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七章 品花监古

作者:司马翎

假如这等情形不能改善,久而久之,雷世雄一定得不战而屈,承认斗不过她,因而更加当真无法抗争。她把剑道充份应用在任何场合之中,大有无敌不克,无坚不摧之势。

这雷世雄就已生出被压迫得透不过气来之感,他只好设法转移话题,道:「姑娘请同住客厅中小坐片刻如何?」

秦霜波摇摇头,道:「等一等,我还未领教过雷大庄主的招数手法呢!」

雷世雄一怔,忖道:「这刻还须动手么?」面上却堆上笑容,道:「姑娘何必定要在下献丑呢?」

秦霜波道:「大庄主过谦啦,请问大庄主手中之杖,可有什么名称么?」

雷世雄道:「此杖乃是精钢铸造,份量极沉,杖内还暗藏一口长剑,可以拔出来使用,变成左杖右剑的家数。」

他一面说,一面拔剑出来,但见这口长剑长度一如常剑,但剑身较厚,锋刃较钝,一望而知乃是当重兵器使用,而且由于剑柄乃是大半尺长的一截钢杖,份量奇重,又与一般长剑全然不同。由此可知他右手的剑路十分特别,必是极刚强威猛的路数,但由于本质上仍是长剑,便不免含蕴得有灵动飞翔的细腻招式在内。

雷世雄又说道:「在下自家取了一个名字,称此杖为怒龙杖,还望姑娘别笑我的庸俗。」

秦霜波淡淡笑道:「相反的适见大庄主的超卓不凡,怒龙杖………怒龙杖………这名字起得好极了。我猜想一旦到了怒龙吐舌之时,天下间能当得住你三招两式之人,可真找不出几个了。」

她正好说中了雷世雄最养的地方,使得他又是惕凛又是惊佩,原来雷世雄手中之杖,除了功力深厚,招数精奇之外,更以气势威猛见长,尤其是到了战得酣畅之时,掣出杖中之剑,其时气势已成,实是他平生功力之所聚,数招之内,定可取敌性命。

他惕然暗惊的想道:「她一口就说中了我的武功最精绝之处,果然大有剑後气象,这个对手,唉………我真须打起十二分精神应付她才好。」

秦霜波又道:「假如大庄主不见怪的话,我这就出手啦!」话声未歇,一阵森寒剑气已涌出去。

雷世雄不知不觉之中举杖竖剑,抗御这一股剑气,口中说道:「印证武功本是武林常事,但姑娘身份不同,当然没有随便出手之理。」

秦霜波美眸睁得大大,射出能透视人心的光芒,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雷世雄道:「愚意认为动手印证武功家数的话,并无不可,但须得事先讲明白,到了什么地步就得停手罢战,以免伤了和气。」

秦霜波立时醒悟这是雷世雄设法争取主动的手法,他故意这么说,使她疑到他与掳人一案有关,从而须得用心细想须得多少招,才试得出他的招数手法,假如招数太多,则有陷入骑虎难下的险境,如若招数太少,对方可能隐藏起真正武功手法,使她观察不出。而她这么分心一想,便是一个空隙,雷世雄便可以利用这一线空隙,抢回主动之势。

她只在刹那之间,已洞悉了对方隐秘的用心,她这种智慧灵机,完全是从心灵的空澈澄明中产生出来,与佛家所谓「无上智」的理论相彷佛。就在雷世雄认定对方非寻思回答之际,猛见剑光暴涨,迎面刺到。

旁观的詹氏夫妇第一次正式亲见她拔剑,但觉她的剑离鞘以至攻出,在时间上来说,简直找不出丝毫间隙,彷佛天然浑成,无懈可击。这对夫妇身为武林有数高手,深知其妙,此时简直瞪得呆了。

雷世雄剑杖齐施,化为一片光影,遮住身前,「铮」的一响,秦霜波的长剑已刺中这一片光影,雷世雄但觉敌剑锐利之极,大有刺透自己杖剑光网之势,不得不急急往后退。秦霜波第一剑抢得先手,更不容情,「锵锵锵」连击三剑,奇快无匹,虽然都被雷世雄封架住,可是这三招已把雷世雄全身本领迫了出来,迫得他一连施展了三记不同的绝学手法。

在这等情势之下,再斗下去,雷世雄已是有败无胜之局,假如秦霜波有意铲除此人,目下就该当继续迫政,不让他有缓手喘息的余地,这样可望在百招之内,杀死这个主持独尊山庄的人。但秦霜波却突然收剑跃退了寻丈,长剑迅即归鞘,微笑道:「大庄主请恕我无礼之罪,我们印证武功之事,到此为止。」

