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叁十叁章 言必有中

作者:司马翎

  直到第二路也离寺而去,杨师道挥挥手,翠华城数十壮士,迅即去了。当地只剩下二十

馀人,其中包括得有少林的广闻大师等四僧,以及各路一流高手,自然尚有端木芙、疏勒国

师等人。

  他们在场中伫立了老大一会工夫,端木芙突然轻叹一声,向罗廷玉说道:「罗公子,你

手下竟有杨先生这等人才,为你策划布置,看来我想赢过你的心愿,恐怕很难达到了。」

  罗廷玉虽然才智过人,可是直到现在为止,还弄不大清楚杨师道葫芦中卖的什麽葯?虽

说当他从囚禁宗旋之处,回到广场时,杨师道向他请示过,要求全权便宜行事,他也答应

了,可是杨师道其後种种安排指令,到底是为了什麽缘故?他实在不甚明白,说到别的人,

自然更不会了解,只道翠华城这一般人马,乃是使用分队之法,疾赴黄山而去。

  端木芙的话,透露出另有文章,也几乎只有罗廷玉一个人听得出来,秦霜波可不是比不

上罗廷玉聪明,而是她完全不注意这件事。

  罗廷玉连忙谦谢道:「端木小姐过奖了,事实上,眼下小姐才是主持大局之人,功过毁

誉,皆在小姐你自己的身上,与杨师道干系不大。」

  端木芙道:「罗公子这样说话,岂不是把杨先生酌功劳都抹煞了?不过现下不要再讨论

此事,我们走吧!」

  大家都觉得她的话,似乎有点头尾,但谁也不会探询,当下随她出寺行去。

  这一群人,很快的就消逝於大道远处。这一处废坍多处的古寺,经过一昼夜的龙争虎

斗,饱了热血和死亡之後,现在在阳光之上,屹立如故,恢复了往昔的荒凉冷寂。

  宗旋在那禅房内,偶尔扫瞥基宁一眼,便又瞑目打坐,宛如老僧参禅,这间禅房中,虽

然有两个人之多,却没有一点声音,寂静得可怕。基宁打醒了十二分精神,目光须臾不离宗

旋,他乃是疏勒国师这次远征中土的大将之一,论才智武功,皆是上乘之选,因此,在他如

此严密监视之下,宗旋休想有逃脱的希望。

  直到日落西山,斜晖慾灭之时,宗旋睁开双眼,下榻来在房中走动,舒展筋骨。他最後

停步在基宁面前,首次打破这死寂的气氛,说道:「我一直认为端木小姐的计谋,全属虚

构,否则焉有让我听见全部计划之理,可是如今方知她说的竟是真话!」

  基宁似乎无意与他交谈,只在鼻孔中哼了一下,没有开口说话答腔。宗旋道:「你难道

不想知道我这一结论,乃是从你而得的麽?」

  基宁耸耸双肩,表示他听不听也无所谓的意思。宗旋微微一笑,又道:「你不想知道,

那就算了,怛有一点我却忍不住得告诉你,那就是端木芙虽然算无遗策,然而智者千虑,必

有一失,目下我已把握看她的误失,正设法使她走上灭亡之途。」

  他仰天哈哈一笑,回到榻上坐下,他的笑声,充满了得意开心之情,任何人一听而知,

决计非是作伪。基宁沉默了好一会,才道:「听你的笑声,似乎不是装假,可是我深信端木

小姐不会给你抓到把柄,再说,你虽是有千谋百计,目下也无所施其计,她就算千虑一失

吧,你又如何使她怎样?」

  宗旋道:「不瞒你说,我已经在进行我的计谋了。」

  基宁回望一眼,才说:「胡说!我的目光没有离开过你身上。」

  宗旋道:「你当然看不见啦!」

  他举手指看自己脑袋,又道:「这个计划都在这里面进行着,你如何能够看见?」

  基宁哂笑一声,道:「你就算想破了脑袋,也不中用。」

  宗旋正色道:「你这样说就错了,须知智慧之为物,能够超越时间和空间的限制,那是

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他说得如此肯定和自信,使基宁也不禁有点心动,暗自疑神疑鬼起来,小心地琢磨他话

