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八章 炉边清谈

作者:司马翎

  罗廷玉打量过那套茶具,笑道:「这套茶具的壶和□,非但不是同窑之物,兼且朝代不

同。只不知如烟姑娘偏爱那一样?」

  如烟和杨师道一齐望去,但见那个小小茶壶,色作天青,细加观察,但觉汁水莹泽,苍

翠慾滴。通体呈现蟹爪纹,形式古朴可爱。那四只小小茶□,□口仅如铜板那么大,颜色如

朱砂,而又极其莹白,瓷质薄得难以形容。

  如烟缓缓道:「我知道这套茶具都是珍贵精品,若然不是款待两位先生,决不取出使

用。不过,我只知道这四枚茶□名叫流霞盏,出身景德镇,价格之昂,更在许多古时佳瓷之

上。」

  罗廷玉颔首道:「不错,这是本朝(明)珍品,景德镇之宫民窑合计逾千之数,昼间则

白烟掩蔽天空,夜间则红焰冲霄,盛极一时。这流霞盏出自民窑,乃是壶隐道人昊十九的杰

作。这位昊十九工诗善画,书法则学赵松雪,乃是真正的雅人逸士。」

  他取起一枚流霞盏,向杨师道说道:「你瞧,盏身瓷质薄得能透见指纹,重才半铢。时

人有诗云:为觅丹砂闹市廛,松声云影自壶天。凭君点出流霞盏,去泛兰亭九曲泉。可见昊

十九是如何的受到推崇。他的流霞盏制作不多,四方竞出重价争购,也很难购得呢!」

  杨师道甚是神往,道:「此道果然大有堂奥,将来有机会的话,定要请文举兄指点门

径。」

  罗廷玉只笑一笑,又道:「这个茶壶亦是罕见珍品,乃是宋代汝窑精作。釉色以淡青为

主,近于柴窑的『雨过天青云破处』之色。通常监定汝器之时,须察看其底有芝麻花及细小

挣钉者,便是真的汝器佳品。」

  杨师道□起茶壶,反转过来一看,壶底果然如他所说,不禁甚是钦佩。如烟笑道:「真

了不起,但我倒要瞧瞧你究竟懂得多少。因为你如此精通瓷器,已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

步。」

  章如烟的话,其实大大的奉承罗廷玉一番,只有使他感到舒服而不致误会。因此,罗廷

玉含笑不语。

  杨师道却道:「姑娘的意思大佳,我们先让文举兄监定过瓷器,早些了却他的任务也

好。」这话是暗示说罗廷玉要逃走,所以让他先行监定瓷器。

  章如烟侧眼望去,但见铛口冒出白色的水气,便道:「水已沸开啦!」

  她□起一个锡罐,打开倒出一些茶叶,放在那只汝壶内,说道:「这些茶叶得之不易,

我珍藏许久,都不舍得饮用。」

  前文说过,罗廷玉乃是翠华城少主,身世大异常人,天下珍品,无有未曾见过的。这时

一瞧那些茶叶,心中已有了谱,但还须品□过才敢断定。

  如烟亲自提了开水,冲在壶内,放回壶盖之后,又从盖顶淋一次开水,这才把开水放回

炉上。她先把流霞盏内白开水,一一倒掉,然后从茶壶中斟出佳茗,恰好是四小杯。

  大家一齐取□,但觉十分烫手。却见如烟一仰头,便把那么一盏滚烫无比的热茶,完全

倒入口中。罗廷玉也学她的样,一口啜乾,只有杨师道慢慢的呷。

  这一下饮茶的动作,大有讲究,凡是擅长此道之士,定必是一口啜乾,由于习惯之故,

所以茶水虽烫,却不致伤了口舌。但没有训练之人,可就无法这样喝法,除非是内功深厚之

士,又另作别论。

  杨师道虽然绝不怕这么一点点滚茶,但以他想来,那有人一口把茶喝乾之理?

