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二十八章 无头公案

作者:司马翎

  罗廷玉迅即陷入於沉思之中,对大厅内的情形,宛如视而不见,谁也不知道他在沉思些

什麽。只过了顷刻,突然两条人影闪电般扑入大厅,把罗廷玉在沉思冥想中惊醒。端木芙用

手肘碰他一下,耳语道:「瞧!这就是证据了。」

  崔阿伯厉声嘿道:「什麽人?」

  这两个长衫汉子,面上都蒙着黑布。右面的一个,身材较为高大,身穿蓝色长衫。

  左面的是一袭灰衣,动作都极是矫健迅快,一晃眼已迫近崔阿伯和蒙娜。崔阿伯举步出

去,拦住这两人。那蓝衫大汉从袖中抽出一口短刀,倏然猛扑崔阿伯,右拳左刀,攻势极是

凌厉。崔阿伯挥杖力扫,发出呼呼的风声,那蓝衫大汉身躯虽是雄健,却灵活之极,在杖影

中进退自如,有攻有守。

  这两人,一下子就陷入了性命交关的激斗中,那灰衣人掣出兵器,却是十叁节亮银短

鞭。只见他行动如风,霎时绕过激斗中的两人,直扑蒙娜。口中嘿嘿地吐气开声,健腕翻

处,亮银鞭抖得毕直,有如锋锐的枪矛一般,劲急刺去。

  假如椅子上坐的是端木芙,只怕万万躲不过这一记凌厉急袭。事关这两名剌客动作迅

快,一入厅就展开暗杀的行动,一句话都不说。端木芙纵然有千谋万计,在这等情况之下,

亦无法施展得出。罗廷玉勃然而怒,振衣慾起,但却被端木芙扯住衣袖。

  说得迟,那时快,蒙娜身子向後一翻,有如一缕轻烟般突退数尺,避过敌人急刺而来的

一鞭。灰衣人不进反退,口中招呼道:「快走!那是假货。」

  蓝衣大汉在如山杖影中,怒吼一声,拳刀齐出,势道之凌厉威猛,连崔阿伯也措手不

及,非闪避不可。他得此空隙,跃出战圈,跟看那灰衣人的背影,迅即飞跃出厅,霎时间巳

去得无影无踪。

  端木芙透一口气,道:「罗公子,你已看见了,这就是我非得使少林、武当两派能重入

江湖不可的理由了。」.罗廷玉道..「那蓝衣大汉是阳将徐刚,灰衣人是谁?」

  端木芙道:「相信是阴将宣碧君乔装的,换作别人,出手之时,不会具有如此凶狠毒辣

的气势。」

  罗廷玉何等聪明,一点便透:心知这是因为宣碧君对端木芙心存妒恨,所以才会这般凶

毒。他们一齐入厅,崔阿伯眉开眼失,道..「幸而小姐的神机妙算,从不落空。但假如蒙娜

姑娘不肯帮忙的话,你又以何法消解此祸?」

  端木芙把面纱还给蒙娜,与她各自换回外衣,这才说道:「你马上就可以知道。」

  话犹未毕,厅门口出现一个高大之人,他身穿宽袍,腰束彩带,头缠布帛,正是西域第

一高手疏勒国师。

  厅外影绰绰尚有数人,端木芙道:「国师居然这麽快就赶到了,我总算没有失望。」

  疏勒国师大步入厅,道:「小姐恕我醒悟太迟之罪,只不知可曾发生事故没有?」

  他一面说,一面向罗廷玉、崔阿伯等颔首为礼。端木芙道:「有罗公子在此,倒也未受

惊吓,现在我们走吧,莫受千百武林同道翘首苦盼。」

  罗廷玉看看他们,加上他们的对话,心中已涌上一层阴影,但目下非是研究此事之时,

便不多说。後面那片广场中,已有数百之众,但壁垒分明,各不混杂。独尊山庄以雷世雄为

首,率了十馀高手,以及二十馀霜衣卫队,占了一角。

  少林、武当两派的僧道门下,合为一体,自成阵势。以崆峒眠云山人为首的武林各路名

家好手,又是一阵。西域近百高手,结集於另一角,他们个个服饰怪异,中土罕见,大部份

都以布帛裹头,身量平均比中土之人稍高。翠华城之人,没有结集在一起,所以并未成为一

个主流系统。杨师道率了十馀人,夹在少林、武当与眠云山人这两堆人之间。

  罗廷玉一眼望去,顿时泛起了天下叁分的感觉。但假如少林、武当这两派退出江湖的

话,则最弱的竟是自已这一方了。

  吉祥大师师徒已在独尊山庄的阵营中,罗廷玉一走入场中,他也移步出来,这两人顿时

