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叁十四章 患得患失

作者:司马翎

  杨燕道:「是的,不仅各派如此,连我们本派中,也有一位前辈,去找她解决这些问

题,以免影响本派声誉,一番交涉之後,没有什麽结果,回来宣称要纠众前往捉她,治以应

得之罪。谁知这位前辈,过了几天,就得病卧倒,不久,便病殁了!」

  她露出哀伤的表情,想了一下,又道:「这已是叁十年前之事了!她就是我的姑妈,先

父因此悲郁了好多年,我还记得先父的神情.........」

  宗旋拍拍她的手背,安慰她道:「既然你要报仇,这些往事,就不必多想了。」

  杨燕道:「我姑妈殁後,本派群龙无首,过了不久,相继有人病逝,家师立刻隐遁别

处,数年光景,本门之人,全部死光,只剩下家师,总算还保存着我飞环派一脉。」

  宗旋皱起双眉,道:「这样说来,那锡印派等忽然衰微,绝迹江湖,也是由於各派的人

先後死光之故了?」

  杨燕道:「大概是吧!详情我虽不知,但有一点我确知的,便是有不少门派,皆是执掌

门户之人,被她迷住,以致酿成无数风波,最後这些门派主脑病逝,而该派的信物、至宝,

也不见了.........」

  宗旋道:「照你所说,这位孟失人简直是个谜一般的奇女子了?她本人的武功如何

呢?」

  杨燕道:「当然很高啦!要不然早就活不成了,但据我所知,她这个唯一的儿子,武功

比她当年更强」

  宗旋大感兴趣,道:「她的儿子叫什麽名字?你们如何得知他武功的深浅,他学的是那

一门的武功?」

  杨燕道:「他名叫忆侠,精通各家派的武功,这当然是他母亲亲自传授的........」

  她停顿一下,又道:「我们这些家派,近十年来,几乎完全死光,都是上门找那孟失人

的晦气,被那孟忆侠所杀。因此,如今已有些家派,真的死绝了。」

  宗旋道:「我记得你说过她住宅四周,设有奇门大阵,所以你们不敢硬闯,再加上孟忆

侠这等高手,当然更不敢侵犯了。」

  杨燕道:「是的!这便是何以我们都销声匿迹,等候狙击报仇的机会了。」

  宗旋微微一笑,道:「你们这些尚存的家派,只怕有些不是为了报仇而隐藏起行踪

的?」

  杨燕承认道:「是的!包括我在内,都不敢露面,生怕被孟忆侠上门来赶尽杀绝,事至

如今,我们与他孟家已变成势不两立,如果不能消灭他们,就是我们通通被毁。」

  宗旋沉吟一下,道:「那位孟夫人可说得上是一代才女了,假如你们不是打开始时就秘

密行事,则孟夫人的声名,必定远在当今许多高手名家之上。」

  杨燕道:「但她的行为太可恨了,使本门蒙羞含垢,碉零殆尽,又使许多门派从江湖上

消灭,这等人物,再高强也不能叫人佩服。」

  宗旋一怔,道:「世间上之事,不外是明争暗斗,强存弱亡,强者自应得到众人敬

仰。」

  杨燕道:「照你这样说法,我怎麽办?向她投降而等她加害麽?」

  宗旋道:「如何自处是另一个问题,我只说强者应该得到万众敬仰。」

  杨燕道:「如果是行侠仗义的强者,当然天下归心,谁能不服?」

  宗旋突然陷入沉思之中,他竟是无端端想到,独尊山庄摧毁了翠华城之後,威镇天下数

载,可是事实上并非如他所想,天下间之人,多是惊畏而非敬仰,难道说强者也得服从正邪

之道的定律麽?他所想的是属於哲学的问题,牵涉及道德价值,但假如他是天性邪恶之人,

自然永远不会想到这些问题了。

  杨燕又道:「据先师说,本派由於失去了武功秘岌,所以武功难臻深奥上乘之境。她说

这本秘笠,就在那孟夫人的手上,所以冲着这一点,我也非得夺取回来不可。」

  宗旋道:「原来如此,无怪你早先说过,很怕那盂失入一怒而自杀,不错,她如果自杀

了,孟忆侠无所顾虑,加上仇恨,定以全力追击你们,而且他单身一人,行踪飘忽,你们连

影子也找不到,莫说向他夺取失宝了。」

  他们谈论之时,突然外面车身有人轻敲两下。杨燕露出紧张之色,道:「他们终於来

啦!」

  宗旋道:「你们究竟有何妙计?」

  杨燕道:「还是依照原定计划进行,那便是先上渡船再说,假如能在河中动手,便不必

劳你的驾了。

  」

  宗旋道:「假如你们在河中动手,必定遭到惨败,只怕找不到生还之人。」

  杨燕惊道:「这却是何缘故?」

  宗旋道:「试想以孟夫人这等人物,难道没考虑到这一点麽?要知道江南地面,溪河湖

泊遍地皆是,她如不深信儿子的水性造诣极深的话,岂肯放他出门?」

  杨燕笑道:「那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一一,要知我们多年来窥伺不懈,确实没见过孟

忆侠离开孟家庄,到河中修习水底功失。」

  宗旋道:「越是如此,越发可虑,这一定是孟夫人布下的陷阱。」

  宗旋说得如此肯定,杨燕已见识过他的才智,委实是她平生仅见。因此之故,可不敢全

不置信。

  她沉吟一下,才道:「假如你猜中了,我们该如何才好?」

  宗旋道:「这句「我们」,可曾包括所有与孟家母子作对之人?」

  杨燕道:「包括便如何?不包括又如何?」

  宗旋道:「如果不包括,就比较好办,你只要不上前去,任得他们在河中动手,便知我

言之不虚,顺便亦可使孟家母子,以为奇计得售,一网打尽了仇敌,便不再森严戒备,此

时,我自然有法子使他们俯首就范。」

  杨燕心下茫然,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宗旋虽然没说出另一种情况,但可想而知,如果她

