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四章 剑气扬威

作者:司马翎

秦人在卷册中翻阅了一会,便曼声吟道:「中原此去慾如何,把酒闻君慷慨歌,道上

霜寒逢白鹰,马前木落见黄河。五陵烟雨秋虽尽,叁辅风云气尚多。记得少年曾学剑,壮心

犹自忆廉颇。」

罗、杨二人瞠目相对,终於罗廷玉开口道:「想不到秦兄虽然体弱畏劳,却心雄气壮,

名曰人,实则心在天下,可钦可佩。」

秦人倾慕地睨他一眼,道:「文举兄言重了,但小弟却大有知己之感……」

罗廷玉正要答话,忽然听到潘大的咳声,两下相距虽远,若是寻常之人,决计听不见,

但对罗廷玉而言,却是一种暗号,他从咳声中已晓得有一个行迹可疑之人闯入来,心中大讶

,忖道:「这会是谁呢?若是武林人物,决不肯参加这种酸溜溜文诌诌的雅集。」

方在想时,一个人已登上岩面,呵呵笑道:「诸位雅兴真不浅,恕我打扰了。」声音清

朗含威,再看他举步走来之时,大有龙行虎步之象,气势赫赫。但见来人也是个二十许少年

,长眉入鬓,俊美非凡,配起他这等龙虎之姿,当真能令人一见难忘。

罗廷玉大是倾心爱慕,连忙回礼,道:「兄台说那里话来,如蒙不弃……」

话未说完,秦人接口道:「我替你们介绍一下,这一位是东吴罗文举兄和杨师道兄。

罗、杨二人都文诌诌地向英俊少年作了一揖,秦人接着又道:「这一位不速之客姓宗

名旋,乃是一位文武全才的侠士。」

罗、杨一听来人便是日下誉满天下的高手宗旋,心中都想向他多打量几眼,无奈这刻既

已扮作读书士子,不便露出马脚,当下都客气地说了几句仰慕的话。

宗旋笑道:「诸位兄台刚才似是谈得十分高兴,只不知谈些什麽?」

罗廷玉立即把刚才他们在时人诗卷中选诗言志之事说出,又道:「宗兄恰恰赶到,还请

挑选其一,以竟全功。」

宗旋点头道:「小弟自然也得邯郸学步,只要诸兄不见笑便好。」

他随手翻动诗册,不久,便朗声吟道:「一市人皆笑,叁军众尽惊,始知真国士,原不

论群情………」

秦、罗等人一听而知这一首五律乃是咏淮阴侯韩信之作。当初韩信受胯下之辱,无饭

之地,市上之人,见者皆嗤,直到他登台拜将,率领叁军,天下为之震惊,这原是极着名的

典故,是以一听便知。他第叁四句说的是世上之人大多不识英雄国士,因此观察一个人不能

以群情而论,真正的国士,反而不为俗人所识。底下应该还有四句,但宗旋却不再诵读下去

罗廷玉道:「宗兄如若只选这四句,可见胸中大有积郁不平之气。」

杨师道说道:「单就宗兄以国士自许这一点来说,胸襟气度自是不凡。」

宗旋拱拱手,道:「小弟一时狂妄,胡乱找了几句来塘塞,诸兄盼勿见笑。」

秦人道:「以我所知,宗兄大可当得国士二字,独惜小弟是红尘中的人,不能追随

骥尾,做一番事业。」罗廷玉心中怦然而动,忖道:他分明是说将要独善其身,不肯卷入江

湖恩怨之中。

宗旋道:「秦兄胸罗万卷,学富五车,放眼天下,已无抗手之辈,如何就能自封为红尘

人,不把天下苍生放在心上?」

秦人笑道:「宗兄言重了,世间异人高士尽有,像我这种人,多一个少一个有何相干

?」

罗、杨二人装出不解之状,其实心中雪亮,明白之极。原来这个秦人就是从普陀山听

潮阁出来的秦霜波,罗廷玉已接到情报,晓得她抵达此地,是以一整天都留心寻觅,果然被

他找到,诗酒论交。他却没有想到宗旋也忽然出现,竟是如此俊美人品,而又文武全才,使

他真恨不得露出本来面目,与他们肝胆相交。

罗廷玉虽有此想,但却因秦霜波两次叁番表示不慾过问江湖之事的态度,使他不敢贸然

表露身份,免得秦霜波像躲避宗旋一样的躲避自己。他也十分想结交宗旋,可是这刻却顾虑

到一件事,那便是宗旋适才的言语间,已隐隐流露出爱慕秦霜波之意,假使日下就表露身份

