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二十九章 天罗地网

作者:司马翎

  广闻大师道:「假如这个关系不怕别人知道,贫僧倒是诚心诚意的要向小姐请问。」

  端木芙以冷冷的目光,注视对方,过了好一会,才道:「好,我告诉你,我便是端木世

家唯一尚存於世的人。」

  广闻大师身子一震,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端木芙仰天狂笑一声,道:「我已告诉过

你,现在轮到你回答一声,你想突围而出?抑是与疏勒国师决一死战?」

  那麽宽广的佛殿中,悄无声息,只见广闻大师徐徐转身,遥向佛祖合什躬身,行了一

礼。人人都知他是在面临生死之际,照例向佛祖行礼祷告,然後动手,是以毫不惊怪,亦不

催促。

  广闻大师行了一礼,头也不回,便道:「端木芙,你胆大包天,竟敢冒充端木世家之

人,前来戏弄贫僧,又杀伤本寺同门多人,这等罪愆,已不是叁言两语可以解得。贫僧已向

佛祖请罪,要在这沙门净地,大开杀戒,第一个是你视为靠山的疏勒国师,他一则恃技横行

於中原,居心叵测。二则助你肆意为虐,兴风作浪。因此之故,定须加以诛戳!此人一除,

端木芙,可就轮到你.........」

  他的声音庄严有力,宛如万钧誓语,大有必能实现之势,纵是平生自负,目空天下的疏

勒国师,也被这等奇异的气氛,以及沉重如山的无形力量,压迫得呼吸短促,心情大为紧

张。要知他若是当面恫吓,做出种种恶形恶状,疏勒国师是何等人物,焉会被他影响?然而

广闻大师却是向佛祖说话,并且是破戒之誓,这种情形,便产生出一种神秘奇异的力量。

  端木芙怒声道:「住口!你虽是以为端木世家满门尽皆被害,但人算不如天算,我端木

芙偏是漏网之鱼。如今已经长成,为了报这满门被害的血仇,才踏入这嚣扰尘世,你虽是擅

长装神扮鬼,但今日想逃得一命,简直是梦想呓语.........」

  她话声一出,疏勒国师也忽然感到压力尽除,恢复如常,当下厉声接口道:「小姐之言

有理,此僧行动大有古怪,想是练有邪术妖法,不可不妨。」

  广闻大师直到这时,才回头向他们望去,目光清澈如水,而又十分锐利,他观察对方两

人一眼,才道:「贫僧自幼修习大乘佛法,那左道旁门之学,既不会亦不屑去学。咱们虽是

决战在即,非生即死,但你们却不要以这等无稽恶言中伤贫僧。」

  疏勒国师道:「本人平生足迹所经,不下数十寓里,然而好像你方才那样使我心头发生

异感的,尚是第一次碰上,这不是邪术妖法是什麽?」

  ,广闻大师道:「假如你心灵已经被异感所制,目下又岂能清醒如平常,向我质询?」

  疏勒国师道:「那是端木小姐开口怒斥之故,她的声音一传入我耳中,顿时恢复如

常。」

  广闻大师道:「这样说来,端木小姐也懂得法术啦?」

  疏勒国师道:「她博识天下百家千门之学,这法术一门,在她而言,自然算不了什

麽。」

  端木芙仍是陷入沉思之中,竟不开口。广闻大师冷冷道:「疏勒国师,你且看看,她可

是受贫僧所制,是以不言不动?」,疏勒国师回头望望,面上掠过迷惑的表情,旋即回头

道:「本人一生专攻武学,这等法术之道,全然不懂,但你不妨告诉我,她心灵是不是已受

你所制?」

  广闻大师嗤之以鼻,道:「你们如是想用这等手段,使我少林寺蒙上恶名,实在太卑鄙

可耻了!」

  他转眼向端木芙望去,高声道:「端木芙,贫僧要动手啦!」

  端木芙眼珠一转,道:「你今日想不动手,已是万万办不到的事,我看你大概是准备以

魔功催激起功力,同时以魔力应战,对也不对?」

  广闻大师毫不迟疑,颔首道:「不错,目下你纵然生出悔意,有心求和,亦难使贫僧改

变决心。」

  端木芙冷笑道:「你放心好了,我早说过今晚定要把你们全部诛灭,我指出一点,你就

