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十九章 出奇制胜

作者:司马翎

  青霞羽士低声向秦霜波道:「贫道实在不明白,对方何以屡次放过了迫攻的机会,每一

次,他都可以发挥绝强无伦的凶威,大有取胜之望。」

  癞僧接口道:「莫非这叶维亚奉有严令,不许伤人?」

  宗旋笑道:「焉有此理,我瞧八成是疏勒国师作茧自缚,但其中的奥妙,却不易推测得

出来。」

  雷世雄突然插口道:「诸位何不向秦仙子叩询?当可得到解答无讹。」

  他此举大有难倒秦霜波之意,宗旋立刻愤然地向秦霜波望去,大有要她立刻回答,使雷

世雄失望之意。

  秦霜波恬然一笑,道:「这等情形,想必早在端木小姐算中,假如诸位向她叩询,她的

答覆,一定千真万确,再也不会差错。」

  她口气之中,隐隐露出她已对敌方形势了然于胸,只不过不愿说出而已,同时把众人的

注意力,转移到端木芙身上,说得好是捧她的场,使她更添威望。从坏处说,却等如反击了

雷世雄一记。因为端木芙终究是他的人。而秦霜波,则仍能保持她的高深莫测。

  双修教主詹先生最是了解秦霜波的厉害,这时又倒抽一口冷气,暗暗想道:「这位剑後

从来是锋芒藏于平淡之中,一言一动,无不攻守兼俱,看来大庄主也不是她的对手,非端木

小姐肯与她作对,不然的话,只有老庄主亲自出马,方能有胜她之望了!」

  此时,众人的目光,果然都转投端木芙,但那仅是迅快的一瞥而已,随即全都回到擂台

之上。但见叶维亚兀自猛攻不休,占尽上风。从开始交锋直至现在,已斗了五十余招。这叶

维亚以狮虎之勇,猛攻不休,直打得尚固全无还手之力一般。

  端木芙缓缓道:「在这数十招之中,尚先生已表现出武当派绝世的韧力,才承受得住敌

人凶猛的攻势。换了别人,纵然捱得下来,但也将心头烦躁,极力设法反击,只要有这等念

头,就得白白耗去不少精力,以致减弱了这柔韧之势,以奴家看来,疏勒国师果然堕入我算

计之中,被我击中了他自傲自大的弱点了。」

  要知,目下中原与西域这两大阵营,已走上了斗力兼斗智的形势。端木芙虽是对疏勒国

师前此全无所知,但她以敏锐细腻的观察,再加上情理二字,已瞧出疏勒国师实是智勇兼备

的人物。唯一的缺点,大概只有自傲自大这一点而已。因此,她特地派出尚固,嘱他务必以

最擅长的柔韧功夫应战。

  疏勒国师虽是晓得武当派韧力过人,但他却有一种心理,那就是,不但这一场战必须

赢,并且还要赢得快。于是,他派出了擅长强攻硬打的高手叶维亚,要他在数十招之内,击

败敌人。本来,他麾下诸人之中,比叶维亚强的,还有好几个,但后面还有几十场要打,他

必须计算得十分精确,派出之人,只须刚能胜过人少许,赢得这一场就足够了。如果强得大

多,便是浪费实力。

  殊不知这么一来,果然被端木芙算中。那叶维亚一直是攻多守少,勇悍无比,却久攻不

下。双方呐喊助威之声,渐渐改变。

  早先是西域方面之人,嘈声震耳,鼓掌喝采以及吹哨子,无不俱全。现在声势大见减

弱。相反的,中原群雄,越叫越有劲。「加油」之声,不绝于耳。尚固自然感到敌人劲道远

不及初时凌厉沉雄,不由得精神大振,更加沉住气,以应付对方强弩之末的一轮猛攻。只须

熬过这一关,便可以说是赢定了。

  他继续让对方保持攻势,以便使他的劲力,在不知不觉中消耗更多,可能就不必捱他最

后一轮猛攻了。假如是年青之人,好胜之心太强,定必不肯继续捱打而试图出手反击。这么

一来,当然激起对方拚命之心,这时,对方奋起残余之力,孤注一掷,其势将必勇悍难当。

尚固老谋深算,当然不肯这么做。

  看看又斗了数十招。蓦然剑光暴涨,冲破了敌人战斧光幕。

  这道剑光乍现即隐,两人也立时分开,停手罢职。但见叶维亚左胸上,现出少许血渍。

