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十章

作者:司马翎

欧阳元章大声喝采,随即命他在对面坐好,说道:“为师借与你的功力虽是已散去大半,可是你一则天性勇毅过人,是以施展这一路绝艺之时,自然具有凌厉无前的气势,这是千万人之中也难发现的天赋气质。二则你悟性极强,十分颖慧,旁人要学几十遍才记得的招数、手法,你只须学一次就使得很好。”

薛陵见老人甚是高兴,心下也快活起来,满面泛起欢喜之色,道:“只要恩师觉得开心,弟子便日日练给恩师瞧看。”

欧阳元章微笑道:“有一件事为师可以告诉你的,那就是我不须多久就能够恢复如常,甚且连武功也不曾减弱,以前说得那么严重,只不过想彻底的试一试你的心术而已。”

薛陵闻言简直欢喜得呆了,欧阳老人歉然地望着他,又道:“其实像你这等好孩子何须多加试探?况且是邵玉华姑娘命你前来………”他开始谴责自己的不是,薛陵开口既不是,不开口又不是,感到万分尴尬。

幸好欧阳老人甚是豪放豁达,最后哈哈一笑,道:“现在应该开始传授你一些杂七杂八的功夫了,要知本门以巨灵手为主,但常言道是『牡丹虽好,还须绿叶扶持』,倘若单单练成巨灵手的话,日常应用之时,势必大感不够。”

沙滩上一老一少的心情都十分开朗,尤其是薛陵揭开了满天阴霾,移开了心中万钧巨石这份轻松快活当真是说之不尽。

打这一日开始,欧阳老人把许多人寰罕闻的绝技,逐项传授给他,像缩骨、变形、天视、地听、闭气、神拿等等,一时说之不尽。

有暇之时,欧阳老人便纵论天下武功奥旨精义,各门功夫和种种兵刃优劣得失。薛陵心知老恩师已是一代宗匠的身份,每一句话都不是随口编说的,因此举凡师父所说的话,无不牢牢记在心中。

他们在海滨不见人迹,大有山中岁月之感。薛陵每月除了练功之外,还得打渔弄炊,极是忙碌,所以但觉时间过得很快,一晃眼就是天黑,也就是过了一天。

也不知过了几个月,薛陵已练成了许多种奇异功夫。单单那“巨灵手”进步极慢,原来这巨灵手不特以功力气势为主,这功力一道须得日积月累方有成就,无法躐等而进,其次这巨灵手虽是法度简易,可是要味得神髓却极是艰难。

有一日薛陵收到一份礼物,乃是一些内外替换衣服以及蔬菜面粉等物,还有一封书简。

他禀明欧阳老人,得他允许才行拆阅。此函乃是何元凯所书,说他因半年前追击石田弘有功,擢升甚速。而本卫原先的指挥使杨震虽是诿过逃责,以致千斤陈汝龙革职,但他后来因别案牵连,也遭贬斥,现在是原先的水军守备升任指挥使,他本人则擢任水军守备。此外他又提及目前沿海大势,倭寇仍然十分猖獗,不过却是东南沿海受害最惨,东北沿海祸害较轻,此一情势似乎与石田弘掌握了东北沿海诸倭之事有关,石田弘已是倭寇十几个大首领之一,麾下控制的战舰多达二十艘。

最后,他说若然薛陵不见外的话,每十日便派人送一次粮食,照样放在离石屋数十丈外的巨大洞穴之内。

欧阳老人倒没有反对,却不许薛陵作覆,免得惹出许多麻烦,扰乱了他的心神。

又过了两三个月功夫,何元凯已擢升为本卫指挥使,权柄渐重,可以大展雄图。

这一日,天气晴朗,薛陵独自驾了小舟,出海捕鱼。他驾舟之术已经十分高明,但见小舟破浪疾驶,在海面上留下一道白线。

此举也是练功法门之一。在内力修为上极有裨益。所以他每日必定驾舟出海,习以为常。

不久,他已处身碧波白浪间,举目四望,不见山川。薛陵但觉胸中畅快,不禁引吭长啸。

浪涛虽然汹涌,但他的一叶扁舟随者波涛起伏,极是平稳。忽见远处海面有一根白色水柱破水升起,高达十余尺。

薛陵心中一凛,忖道:“我第一次纵情远航,就碰上了巨鲸,但愿不要发生事故才好!”一面想时,一面抹头回驶。但驶出不远,便感到海水中波涛险恶,似是有一种冲激之力,使他小舟速度大减。薛陵保持看镇定,回头一瞧,不由得大吃一惊。原来数十丈远处,一道水柱喷出,并且现出一座黑色的巨大物体。这正是鲸鱼类中的“须鲸”,喜欢把庞大无比的背脊露出水面。