,宗旋当必十分难堪,觉得他的秘密已漏出去,为了这一点顾虑,他也就暂时不表露身份

宗旋轻轻叹息一声,旋即恢复了原有的洒落旷朗,笑道:「小弟特地找寻秦兄,告诉你

一件大事。」

秦人道:「这一定是件十分重大之事了?」

宗旋道:「当然啦,否则岂敢有渎秦兄清听。」

杨师道道:「两位兄台如是有私事要说,小弟等理当回避。」

秦人摇摇手,道:「用不着回避,你们即使听去,也不会明白的。」

宗旋道:「他们最好不明白,可就省去无穷烦恼了,小弟其实有两件事要告诉你,第一

件是七杀杖严无畏当日与翠华城主罗希羽力拚之後,业已身负内伤,据说当时他连上船之时

也无法自行走动,由雷世雄负他上船,这个消息如何?」

秦人道:「应当如此才对,罗城主与他本是半斤八两,如是公平决斗,鹿死谁手,尚

未可料。」

宗旋讶道:「这麽说来,严无畏当日与罗城主竟非是公平决斗麽?」

秦人道:「试想在那等城焚人亡的情形之下,方始拚斗,还算得是公平麽?即使是宗

兄你如此沉稳之士,身处其间,亦不免方寸大乱。」

宗旋道:「这话有理,在下从未向秦兄请教过这个问题,既然谈起,那就不妨再说一说

,敢问罗城主日下到底是生是死?」

秦人沉吟一下,道:「他的体既然找不到,存亡无法逆料,但即使是活着,他的内

伤一定比严无畏更重。」

罗廷玉听到此处,几乎要晕倒,当下假借喝酒的姿势,掩饰面色的变化。他在千葯岛中

一心练刀,加上其後又得训练七十子弟兵,又须计划以後的行动细节,是以忙得简直没有时

间想到父亲之事。在他的直觉之中,父亲一定战死在翠华城,如若尚存人世,当然会回到千

葯岛,但他们这麽一说,罗希羽首无踪,竟可能还活着,这个消息真是作梦也没有想到。

宗旋点点头,又道:「第二件事是,传闻已经死亡的衡山高手金银钩商阳竟又出现,但

已变成了独尊山庄的人。」

秦人沉吟一下,道:「宗兄提起这事,不知有何深意?」

宗旋微微一笑,道:「昔年的高邮黑名单血案,独吞山庄五大帮派倾力齐出,当场杀死

了华山乔一芝真人,云雾山双雄中的老大孟触,以及巫山八臂神猿崔毅。这叁位乃是武林一

流高手,其馀丧生的名家高手亦达十四人之多。当日曾赴高邮的名家高手之中,除了飞鞭孔

翔,洞庭李横行以及钱塘单大娘等寥寥几人之外,全都受了伤或是震慑而投降。这件事我们

都亲历其境,回想起来,犹在目前,从此之後,独尊山庄号令直达天下各处,无人敢违。金

银钩商阳乃是稍後才失踪的四高手之一,其他叁位是青城青霞羽士,少林推山手关彤,五台

癞僧晏明,我们一向都以为这四位乃是後来被杀,殊不料目下商阳居然出现,并且公开把衡

山派降列於独尊山庄麾下。」

秦人向罗、杨二人瞧了一瞧,但见他们有点发怔的样子,不觉一笑。宗旋又道:「小

弟忽然想到,这些失踪而误传身亡的高手们,会不会被独尊山庄囚禁起来,设法迫他们归降

?假如所料无差,我们便不能坐视,须得从速查明他们的下落,救他们出困才是。」

秦人道:「宗兄说的很是,你可曾查出了端倪?」

宗旋道:「独尊山庄分设天下各处,地方好像不少,但确实地点尚无人知,然而小弟却

已查出一处地方,就在高邮附近。」

秦人眼中闪动着奇异的神色,她本是听潮阁弟子,修习最上乘的剑道,因此不想卷入

武林的恩仇漩涡之内,可是,有时候却由不得她不伸手管事。罗廷玉及杨师道两人虽是十分

了解他们的对话,罗廷玉亦晓得独尊山庄在高邮的地点,这是贾心泉最近探听出来的,但他

们却须得装出完全不懂的样子,茫然地望着宗、秦二人。

秦霜波虽是改扮作书生,但她清华淡雅的气质仍然那般动人,越是超世绝俗之士,越是

为之倾倒。因此,在罗廷玉与杨师道二人而言,罗廷玉较为倾心敬慕,而且有一点连宗旋也

比不上罗廷玉,那就是泰霜波不想参与江湖是非恩怨的深意,只有罗廷玉最为了解,因为罗

廷玉已得窥最上乘刀道的堂奥,亦一如秦霜波般,要向至高无上的境界迈进。罗廷玉因而感

