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二十章 威震天下

作者:司马翎

  其他观战的中原豪杰,不知内情,眼看商阳气势如虹,无不拚命喝采,一时之间,喧声

震耳。扎布真没想到对方如此强悍凌厉,他原本是准备对付敌方一流高手,武功自然十分高

明。假如不是临时得到疏勒国师传音指示,说那商阳并非敌方主将之才,要他小心保存实

力,不可一上来就全力相拚的话,他便不会让商阳得到这等放手进攻的机会了。

  要知,商阳虽非一流高手,难与雷世雄之流比拟,但他毕竟仍是武林中有数的高手,自

有独得成名之。既然有机会得以放手施为,这一轮猛攻,实是非同小可。

  双方激斗了五十馀招,商阳久攻不下,锐气已失,反之,那扎布屡次遭险,虽然功力深

厚而得以化险为夷,但心中不免恼火,也觉得在敌我双方多人之前,太丢面子。当下亦不深

藏固守,极力觅机反击。战况自然也因此而发生了变化,但见扎沛的锯齿刀奋力砍劈,着着

争先,不久已反客为主,抢占了大半攻势。

  商阳感到面上无光,拚命坚守,希望敌人露出空隙,被他突然反击,当场取胜,因此他

毫不气馁,苦苦撑持。台上的两人,看看又酣斗了五六十招,商阳忽然抓到一丝空隙,右手

银钩如电奔般划去。这一钩突破了刀光,直取敌胸,招式既妙且辣,中原群雄都爆发出喝采

之声,宛若雷鸣。

  喝采声中,但见扎布左臂一抬,硬是接了商阳划到的银钩,前臂碰到钩刃,发出铁石相

触的声响。说得迟,那时快,扎布的锯齿刀已趁势攻入,商阳无法封架,只好尽力向後仰

退。

  大刀落处,血光冒现,商阳左肩已被刀尖到过,伤口甚深,鲜血直冒。但这伤势看似惊

人,其实并不严重,当即急急退下,自然有人为他包扎上葯,并且让他到码头上休息观战。

  扎布得胜之後,迅即返回己阵。疏勒国师全无喜色都不说,反而双眉紧蹙,似乎心事重

重。

  这边的端木芙,却目露欢喜之光,向众人道:「奴家侥幸猜对了,那扎布果然是对方数

一数二的高明人物,而疏勒国师也深受我此一策略所困扰,心中担忧……」众人运足目力,

向对面浮台上望去。这七八丈的距离,虽是不能飞渡,但以他们的功力造诣,大都能把疏勒

国师皱眉之状,看在眼中。

  端木芙等众人瞧过,才道:「由此可知,扎布被奴家以计谋抵消了他的价值,不生大的

作用,并无舛错。」宗旋道:「端木小姐这一场又打算派何人出阵?」端木芙沉吟一下,

道:「有烦王苹仙子上阵。」这王苹乃是南粤名家,武林皆知。只因她数十年来,传说特

多,以各种出奇古怪的手段,博得了「多异仙子」的外号。

  她领命出去後,宗旋问道:「只不知这一场端木小姐是否有求胜之心?」端木芙道:

「多言徒乱人意,恕奴家暂不奉答。」广闻大师接口道:「多异仙子王苹的奇怪绝艺甚多,

敌人纵然赢得,也必定十分辛苦。」端木芙淡淡一笑,道:「以大师的口气看来,王仙子是

赢不了这一仗的了?」广闻大师被她巧妙地迫得不能不正面作答,当下道:「假如疏勒国师

派出像扎布这一类的高手,则王仙子只怕败多胜少了。」他身为少林首要人物,说话须有分

寸,是以这番话等如是说王苹必败无疑。众人当中,只有秦霜波觉着奇怪,忖道:「瞧那端

木芙和广闻大师从开始至现在的交谈,好像都在明争暗斗,这真是十分令人费解之事,而在

我灵台方寸之间,又隐隐感到广闻大师此人不可接近,有如宗旋一般,当真奇怪得很。」对

方阵中,派出另一个人,那扎布这等高手,居然只用一次,就不再用了。

  蒙娜宣布道:「这一位是乌孙国的高手白狼。」但见那人长得身长面瘦,嘴尖如喙,双

目射出凶光,果然真像一头恶狠一般,使人见了不禁生出害怕之心。白狼上上下下打量多异

仙子王苹,但见她外表上犹如中年美妇,风韵犹存。眼中顿时射出奇异的光芒,露出一副垂

涎慾滴之态。

  双方不须以言语交谈,却彼此都明白对方的心意,在白狼则是贪涎美色,大有攫擒蹂躏

之意,多异仙子王苹则是一派被侮辱的愤怒。因此她首先动手,双袖一扬,顿时五彩缤纷,

两条彩带激射而出。白狼怪笑一声,提起狼牙棒向一条彩带扫去,另一只毛茸茸的长手,却

向另一条彩带疾抓。

  多异仙子王苹柳腰一扭,身形迅退,同时也收回彩带,隐没於袖中。然而她才退又上,

双袖拂处,又是两道彩光激射而出。白狼仍师故智,手攫棒扫,大有仗恃勇力,不把对方放

在眼中之意。多异仙子王苹面泛怒色,但却又不敢硬拚,只好收带疾退。

  如此连攻了六七招,都被白狼硬拚手法挡住。不过王苹也有令人不敢轻视之处,那就是

她那一对彩带,出没於袖中,迅快之极,每一次退时,双带一定隐入袖内,速度之快,使人

咋舌。白狼戾笑连声,甚为得意。但见对方仍然不死心,再度攻来,当下又用老法子对付,

务必使她感到出丑丢人,因而心气浮躁,露出破绽。

  说得迟,那时快,双方一触之下,白狼左手这回已攫抓住一条彩带。但他面色顿时大

变,只因彩带一入手时,立刻感到不妥,敢情那并不是丝绸或布质之物,而是鳞甲冰凉的五

彩毒蛇。他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用力甩掉,但腕上已感到被蚊子叮咬了一口似的。赶紧运

功闭住左手主脉穴道,同时迅即退回己阵。多异仙子王苹这一场赢得精采之极,十招未到,

就把一个功力比她还深厚之人击败。她在如雷的采声中,返回浮台,接受众人的道贺。大家

贺完王苹之後,又向端木芙道贺致敬,因为她的筹划有方,神机妙算,因而胜了这第一日。

  蒙娜高声道:「敝国师说,这第一日比武,贵方已赢了六场,馀下两场已无须再比,要

等明日才重新再斗,贵方意思如何?」端木芙应道:「敝方自应遵从此意,今日之战,到此

为止,但在尚未离开之前,我想请问国师一声,贵方住宿之地可曾安排好了?敝方恭为地

主,如有招待的机会,自是莫大荣幸。」蒙娜道:「敝国师说,如若贵方不怕麻烦的话,这

住宿之地,正甚需要,至於饮食等项,不劳费心。同时敝方之人,不通贵国言语风俗人情,

是以极希望安安静静的过这一天,任何应酬,一概全免。」端木芙笑道:「一切都遵命办

理,敝国的独尊山庄大庄主雷世雄,早已有见及此,特地在这儿附近的一座村庄,准备好诸

位住宿的地方。此村叁日之内,任何人皆不得接近,贵方大可以放心安居。」她停歇一下,

又道:「这村庄定为英雄庄,就在东北方叁里之遥,村口插有一支五色大纛的便是了。」於

是双方各自退出这小明湖,中原武林数百豪杰,无不喜气洋洋,兴高采烈的归去。

  这一夜的淮阴城中,处处笙歌,饮酒行乐,在韩家巨宅之中,也是盛筵无数,大宴群

雄。不过一些高手们如秦霜波、雷世雄、广闻大师、鬼王杨迅之流,都是早早用过晚饭,就

回到後宅静坐,以便应付翌日的大战。到了深夜之时,在後牢一座大厅之内,灯光辉煌,列

座的全是有资格上台出手的名家高手。这个会议由端木芙主持,崔阿伯照例持拐侍立她身

後,白发红颜,相映之下,更使人感到她具有一种神的,深不可测的味道。

  她环视厅中诸人一眼,缓缓道:「明日之战,将是这次中外决战的一大关键。但诸位务

必认清楚一点,那就是明日之会,纵然我们失败,亦不须气馁,得胜的话,也不必太欢

喜。」众人无不深为佩服她的智慧,所以都缄默静听她的分析,没有一个敢开口打断她的话

头。

  端木芙歇了一下,才又说道:「明日之战,假如我们把王牌完全打出,当然可以取胜,

但此举却种下了日後的祸根,这是诸位必须看清楚的事实。」群雄莫不用心寻思她这番话的

含意,韩世青以主人身份,拱手问道:「端木小姐智慧如海,深广莫测。这等说法,必有极

可靠的根据了。」端木芙道:「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疏勒国师这次东来中原,目的是想仗

