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海鹰扬》

第九章 岂忍卿死

作者:司马翎

  罗廷玉哼一声,条然跃退丈许。那七名白衣人竟不追赶,他迅即隐入树木黑影中,忖

道:「这些人都是负责保护这个发号施令的高台,是以不肯追我,只不知那座高台有什么

人?如果不是严无畏或雷世雄,定然也是独尊山庄中极为重要之士,而且必定深通韬略,将

才出众之士,我今晚若能杀死这些重要人物,对独尊山庄自是莫大的打击。这么一想,雄心

杀机填满胸膺。

  他打量一下四面形势,发觉那司令台占住最高的地方,加上那座高台,更是居高临下,

目光能够及远。在那司令台附近十丈方圆之内,并无战斗。因此他考虑到若是恃强硬闯,不

免被高台上之人见到,若是严无畏也在台上,一定瞧得出自己刀法盖世,生出戒心,也许立

刻发动全力围攻,使自己陷入极不利的局势中。

  当下藉著野草树木的掩蔽,往横潜移出数丈,然后悄悄向前迫去。才走了丈许,蓦地

「嗤嗤嗤」连响数声,几粒体积细小的暗器向他藏身之处袭到,接著右前方传来一个雄壮声

音喝道:「什么人?」

  这几粒暗器大概是铁莲子之类,虽是劲道重疾,手法却不凶毒,可见得对方乃是迫住他

前进之意。罗廷玉一让身,已避过暗器,绕个大圈奔到对面,这才再向司令台摸去。

  他往前移之时,草丛中突然刀光一闪,向他腰腿砍到。罗廷玉心知若是向前闪避,必有

数刀齐出,把他围在核心。因此他宝刀一挑,架住敌刀,人已向后迅退。

  果然没有敌人现身追赶。

  现下他已知道这座司令台的四周,已布下一道严密无比的防范圈,任何人只要欺进司令

台三四丈左右,必定受到拦截。罗廷玉怕是不怕,但若想闯过这一道禁圈,要不露出武功,

却实在很不容易。

  他定一定神,迅速动脑筋寻思,猛可接机一触,泛起满面笑容,举步匆匆奔去。他向斯

杀声最激烈之处赶去,临到切近。但见刀光旋飞,剑气乱舞,东一簇人,四一簇人,都在舍

命苦斗。

  罗廷玉展开迅速身法,查看这一片地方的形势,掠过许多正在交战的人身边,偶然也得

出刀封架突然攻上身来的刀剑。眨眼工夫,他在一堆纷乱斯杀的人们旁边停下,但见十六七

个白衣人,各持刀剑,正在围攻一群倭寇,已占得优势。

  倭寇人数虽是稍多,却架不住这些白衣人俱是武林好手,接战之下,若非人数悬殊,总

是抵敌不住。

  罗廷玉一纵身,落在战圈中,宝刀连使「霆斗雷驰」、「左旋右抽」、「河泄山倾」三

招绝学,但见刀光潮涌,迸射搏击,霎时已砍翻了三个白衣人。

  同时由于他刀势威猛,冲乱了白衣人的阵脚,使得倭寇方面亦占得便宜,连伤了四个白

衣人。白衣人还未看得清楚,罗廷玉身刀合一,若然一响,冲破刀剑笼罩,出了圈外。他左

脚一踩地,身躯疾旋,欺近两名倭寇背后,左手快逾闪电般探出,点了这两个倭寇穴道。紧

接著又施展迅快身法,点了另两名倭寇穴道。他这几下动作神速之极,口咬宝刀,双手分挟

四名倭寇,一闪身没入黑暗之中。那些倭寇们竟还不知己方已失去四人,继绩向白衣人猛

攻,双方实力大约扯平,因此两边伤亡甚重,转眼工夫又倒下七八个人。

  罗廷玉回到司令台禁圈附近,放下手中之人,他已看准了形势,当下吸一真气,功行双

臂,抓起一个倭寇,猛可扔了出去,人离手时,已迅快一掌拍活了他的穴道。如此连接施

为,看起来倒像是四名倭寇先后飞跃扑入一般。

  草丛树影中连接飞跃出好几个白衣人,抡舞刀剑,拦截飞纵人来的敌人。那四名倭寇身

在半空,已恢复了自由,眼见有白衣人现身截击,为了活命,个个都挥刀拚命,招毒势猛。

这一道严密无比的禁圈受此突袭,顿时大见纷乱。

  罗廷玉趁机迅即伏身在黑夜的野草中,潜行欺入,居然容容易易,就迫近了那座司令

台。距离木台尚有两丈左右,他停下前进之势,仰头凝神望去。但兄台上一共站有四人。

  但其中之一乃是站在另一层的桌面上,左手提著一面盾牌,右手提著长剑,目光矍烁地

查看周围形势,似是负警卫之责。最上面的一层站著三个人,罗廷玉运足目力望去,但见这

三个人之中,一个是白发白须长长披垂的长衫老人,另一个则是身量窈窕纤细的黄衣女子,

秀发垂到双肩,随风飘拂。还有一个则是瘦子,年岁相貌无由得悉。

  罗廷玉眼见这台上竟有女子,觉得万分奇怪,再衬上那个须发皆白,宽袍博带的白衣老

人,使这气氛显出诡异古怪。至于那个瘦子,却反而合情合理,因为他背上插有两件兵刃,

显示出乃是武林高手。

  罗廷玉寻思道:「这个白衣老人和黄衣女必定是独尊山庄的一大秘密,我务须查个明

白,将来方可收知己知彼之奇效。」

  方转念间,只见那黄女女点燃一个红灯笼,双手连动,灯笼便沿著竹竿冉冉升起。接著

又取出一物,放在chún角,吹出「呜呜」之声。

  霎时间四方八面都出现火炬,因是身处地势最高之处,所以连罗廷玉也看得明白。但见

黑夜之中,数百火炬,散布在方圆数里之地,杀声连连,刀光闪闪,威势陡然倍增。

  台上的黄衣女子,转头四看,似是藉那点燃起来的火炬,便可以判断出敌我之势。她很

快便又连连吹出「呜呜」之声,但见正东、东北、和正北方,百十支火炬迅快移动。不过很

快就混入其他的火炬之中,辨别不出。

  罗廷玉骇然忖道:「不得了,她竟擅长行军布阵之学,虽然黑夜之中,仍然能判断出两

军形势,利用红灯笼,和那特制的号角,指挥霜衣队变化形势,移强攻弱。

  独尊山庄有这等异人相助,将来一旦发生大会战,我翠华城方面万难抵御,必被击垮无

疑。」

  一念及此,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也生出速速狙杀了她的决心。他提一口真气,趁那第一