须得顾及李昆等人,则他必有困难,亦不敢说出必胜之言了。她一点也不怀疑宗旋是否说得

出做得到,她深信他单凭才智,即可屈服对方。然而,她能坐视这许多人通通被孟家母子所

杀麽?马车身摇晃了两下,杨燕一惊,低低道:「孟家母子已走近啦!」

  宗旋道:「我知道,此所以陈大婶不敢弄出声响,而改用摇撼车身之法.........」

  自然他的话声亦很低,不虞已迫近的孟家母子听见。此时大路上传来蹄声,以及沉重而

急促的脚步。

  宗旋低语道:「孟忆侠骑着马,孟夫人则乘坐软轿,你不妨看看我的预测可对?」

  杨燕望出去,目光透过枝叶间隙,果然见到一匹健马,鞍上是个华服公子,後面有一顶

软轿,轿後又有两名家仆,都十分健壮,桃着行李杂物。

  她大为佩服,道:「你猜得不错,只不知如何知道的?」

  宗旋道:「那两名轿夫的步声,一听而知,这本是十分简单易知之事。」

  杨燕愁聚眉峰,叹一口气,自语道:「我该怎麽办呢?唉........」

  宗旋已看见那华服公子,此人自然就是孟忆侠,一个名不见经传,而却是一流高手的杰

出人物。

  他仔细打量了一眼,便伸手抱住杨燕,贴着她耳朵说道:「你快点决定,我敢保证,孟

家母子早已成竹在胸,此行乃是故意诱敌狙击,以便斩草除根,永绝後患。」

  杨燕娇躯一震,道:「chún亡则齿寒,如若只剩下我这一派,势孤力弱,实在可虑之

至!」

  宗旋笑笑,道:「这不是chún亡齿寒,因为他们纵然死光,但有我助你,比之他们只强不

弱,你只可说是免死狐悲,物伤其类.........」

  杨燕道:「请问你一声,假如我发出暗号,阻止他们施展水中擒人之计,因而无人伤

亡,你会不会不高兴?」

  宗旋道:「没关系,但你这一手我承认很漂亮。假如你不先徵求我的意思,那麽我就会

怪你了。」

  人生原是如此微妙奇怪,往往措施略有不当,顿时局面全非,宗旋的态度,正是复杂的

人性好例子。

  杨燕立即发出了暗号,渡头的那一群人,全都接到这个暗号。

  然而李昆却冷冷一笑,迳自率了数名手下,踏上渡船,一些乡人和行路商贾,也都上

船。孟忆侠随後便至,他飘身落地,牵着绳,把坐骑拉上船去,软轿和两名家人亦都登舟。

娄济世师徒和逢应时这两路人马,都借故走开,竟不登舟,那渡船离岸之後,远远还可以看

见那镇叁江李昆,面含冷笑,似是讥嘲他们怕死。

  渡船到了中流,李昆一声令下,顿时有六个人,齐齐拔出明冕晃的长刀。其馀的搭客都

骇得尽力躲开,有一个人惊叫一声,噗通掉落河中,原来他退得太急,一脚踏空,遂失坠於

河中。

  李昆厉声大笑,道:「孟忆侠!你是束手投降,听候发落呢?抑是要我出手?」

  孟亿侠神色如常,淡淡道:「俗语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十分心折此言,向来

奉行不误,然而你只是不值一顾的小人物,岂能使我望风而降?」

  镇叁江李昆怒笑数声,道:「好!老子宁可得不回失宝,也要宰了你这小子。」