雷世雄方自一怔,秦霜波又道:「我告辞之前,有一句话奉问,还望雷大庄主爽快赐告。」

雷世雄道:「姑娘但说无妨,在下洗耳恭听。」

秦霜波道:「尝闻贵庄的霜衣卫队,尽是奇才异能之士,这次到贵庄已见过他们,果然名不虚传,其中一个姓奚名午南的人,因为受我精神禁制,居然听起我的命令,因此得罪了吕权总管,其后又被令师弟彭典逐出独尊山庄,视如叛逆,但如今我已收他为仆了………」

她故意停口不说,瞧瞧对方有什么反应,雷世雄点头道:「这些过节,在下已接到敝师弟的报告,得悉详情,只不知姑娘特地提起这个叛徒,有何深意?」

秦霜波道:「我便是请问雷大庄主一声,那奚午南既然已是我手下仆从,贵庄还要不要对付他?」

雷世雄沉吟一下,道:「好的,看姑娘的面子,敝庄放过此人,但下不为例。」

秦霜波笑道:「这个自然,如若漫无限制,贵庄之人全都投到我这边来,岂不是大大的怪事?好,谢谢你啦!我得走啦!」

她说走就走,转身跨步,很快就出了院子,雷世雄大声道:「恕在下不远送了。」

秦霜波头也不回,挥挥手算是回答,瞬时间已走出镖局,那些人无不用十分惊骇尊敬的眼光,目送她出去,这些人消息最是灵通,当她被迎进去之后不久,就都晓得她便是普陀山听潮阁剑後秦霜波,谁也没有想到这拥有「剑後」衔头的,竟是个双十年华的清丽少女,因此,当她出来之时,没有一个人不是拚命瞧她。

且说秦霜波一直回到客栈,奚午南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这座客店已由关彤他们先包下了一座跨院,秦、奚两人走进去之时,但见院中好像有不少人,但大多挤在一间上房之内。

她由伙计带领,走入另一间上房内,这名伙计早就得到上头郑重吩咐,所以显得异常卖力巴结,只一会儿工夫,茶也泡好,洗面水也打好,态度恭敬之极。秦霜波略为盥洗过,在里间躺著休息,到了黄昏的时候,伙计早就在外间点上灯烛,光线从廉缝透进来,反而令人觉得房里很黑暗。

她一直瞪大双眼在想心事,最初地想到罗、杨二人落在千面人莫信的手中,不知现下情况如何,想必多少都吃了点苦头,但只要不是致命的苦头,也就算了。她心中想道:「这个千面人莫信把罗、杨两人弄了去有何用意?莫非真如雷世雄的猜测,想以他们二人的自由和生命,换取什么宝物?」

想到这里,迅即动脑筋寻思自己有什么值得别人觊觎的宝物,想来想去,都找不出任何物事,足以惹人垂涎。于是继续忖道:「假如莫信单单是想利用这两人来胁持我,问题便颇不简单了。第一点,他怎知我肯不肯为罗、杨二人的性命而答应他的条件?第二,他想我去做什么事?或者不许我做什么事?」

念头转到此处,彷佛露出一点曙光,但她暂时放过这一线曙光,先不去想它,却把思路转到第一点上面,那就是肯不肯因罗、杨二人的安危而受人胁持?

她淡淡一笑,想道:「假如莫信迫我做一件我不愿做的事,先声明我如不听从,就杀死他们,这时,我是放弃我的立场呢?抑或是不管他们的生死?」

这个使她苦恼的问题,却又同时使她感到很有兴趣,静静的寻思之时,罗文举俊美潇洒而又甚是豪迈的面容,清晰的浮上心头。这个在她还以为不懂武功的书生,居然使她念念不忘,连他的声音也能够在幻想中听到,这是何等不寻常之事,难道她当真已被他的丰姿吸引住,竟无能摆脱么?最后,她轻叹一声,知道自己将会在莫信压力之前让步,由此可以证明罗文举在她心中的份量有多么重。

她抛开这些念头,把思路转到刚才露出曙光的地方,那便是当她寻思莫信打算如何胁持自己?是迫令自己去做什么事于抑是不许自己去做某一件事?最后面的这个想法使她发现了线索。不错,拥护翠华城的武林豪杰将在金陵聚会,她恰好抵达金陵,因此而被邀参加,乃是顺理成章之事。