层的白衣大汉瞧向别处之时,迅如闪电般贴地往前窜去,落在台下六七尺之处。但他脚尖方

一踩地,忽然转过一念,猛可里倒纵回去,在草丛间潜行疾走,霎时已退出数丈。七八尺处

两人正在拚斗,不远处又有三对人方在激烈搏斗,原来这四对正是早先的四名倭寇,还在作

困兽之斗,凶厉特甚。霜衣队方面只胜下四人与他们捉对儿斯杀,其他的人全无踪迹。

  罗廷玉怔一下,想道:「好厉害的埋伏,任何人见了此情此景,定必以为再无别人防

守,一迳冲来,便须陷入重围无疑了。哎!这便如何是好?」

  原来他忽然退却之故,便是想趁这边尚在激斗之时,潜行迫近,突然击杀一名白衣人,

拖到茂密的草丛中,脱下他的衣服,披在身上,以便淆惑敌人视听。可是日下局势毫不混

乱,他一出现,必被敌人发现无疑。

  他两道剑眉紧紧皱起,虽在这等紧张局势之下,心中仍然闪动著高台上那个黄衣女和白

衣老人的影子。这个谜团如不设法侦破,他将必是寝食不安,耿耿于心。

  突然间一声惨叫,一条人影蹬蹬蹬直退到他身边,方始停步。罗廷玉抬头一望,但见这

人乃是其中一名倭寇。他乃是吃白衣人一刀砍中,负伤猛退。罗廷玉猛可伸指疾点,戳中他

腰间大穴,那倭寇登时翻身跌倒。那倭子倒地之后,对方竟没有迫过来查看。

  罗廷玉等了一下,大为失望。因为他已蓄势待发,只等那白衣人一跟过来,立时发刀突

袭。

  他忽然一笑,心想:「这倭子的衣服我也可以借用啊!」

  于是轻轻扶起尸体,躲入一处树丛中,迅快穿上那倭子的衣服。好在不必讲究合不合

身,只须有那两只蝴蝶翅膀一般的阔袖就行了。罗廷玉换妥衣服之后,提刀再度向司令台淌

去。追到两丈左右,又等得第一层之人转眼他顾,这才蓦然跃去,落在离台七尺之处。

  突然间脚下传出一阵清脆的金铃声。他大吃一惊,心知已踏到对方布置的机关,是以发

出警铃。这等布置很简单而难防,但须在木台四周草上□上一块块数月方圆的丝网,网上系

有警铃。任何人偶一误触,登时暴露了行藏。铃声一响,台上第一层的白衣大汉已转过来,

瞪目凝视。罗廷玉情知藏匿不住,索性不躲,挺直身躯,提刀仰望。

  最顶的那一层上,那个瘦子大喝道:「凌队长即管放手对付此敌。」

  竟是一口川腔。罗廷玉心中一动,记得那贾心泉的报告中,严无畏手下五大门派中,武

胜堂堂主何旭,乃是瘦子,向来称霸川黔,使的是利钩长剑两般兵刃。

  此人既是四川口音,身量矮瘦,背上又插著两件兵刃,定然是他无疑。

  还有就是这个白衣大汉,被称为「凌队长」,贾心泉报告中载有霜衣队十二队长为名,

第一个姓凌名子流,乃是「子」字队的队长。与「午」子队的队长奚午南,并列为两大高

手。

  这个凌队长,当是凌子流无疑了。凌队长应一声「遵令」,唰地扑下,半空中举起长

剑。作势待劈,左手盾牌护住身形,猛撞下来。

  罗廷玉忽地攻势威猛之极,果然是身怀绝学,功力精深之士,不由得雄心陡奋,暗念我

今晚如不教你见识见识,定必以为天下无人,当即迅快一闪身,避让过剑势,振腕一刀劈