成为所有的人注视的对象。端木芙在崔阿伯、疏勒国师及基宁叁入护卫之下,突然间也走入

场中,使众人全都转移目光,向她望去。

  杨师道向秦霜波道:「秦仙子,这端木芙小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刻又不知使出什

麽翻云覆雨的手段?」

  秦霜波微微一矢,道:「总是对廷玉有利之事,你拭目以观可也。」

  杨师道讶道..「仙子从何得知呢?」

  秦霜波忖道:「你不是女人,自然弄不清楚此中的奇妙变化,我故意不陪着廷玉,就是

特意给他一个机会。」但她却没有讲出来,只微微而笑。

  端木芙环顾全场一匝,高声问道:「雷大庄主,那阴阳二将何在?」

  她声调之中,显有不悦之意。雷世雄叫道:「他们随侍家师,在下亦不知他们的下

落。」

  端木芙道..「但我却知道,他们眼下尚在此地周围数里之内,若不是我早有布置,请蒙

娜姑娘假扮作我,加上疏勒国师及时赶来,我已死在他们手底了。」

  此言一出,全扬顿起騒动,议论纷纷。雷世雄虽是一时枭雄,这刻也为之手足无措,不

知如何应付才好?端木芙又高声道:「此事有人作证,谅你也不致於怀疑。在这等情况之

下,我趁此机会,当众宣布从此脱离独尊山庄。」

  雷世雄脑中「轰」一声,眼前发黑,彭典低声道..「大哥,别着急,小弟深信此事必可

转圆,你交给小弟去办。」

  雷世雄此时六神无主,听得这话,宛如失足於长江大河之人,抓到浮木,登时安心不

少。彭典其实全无办法,只不过他亦是罕有的人才,深悉当前形势险恶,是以设词稳住雷世

雄。

  只听端木芙又说道:「程守缺真人,闻说您老人家即将退休,不管世事,只不知继此大

位的,竟是贵派中那一位才智杰出之士?」

  她这话问得既突兀,内容又极是惊人,全杨都诧愕得静寂无声。武当派掌门程守缺真人

踏前两步,徐徐道..「贫道虽是已有了腹案,但这等大事,定须经过某种程序,始能向外间

宣布。困此之故,恕贫道未能奉覆。」

  他虽然未曾答覆下一位掌门是那一位,但却已证实他行将退休之事。全场之人尽管大感

惊讶而议论纷纷,但谁也此不上雷世雄那麽震动,这位当代之雄,竟掩饰不住而完全从面上

流露出来。

  彭典碰他一下,低声道:「大哥,你何故这般震骛?」

  雷世雄道..「程守缺这一退休,则他与本庄所作的协定,岂不是完全落空了?此一金蝉

退壳之计,真是使人大出意料之外。」

  要知其时少林、武当两大门派,在武林中有如泰山北斗,地位高崇,势力强大。因此以

严无畏、雷世雄这等人物,也万万想不到对方竟以抛弃掌门名位之举,脱出所订条约的束

缚。如若想得到程守缺并不恋栈掌门大位,他们自然不会接受程守缺以个人身份所作的誓诺

了。

  此刻端木芙已转过面望住那群少林僧人,高声说道:「广闻大师在不在?」

  僧人群中,走出一个和尚,只见他面圆体胖,常带笑容,那一团和气,使人生出如沐春

风之感。

  他合什道:「贫衲在此,小姐有何见教?」

  端木芙道:「大师好说了,这次贵寺派遣出数百之众,领队之人,即使不在此地,无由

相见,但想必也是举世知名的耆宿长老。」

  广闻大师道:「小姐猜得不错,这一次率队前来的,乃是敝寺的清风长老和香沙大

师。」

  端木芙笑道:「原来是贵寺大大有名的两老叁师中人,只不知这两位高僧,在寺中辈份

地位,比之大师你如何?」

  广闻大师道:「他们皆是贫衲长辈,小姐忽然下问及此,不知是何缘故?」

  端木芙道:「没有什麽,我是在想,大师你虽是贵寺一流高手,但那清风长老和香沙大

师,既是名列二老叁师之内,又率众前来增援於你,可见他们的才智武功,都不会此不上

你。加以辈份较尊,你的话对他们不生拘束之力,相反的他们却可以否决你任何对外的诺

言,你说是也不是?」

  广闻大师大为服气,想道:「我自为这一番用心,极为玄奥,谁知她早已洞若观火。假