明白我的决心并非徒托空言,那就是你深谙魔功魔力之事,并非秘密,我既要杀你,难道对

此全无对策?」

  广闻大师道:「虽有对策,但武功之道,不比秤金量银那般算得出准确数量,以这件事

而论,你焉能估计得出我的功夫到了什麽地步?」

  端木芙道:「这果是你唯一可以反败为胜的机会,然而据我所知,你如是全力施展魔

功,激发全身的潜能,则纵然得胜,你自己亦难以活命,而你便是罪首祸魁,只要你活不

了,别的事都不必计较。」

  广闻大师冷冷道:「如此甚好,贫僧亦与你们有誓不两立之心,决计不惜同归於

尽.........」

  他提一口真气,面色顿时变得血红,这正是他初步施展魔功的徵象。忽听後面的清风长

老鬲声道..「广闻师弟,在你行将出手以前,愚兄有一句话问你。」

  广闻大师吐一口气,散去魔功,应道..「师兄有何话下问?」

  清风长老道:「愚兄掌管本寺十大秘典多年,在我记忆之中,师弟你未曾借阅过那一部

「魔刀典」,如伺竟通晓这一门功夫?」

  广闻大师道:「难怪师兄感到奇怪,小弟是向明月师兄借阅的。」

  那明月长老便是与清风合称「二老」的一位高僧,在武林中亦是无人不知的一代名家。

  清风长老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明月师弟接管此职,既是从他手中借阅,难怪我

不知道了。」

  他掐指一算,又点点头,端木芙道:「清风长老忽然插口询问此事,竟是因何缘故?」

  清风长老道:「贫僧算算时间,颇为正确,在未询问之前,的确不能置信他已炼成这门

功夫。」

  端木芙道:「以广闻大师的天份资质,炼成这门功夫,何足为奇。」

  清风长老道:「那也不然,这一门功夫,如若要求有所成就,势必花上十年以上的时

间,老衲长居山中,浑忘岁月,竟不知已把掌管秘典之职移交了十一年之久,假如未越过十

载,广闻师弟就算炼过这门功夫,亦未堪派上用场。」

  端木芙一怔,道:「那麽在十一年前,他竟不懂得这一门功夫麽?」

  清风长老迟疑一下,才道:「此事对小姐似是很重要,如此老衲不妨相告,在我移交此

职之前,他绝对不懂,同时亦不可能从任何同门前辈处学得,因为目下除了广闻师弟之外,

敝寺上下同门,没有一人炼过这门功失。」

  端木芙道:「长老你身份不比等闲,这种话不能乱讲,定要负责才行!」

  清风长老怫然不悦,道:「老衲平生从未打过诳语,端木小姐既然相疑,以後休与老衲

说话。」

  端木芙对他的怨言浑如不觉,凝眸自语道:「既然如此,则十六年前之事,大有可疑

了.........」

  她突然又向清风长老道:「您可知世上还有那一家派懂得这一门功夫麽?」

  清风长老默然不语,显然他很介意端木芙刚才的态度,疏勒国师才智过人,一看这等场

面,便知请将不如激将,当下哈哈一笑,道:「这个问题只怕他们也不知道,端木小姐何不

自行查访?」

  清风长老果然不服这口气,冷笑一声,道:「老柄焉有不知之理?」

  疏勒国师故意装出大感意外的神态,哦了一声,道:「这话可是当真?是那个家派

呢?」

  清风长老道:「是端木世家!」

  端木芙一怔,道:「这话可是当真?」

  她乃是情急而问,这话冲口而出,清风长老见她又是不信,面色一沉,其寒如冰,冷冷

道:「你莫与老衲说话!」

  端木芙这才晓得又得罪了这个老和尚,但现在她已无暇解释,沉吟自语道:「若是端木

世家亦识这门武功,我如何会不知道?」

  这个问题,别的人莫说不能回答,甚至更引起了重重疑团,只见端木芙泛起一抹冷笑,

自语道:「假如又是此人一手布下的迷阵,这个人实在太厉害了........」

  广闻大师朗朗诵一声佛号,道:「端木芙,你到底是什麽人?」

  端木芙道:「你怀疑我是什麽人?」

