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二十二章 魅剑魔刀

作者:司马翎

端木笑道:「她不久就会在这儿经过,假如本庄人手实力足够的话,那就毫无间题。然而秦仙子的剑术非同小可,虽然现在减弱了一点,亦大是可虑。」

富世雄讶道:「她此刻何故武功灭退了?」

端木笑道:「是为了罗公子的缘故。」

富世雄是什么人物,当然一点即透,恍然道:「是了,她见罗廷玉一去无躁,又带了美姬同行,自然心神不宁,以致大大的削弱了武功。」

端木笑道:「正是如此,所以不惹她则已,如要对付她,这正是千载一时的良机:「富世雄瞧看它的变干,虽在黑夜之中,仍然看得很清楚。他带看审慎的神色,问道:「小姐若是参与在这一行动之中,有何后果,当必想到了?」

端木笑道:「依你看来,会有什么后果呢?」

富世雄道:「在下想大肚说一句实话,只怕小姐生气。」

端木笑道:「大庄主即管说,奴家决不会生气。」

富世雄身子倾前了一点,诚恳地道:「假如小姐喜欢罗廷玉的话,则今夜除去秦霜波之举,自然有莫大的好处,以在下看来,只要秦霜波尚在人世,你就绝无机会可言。」

端木芙笑一笑,道:「大庄主只见其一,不知其二,假如奴家想嫁与罗廷玉,反而不可伤害秦仙子。富世雄大为□讶,道:「这封是什么缘故?」

端木笑道:「假如秦仙子遭了不测,罗公子一辈子相思怀念,决不会移情于别的女子,唯有让秦仙子活看,由她自己使罗公子死了得到它的念头,才是可行之法。」

富世推浓眉一皱,道:「小姐如何竟能确信秦仙子如是活看的话,一定不会嫁给罗廷玉?」

端木笑道:「这一点不易令人相信,但事实必是如此,他们俩一个不肯忘去血海之仇,又要重建翠华城。一个不肯放弃至高无上的剑道,这家室之念,定然都看得很淡,所以不易结合。假如我全力帮助罗公子重建翠华城,同时也助他报仇,岂不是最理想的贤内助么?」

富世雄略一思忖,发觉这竟然是千员万确的道理,心中大为吃惊,忖道:「这样说来,假如她不肯助我擒下秦霜波,则我只好先毁了她,免得她投入罗廷玉怀中,使罗廷玉有了如虎添翼之势。」

端木芙温柔的声音,冲散了他杀气腾腾的念头。只听她道:「你想不想孳下秦仙子,立此赫赫之功?富世雄胸中涌起一股从所未有的奇异感免,原来这是由于它的话,勾起了他万丈雄心和排侧缠绵两种不同的心情所致。他身子略略前倾,向她迫近一点,沉声道:「假如小姐全力相助于我,我决不是负恩忘义之人,日后定必全力报答小姐的恩情。」

端木芙姨首一摇,长发飘飞,有数络拂过对方面庞。富世雄但觉养丝丝的,卸没有伸手搔摸。

他的坐姿坚凝堆健得有如一贫石像,发散出男性的力量,使人生出结实安全和有力可靠的感觉。端木芙轻轻道:「有人对我说,当今武林之中,只有你堪以和罗公子相提并论,这话倒是不假。」

富世雄道:「小姐过奖了。」

心中暗想:「这话莫非是崔阿伯适才向她说的?」

端木笑道:「事实是如此,你稳健如大象,威猛如雄狮,自有一种慑人的风度。但你至今还是独身未娶,莫非是因为你醉心于武功权势,所以舍弃了儿女柔情么?」

这话已探索到内心深处,非是泛泛之事。富世雄道:「实不相瞒,在下一则全心贯注于武功,以及本庄事务,终日忙碌,并无余暇。同时也没有足以倾心的对象,故此向来不涉想儿女之情。」

他微笑一下,又道:「可是像小姐这等天仙般的人品,在下却又自惭形秽,根本不敢胡思乱想。说来说去,只是无可奈何而已,岂是如草木之无情呢口」这富世雄倒底是将近中扛漱h,不但没有锋芒,而且也没有少年气盛时那种嚣张自负的味道。他的话十分含蓄和有深度,在一般少女而言,自是不易领略。