  何况常人也耐不住烫,所以他慢慢的呷。罗廷玉闭起眼睛,使人猜不出他是不是烫得难

受,所以闭眼。幸而他不久就睁眼,舔chún作声,连连赞道:「好茶,好茶……

  …」

  如烟微微一笑,道:「罗先生果然深谙此道。」

  杨师道道:「何以见得呢?」

  如烟道:「从他的动作,一望而知,大凡能品□出这等名茶之人,定要一口呷乾。」杨

师道哦了一声,恍然大悟。

  罗廷玉道:「这茶必是武夷珍品无疑,而且我敢大胆断定是号称雀舌鹰爪的芽茶。只不

知在下有没有猜错?」

  如烟激赏地望看他,道:「一点不错,这都是极嫩的茶芽,产自武夷。啊!我太高兴

了,总算没有看走了眼。这等名器佳茗,若然不遇知音,何等遗憾!」杨师道只好苦笑一

下。

  如烟又道:「烹这一趟茶,不但泉水得十分讲究,连这火炉摆设之处,离茶壶有多少

步,都有一定的法度。若是过近,开水的热度太高。若是离得太远,开水冲到茶壶之时,又

嫌热度稍差。这一来,色香味都相差很多了。」

  罗廷玉不禁钦佩地道:「姑娘对此道已达炉火纯青的境地,在下自知远远不及。」

  如烟连忙歉然道:「我不免有点近乎卖弄了,请两位先生不要见怪才好。」

  那一小壶的珍贵茶,只冲三过,就不要了。这时算是已经品过香茗。

  如烟在头前带路,向后进走去。

  走入后进,罗、杨二人一瞧屋子的分布和格式,便晓得大部份的房屋都用来贮放东西,

只有很少的几间被人居住使用。他们步入一座院落,但见一排三个宽敞明亮的房间,里面都

摆放著各式各样的瓷器。

  杨师道摇摇头,道:「天啊!竟有这么多的瓷器,有许多我连名称也叫不出呢!」

  罗廷玉道:「这话不足为奇,自伏义神农之际,便有陶器。瓷器始于汉而盛于唐,至本

朝而大备,名式之多,难以遍知。陶瓷制品除了实用及装饰之外,连乐器亦有用陶瓷

的…………」

  如烟接口道:「不错,这儿有一支瓷萧,莹白美观,式样精美。」

  罗廷玉道:「瓷萧罕见得很,这是因为音调难正,往往三数百支之中,找不到一两支合

调的。现下世间所存者,多是宋代德化窑古物,虽是不合调,仍然极是珍贵呢!」

  章如烟陪他们一道入室,因为谈到了瓷萧,所以她走到架上把这支瓷萧取来。

  罗廷玉接过略一审视,便道:「不错,果然是前宋古物。假使合调的话,其声之凄朗,

远在竹萧之上。」他把瓷萧递给杨师道,又道:「师道,你一试便知啦!」

  杨师道接过,试一吹弄,果然凄朗动听,透人心肺。他吹了一个短调,便停歇了说道:

「这一支合调,果然远胜竹器。」

  如烟叹口气,道:「我一向以为这支瓷萧只是观赏之物,殊不知竟是萧中珍品。可见得

虽是稀世之珍,如若不遇识货之人,也只有埋没不彰了。」

  罗廷玉道:「此所以古人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就是由于罕得有伯乐这种

识马之人,所以千里马虽是极堪珍爱,却也只好和凡马一同埋没了。推面广之,人与物亦莫

不如此。」

  这一连三间房子里,各种陶瓷品类,多得使人眼花缭乱。除了瓷质精品,还有砖瓦以及

形式古朴的各种「明器」。所谓明器,便是汉代陵墓中殉葬之物,包括饮食之器,乐用之

器,以备死者在阴间生活之用。那些砖瓦,俱是秦汉古物,其中有些是旷砖,乃是古代建造

墓旷及隧道所用。

  罗廷玉先略略浏览过所有的藏品,便道:「此处收藏精品之多,简直教人难以置信。单

单是这些珍贵的瓷器,其价值已足以富甲天下了!」

  杨师道骇然道:「竟是如此的珍贵么?只不知如烟姑娘如何搜集得这许多珍品?」

  如烟淡淡道:「这些珍品不是我的,我只不过天性喜爱这些美观珍奇之物,自愿勤加拂

拭,不令毁损。所以人家都放心存放在这儿。」

  她取过纸笔,又道:「罗先生能不能把一些特别珍贵的名称来历说出来?我打算抄录下

来,编列一册,以备日后查考。」

  罗廷玉道:「当然可以,但你最好准备搬动一下,把这许多陶瓷按朝代分类,各贮一

处。不过这一来,恐怕要费不少时间,一两天绝对弄不好。」

  如烟笑道:「不要紧,能做多少就做多少,现在我还是想请罗先生先把珍贵一些的指出

来。我已制有标签,你说一件,我就抄下来,把标签系上,以后我自己慢慢的整理排列。」

  罗廷玉也赞同这个方法,当下开始工作。他就近指一指架上的十多枚瓷印,道:「这当

中自以元末会稽王冕的花rǔ石印为最珍贵,你们看看,这一枚便是了,不但澄明光润,而且

质温色雅,笔意得以尽情发挥。比之其余昌化、寿山以及仿古铜章,都要佳胜一寿。」他评

论之时,如烟已写好标签,签末是钢丝,很容易就系在印上。

  罗廷玉接著□起一个砚滴,道:「这是南唐故珍,名为金蟾蜍砚滴,价值不菲。请看腹

下有铭篆,分别铭于足心颔下及腹旁腹下。」

  杨师道伸头来瞧,念道:「舍月窟,伏□几,为我用,贮清□。端汉石,澄心纸,陈元

氏,毛锥子。同列无哗听驱使,微吾润泽乌用汝?」

  如烟笑道:「有意思得很,这叫做自我标榜。不过最后的一句也很有道理。」

  所谓砚滴,就是读书人用来盛水,磨墨书写时,滴些水在砚中。这种器皿,各种式样俱

有,总以小巧玲珑为主。这个金蟾蜍砚滴腹篆铭的最末一句,便是说其余什么端溪砚澄心堂

纸陈元氏笔等物,假如没有我吐水润泽磨成墨汁,主人便不能使用它们了。

  此所以如烟笑它自我标榜,她一面说,一面已注好朝代及名称,把标签系上。

  罗廷玉□起一个白碗,以指轻弹碗身,发出清雅之声。这才道:「这是唐代著名的大邑

瓷碗,弥足珍贵。出自蜀邛洲大邑,诗圣杜甫曾有诗云:大邑烧瓷轻且坚,扣如哀玉锦城

传,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茆斋亦可怜。」

  如烟、师道两人,都恍然地哦了一声。如烟道:「这诗我也读过,却不晓得这个白碗就

是大邑瓷碗。」师道没说话,但他哦的一声,也是此意。

  罗廷玉指住碗旁的一只陶砚,道:「这是五代十国前出的蜀器,颇为珍贵,但比起端砚

之细润发墨,大有逊色。」

  杨师道□起一个白地描花纹的瓷盘,道:「此盘之花纹,典雅富丽,兼而有之,可惜色

彩太沉了一点,不知是何代之物?」

  罗廷玉忙道:「小心,别摔破了,这是唐代著名的三彩瓷盘,极为珍贵。唐代彩色之

器,仅有这一种,所以我们现在看起来嫌它色彩太沉,其实自有佳趣呢!」

  杨师道赶快小心翼翼地放下,道:「不得了,随便□一件都是稀世之珍,我瞧还是碰也

不要碰最妥当了。」

  罗廷玉道:「这话真是明智之言,你看这一排的盏、杯、碗、壶、花尊、罩盖、注、洗

等物,莫以为皆是本朝所制,就不值钱,其实每一件都珍贵无比。」

  杨师道道:「这却是什么缘故?若是本朝所制,打破了可以再购,那里值得如此珍

贵?」

  罗廷玉笑道:「这都是宣德窑的珍品,现在往那儿找?何况每一窑所出,因火候瓷土及

配色之不同,优劣不等。」

  如烟道:「罗先生请把这一列的瓷器名称说一说。」

  罗廷玉道:「好,请你记下来。白坛□、白茶□、红鱼靶杯、青花龙松梅花靶杯,青花

人物海兽酒靶杯、竹节靶罩盖,轻罗小扇扑流萤茶□、五彩桃注、石榴注、双爪注、鹅注、

磬口洗、殊砂大碗、卤壶、敞口花尊、灯檠。」

  杨师道细视那个「轻罗小扇扑流萤茶□」,但见上面画著的一幅图画,人物毫发具备,

清雅绝俗,一如诗意。不禁赞叹道:「李思训之画,亦不过如是。」

  罗廷玉道:「价值就在于此,若论年份,自然远比不上唐五代之器,但因意境高妙,设

色精致,是以身价大不相同………」

  他停歇一下,又道:「宣窑之器,以青花最妙。这是因为青花原料乃是苏门答腊的苏

泥,以及渤海的渤青。日下早已用罄。是以后无来者。此外,宣器所创之霁红色彩,亦是空

前绝后之作,其色如雨后之霁色,宝光隐隐,极为鲜艳。

  亦称祭红、积红、醉红、鸡红等名。」

  他尽情发挥出胸中之渊博,如烟非常佩服。但不禁又生出一种天上人间之感。那是因为

罗廷玉既渊博瞻雅,而又英挺俊逸,使得如烟感到与他距离得太远。

  罗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炉边清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