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二十五章 不战而胜

作者:司马翎

  程真人道:「是的,他们二十左右之时,与四十左右最大的改变,还是那位端木夫人,

因为当她年轻之时,原本是瓜子脸型的。」

  话犹未毕,门上响起了剥啄之声。端木芙双眉又皱,玉手自然而然地又拢住大绺乌丝,

遮住半截面庞。崔阿伯一跃落在门边,出声询问。

  程真人却于此时,向端木芙说道:「这真是一大惊人的秘密,也恐怕只有贫道方始知

道。」

  说到此处,崔阿伯已跃了回来,附在端木芙耳边,轻轻道:「是罗公子。」

  这个名字好像符咒一般具有魔力,使端木芙矍然睁大双眼,接著匆匆起身,向程真人说

道:「对不起,奴家有急事须得立即料理,不然的话,当真是祸延无穷了。」

  程真人舒一口大气,心想:这敢情好,我可趁这机会细加考虑一番,以便决定要不要把

这个秘密说出。

  他徐徐道:「小姐有事即管请便,勿以贫道之故,致有稽迟之虞。」

  端木芙向他谢过,匆匆出门。一个霜衣卫士躬身行礼,面上可掩饰不住兴奋的神情,说

道:「他已到了树林内,随行之人为数不少。」

  端木芙迅快行去,那霜衣卫士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都是年纪极轻的小伙子,连他一

共有八个人,二庄主已率了多人赶往。」

  端木芙惊讶地停步,道:「大庄主呢?」

  那霜衣卫士道:「小的正要奉禀,大庄主恰在一盏热茶以前,接到老庄主传令,赶去谒

见。大庄主命小的向小姐禀告,但小姐在屋子里,小的不敢惊动。直到罗廷玉抵达,此事非

同小可,所以小的才敢惊扰芳驾。」

  端木芙唔了一声,皱一皱眉头,举步再行,一面向崔阿伯道:「这就麻烦了,罗公子实

力之强,不言可喻,而我们这边偏生又少了一个最重要的人。」

  崔阿伯道:「既是如此,咱们但凭阵法,谅也不致于失手。」

  端木芙道:「你看看天色,不久就将破晓。只要天一亮,阵法中许多奥妙力量就不能使

用了,这正是我心烦之事。」

  崔阿伯先命那霜衣卫士赶到前头开路,这才压低了声音,道:「老奴认为使你心烦的,

并非阵法或其他问题,而是罗公子本人,对也不对?」

  端木芙瞪他一眼,道:「你再乱讲,我就要生气了。」

  崔阿伯吃了一惊,连忙道:「小姐千万别生气,老奴关心过甚,所以言语间未加检

点。」

  端木芙听他这么一说,气已消了,轻叹一声,说道:「我心情烦闷,所以脾气不好,你

莫怪我………」

  崔阿伯含有深忧地瞧著她,心想:「她自幼就才慧绝世,碰上任何事情,都从未失去过

自制力。目下这等情形,可想而知她是如何的烦闷和惶惑了。」

  他们已走入那一片稀疏的树林,黑暗中仍然可以见到林中有许多白衣人影站立或走动。

  此外,四名栗悍精干的白衣大汉,已随侍在后面。左侧有一个白衣人迅快奔到,躬身道:

「罗廷玉以及七名部属,都停步在大壮之位,结阵屹立,若有所待。」

  端木芙点点头,这个白衣人立时退下。紧接著又有一个白衣人奔到,躬身行了一礼,道:

「二庄主率了本庄十二位高手,隐伺在罗廷玉四周。」

  这白衣人报告完之后,也是立刻退下。端木芙略一思忖,发出号令,后面那四名卫队分

出两人,迅快传布命令。

  霎时间这一片树林之内,原有的灯笼有一些熄灭了,但又有一些新的灯笼升起,飘浮于

枝梢间。

  端木芙仍然没有往前移步,崔阿伯不禁感到奇怪,低声道:「小姐竟不去瞧瞧罗公子布

的是什么阵法么?」

  端木芙摇摇头,道:「他布的一定是四正四奇之阵,名为握机,我不看也知道了。」

  崔阿伯道:「老奴现下也略通此道,这握机之阵虽是正奇兼顾。但咱们占地利、得人

和,可以以大吃小,又何惧之有?」

  端木芙道:「若在平时,你这话甚是有理。但要知这握机之阵,乃是风居四维,云居四

角,天居四方,地居四隅,或前或后,可以迭相为用。然而或进或退,亦为离散之象。因是

之故,如在宽旷之地,我方可仗地利人和,用以大吃小之法,强行击垮他们。但目下情势又

大不相同了。」

  崔阿伯道:「老奴看不出有那一点不同之处?」

  端木芙道:「他闯入我这八卦阵图之内,占的是大壮之位,在八八六十四卦中,大壮之

位,须戒刚暴。动之以礼则吉,动于非礼则凶,这样一说,你想必已明白了?」

  崔阿伯道:「明白是明白了,但这样说来,假如敌人一入得此阵,便占去这一方位,咱

们岂不是只有乾瞪眼睛?」

  端木芙一笑,道:「那也不然,第一点,来人必须实力够强,又识得布下握机之阵,与

这大壮之位,生出妙用才济事。如是寻常之辈,又或是不懂得以阵配阵的话,我们仍然可以

毫不客气的吃掉他。」

  她停歇一下,又道;「罗公子虽然也懂得阵法之学,但并不精通,似这等奇谋手笔,必

是另有高明之士,在暗中策划主持无疑。」

  崔阿伯道:「说不定是罗公子误打误撞的摆对了阵法,这握机之阵,终究不算是最奇奥

的阵法。」

  端木芙道:「你的考虑不够周全,因为你没有想到罗公子这一行八人,如何会到达此

地?这里面显然大有古怪。」

  崔阿伯道:「本庄明明派出数十精干之人,在周围布成一个哨网。而老奴也亲耳听见小

姐传令说,如果见到了罗公子,可引到此地来,因是之故,罗公子他们会抵达此地,何足为

奇?」

  端木芙道:「不错,照你这样说法,自然是顺理成章之事。但你如若也这么想,那就失

之毫□,谬以千里了。」

  崔阿伯瞠目道:「老奴想不出那一点有毫□之失?以致有千里之谬?」

  端木芙道:「他在本庄之人引领下,来到此处,并不为奇。正如秦仙子、程真人他们,

亦是在这种情形之下抵达这儿的。」

  崔阿伯更感不解,道:「是呀!既然如此,老奴那一点错了呢?」

  端木芙道:「可是罗公子与别人之间,有一点分别,便是那秦仙子等人是我们主动的拦

住,设计诱到此地。而罗公子则是自行闯入本庄哨网之内,才被发现到来。这一点的不同,

重要之极。」

  她深深吸一口气,继续道:「罗公子是有备而来的,我便不禁想到他何故回转来呢?是

碰巧经过?抑是有意?」

  崔阿伯道:「小姐这一回也许太多心了。」

  端木芙道:「最后我才判明他竟是特意前来的,这原因是他的手下早已安排好眼线,侦

察那秦仙子的行踪。而秦仙子受诱至此,这消息已迅即传给了他。」

  崔阿伯至此才露出吃惊和相信的神情,瞪大双眼,表情甚是奇怪可笑。端木芙叹口气,

道:「现在你才相信了,对不对?因为我告诉你他是为秦仙子而来,所以你才信了。同时你

又暗暗惊讶罗公子如何有那么大的力量,对不对?」

  崔阿伯点点头,心想:「你说的虽是很对,可是还有一点你还不知道,那就是你推知罗

公子是为了秦仙子而来,所以心中升起妒意。也因此而心情变得如此烦闷。」

  他没把这话说出,反而怜惜地瞧著端木芙。这个美丽而又极端聪明的女孩子,从小就像

谜一般,永远教人猜不透,但又老教人非常疼爱。此时,阵阵寒风穿林而过,发出枝叶摇刮

之声。

  端木芙听了一下,道:「阿伯,这一阵寒风从东南九宫的异位吹来,若以术数占断,其

利在主。我们既为地主,自宜徐徐图之,不宜先行出手。若客方先行动手,必败无疑。」

  崔阿伯道:「你懂得太多啦,还好没有把脑子弄糊涂了,如若换了是老奴,左一个徵

兆,右一个徵兆,可就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端木芙道:「大凡术数之道,首重随机应变,所谓心血来潮,灵机一触便是。」