但这不足为奇,使人感到可怕的是在这条小山似的巨鲸四周,浪花腾涌喷溅中,无数一两丈长的巨鲨奔窜跳跃,从四面八面向巨鲸攻击噬咬。

那条须鲸体积虽是庞大无比,可是碰上这一群饥饿凶恶的鲨群,竟没有御敌之法,一味摇摆急游,因此波浪山立,滥声震耳,大有风云变色之势。

一晃眼间小舟已卷入汹涌波涛之内,顿时大为颠簸,或是滴溜溜的打旋。许多长大的恶鲨从舟上猛急窜过,只要有一条落在舟上或是碰上,小舟定要粉碎。

薛陵虽是沉稳胆大之士,但在这等险境之中,也不禁冒出一头大汗。他深知恶鲨的厉害,只要小舟破碎,人落水中,不消转眼工夫,自己便被群鲨撕为无数碎片吞入肚中。

蓦地一条长达丈半的恶鲨从浪涛中跃出水面,直向小舟飞坠。

薛陵眼视四面,耳听八方,在这等奔涛如雷,仍然瞧个真切。赶紧抓起木桨,提聚功力,向鲨鱼白色的肚子点去。

他使的内家借力手法,若是在平地上,这条巨鲨虽然来势凶猛有若雷霆,但还有七八分信心可以把恶鲨借力汤开。然而这刻脚下小舟转摇颠簸,站得稳身子已经不易,自然很难使出这等奥妙上乘的借力功夫。

木桨才出,小舟忽然猛烈的倾侧,薛陵整个人的方向都歪开数尺,木桨便点不中恶鲨。

薛陵心想:我命休矣!却听砰的大响一声,那条恶鲨擦着船舷落在浪涛之中,原来小船这么一侧,不但使薛陵木桨点个空,连带也避过恶鲨猛砸之劫。

他一口大气还未透完,便又有一条恶鲨从另一面跃离海水,像箭一般凌空射到。

薛陵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间,心中已估计出这条恶鲨的冲力决不少于万钧之重。尤其是它刚好对正船腹头下尾上的斜插下来,其势更是锐厉难当。

他晓得纵然使得出借力功夫,也很难在这等惊涛骇浪之中把恶鲨汤开。当即毫不迟疑的伸奖入水,运力一拨,小舟滴溜溜疾旋开来,那条恶鲨又恰好是擦舷而过,真是间不容发,险到极点。

在这等波翻浪涌的海面上实在不该转移小舟方向,要知小舟能够不翻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事,因此薛陵这万不得已之举却惹来覆舟之险。

但见一个突然涌出水面七八尺高的巨浪奔雷般扫到,小舟升到巨浪颠峰时,余势犹劲,猛可被抛起在空中。

薛陵暗暗向自己说道:“千万要沉住气,无论如何也得保存小舟,否则就得葬身鱼腹……”

他在心中叨念着安慰自己之时,小舟已在空中翻个身,像个长形的木盘向海面扣覆而下。

薛陵抓紧木桨,借着小舟翻转之势,突然窜起,其时他双足猛力一蹬船舷,加强小舟翻转之力。

百忙中偷眼一看,只见小舟在空气中翻转一下,恰好在碰到海水之时完全翻了过来,因此又恢复了舟船仰浮在水的态势。

然而他本人却向两丈外的海面落下,目光到处,七八条凶狞巨鲨正在腾溜急旋。这些巨鲨虽然不是在等他落下,但他这一撞下去,势要被它们的利齿撕为粉碎而不用超过一秒钟的时间。

薛陵心中已不容任何念头转动,眼见一条巨鲨乎然破水跃起,不知不觉用右手中紧紧抓住的木桨向鲨鱼头部点去木桨一触及鱼首,一股极强的力道反震回来,薛陵的心突然噗咚噗咚的急跳着,赶快吸一口真气,借这股反震之力,呼一声飞起丈许,然后向小舟那边斜斜飘落。

当他双脚再踏到船板之时,但觉恍如隔世,可是这场可怕的噩梦还在继续中。

那条须鲸被饥饿的鲨群凶猛攻噬之下,遍体受创。海风中充满了血腥气味,它虽然利用巨大无伦的尾巴和极大的嘴巴连连还击,但收效不大,因此它鼻孔中喷出的水柱更为急激,衡上半空。

小舟连接有四次被突然升起的巨浪抛离海面,这是因为那条巨鲸已经与小舟很接近,所以海水中千百股劲急激流形成的巨浪特别的多。幸而每一次薛陵都镇定地利用精纯武功,定住小舟,不让小舟翻转。