去。

  这一刀向盾牌攻去,对方果然没有闪避。原来天下间任何人使用有盾牌,都绝不让避敌

人兵刃,事实上也没有人会向盾牌砍劈。罗廷玉这一刀大出常理之外,莫说对方决不闪让,

即使有心闪让,亦是有所不能。「当」的一声脆响起处,敢情凌队长手中盾牌乃是钢铁打

制,并非藤竹编结。是以刀盾相碰,发出巨响。

  凌队长但觉敌刀猛若迅雷,劲道强绝,震得一条左臂都麻木了,人也被刀势冲远了六七

尺之处。他双脚落地站稳,怔怔吸气运功,催动血气运行左臂,竟不暇顾敌。

  罗廷玉猛可双臂一振,身形拔起,已飞上了第一层台上。那是十二张四四方方的木桌拼

凑而成的平台,当中有四只方桌,在这四只方桌之上,又另有两只方桌。

  一道人影呼地飞坠下来,落在他面前六七尺之处。只见此人双目光芒打闪,眼神特别的

亮。左手长钩,右手长剑,已布好门户。

  罗廷玉头上仍然缠住一条头巾,眉毛以上,尽行掩去。因此,虽是还露出了大半截面

孔,但是黑夜之中,对方仍然无法瞧得清楚他的面孔。

  这个年约五旬的瘦子冷冷道:「独尊山庄武胜堂何旭在此,尊驾是谁?」

  他瞧了罗廷玉出手一击,武功手法不似东瀛源流,是以开声喝问。只听这个缠首倭子叽

哩咕噜的说了一句话,嗓音粗哑,不知说些什么。

  何旭见这倭子武功奇高,颇生畏怯之意,心想如若此人前来讲和,则未尝不可一谈。可

惜身边无人懂得倭语,却也无法。罗廷玉乱说了一句倭语,连他自家亦不明其意。眼见何旭

发楞,心中大喜,怒喝一声,扬起宝刀。

  何旭但觉敌人刀上杀气如狂潮怒涛卷到,竟然抵挡不住,退了两步。罗廷玉蓦然向上跃

起。何旭方自一惊,却见一道人影横飞而至,在半空中截住敌人,换了一招。「当」的一

响,人影乍分。罗廷玉终究没能抢上,仍然飘落第一层平台上。

  这个出手截击之人正是凌队长,他明知敌人武功奇强,但仗著铁盾占得便宜,硬碰硬

截,剑发如风,凶毒无比,果然把罗廷玉逼落。但他这一招又复震得左臂麻木,急急运功催

动血气。

  何旭趁这机会窜上第三层方桌上,居高临下,严密监视对方动静。以他的身手,纵然正

面拚斗会败于对方刀下,但目下是居高拦截之势,却也不惧敌人冲得上来。

  罗廷玉连冲三次,都被何旭钩剑迫退。第四次慾上以前,先仰天长啸一声,真力充沛,

行遍四肢百体,决意作最猛恶的一冲,务要破关直上。

  何旭从啸声中听出敌人内力极是深厚强劲,加上他精奥奇妙无伦的刀法,这一击定是他

生平未见的险恶关头。当下也提聚起全身功力,准备拚死拦截。

  最上面的高台上,突然飘落一阵柔美语声,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岂忍卿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海鹰扬》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