这等情形,一望而知,人家尚固乃是及时收剑,不肯伤人。如若不然,这一剑纵然不刺死对

方,也是极重之伤。

  叶维亚性情悍直,怪叫一声,回头便奔返己阵。尚固在雷动般的欢呼声中,也徐徐步回

己方。

  大家都向他道贺,尚固心中暗暗苦笑,因为他最不解的是,对手采取的战略十分奇怪。

初时一上来,一味砍劈他的长剑。到了后来,却变成斧斧都向他要害猛攻。这种打法,分明

是本末倒置,把气力耗费在没用的地方。他后来觑个空,向端木芙请教。

  端木芙道:「疏勒国师深知我们中原武林白讲究兵刃不能伤毁的规矩,所以告诉那叶维

亚说,即使砍断了你的兵器,也算赢了。谁知叶维亚心眼不够灵活,听了这话,一上来就拚

命想砍断你手中之剑。但试想:长剑的目标,比起人的躯体,面积相差了多少?何况挥剑闪

避,又不费多大气力。因此之故。叶维亚上来就自取灭亡。到后来,他又忘了疏勒国师的

话,以致有时分明砍剑比砍人少费许多气力的情形,他都白白放过,舍易而就难,非攻击你

身体不可。」

  尚固这才明白,对方何以打得如此奇怪失策,当下凛然忖道:「对方只不过是一个不甚

重要的人物,已把我杀得难以招架。假如本派以后再无人出场,抖露一点功夫,天下英雄必

将以为我武当派不过尔尔。且不提尚固的寻思,先说疏勒国师,他一看果然连败三场,被端

木芙讲对了。虽说第三场败得冤枉,却也不能不服气,也禁不住对她生出忌惮之心了。

  方转念间,只听端木芙以娇脆悦耳的声音道:「在那玉台铜马腹中,有一封函件奉上,

请国师过目之后,再继续比武不迟。」

  疏勒国师眼珠一转,不等蒙娜翻译,立刻动手在那玉台铜马上找寻。他一下子就找到开

启铜马肚腹的机关,取出一封书信。

  韩行昌道:「在下果然没猜错,疏勒国师竟然精通汉语。」

  话犹未毕,但见疏勒国师拆函阅看,不觉失声惊噫一声,道:「敢情也通晓汉文,这真

是智者无所不能了。」

  疏勒国师向他望了一眼,道:「端木小姐比你更早就猜出来了,不然的话,她不会在这

物事之中,留下书信。这也是我所以立刻表示懂得汉语之故,如若等到看过她的书信,才不

再装不懂的话,便不足以显出我的才智,并不下于她。」

  韩行昌道:「国师这话,竟是暗示说,端木小姐这封书信之内,定必指出您懂得汉语

么?」

  疏勒国师道:「正是如此。」

  他向对阵望了一眼,接著道:「你不妨看看她的表情,足证我之言定无虚假。」

  韩行昌忙向端木芙瞧去,只见她不住颔首,流露出钦佩的神情。可见得疏勒国师如此迅

捷的才思,令她激赏不已。

  疏勒国师向信上望去,首先映眼的是一手簪花体好字,如见其人。那信上写道:「端木

小女子拜上疏勒国师勋鉴:国师精通汉家文字,熟知汉家风俗人倩,万里驱师,意慾效法我

汉家前贤,布威中原,建赫赫万世之功,心雄天下,气壮山河,小女子无任佩服。窃思韩少

爷行昌,一介书生,进无搴旗斩将之能,退无运筹献计之力,竟以地主远送贵客之身,忽遭

楚因之辱,贻人话柄,终无小补,国师失策之一也。

  汉家地域,广大无垠,人才亿万,国师竟以韩少爷为翘楚,行群龙无首之计,此失策之

二也。玉台铜马,史书不载,裨帙全无,足见向壁虚构,名不正,言不顺,失策之三也。设

若仍不释放韩少爷,则贵方纵然获胜,亦于国师威名有损,盖此举不无挟人质以胁敌之嫌

也。小女子如不略施手段,国师绝难回心转意,多有得罪,伏乞海涵。」

  就是这么短短的一封信,把个气焰万丈的疏勒国师,看得心头凛骇不已!他定一定神,

想道:「这妮子说得不错,假使我不释放韩行昌,纵是凭真本事大胜汉家群雄,谅他们也不

心服。」

  心意一决,立刻下令。韩行昌难以置信地瞧他解开自己穴道,又让自己离开,心中恨不

得夺过那封信瞧瞧。这真是像使魔法一般,韩世文眼见儿子无恙归来,老怀大慰,差一点就

当众向端木芙叩谢。

  至此,中原群雄无不心服口服,信心大增,都认为在这位神机妙算的女诸葛主持之下,