中涵意,最後忖道:「这家伙有点古怪,早先端木小姐就会为了怕他以智谋帮助严无畏,端

木小姐尚且得防范看他,可知此人当真有过人之才。」

  宗旋望望天色,随口道:「啊!天快黑了,真是光阴似箭,转眼又是一日逝去了。」

  基宁道:「我听说有人能以心灵传递消息,你们中土可有这一门奇功?」

  宗旋道:「当然有啦!但我可以向你发誓,我可不懂这一门功夫,据我所知,这种心灵

神术,虽然须得後天训练,但最重要的,还是先天具有这种特殊心灵才行,决不是人人都炼

得成功的。」

  基宁唯一的假想被他推翻,这自然指他相信对方之言而说,如果他不信宗旋之言,当然

仍可继续怀疑下去。但毕竟他闯过天下,行过千万里路之人,见多识广,对於这门心灵妙

术,亦颇闻一二,看来看去,那宗旋果然没有一点懂得的迹象,所以不能不信。

  房中已渐渐朦胧黑暗,宗旋躺下去,舒舒服服的伸个懒腰,道:「你得看守我两叁天之

久,这真是十分辛苦的一件差事呢!」

  基宁道:「那还用说,不过我也不是没有解脱之法。」

  宗旋大感兴趣,道:「哦!这倒是很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回答,只不知你如何解脱法?」

  基宁狞笑一声,道:「我出手杀了你,岂不是一了百了,可以安心睡大觉了?」

  宗旋道:「我不合低估了你,其实你较我们许多人都毒辣得多了,在下不能不佩服,只

是有一点,那就是你此计为时已晚,我的生死,已不足以影响大局,等到端木芙等人完全中

伏被歼,也就轮到你了。」

  基宁冷冷道:「你可是想设法恐吓我吗?」

  宗旋道:「信不信由你。」

  他望着门外昏暮的天空,又道:「假如你不向我动手,那麽对不起,我等到天黑以後,

便将扬长而去,你大概也不信我这话吧?」

  基宁睁大双眼,看了他一阵,然而天色越发暗黑,终於变成漆黑一团,他的目力,虽然

仍可看见宗旋,但自然感到很吃力,远不如白天之时那麽容易盯住他,因此,他突然向方桌

走去。

  宗旋道:「等一等,你想干什麽?」

  基宁道:「我点起蜡烛照着你。」

  宗旋笑道:「烛光外,极易被人看见,你没想到麽?」

  基宁一怔,道:「这话有理!」

  便停止了点燃蜡烛的动作。但过了一会,仍然点起烛光,然後退到门边道:「真是笑

话,此烛光度有限,又只有这一道门可以光。但门外却是高墙围堵,焉得见?我差点中计

了。」

  宗旋道:「我劝你在门槛坐一会,不然的话,你不久就得累死了。」

  基宁果然坐下去,过了一阵,他靠看门框,感到万分疲倦,沉沉慾睡。他虽是极力抖擞

精神,与睡神挣扎,然而却不自觉的会发出鼾声,连他自已听了,都骇一跳。话虽自此,基

宁终是内外兼修的高手,依然撑得住那沉重的眼皮,不让它们落下盖住眼睛。

  宗旋很安静地说道:「喂!基宁兄,你远适异国,与故乡有千山万水之远,只不知你有

时可会想家麽?」

  基宁勉力睁大眼睛,道:「想家麽?哼!从来也不,大丈夫四海为家,何须怀恋故

乡。」

  宗旋道:「这话不是当真的吧?我有时很怀恋儿时的情景,但那却一去不回,永远找不

回来了。」

  基宁道:「你倒是很坦白,咦!奇怪得很,我为何这麽困倦呢?」

  他停了一下,又道:「你提起想家,我竟不禁记起一首很有名的歌.........」

  他接看就咿咿唔唔的唱起来,声调十分悲怆感人,宗旋侧耳而听,竟不知如何,大有感

触.........基宁的歌声停歇之後,宗旋道:「好极了!可惜不懂得歌的意思,但我猜一定

是很悲哀凄凉的,对不对?」

  基宁道:「是的!妻凉极了,我可以试译出来,这首歌有两段,第一段大概的意思是:

常常在静夜里,当睡神尚未聚临,灭孤灯,听细雨,忆从前快乐光阴.........」

  外面夜风吹树,发出萧萧之声,真像是细雨飘潇光景。宗旋感叹一声,基宁又道:「童

年哀乐依然如昨,情话缠绵诉衷肠,眼波流盼如今暗淡,欢心已碎悲伤,因此在静夜里,当

睡神尚未来临,灭孤灯听细雨,从前事反作销魂.........」

  宗旋叹一口气,道:「好一个从前事反作销魂,你译得真好,第二段又如何呢?」

  基宁缓缓道:「情感浓,来往密,想当年多少良朋尽,凋零都逝去,似黄叶不耐秋风,

时常觉得,我如同行过,旧时堂宇静无人,灯光已灭,花冠久谢,空馀孤客自伤神,因此在

静夜里,当睡神尚未来临,灭孤灯听细雨,从前事反作销魂.........」

  他靠善门框,目光茫然,有着一种惆怅迷惘的神色,宗旋觉得这歌词实在极为感人,也

直着眼睛,沉没在无边无际的思绪中。不知过了多久,宗旋突然坐了起来,此时门口传来响

亮的打鼾声,原来那基宁竟已沉酣大睡了。

  宗旋笑一笑,目光转到蜡烛上,忖道:「我要不要带走此烛?如若不带走,可能会被对

方认出我在烛上弄了手脚。但带走的话,葯力一减退,基宁很快就会回醒,而我现下又走不

快,或会被他迫上.......:」

  他决定不带走蜡烛,走到基宁身边时,歉然一笑,低语道:「对不起!我使你心思分散

到思乡上去,不然的话,你便会提聚功力抵御瞌睡了,无论如何,你那一首歌词,我须得谢

谢你.......:」

  说完之後,从容跨过门槛,隐没在黑暗之中,只下阵阵鼾声,陪伴着基宁留在禅房中。

天亮之时,宗旋已坐在一辆马车中,迅快地向西北驶去。虽然宗旋坚信业已脱离敌人掌握,

但他仍然前後顾盼,查看四下的动静情况。

  车行甚快,一路上全不停顿,但最阻延时间的,却是那些河流,有的有桥,有的便需摆

渡过。午刻,只耽搁了一会打尖,便又匆匆赶路,大约在未申之交,一条相当宽阔的河流,

横亘前路。摆渡口已有七八个人在等候渡船,宗旋从车後望出去,只见其中有大半是乡下

人,还有两叁个是行旅商贾模样之人。

  他锐利的眼光一瞥之下,已察觉这些人甚为正常,这时大家都不凑在一起,所以更不须

多虑。过了好一会儿工夫,路上来了两个道士,一老一少,那些乡人都跟这两道打招呼,意

态间相当恭敬。宗旋望周去,但见这两道似是师徒,相貌平凡庸俗,大概擅长装神弄鬼,拿

妖捉怪,所以博得乡民尊敬。

  又顷刻间,另两人走到渡边,却是一个中年的儒生,後面跟看一个苍头,一望之下,这

主仆二人,步伐间皆有蹒跚疲乏之态,可见得不是走惯路之人。宗旋暗自揣摹这个儒生的来

路,最後断定他必定命运不济,致取不到功名出身,所以过那游幕生涯。接着又来了两个妇

女,一老一少,衣服装束,都不脱农村素的气味,虽然甚是齐整。

  宗旋微微一笑,忖道:「这对母女一定是到亲戚家去,而且一定是在附近,不然的话,

这大闺女就不会抛头露面的出来了。」

  那艘平底渡船,缓缓的掉过来,宗旋早就注意渡船上不少渡客之中,有叁名骑士,俱皆

劲装疾服,带着兵刃,完全是江湖豪客之状。

  这等人,宗旋以往如何会放在心上,可是目下武功全失,但须是稍通武功之人,即可收

拾他。因此,他特别注意观察,不过,在江湖上这种装束之人,实在是太多了,如在平时,

何须多疑察看?渡船终於靠了岸,船上之人往岸上走,要渡河之人,则向渡船移去,因此双

方在那狭长的石砌码头上相遇,几乎是摩肩而过。那叁名骑士最先牵马下船,掠过最後面宗

旋的马车,这才各自上马,飞驰而去。

  宗旋回头看看那叁骑蹄下扬起的烟尘,嘴角泛起了微笑,突然感到有异,连忙回头查

看。只见那车把式被一个黧黑的壮汉,用明晃晃的利刃,顶住咽喉,因此双手高举,动也不

敢动。

  宗旋正是因为马车忽然停顿,所以才感到有异,现下见到此情,不禁眉头一皱,忖道:

「假如这是端木芙布下了的罗网,那麽她实在太高明了,我受擒而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叁十叁章 言必有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