  广闻大师道:「昔年端木世家遭遇大难,贫僧费尽力量,才得到敝寺方丈大师同意,派

遣了数十高手,迅赴南海驰援,然而我们迟了一步,端木世家业已船毁人亡,无一幸免,可

是你今日自称端木世家之後,这话可以欺瞒天下之人,却瞒不过贫僧。」

  他那圆圆胖胖的脸上,泛起一层煞气,与他平日的和蔼可亲,完全不同,正因如此,才

特别的骇人。

  端木芙慢条斯理的道:「这话好笑得很,既然你说是船毁人亡,那海上波浪万顷,茫茫

无际,你如何晓得有没有生还之人?」

  广闻大师道:「这一点你也不要装傻,端木世家上下活口,完全被杀而埋在一个大坟坑

之中,贫僧详细点算过,怎会不知有无人生还?」

  端木芙道:「那麽你一向与端木世家很相熟的了?」

  广闻大师道:「当然相熟啦,那端木夫人与贫僧乃是青梅竹马之交,及至她嫁到端木世

家之後,我因她之故,也就认识了端木世家所有的人。」

  端木芙道:「大师可曾想到那个杀害端木世家之人,为何不把体丢弃在大海中,却反而

埋於坟穴,使别的人得以眼见,并且得以证实这件惨案?」

  广闻大师道:「想是想过了,但难有满意的答案,你或者可以告诉我,对也不对?」说

罢,还冷笑一声。

  端木芙道:「我不妨把刚刚想到的答案说出来,你自家斟酌估量一下,我认为那人作此

安排,用意有二。第一点,这等满门诛戮之举,决不是一两人就能办到的,人数既多,则下

手之时,定必极为混乱,因此他们规定每杀一人,定须留下首,以使查核。」

  广闻大师摇摇头,叹一口气,道:「此理虽然讲得通,但听起来依然有怵目惊心之

感。」

  端木芙双眸中涌出泪珠,但她仍然继续说道:「第二点,这个主谋之人,才智绝世,老

谋深算之处,天下罕有其伦,他故意留下这些体,为的是好教端木世家的朋友,死了报复之

心。」

  佛殿中除了必必剥剥的火炬之外,别无半点声息,气氛是异常沉重紧张,端木芙只停顿

一下,又道:

  「端木世家的朋友,一看全都被害,心情立时两样,假如其中尚有一些人生死未卜,情

况便不同了,何况端木世家非同小可,若非势力异常强大的门派,焉能办到?」广闻大师凝

眸望天,半晌无言。端木芙又道:「广闻大师,今夜不论你杀死我,抑或是我杀死你,但有

一件事必须讲明。」

  广闻大师道:「什麽事?」

  端木芙道:「你率贵寺数十高手前往南海之举,乃是确切不移之事,你虽说与端木世家

乃是好友,但照事论事,你这一帮人马,却有力量向端木世家下这等毒手,对也不对?」

  广闻大师面色一沉,道:「你这话是什麽意思?」

  端木芙也瞪大双眼,厉声道:「我要你先证明你与端木世家是朋友!」

  广闻大师初时很愤然,但他终究是才智过人之士,略一考虑,觉得这真是当急之务,自

已只要洗清了嫌疑,可就轮到自已去对付她了。

  他点点头,道:「贫僧与端木夫人不但是童髻时的好友,到了长大之时,更是知心良

伴,但其时贫僧家道中落,甚是贫困,而端木夫人家中,却日益贵显,因此之故,我和她之

间,已生出一道看不见的鸿沟........」

  说到这里,他深深叹一口气,目光茫然投向殿顶,似是忆起昔年旧事,以致心中无限惆

怅。他只停一下,又道:「贫僧弱冠之年,本应向端木夫人家中提亲,但其时已到门不当户

不对,先父母都羞於攀附贵显之家,先父的一个朋友得悉此事,一方面介绍贫僧到少林寺学

艺,另一方面,去探端木夫人家中的口气,他得到的答覆是只要贫僧学武有了成就,能够立

身扬名於世,即可论及婚娶。因此之故,贫僧日夜用功,勤修苦练........」

  他娓娓道来,这等缠绵情史,出自一个高僧口中,实是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九章 天罗地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