他一身绝艺,压倒中原豪杰。这叁日比武之约,得失胜败,他不十分放在心上,只要中原豪

杰都见过他手下之人的功夫,他就心满意足了。」宗旋道:「假如明日他们输了,这一次中

原西域之争,已成定局,疏勒国师焉能不放在心上?」端木芙道:「如若我猜得不错,明日

之战,疏勒国师一定不会出场。

  他们胜了,自然不必说,即使场场失利,他也不肯出战。」宗旋道:「照端木小姐这样

说来,疏勒国师定要等到第叁日才肯出手了?」端木芙道:「不错!但他明日所遣的高手,

也将是极为难斗之人,看来势必迫得我方派出主将,方能扳回叁数场。」她透一口气,又

道:「等到第叁天,疏勒国师亲自出手,目的是横扫中原,大获全胜,假如他的雄心是连赢

六场,则纵然以大局来说,咱们仍是赢了他,但以个人而言,他却是扫荡中原,全无敌手的

人。」众人这时,才恍然大悟,敢情疏勒国师私心自用,只求自己扬名立威,并非为了西域

诸国着想。

  韩世昌沉吟道:「若然如此,咱们这就陷入进退不得的困境了!只因咱们的力量并非无

限,如若集中火力,对付疏勒国师,不使他有称霸中原的机会,则在大局而言,咱们定将败

北,武林历史上,记载的是西域高手击败了中原武林,但如若为了赢得西域诸国,则将有被

疏勒国师号称无敌的後果。」群雄一听,果然真是顾此失彼之局。秦霜波道:「端木姊姊足

智多谋,或者有两全之计也末可知。」端木芙苦笑一笑,道:「小妹现在已敢断言一事,那

就是咱们必能赢取其中的一项,若要全胜,限於形势,实是有所未能。所以今晚要请大家公

决一下,咱们到底要放弃那一样?是让史书上西域诸国武功胜过我中原呢?抑是让疏勒国师

扬威中原,足称无敌。」大厅中一片静寂,众人都默默思索。过了一会,众人开始交头接耳

的商议,交换彼此的意见。又过了老大一会工夫,广闻大师突然说道:「贫僧有一点意见,

请诸位高人裁夺,那就是,我们原则上既不能让後人认为中原武功,比不上西域诸国。同时

亦不可让疏勒国师称雄天下,足称无敌。」秦霜波一听这话,分明是暗中修理端木芙,当下

等众人附和之声沉寂之後,才道:「广闻大师之意,在座诸位想必全都赞成,但问题是端木

姊姊有心无力,这叫做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此是持平之论。因此,我建议大家公决一下,在

这两者必须选择其一的情形之下,看看赞成放弃那一项的人较多,就作为最後决定。」此言

一出,群雄也不能不赞同,於是开始表决,结果是赞成让疏勒国师扬威之人较多,赞成让西

域诸国胜过中原武功之人少,於是大原则就此决定下来。

  翌日早晨,小明湖边观战之人,又此昨日多了不少。不过秩序甚佳,全不杂乱喧哗。双

方二十高手到了浮台上,抽签结果,竟是双方平均先出一人搦战,谁也占不到谁的便宜。

  第一场由西域诸国先派人出阵,那是个黝黑结实的中年大汉,手提双锤,背後反插着一

柄长刀。此人单论身材,已知必是猛将,何况他手中双锤,体积大,份量沉,更不会猜错。

此时人人都认为以骁勇强悍着名的李金矛可以上阵,谁知端木芙沉吟了一阵,竟让那仙风道

骨,年纪老迈的华山叶本明真人出场。

  叶真人眼中也掠过一丝讶异之光,敢情连他自己也想不到会被选中出场,他倒底是修习

玄功多年之人,迅即恢复了湛明平静的心境,起身向端木芙点点头,道:「贫道领命,只不

知端木小姐於此敌可有机宜指示没有?」端木芙应了一声「不敢当」,心中忖道:「这位老

道长如此谦冲请教,我岂能不尽力助他取胜。」她脑筋一动之下,筹思出取胜之道,当下说

道:「以奴家管见看来,此敌最厉害是起手叁招,一出六锤,叶真人但须躲过这六锤,对方

锐气大,自然会露出致败之机。」叶本明稽首道:「承教了。」转身向檑台行去。

  由於这是第二日的首场,关系到双方的斗志锐气,可知疏勒国师和端木芙一定刻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威震天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