魔术,群雄得悉疏勒国师率众驰来之时,都不禁惊服不已。端木芙就凭这一

手,已跃登领袖之一的地位了。

  在众人屏息静气中,对面一直传来格格笑声,端木芙接着说道:「假如童老师沉不住

气,开声喝问。

  则对方至少可以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在我们这一群人之中,至今尚未推选出领袖全局之

人。这是十分重要的一点,要知如若咱们已有领袖之人,则童老师定会回头与他商量,然後

在适当的时候开口询问。

  除了这一点之外,对方亦晓得了咱们未曾探悉他们的实力,这才会全都缄默不语,任得

童老师先上,以便瞧瞧对方的人手和力量。」

  她分析得如此精微深奥,人人都愕然无语,这才知道自己的许多阅历经验,比起她的才

智,实在十分粗陋。端木芙只喘一口气,便又说下去道:「假使童老师一直沉默到底,等她

自行停止笑声,则他们便感上了最辣手头痛的难题了,因为他们全然无法据此猜测出咱们任

何情况。换言之,只有沉默到底,才是使对方感到莫测高深的唯一手段。同时也让他们估错

了童老师的性格,这一来他们派人出来对付童老师时,本以为可以克制童老师的路数,殊不

知却大错特错。」

  这末後的两句话,童定山最听得进,於是双chún紧闭,看样子大有宁死也不开口出声之

概。

  少林广闻大师轻轻道:「端木小姐的绝世才智,真非常人所能想像得到,贫僧甚愿得见

端木小姐,以闺阁之身,统率天下英雄,共御外侮。」

  此言一出,附和的人可真不少,但其中有一些与独尊山庄有仇的,如华山叶本明道人、

青城山青霞羽士、五台派癞僧晏明、鬼王杨迅等,自然都不肯做声。此外,有些中立家派首

脑,都不敢随便附和。

  最使人瞩目的是剑后秦霜波,她初时没有表示,等到情势看来有点相持不下,她才开

口。秦霜波缓缓道「我衷心附和广闻大师之意。」

  她具有一言九鼎的力量,武当剑客尚固首先道:「端木小姐果然堪当重任,除了她之

外,只怕不易找到更佳的人选了。」

  青霞羽土、癞僧晏明和推山手关彤,先後表示赞成。此时,那蒙娜夫人笑声突然停止

了。

  秦霜波道:「如果没有人反对,今日的大局,只好偏劳端木小姐了。」

  端木芙道:「小妹何德何能,焉敢当此大任?」

  衡山派高手金银钩商阳道:「端木小姐是众望所归,岂可推辞?假如有人认为不当,自

会开口反对。

  」意形门掌门人龚钧道:「区区之意,推选秦姑娘似是更妥。」这话一出,自然也会有

许多人附和同意。

  秦霜波道:「诸位不要再提异议了,要知今日之局,非比寻常。对方的疏勒国师武功高

明到什麽地步,不得而知,但单说他的才智计谋,就已罕有匹俦。这一点只看他能号令西域

诸国高手,以及顺利潜入中原,天下皆无知者,便可得知。因此,今日我们如果未能有效运

用我们的力量,只怕结局惨不忍睹。端木小姐在今日的局势上,比我占优势的是她本身武功

有限,但她的眼力见识却不下於天下任何名家。因此,由她来调兵遣将的话,一则不因本身

要出战而受影响。二则她判断敌方高手的武功,以及应派何人方有克制之望时,不受成见影

响。」

  她说得很快,却又十分明白晓畅。众人都没话说,因为今日的情况极为特别,千数百年

来,武林未之前有。实在是关系到整个中原武林体面的问题,谁也不敢轻率发言了。

  端木芙见无法推辞,索性大大方方的接受了这个无比光荣的职务。她底澄澈的目光,迅

快扫过所有的人,但见人人都各个微微颔首,表示同意拥护。这时大家已默契於心,不必再

作任何仪式上的推举宣布了。

  蒙娜道:「汉家众位英雄听着,敝国师威镇西域五十馀国,地位崇高,身份尊贵,岂能

轻易出手?假如你们这儿有英雄无敌之人,又不为我们的勇士所败,国师才会出手。」

  这几句话卑之无甚高论,可是却使童定山做声不得,因为童定山再暴烈自负,也不敢在

此自认是英雄无敌之人。