喘木芙封极为浏赏,含笑盈盈的望看他。富世雄在她明亮的眼波流盼之下,终于被迫移目避开。

端木笑道:「妙极了,武林中谁能相信威震天下的富大庄主,竟是如此谦虚的人?说回来,番话仍然有不尽不实之处,要不要我指出来?」

富世雄大为茂讶,道:「在下字牢出自肺俯,如若真有不尽不实之处,可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了,难道竟会有这等情事么?」。

端木笑道:「那么我指出来吧,问大庄主一声,你几时见过我的全貌?既然没有,如何能感到自惭形秽?」

富世推一怔,道:「这个…这个…」。

端木笑道:「你完全没有想到,对不对?俗语有道是人心不同,各如其面。可见得世上之人,面貌都不相同,多也不过相似而已。从这一点再探究下去,想世上有亿万之人,而每个人的面孔,只不过是那样小的一块,且皆由五官组成。然而你试留心看看,些人五官完全没有一点不妥,可是凑在一起,就兑得不好看。细论起来,只不过两眼相距多了一分,或是额骨高了一点,或是眉毛矮了少许,或是嘴巴凑得大紧了一些,如此使天下亿万之人,张面孔既不相同,又有妍嗤美丑之别。」

富世雄很有兴趣她倾听著,海中闪掠过千百张面孔,果然发觉许多长得丑陋之人,很多都并非五官或面部有任何重大缺憾,只不过皮後粗糙了一点,或是某一条皱纹部位不六对,就足以看起来使人生出丑的感觉了。

他笑道:「这本是极为显浅的眼前事,可在下却从来没想到。假如小姐不提起,在下大概一辈子也不会想到。」

端木笑道:「你心中只有天下形势和家国大计,怎会有余瑕想到美丑之事?好啦」现在我们把话题兜回来,刚才说到你从未见过我的全貌,居然就有自惭形秽的念头,这未免太轻率了,须知假如我的嘴巴不能配合,或是下巴略为宽长了一点,轨足以破坏了整个面容的美观。你可会想到,假如我只是眉眼和鼻子长得很好,但面部的下半截很不相衬:所以我一直遮掩看不好看的部份。「富世雄忖道:「是啊口假如她嘴型不好,露牙见肉,则不但不美,反而是丑女子了。」

他当然不会露出丝毫声色,沉看地道:在下果真没有想到过,不过,以小姐的牙慧,纵是有些少缺憾,仍然是美如仙子无疑。

他停歇一下,道:「至少在我个人来说,小姐的牙慧可以弥补任何缺憾。」

端木笑道:「你是雄才大略之士,这等想法,果是可信。换作寻常之人,决难因牙慧而生爱。」

富世雄虽。然性情沉稳,但她这几句话,也自把他捧得飘飘然。他集中精神,正想设法探测它的心意,却听端木芙又道:「关于捉拿秦仙子之事,实在有看不少困难,可真不易克服。」

她茫地提到这桩大事,宛如向富世雄迎头倒了一桶冷水一般,使他打个寒襟,恢复清醒。他点头道。

「当然有很多困难,但关于人手的调配,在下仍然有此信心。」

端木笑道:「假如泱定下手的话,不妨乘胜追击,多捉几个重要人物。例如武当派的掌门人,少林寺的广闻大师等。只要得手的话,罗公子即将遭遇到想像不到的困难了。」

富世雄大喜道:「端木小姐口气之豪,古今罕有比拟。本庄若然击下了武当掌门,这一大剑派就等如落人咱们掌握中了。」

他语声一顿,忖想片刻,又道:「少林寺的广闻大师当然也万分重要,只不知小姐可曾确知仇家是谁?假如已有充份证据,证明是少林寺所为,咱们今后的做法,便须迅即妥为安排了。」

端木芙迟疑了一下,才道:「大致上可以认定是少林寺,不过证据末足,我已考虑过要不要采用单刀直入之法,一迳闯入少林寺中,兴问罪之师。」

富世雄略一沉吟,道:「这果是可行之法,但老庄主批准这计划与否,大有疑问,如若咱们能在事前制住了少林手的领袖,当然不成问题。不然的话,本庄既须对付罗廷玉所率领翠华城的这一股势力,又惹翻了少林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端木笑道:「这件事等以后再说吧,今晚我打算动用数天以前下令布置的场地,请大庄主传令下去,委派彭二庄主亲自踏勘覆查,不许有丝毫疏忽误失,如若贻误军机,当处以斩首之罪。」