独尊山庄方面,有两个应付的态度。一是不闻不问,二是大施杀戳,排除异己,假如采取后者,则她的参加,将使独尊山庄无法下手。这一来情况就十分显明了,莫信将要利用罗、杨二人,迫使她不去参加这个聚会,以便独尊山庄可以肆意诛杀群雄。

她这个想法并非纯属臆测,当然亦有多少根据,那便是三年前高邮发生「黑名单」

血案之时,她恰好也牵涉其中,救了李横行等人的性命,其后得悉他们都是因千面人莫信邀约,方会赶到高邮。由此可知千面人莫信与独尊山庄必有极深的关系。因此,千面人莫信掳去罗、杨二人这一著,恰好凑上金陵的群雄秘密集会,可就理成顺理成章的事了。

她开始猜测莫信这个人,假如他就是那一天与她动过手的老者,则此人武功之高,竟与雷世雄不相伯仲,不过决非雷世雄伪装下的高手,因为她已试出这两人的武功大有分别,那么这个千面人莫信竟然真有其人了?而且居然是个一流高手,这就显得独尊山庄的力量更无法估计了。

秦霜波一面想心思,一面听到外头传入来的人声,晓得这都是与关彤等三人有关系的武林人物,闻悉他们抵达此地,都来拜访。

夜深之际,这座跨院总算寂静下来,关彤等三人均已休息就寝。秦霜波倾听著夜籁,心灵间已经恢复澄澈,她并非不再关心罗、杨二人的命运,而是她深知世事复杂变幻,有的须得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来对付。况且有件事既然有人出头承认,总算是有了一个下落,早晚会弄个水落石出,此时不须烦扰自己心神,却于事无补。

她静静的坐著,个把时辰之内,听到两次极轻微的脚步声,行遍全院之后,总是在自己房门外停留片刻,这才走开。这阵步声起自厢房,因此她晓得乃是奚午南,此人对自己的忠心,已不容置疑的了。

过了大半个时辰,已过了三更,奚午南悄然拉开房门,只拉开了两三寸,右手还提著长刀,向外面窥去。但见对面院墙上出现了一条人影,转首顾盼了几下,一挥手间,便有四条人影掠过墙头,落在院中。

奚午南见到来人身手,甚是高明,起码可以比得上霜表队,而且这些来历不明的人,个个佩著长刀,式样与霜表队大致差不多,所不同的只是服饰,霜衣队之人外出办事之时,照例一身白衣,胸佩金质凤章,从这个胸章上一望而知他的等级以及所属的队伍。

这刻的四名佩刀夜行人,全都年轻体健,身手高强,他们一入院中,立时散开,分布四角,这一来不论敌人从外冲入,抑是从内攻出,他们皆可保持围攻的优势。墙头那人飘身而下,却是个中年人,黑巾遮面,身量瘦削,全身装扎得十分俐落,背上斜背长剑,一副全神备战之状。他落在院中之后,只停了一下,便举步向秦霜波房门走去。

奚午南更不迟疑,迅即拉开房门,闪身扑出,瞬时已拦住那人去路,他长刀一挥,杀气腾腾,迫得对方连退三步之多,并且须得撤下长剑护身。奚午南正是存心迫他亮出长剑,以便出手,一见对方果然如自己所料,心中冷笑一声,忖道:「我若是十招八招之内,不能摸出你的来路底细,也枉教小姐瞧得起,收录为仆从了。」

他更不打话,紧踏两步,挺刀进迫,这一下去势凌厉之极,只要是武林高手,没有不识得而垂手不动的道理。那人果然挥剑封闭门户,连话也不及说,因为他决不能在敌刀将发未发之际,分心说话。

奚午南一则要从武功招数上查出敌人底细,二则不想惊动秦霜波,免得她觉得自己无能,是以特地使出如此凌厉的招式手法,迫使敌人不能开口。他蓦然跃起数尺,长刀化为一道寒光,闪电般劈落,这一招硬攻手法,异常凶猛,敌人除非一剑把他震退,如若不然,则不论闪避或是化解,都须得施展出全身所学。这样,奚午南就不难窥测出对方来历。

说到一剑把奚午南震退,谈何容易?当今之世,恐怕只有寥寥三五个人能够办得到。

但见那人长剑斜出,保留著反击之势,身子却疾踏奇门方位,绕了开去。

奚午南不禁皱一下眉头,心想他这一下身法巧妙,却不易观察出是何家何派的心法,这倒是大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品花监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