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二十一章 能战始能言和

作者:司马翎

  秦霜波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把整个过程完全剖析清楚,闻者无不明白,这才知道,秦

霜波这一场赢得实是不易。这一场庆功宴,表面上欢欣热闹,其实阴忧重重,端木芙等人大

有难以下咽之感。席散之後,广闻大师和雷世雄两人,情知明日非出手对付疏勒国师这等大

敌不可,因此之故,他们早早就回房歇息及用功,以便集中全力,出手一拚。

  在另一座雅致舒适的暖厅中,以端木芙、秦霜波为主,此处尚有宗旋、彭典、关彤、枯

莲大师、叶本明老道人等十多个人,共同商议明日的大计。自然本宅主人韩世青、韩世文、

韩行星等,以及永远站在端木芙身後的崔阿伯,亦在厅中。

  端木芙说道:「诸位对明日之战,可有什麽高见?」

  关彤慾言又止,端木芙道:「关老师有何指教,何妨讲出来听听?」

  关彤摇摇头道:「在下要说的话,与明日之战无关,是以决定暂时不说。」

  端木芙道:「原来如此,你的疑问,可向秦仙子姊姊请教,自然得到答案。」

  她不等对方讲出,已知关彤要问什麽,这等敏捷才情,实是世间罕见。

  韩世青痰咳一声,说道:「请问端木小姐,假如秦仙子今日不出手,明日对付疏勒国师

之时,可有取胜的把握没有?」

  端木芙道:「老先生问得好,这个问题,奴家也反覆自问了许多遍,直到秦仙子姊姊击

败了莲姬夫人,方有答案。」

  她停歇一下,才又道:「假如把秦仙子姊姊留到明天才上阵,以咱家的看法,最多只是

个平手之局,动辄有落败之虞。」

  彭典接口道:「若然如此,那就不如让秦仙子於今日上阵,免得万一败在对方手底,可

当真使对方变成横扫中原无敌手了,现下那疏勒国师永无与秦仙子动手的机会,假使家师也

不现身的话,则疏勒国师纵然连赢十场,也不能算是横扫中原。」

  众人都颔首同意此言,宗旋大声道:「还有就是罗廷玉公子,如若也不能赶到出手的

话,疏勒国师的遗憾更大了。」

  他这话一出,众人都觉著他是特意提高罗廷玉的身份,亦等如当众减低了严无畏的份

量。因此关彤等人都投以赞佩的眼光。

  端木芙轻轻吁一口气,说道:「罗公子很有可能赶到,但愿严老庄主亦能赶到,则我们

这一方,有雷大庄主、广闻大师、罗公子以及严老庄主等四大高手,总能杀败那疏勒国师。

  」

  她望了秦霜波一眼,又道:「假如明天准许秦仙子出阵的话,以奴家的管见蠡测,秦仙

子当可击败强敌。」

  众人都大表惊讶,因为她早先明明说过秦霜波最多只能斗个平手,如何现在又能赢得对

方呢?