  韩世青高声道:「寒家口尽力替贵国师找到国宝,但舍侄却被拘扣,未知贵国师有何用

心?」

  蒙娜道:「令侄目下安然无恙,老先生也瞧得见,不要挂虑,敝国师有些话跟他说而

已,现在请韩老先生赐给玉台铜马如何?」

  韩世青踌躇一下,由於大家都有了默契,极力不让对方窥察出谁是主持大局的领袖,所

以他没有向端木芙望去。

  只听端木芙低声道:「韩老先生即管交出宝物,看来今日的局面,定须动手拚斗多日,

方能结束。有这一段时间,咱们必有救出令侄之望。」

  韩世青不再迟疑,取起木匣,举步走去。端木芙又道:「那疏勒国师一定亲自来接此

宝,敢烦广闻大师出马随护,俟机稍示厉害,使敌人不敢生小觑之心。」

  广闻大师似是早就料到有差事落在自己身上,神色如常,举步前行,口中道:「但愿贫

僧能够交差,这实在是一道大大的难题呢!」

  端木芙微微一笑,道:「大师别走得那麽快,还须烦你挑选两个年轻助手,一同前

往。」

  她下截面孔都被长发掩盖了,是以她开口说话,嘴如何的动,别人也瞧不见。群雄几乎

都不懂那端木芙为何要他带助手同行,更不明白何以又指定要挑年轻的人?广闻大师已走到

浮桥日上,闻言立时停步,缓缓掉转身躯,目光扫过全台四十馀人,但见除了宗旋、雷世

雄、彭典之外,已找不到年青之人。个个最少都在四五旬之间,实在当不上「年轻」二字。

  人人都以为他一定挑选宗、彭二人,而这一对恰又是震惊天下武林的人物,如若出马,

必有所获无疑。

  那知广闻大师并不停留在任何人的面上,却转投到岸边,略一挥手,便有两名年方十六

七岁的小和尚奔了过来。

  一个手捧一把连鞘戒刀,另一个则扛着一根禅杖,步履之间,相当稳扎有力。

  然而以这两个少年和尚的年轻来说,纵然得有少林真传,亦是火候尚浅,岂是担当这一

场立威的重任?群雄心下狐疑忧虑间广闻大师已率先走去,两名少年僧人紧随在後,看上去

只是侍从小僧而已。

  对面也出来四人,其一果然是疏勒国师,一个是蒙娜夫人。一个是基宁将军,还有一个

是矮矮胖胖的汉子。基宁和那汉子一齐卸去身上的黑布大单,众人顿时眼前一亮,原来那基

宁头缠白布,身穿短袖皮背心,其上镶了好些中有角突起的圆形金甲,光芒闪耀。

  腰束宽阔的金带,双腕也戴着金箍,脚登长统皮靴,看上去既豪华而又威武。

  那矮胖汉子则穿一件大褂,腹部用一条寻尺宽的彩色布带缠缚,鲜艳夺目,脚下也是长

统皮靴。头面尽是黑色的须发虬结,脑後戴着一顶缠头帽,形如瓜皮小帽,绣上花彩。此人

一望而知乃是西域最多最大的突厥族人,即维吾尔人。

  也就是正式的「缠头回」人。他腰间插着一把长刀,刀身微弯而狭,和基宁将军一同跟

在蒙娜後面,向第二座浮台走去。

  双方到了浮台,还须再向前走,才是会合的浮台。如此布置之意,便是要使双方不能一

拥而上。在码头至最外会合的浮台之间,那两座浮台却是供双方调集人手,以至救护伤者之

用。

  双方到了中段浮台上,彼此相距仍有数丈之遥。疏勒国师毫不停步,一直向最末的浮台

走去。

  韩世青也一直走去,广闻大师说道:「韩老施主,你那宗宝物让劣徒代劳吧!」

  那个手捧戒刀的年少僧人急行两步,顺手已把戒刀插在腰间,向韩世青道:「小僧法

水,愿效绵薄。」

  韩世青把木匣交给他,道:「有劳小师父了。」

  目光掠到另外那名年少僧人,又道:「那一位小师父如何称呼?」

  法水紧紧跟着他,应道:「那是小僧的师兄,号法木。」

  言说之间,已走到数丈远的浮台上。疏勒国师也同时抵达,他深邃的双眼中,射出锋利

如刀剑的光芒,盯住法水,似是想看透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指挥若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