如她当时继续为独尊山庄出力的话,我所作的诺言,定然通不过她这一关了。」

  他口中应道:「贫僧倒没有想到这一点,且亦不明白小姐特地提了出来,有何用意?」

  雷世雄又惊又怒:心想:「本庄好不容易使这两大门派,须得置身於江湖之外,谁知被

端木芙她从中一搅,那一番努力就完全付诸流水........」

  只听端木芙高声道:「这一次程真人和大师你一同误陷奴家所布的奇门大阵之内,无由

脱身.是以被迫向独尊山庄有所承诺。但如若程真人隐退,大师你则权力辈份所限,则你们

的承诺,亦等如白费工夫了。」

  广闻大师就是要她当众说出,此时如若雷世雄反对,自有伶牙俐齿的她代为辩驳,不须

自己开口。如果雷世雄不作声,有天下名家高人作证,以後便不受承诺的拘束了。

  他转眼向雷世雄望去,只见他面现颓丧之容。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彭典则横眉怒目,满

面杀机。

  端木芙缓缓行去,一直走到西域群雄阵中。所有的人,又不禁纷纷交头接耳,猜测她此

举的用意。

  罗廷玉朗声道:「吉祥大师,在下已在此候教,只不知在下出手之前,大师可有什麽话

吩咐没有?」

  吉祥大师阴声细气地道:「罗公子说过能在十招之内,赢得贫僧的,是也不是?」

  罗廷玉道:「不错!在下曾经如此夸口过。」

  吉祥大师又道:「你的条件是给你叁天时间,以作准备。今日已是第四天了,贫僧已如

你之言,妥为辨到,这一点罗公子想必也能满意。」

  罗廷玉道:「大师说的是,在下已尽力作了准备。」

  吉祥大师道:「假如你十招之内,能够胜我,贫僧从此封剑闭关,永不踏入江湖之内,

罗公子可感到满意?」

  罗廷玉道:「大师的剑术造诣,别辟蹊径,成就之高,使人佩服。因此你如失手落败,

从此封剑闭关,便等如严老庄主失去一条有力臂膀,在下自是极为满意。只不知反过来之

时,大师有何条件?」

  吉祥大师道:「假如罗公子未能在十招之内,羸得贫僧,则贫僧要求秦仙子退出这一扬

武林恩怨之外。」

  全场之人,一听他这种条件,不但毫不苛刻,而且十分合理。虽说这吉祥大师的份量比

不上秦霜波,然而主动挑战是罗廷玉,在这一场争斗中,自然是主动者有把握些。所以被动

之人,条件略略超过一点,实是应该。

  秦霜波突然插口道:「吉祥大师,蒙你提起了我,我可就不能缄默不言了,请问一声,

假如我也向你桃战,以十四招为限,假如我侥幸得胜,不要你任何条件,反之,你对我有何

要求?」

  她此言一出,全场皆感意外,顿时静寂如死。端木芙含笑点头,露出若有所悟之色。

  吉祥大师楞了一下,才道:「假如贫僧定要接下仙子的挑战,则贫僧纵或得胜,也不敢

有所要求。」

  秦霜波道:「大师不愧是出家修道之人,这等答覆,公平之极,只不知我这个要求,大

师接受不接受?」

  她的话虽是徵求对方意见,但口气很硬,充份流露出非接受不可之意,对方根木没有选

择馀地。吉祥大师忖道:「假如我拒绝的话,她当场闯了起来,则我和罗廷玉之战,便不能

顺利举行了,由此可知,她竟是洞悉罗廷玉没有取胜之望,方始出头硬来。」

  一念及此,顿时胆气大壮,徐徐说道:「假使贫僧不接受的话,仙子大失面子。如若接

受的话,於贫僧体能气力,又大有关系,只不知仙子对此可有解决之法没有?」

  秦霜波不经思索,应道:「你们可以展延到明天才比划,如此於大师并无影响可言。」

她越是坚持,就越是证明罗廷玉难有取胜的希望。

  吉祥大师道:「如此甚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八章 无头公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