  端木芙只让众人纳闷一下,便解释道:「这是因为秦仙子在击败莲姬夫人的一场中,功

行大有精进。假如明天秦仙子出言挑战的话,疏勒国师一定安排好人手,个个激烈出言反对

他接受,换言之,疏勒国师虽然未必就一定会输给秦姊姊,但他当已看出秦姊姊的造诣,已

达到无懈可击的境界,也就是无人能击败她的意思。」

  众人听了此言,既觉得有点太过玄妙,但又不能不信。关彤道:「那多可惜啊!」

  端木芙道:「这也是没有法子之事,在疏勒国师来说,他宁可面对中原任何高手,也不

愿跟秦姊姊动手。」

  大家再商议了一阵,只澄清了一些问题,却没有半点收获。关彤送秦霜波回房之时,便

提出了心中疑问,那是关於崔阿伯突然出手制住他穴道之事。

  关彤道:「在下不解的是当时大家都十分焦虑愁急,崔阿伯如何竟能及时发觉在下想冲

上台之心,先行下手制我穴道?」

  秦霜波听他把当时的情形完全说出,想了一想,才道:「你可不许透露与广闻大师得

知。」

  关彤只好应承了,说道:「这事难道与广闻师兄有关?」

  秦霜波道:「何止有关,简直是大得很呢!端木小姐与广闻大师之间,有一种很奇怪的

敌对情形,因此,端木小姐虽然一早就看出我终不会落败,但她却不肯让广闻大师晓得。因

为广闻大师也认为我的情况危急已极。假如他得知端木小姐在那时已瞧出我必可转败为胜,

则她的眼光才智,显然胜过广闻大师,这麽一来,广闻大师可能以激烈手段对付端木小姐

了。」

  关彤瞠目结舌。道:「这里面竟有那麽多的文章麽?广闻师兄与端木小姐会有什麽怨仇

呢?这真是使人大惑不解之事。」

  秦霜波道:「我也不知道内情,不过可以断定的是端木小姐将不会利用疏勒国师这个机

会,去对付广闻大师。」

  推山手关彤告辞而退,但走了两步,便想起了什麽似地回转来,压低声音,向秦霜波说

道:「秦仙子,这端木之姓,环顾天下武林,当真没有几个。然则端木小姐会不会是南海端

木世家之人?」

  秦霜波笑一笑,道:「当然很有可能,不然的话,她焉能博识天下武林各派的武功心

法?」

  关彤道:「假如真是端木世家之人,却又如何会与广闻师兄过不去?」

  秦霜波淡淡道:「你怎知其中没有别的恩怨?」

  关彤道:「倘若他们之间稍有怨仇,广闻师兄先就过不了敝寺方丈大师这一关了。秦仙

子自然懂得在下之意。」

  秦霜波点点头,道:「这样说来,武林中那个秘案传说,竟是千真万确之事了。」

  关彤急遽地点点头,然後道:「在下回去再想一想,方始向仙子请教,你今日力挫强

敌,耗费不少气力,也该早点安歇了。」

  他们的谈话,到此为止,关彤这一夜辗转床上,难以入寐,脑子一直不停的猜测这些疑

团。他虽然没有任何结论,但却已感到这武林之中,除了独尊山庄和翠华城行将一拚这件大

事之外,另外还有一种奇异微妙的情势,似乎尚有一件震惊武林的大事,正在暗暗酝酿中。

  翌日,天气极好。那小明湖四岸,一清早就挤满了人。只要是没有资格在码头或浮台上

观战之人,便莫不极力提早赶到,以便占据有利的位置。

  双方人马出现之时,引起了莫大的騒动。许多今日方始从远处赶到之人,都怀著恭敬的

心情,聆听已观战两日的人指点出双方高手的姓名来历。

  端木芙在码头上,俏眼一转,在那六七十位高手名家之中,只排出了十二人,前往浮

台。

  依照规定,可以让二十人到浮台上,以便出手作战。因此端木小姐只选了十二人,众人

都十分讶异。

  但更奇怪的是端木小姐当众请求华山叶本明真人、终南苦行庵枯莲大师、百粤多异仙子

王苹等三人,把守住码头浮台之间的通路,不许任何人通过,除非得到端木小姐的准许。

  她似是尚嫌未足,最後还在那浮台上调回宗旋帮忙把守通道。人人暗忖她此举不知是什

麽意思?难道是提防敌人硬闯不成?