富世雄跃出车外,布达命令。这一大股人马,登时涌起了森严静肃的气氛,人人皆知将有大事发生。

富世雄回返车内,端木笑道:「从现在到天亮为止,至少有好几场激斗,其中以秦仙子、程守缺真人和广闻大师这三场最是艰险。」

富世雄道:「小姐口气之中,似是深信他们今夜一定离开淮阴城一般。」

端木芙肯定地道:「当然啦,假如我猜测得不错,最先离开淮阴的将是秦仙子,然后依次是广闻大师,最后是程守缺真人。」

富世雄道:「小姐的神机妙算,向来万无一失,既是件此猜测,那一定错不了,尤其妙的是最先离开淮阴的竟是秦霜波,则咱们但须活擒了她,其余少林广闻和武当程守缺,定必更容易得手。」

端木芙笑道:「依奴家愚见,这三人都各有擅长,咱们如不是凭藉地形和主动之势这两大有利条件,根本上就不可能活捉得到他们当中的任何一个。」

富世雄领首道:「这话很对,在下亦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竟会狂妄到这等地步,认为可以活擒他们。假如家师的命令是全力击杀,在下反而多几分把握。因为慾要击杀他们,但须倾力一战,只要咱们这逆调动得宜,抢制了机先,便不难达到目的。」

他停歇一下,又道:「在下并非小觑了这三个对头的实力,也深知以他们的功力造谐,如是一心想逃走的话,咱们实是不易阻挡得住。不过照事论事,若擎生擒活捉和杀人灭口这两个任务而言,自然是后者容易得多。」

端木笑道:「兵法上最注重的是知己知彼,大庄主虽然身居高位,权倾天下,但封丝毫不曾因此而低估了敌人,这是奴家最佩服的一点,现在我们且谈一谈计划,并且一道前去查看我以前布置的地方吧」「他们把大队人马撇下,只让彭典和五大帮派主脑以及六名霜衣卫队跟看,簇拥了端木芙乘坐的马车,避开大道,悄然而去。到了三更时分,秦霜波果然出现在离开淮阴西行的官道上。她并非子身一人,但同行的既不是新收的小婢紫玉,亦非忠仆奚午南,而是宗旋。消息迅即传送到端木芙耳中,她皱起眉头,道:「秦仙子向来独来独往,不把人间万事百态放在心上。所以真想不到在今晚如此重要的关头上,她竟与宗旋结伴同行。」

彭与插口道:「宗旋可交给在下负责。」

端木芙摇摇头,道:「宗旋的武功虽是号称得到少林和武当两派真传,但他们是另有特殊成就,具有驾世骇俗的潜力,不可轻易与他力拚。」

彭典心中大是不服,道:「难道他比秦姑娘更辣手么?或是端木小姐竟是认为他的武功强胜过在下么?」

端木笑道:「若论内家功力造谙,你们可说是旗鼓相当,难分轩轻。但若论招数手法,人拚之下,彭二庄主你可能会失手落败。此是奴家大肚揣测,拥诚奉告,远望二庄主不要见怪。」

彭与道:「小姐不嫌鄙陋,竟予以指点,在下感激还来不及,岂敢怨怪小姐臼」他口中虽然说得若无其事,但心里劫大为震□凛骇,忖道:「那斯居然如此高明么?假如我未得秦仙子赐助皆疗伤势,因而功力大有精进的话,自然更不是他的敌手了。」

一念及此,他嫉恨仇视之心更加强烈,转眼向富世雄道:「这样说来,唯有大哥您亲自出马才行啦曰端木笑道:「如是敌对拚搏,久战之下,大庄主诚然有击败对方之力。但奴家早先说过,宗旋具有店世骇俗的潜力,难以测透,因此虽然能萃败他,也很难取他性命。假如是这等费力而又没有把握大事,岂值得浪费精力呢?」

富世雄想不到端木芙对宗旋的评价如此的高,心中也泛起族意,不免生出了相机加害宗旋的念头。自然他不会泄露出来,只淡淡一笑,道:「然则咱们如何能够撇得开宗旋呢?假如他一道陷入咱们的埋伏,情势将有何改观?」

端木笑道:「加上他这末一个高手,奴家就更加没有把握了。」

雷世雄沉吟一下,才道:「这宗旋既放大局有如许影响,咱们值得冒险一试。」

端木笑道:「大庄主作此决定,宽大是出乎奴家意料之外。」

富世雄道:「小姐何以感到意外?」

端木笑道:「奴家以为这擒捉秦仙子之举,并非十万火急之事。本来单是秦仙子一个人,我们已没有太大的把握,何况还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魅剑魔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