  她笑了一笑,晓得再说他也不会明白。当下缓缓举步,向前走去。大约行了二十余步,

但见前面高悬的二四盏灯笼之下都站得有人。

  其中一个是彭典,一个是吉祥大师,还有两个是阳将徐刚和阴将宣碧君。这四人都是背

向著她,而且都是专心一意地望著前面。在他们前面,有一块两三丈方圆的空地,八个人散

布其中。四周灯光照射之下,倒也看得清楚。

  自然最特出的一人,便是翠华城少城主罗廷玉了,他的长相如玉树临风,然而此刻按刀

而立,却有渊停岳峙,不怒自威之势。

  端木芙又认出余下七个年轻人之中,有一个面容冷峻,额头特宽,双眼闪耀出智慧之光

的人,正是与罗廷玉一道诈作被俘的杨师道。她乃是听过独尊山庄之人形容,是以一眼就认

出了。其余的六人,个个英俊挺拔,俱有超凡拔俗之慨。

  端木芙察觉他们人人所佩带的兵刃虽然全是长刀,可是又几乎每人都另有一种兵器,例

如弓箭,弹弓之类,便不由得暗暗皱了皱眉头。

  罗廷玉一言不发,神态自若,看上去竟是不把隐伺在四侧的敌人放在心上。那种雄姿气

慨,使端木芙不禁为之心跳。杨师道则是游目不住向四下打量,眼光炯炯,好像能透过黑

暗,瞧得见四下的真实景象一般。

  端木芙立刻断定此人必定擅长谋略,深谙阵法之道。同时有他在暗中主持大局,怪不得

能一直跟蹑著秦霜波的行踪了。她细细查看了一阵,知道天色马上就破晓了,那时节此阵之

中的灯宠,全然失去妙效。阳将徐刚喉咙中突然发出咆哮之声,冲破了这一片岑寂。

  罗廷玉等人都向这边望过来,宣碧君一手抓住徐刚的臂膀,禁止他犯了性子违令冲出。

徐刚性情强悍,所炼的武功也是走的刚猛路子,是以最没有耐性,除非是他心悦诚服之人指

挥他,不然的话,他往往犯性乱干。

  他们在这儿已潜伺了一段时间,奇怪的是对方既不动,己方也静悄悄的,似是打算就这

样子对耗下去。他用力甩臂,打算摔开宣碧君的手。宣碧君则用力抓住他。

  彭典在一旁瞧见了,冷冷道:「你怎么啦?」

  徐刚哼一声,道:「咱们老是站著瞪眼睛不成?」

  彭典道:「少安毋躁,咱们得等端木芙小姐前来,亲自处理。」

  现在由于头上灯笼变移,阵法转动,所以把他们的话声隔住。罗廷玉等人虽然相隔得不

远,可是最多只能听到一些模糊的声音而已。

  徐刚道:「属下也知道二庄主的意思,但端木小姐老是不来,说不定是心里头害怕,再

说,咱们何必听命于一个弱女子?」

  彭典冷冷道:「住口,你虽是我师父的宠将,但如若有违军令,照样处斩,你最好记住

这一点。」

  徐刚含怒咆哮一声,但真不敢跟彭典顶撞下去。宣碧君接口道:「徐刚,你老是瞧不起

女人,哼!哼!我迟早跟你拆档,同时设法教你□点苦头才行。」

  她这么一说,气氛为之一变,使人只觉得这徐刚是个鲁莽自大的勇将,一味看不起女人

而已,并不是对任何人有成见。

  但彭典心中有数,忖道:「这斯只服师父和大师兄两人,并不十分把我放在眼内。

  我不难收拾了他,但这宣碧君诡谋甚多,却是不可轻视。」

  方转念时,端木芙的声音在后面升起来,说道:「假如有人自认为有本事可以跟罗廷玉

放对一拚的,我不妨让他上去试试。」

  彭典心中暗喜,知道刚才的一幕,端木芙已经看见了,那阳将徐刚,早晚得让她整一

下。他回头望去,但见端木芙神色不善,当下拱拱手,道:「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端木芙道:「除了你之外,我想问问他们,可有人敢上前向罗廷玉搦战的没有?」

  徐刚一想那罗廷玉刀法之凌厉犀利,实在不能与他放对拚斗,除非是有阵法掩护,当下

不敢则声。

  吉祥大师见阴阳二将不作声,于是说道:「小姐的意思可是要我等出去试一试罗廷玉的

刀术?」

  他的话声甚是阴柔,但却令人感到有一股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不战而胜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