必可使敌人锻羽而归。

  端木芙却心中有数,她深知才智计谋,有时也无济于事。扭转乾坤之举,岂是那么容易

的?她正是瞎子吃水饺,心里有数。不过她确也希望群雄对她信服,以便能作最有效地运用

众人的力量。

  疏勒国师派了一人出场,蒙娜大声道:「这一位是捐毒国勇士罗里。」

  中原群雄凝神一看,但见这罗里服饰与维人一般,但发肤体貌却与哥萨克人一般,身量

高大,浑身露出一股剽悍之气。原来,此人乃属黑黑孜族,史称此族轻剽躁急,犷如生獠,

最擅于掳掠劫斗,居无城廓。他提著一把钢叉,背后还有一柄利刀,凶悍地奔上擂台。

  端木芙秀眉一皱,心想:此人如此剽悍凶猛,天生就是搏斗杀人的材料。这一场如若略

有不慎。不但会输,甚至是流血惨剧的开端。

  方在想时,一人洪声说道:「在下甚愿出阵,一会此獠。」

  众人望去,但见开口的是陕西名家娄大勇。此人身量魁梧,以硬功著称武林。

  端木芙心中叫声不好,目光一转,向宗旋望去,那意思乃是想他争先出阵,谁知宗旋并

没有望她,她又不便出言阻止娄大勇。

  要知,在今日这等场面中,谁不想赢上一场,扬威天下?虽然此举十分危险,但各人有

各人的想法,各自暗中找寻机会,一旦认为自己较有把握,必须奋勇争先。故此,谁也不能

怪娄大勇请令出战,因为娄大勇炼的硬功,名重一时。由他去对付这个蛮勇之人,似乎很是

合适。

  端木芙一时无法可施,只好点点头,道:「娄老师请过来,奴家跟你讲一句话。」

  娄大勇走到她身边,旁人都识趣地让开。端木芙悄声问道:「你硬挡敌人兵刃时,最强

的是什么部位?」

  娄大勇道:「小姐万勿见笑,在下是屁股的功夫炼得最好。」

  端木芙道:「这个名叫罗里的敌人,最凶毒的一记,必是从下而上,又尖疾挑,有无坚

不摧之威。若然万一你不幸失手的话,切记不要等到敌招乘隙攻入才作计较。

  必须在失手露出破绽之时,立即转过身子,以臀部抵挡敌人这一击!这是生死关头,万

勿忘记。」

  假如这些话是在韩行昌释放回来以前说的,则娄大勇纵然相信,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牢记

心中。他道谢一声,转身大步出去。

  罗里一看来人魁梧强壮,登时露出虎豹碰到大敌时那种神情,须发微微竖起,两眼射出

慑人的光芒。双方在擂台上只对峙了一下,娄大勇的镔铁棍和罗里的钢叉,一齐抡击出去,

两下一碰,发出「当」的一声大响。

  紧接著,双方硬拚了数招,发出一片震耳慾聋的声响,娄大勇试出敌人的臂力,竟在自

己之上,心中暗惊。他惊的是敌人不但力道绝强,而且含蕴得有内劲,并非徒有蛮力之士可

比,这才会惕凛于心。他镔铁棍急走花巧路数,远攻近拒,使得极为灵活,宛如毒蛇出洞。

  这一下,又试出了对方钢叉招数也极为神妙,并且由于气力较强,是以娄大勇出棍之

时,不免略有顾忌,登时生出束手缚脚之感。高手相争,胜负之数往往取决于很微小的原因

上。娄大勇心中一旦有了顾忌,施展不开,便已陷入险境。

  五十招不到,娄大勇已势蹙力穷,守多攻少。又拚了七八招,娄大勇一招「移花接

木」,迅挑疾扫。铁棍才发,突然感到不妥。

  全场之人,莫不看得清清楚楚,但见那捐毒国勇士,钢叉突然间攻入下盘,猛然挑起,

其势勇不可当。中原群雄有许多人都闭上眼睛,不忍见到娄大勇下阴洞裂,骨断肠流这等惨

死之态!「啪」的一声,娄大勇已被钢叉挑中,庞大的身形飞起七八尺高,坠下之时,落在

湖水中,发出「噗通」之声。这时有会水之人,划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出奇制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