觉到俗世的是非恩怨,实在是他进修途中的一大障碍。是以别人会对秦霜波的态度产生种种

想法,只有罗廷玉了悟她可能是为了至高无上的剑道,因而十分厌倦这些俗务。

宗旋站起身,豪爽地乾了一大觥,道:「今宵奉扰罗、杨两位兄台佳酿,不知何时方能

答谢,殊觉汗颜。」

罗廷玉讶道:「宗旋兄何出此言?莫非便要离开?」

宗旋道:「正是,小弟俗务羁身,不得不走,文举兄不要见笑才是。」

罗廷玉道:「今宵风清月明,灵山宝剑,尽足徘徊,宗旋兄定要再留一会。」

秦霜波心中一惊,忖道:「江湖是非,武林恩怨,固然是阻碍我的进修,便这等诗酒之

会,名山胜境,亦何尝不是心魔之一?」

当即问道:「独尊山庄在高邮的什麽地方?」

宗旋低声告诉了她,也不再问她是否前去,先行告别,匆匆离开。他这等举动无形中表

示出他心中的抑郁失意,秦霜波自然觉察出来,可是她心中不禁暗暗好笑,心想:像罗文举

、杨师道这两个读书士子,纵是长相极佳,卓尔不群,但若说到男女之情,他们还不能在自

己芳心中留下任何印象。

她也没有怎样去理会宗旋的举动,跟罗、杨二人酬对了一阵,迳自辞别。她向高处走去

,晚间的山风吹掠起她的衣衫,诗酒之会,士林雅事,都被她抛在脑後。

大约走了数丈,跃登一块高岩之上,她忽然停下脚步,仰首望着天空中的明月,冥想深

思起来。宗旋的影子从她心中涌现,接着罗廷玉的面容也出现了,她骇然地想道:「我当真

完全不把他们放在心上麽?不对,这两年馀以来,我极力要把宗旋的影子驱走,绝不在心版

上留下任何痕迹,正如河流下面的岩石一般,虽然有落叶、泥沙以及种种物事随着河水在石

上流过,但决不留下丝毫痕迹。」

最使她担心的是以前只有一个人的影子要驱逐,但现在却有两个。她日间碰见罗廷玉之

时,芳心之中就起了一阵波动,当时令她感到很不快,因为她自问并非是平凡的女子,不该

被任何男子在第一眼见到之时就挑动了心弦,因此,今晚她才会现身相见,她须得进一步认

识这个男子,方能把他的影子驱掉。

她虽然不是平凡的女子,然而地毕竟还是太年青了,今宵一会,结果令她心中多出一个

人,并且由於她不知不觉中拿宗旋来跟罗廷玉比较,以致本来印象已经极淡了的宗旋,也重

新活跃鲜明起来。

迷惘了许久,找寻不出有什麽办法对付这两个男人的影子,不知不觉举步而行。也不知

过了多久,她猛可发觉已回到栖霞寺中,此时万籁无声,纵是多愁善感的诗人们,也都睡了

,她走了几步,突然发觉一个人张惶四瞧,两下一凑,她可就认出这人正是罗文举的仆从之

一,只听他惊慌地道:「敝上和杨爷都不见了!」

秦霜波听闻这个消息,心中一惊,但表面上平静如常,道:「他们也许是踏月赏玩风景

去了。」

那仆从摇头道:「不会是这样,我们有叁个人在附近找了好久……」

秦霜波道:「你在这儿稍候片刻,我当有回讯给你。」她一转身迅即奔出寺外,身法之

轻快迅疾,使那假扮仆从的潘大直瞧得目瞪口呆。

秦霜波回到适才吟诗饮酒之处,细心一瞧,发觉一卷雅册丢弃在石隙间,她乃是十分聪

颖细心之人,定神一想,晓得罗、杨二人必是碰到意外,否则这一卷诗册不会丢弃在石隙间

,然则他们会碰上什麽意外?她忖想一下,几乎马上就可以断定是独尊山庄之人所为。她晓

得独尊山庄对自己十分忌惮,用尽全力钉梢着自己,同时对宗旋亦是如此,故而罗、杨二人

突然失踪,当必与独尊山庄有关。

大概是敌人眼见她和宗旋碰头,谈了不少话,所以要从罗、杨两人口中探问。他们对两

条人命当然无所顾惜,可是罗、杨两人为了倾慕自己,却送了性命的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剑气扬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