一条巨鲨在小舟前方落水,坚强有力的尾巴拍中船头,登时一阵巨响,薛陵还以为小舟已经散开,定睛一望,还好的是船头只毁去一点,还不碍事。

薛陵放眼一望,四面八方都是恶鲨,为数不知多少,而那条庞大如小山般的巨鲸便在数丈之外,海水奔腾怒吼,震耳慾聋。

他迅即瞧清楚眼下已面临绝望的形势,由于须鲸及鲨群做成的激流漩涡,任何舟船也别想冲得出去,何况这刻时时有覆舟之危,根本无法操舟行驶。

其次,他也瞧见那庞然的须鲸被恶鲨群不断地咬噬的情形,这使得他胸中涌起一股不平之气,恨不得拔出背上的长剑放手大杀那鲨群一阵。

正在这危机瞬息之间,他忽然触发了一个灵感,迅快地忖:“是了,我想脱险已经绝望无疑,如慾大杀鲨群以消胸中恶气,却有一个法子。”

这个完全属于报复和尽力除害的念头,使他对于他自身的安全不再加考虑,事实上,也是无法两全之事。

须鲸更加迫近,七八条巨鲨跃出水面,交织在空中。薛陵口中长啸一声,木桨交给左手,右手迅快掣出锋快长剑,闪耀出一道森森寒芒,划空而起。

他是连人带剑升起,在半空中一连刺中三条巨鲨,另处又用木桨点中一条,他本可以用内家重手法运剑力劈,鲨皮虽是坚韧,不甚畏惧刀剑,可是碰上他这种内家高手,却也难逃皮破骨断之厄。

可是薛陵已考虑到手中的长剑到底是凡兵顽铁,若以重手法砍劈的话,固然可以立刻斩毙恶鲨,但最多使用一阵就得断折毁损,而他还想大杀一阵,岂可以毁损了手中利器。

因此他改用灵巧手法,每一剑都从鲨鱼眼珠处刺入,如此便是利用长剑的锋锐而不是使用剑刃,就是连续刺上一千次也不会毁去长剑。

他左手的木桨也是利用直戳的巧劲,免得一下子就击折了。

四条被他击中的恶鲨一齐掉下,有两条砸在小舟上,巨响连声中,小舟已散裂为无数破片。

薛陵的身子直向巨鲸飞去,霎时已落在它小山一般的躯体上。

他双足一碰鲸身,就发觉这条巨鲸身躯极是滑溜,难以站稳,倘若挪到背脊最顶之处,自然容易站稳,可是离水面太远,便无法击杀恶鲨了。

薛陵恃着一身武功,随看巨鲸翻腾摇摆之势挪移重心,一时之间不会滑落水中,一方面看准前面突出来巨大的鳍翅,想出一个法子。

要知须鲸又名露脊鲸,躯体广阔,长达六七丈,当它把背脊露在水面之时,当真有如一座小山。它的头部极大,占全身约三分之一,口极大,没有牙齿,但上颚有纤维质的坚硬薄片三百六十多枚,每一枚都有八九尺长,好像是巨大的门板一样。它的嘴巴虽大,但喉咙却很狭细,只能吞食一些较小的食物,觅食很方便,只要吸一大口海水,然后从齿缝中把海水排出,食物便留存在口中。

须鲸没有脊鳍,胸鳍在眼睛后面下方,有一部份时时露出水面,薛陵所见的正是胸鳍的上端,他吸一口真气,趁巨鲸上升之时,刷地跃去,落在眼后微凹之处。

他伸出一足挂住鳍根,虽然仍旧不易站稳,可是总算有多少可以着力的物事,在他这等武功高强之人,便觉得牢靠多了。

薛陵随即又生一计,迅速用长剑把木桨末端削尖,又劈刻成一个倒勾,然后看准鳍上其中一根骨缝刺入去,用倒钩勾住那根骨头。

那巨鲸身遭许多创伤,这一点点小意思倒不在意,没有什么反应。

薛陵叫一声谢天谢地,便用双膝夹住木桨,试过很是稳固,才放心倚赖这根木钩。

他又长啸一声,挥剑向长剑所及的恶鲨刺去。鲨群本来数目就多,加以游动迅速,忽来忽往,因此显得更多。

薛陵虽然在固定的一点上,可是已够他大杀一阵的了。这回他用不着照顾脚下的小舟,一心一意刺戮恶鲨,不一会就刺中了二十多条恶鲨的眼睛。

突然间鲨鱼群中起了一阵异常的騒乱,原来那些被刺中眼睛的恶鲨一则奇疼难熬,二则瞎了一边眼睛,所以分辨不出同类,一碰上就咬。

恶鲨群自相戮杀起来,更加凶猛可怕,突然间有两条巨鲨向薛陵飞袭。

薛陵一侧身让过其一,随手出剑刺中眼睛,另一条则从后侧袭到的,他只好一掌扫劈出去。

“砰”地大响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