  孟忆侠道:「别发火,我可以解释何以认为你只是不值一顾的小人物的道理。」

  李昆果然暂按怒火,道:「你说!你说.........」

  孟忆侠道..「在那渡头上,分明尚有仇家两叁起,但他们似是接到什麽暗号,就不敢鲁

莽行事,只有你这草包,才自以为是上船来动手.........」

  他冷冷一笑,又道..「那个发出暗号之人,方是我的对手,因为他单单从我的从容神情

之中,判断我确是有恃无恐,是以当场改变计划,这等头脑、眼力和判断,可以算得是一代

高手了。」

  他如此推许宗旋,李昆不能不承认大有道理,不过,他其势也没有被人一唬就逃跑之

理,当下仍然狠狠的道..「那都是废话,老子深悉你的武功很高明,待我看看是否徒有虚

名?」

  孟忆侠泛起微笑,然而一点也不和善,反而是一种充满了杀机的笑容,他抽出一把长约

尺许的漆黑摺扇,道:「很好!欢迎你指教。」

  李昆左手在怀中摸出一物,孟忆侠摇摇左手,道:「等一等,你手中的可是专门凿沉船

只的特制利器麽?」

  李昆道:「是又如何?我出手即可凿穿许多个破洞,河水涌入,此船非沉没不可。」

  孟忆侠道:「我早就知道无法阻止得住你沉船之举,所以根本并不试图阻止你,只是有

一宗,家母乘坐的软轿,经过特别设计制造,下水不沉,稳如舟船,加以轿夫皆是经过严格

训练的水中能手,一转眼间,即可送达彼岸。」

  李昆道:「我人手众多,亦皆是水中健将,不愁汝母逃得掉。」

  孟忆侠道:「笑话!我的家人和轿夫,已足以抵敌有馀,何况尚有我呢?」

  李昆道:「废话!难道我听了你所说的话,就罢手不理了麽?」

  孟忆侠道:「你最好是罢手不理,还可以多活几年,因为我仍不放过你,总得废了你的

武功,然後再去找那个堪以与我匹敌之入。」

  他双肩一摇,只见红衣甩落地上,里面竟是十分齐整伶倒的水靠。单是这等装束,可知

他早就准备水战,镇叁江李昆虽是凶狠脚色,见了这等情形,也不禁踌躇起来。

  但他旋即厉声大笑道:「好小子!真会唬人啊!你分明怕我凿沉此船,致令汝母落

水。」

  他左手一扬,光芒疾射船底,但听一连串的爆响,船底已现出了六七个裂洞,河水直涌

进来。

  孟忆侠道:「即然你活得不耐烦,本公子索性成全你,免得日後絮聒。」

  他一欺身,宛如飞絮般逼近李昆,摺扇递上,疾点他胸前大穴。

  李昆挥刀封架,一面往旁边闪避,只听孟忆侠大喝一声:「下去吧!」

  摺扇一挥,果然把李昆迫得跳落河中。说时迟,那时快,孟忆侠旋风般卷掠进退,顿时

巳击毙了两人。其馀的数名持刀大汉,无不胆裂骇汗,只因他们久走江湖,俱有过人眼力,

一看之下,已明白孟忆侠的武功,实是强出他们甚多。

  陡然间风声劲厉,两条人影扑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叁十四章 患得患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