  朝阳照耀之下,西域方面的人马,都显得雄赳赳气昂昂,全然不因连败两天而有气馁之

色。

  明眼人一望而知,西域之人,乃是极为信赖得过疏勒国师,深信他今日必可独立连闯十

关而使然。自然事实上疏勒国师没有连战十场的必要,但须六场皆胜,他便可以博得横扫中

原的荣誉而奏凯言归了。

  双方都静下来之後,蒙娜夫人高声道:「请中原诸位英雄豪杰听著,今日我方将由国师

爷亲自出手,他将按照规定,连赢六场,始行罢手。」

  这话虽然十分骄傲,却也豪壮之极。这等气魄和自信,纵然是敌人,亦不能不大生折服

之心。因此之故,中原群雄很多都鼓掌喝采,表示甚为钦佩。

  那疏勒国师在掌声中步上浮桥,走往擂台。端木芙沉重地吸一口大气,道:「这六场之

数,定须善为利用才行,奴家打算先设法略耗对方的功力真元,只不知广闻大师和雷大庄主

有没有异议?」

  雷世雄和广闻大师对望了一眼,都不作声。端木芙道:「既然如此,奴家就依计进行

了。」

  她的目光转到关彤、晏明和青霞羽士三人面上,说道:「奴家一直不让三位出手,为的

就是留作消耗敌人功力之用,诸位轮流上阵,虽然必败无疑,但既是事先得知结局,当有自

保之道了。」

  关彤胸膛一挺,道:「端木小姐不必过虑,这回上阵动手,非只是个人的生死荣辱,却

系与天下大局有关。在下胸中根本不作生还之想了。」

  这话说得雄壮激烈,那种视死如归的气慨,使人大为佩服,晏明、青霞羽士都颔首赞

同,要知他们皆是性子刚烈不畏死亡之人,如若不然,早就屈服於独尊山庄的手段之下了。

  雷世雄听了这话,面子上可就挂不住了,因为人家关彤等人竟然自愿命去拚,自己却得

等他们消耗了敌人气力,始行上阵,此事传了出去,他雷世雄还要领袖天下英雄麽?自然那

广闻大师又不一样了,因为广闻大师是少林寺之人,关彤亦是,是以关彤为他贺命,自然讲

得过去。

  雷世雄举手教众人注意,然後说道:「关兄等三位如若上阵,自然可以胜任愉快。但本

人却认为假如咱们不能在三两场之内,击败了对方的话,则此战不但敌人不服,连咱们中原

武林之中,也会有闲话。」

  端木芙道:「大庄主之意,竟是打算现下就由你们两位动手麽?」

  雷世雄点头道:「正是此意。」

  端木芙道:「如此自然更好。」

  她的目光转到广闻大师面上,还未开口,广闻大师已暗自忖道:「好丫头,到了紧要关

头,竟要整洒家一下。」

  假如端木芙命广闻大师先上阵,对他自是大为吃亏之事。只听端木芙叫道:「广闻大

师。」

  广闻大师点头道:「贫僧在此。」

  端木笑道:「请你小心瞧看,如若大庄主不能取胜,下一场就要轮到你了。」

  广闻大师一怔,心想:这丫头居然放过了洒家,不知是何缘故?他当然想不到这敢情是

关彤的功劳,正因关彤如此慷慨豪壮,端木芙不禁大为感动,先得必须尽力替少林寺多留几

分机会,才对得起关彤,雷世雄虽然输了,但还有严无畏尚未出马,谁也不敢看低了独尊山

庄。

  雷世雄提起怒龙杖,大步走出。关彤也十分佩服他的胸襟气魄,当下高声说道:「独尊

山庄雷世雄大庄主亲自出手,疏勒国师可要小心了。」

  全场之人无不听见,顿时采声雷动,热烈之情,真能使人热血沸腾,豪气冲霄,生死之

念,自是不放在心上。

  疏勒国师与雷世雄道过仰慕之言,接著一挑大拇指,道:「中原人物,果然有过人之

处。今日本座纵然全胜而归,但仍然极佩服你们中原豪杰的心胸气魄。」

  雷世雄晓得对方佩服的是己方并不派别人出来企图作消耗实力的打算,是以十分倾倒折

服,这倒是想不到的收获,当下微微一笑,道:「国师好说了,在下有幸得会高人,实是有

著急不及待之感。」

  两人说过场面上的客气话,雷世雄提杖作势,疏勒国师先伸左手,把背上一把长刀掣在

手中。他身上一共是一刀一剑两件兵器,雷世雄早就暗暗猜测对方将以那一种兵刃应战?抑

是刀剑同使?

  却没想到对方竟是以左手掣刀,这等左手刀甚是阴毒刁滑,最是难斗。这还不要紧,最

可怕的是对方还末动手,就先在兵刃土布下疑阵,此时奇兵突出,使他猜测不到,因而在某

种微妙局势上来说,对方已占了先手。双方雄踞虎峙,各自蓄养气势,一面窥伺敌人的空

隙。

  那疏勒国师手中之刀,寒光四射,一望而知,乃是极为锋快的宝刀。此时涌出阵阵杀

气,凌厉之极。

  若是昔时,雷世雄可能已耗费了许多精力以对抗对方的强大刀气。但近来他经历过秦霜

波、罗廷玉这等超级高手,已有经验。应付之时,得以省下许多不必要的气力。

  全场千百双眼睛,都睁得极大。但见台上的两人,都静如渊岳,毫无出手之兆。但突然

之间,人影交错闪过,竟是乍合又分,已换了一招,迅快的几乎瞧不清楚。

  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能战始能言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