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浮图》

第十二章

作者:司马翎

  阿杏道:“主上的神机妙算向来不是常人能够测度的,只不知眼下如何发落这两个

人?”

  三海王华元沉吟道:“我定要问出那如何入得本宫之事。这样好了,等到他们葯性发作

之时,你诈作助他们逃走,咱们决计用美人关和千宝廊把他们生擒活捉。”

  他们往回走,华元又道:“等到时间差不多,你先作布置,然后进行,不要再向我请

示。”

  大约过了大半个时辰,薛陵听到铁门一响,接着阿杏的声音说道:“是我。”一面推门

而入。

  她很仔细的查看他们的神情气色,然后道:“现在正是逃出水晶宫的上佳机会,不过是

不是逃得出去,却得看看天意如何了。”

  薛陵道:“只要出得宫外,纵是被此宫之人追上围住,但那时好歹也能放手一拚,我猜

此宫之内定然不少机关埋伏,所以咱们若在宫内被截住,那就很难逃得出去了。”

  石田弘双眼凝瞧着阿杏,隐隐泛射奇异的光芒,而这时阿杏已换过一套衣服,再不复是

躶臂赤足,所以减少许多女性的诱惑。

  他一直没有做声,好像头脑昏乱,思路不清。薛陵道:“杏姑娘请把本宫形势说出,免

得我们走错路。”

  阿杏找了一块石子,就在地上画了一幅形势图,她解释道:“本宫因为深藏海底,所以

没有布置机关埋伏。但你们看,这第一间宽大石室便是本宫的『美人关』,房内日夜都有许

多女子在弹奏管弦和练习歌舞。你们只须挺胸阔步好像没有瞧见一般走过就行啦!”

  薛陵打断她的话,问道:“这些女子们不会向三海王报告么?”

  阿杏笑一笑,道:“道便是我要你们昂首阔步走过之故。要知本宫数十年以来毫无事故

发生,她们决计想不到你们是闯出宫去的敌人,加上有我带领着,谁也不会疑心。

  只是有一点你们要牢牢记住......”她沉吟了一下,才道:“假使你们之中有个被美色

所迷,留连不走,另一个不可出声,诈作不知的继续走出房外,待我同去设法把他再弄出

来,才不会惹出乱子。”

  薛陵微微一笑,道:“记住啦,出了房外便又怎样呢?”

  阿杏道:“房外是一条宽大走廊,廊中两边堆放满奇珍异宝,你们最多只可以拿一两

件,如若慢慢选择,可能不知不觉中耗费很多时间。最后,又走入一间巨大的石室。这个石

室中总有两三个人把守,这是你们出手的时候,须得十分毒辣迅速,一下子解决他们,才能

踏入金船的甬道。”

  薛陵问道:“把守的人是谁?”

  阿杏忧虑的道:“最少有一个高手率领着一两个卫士,而且总是王鲨侯之一无疑,只不

知你们能不能杀死他们?”

  薛陵起身道:“走吧,能不能杀死他们,到时自知。”

  薛陵先走出铁门,阿杏是第二个,忽然被石田弘抱住,背部紧紧贴住他的胸膛。阿杏暗

暗伸指搭住他腕上脉门,运聚内劲不轻不重的扣了一下。

  石田弘身躯一震,好像恢复了神智的松开手。

  三人走出甬道,这时便由阿杏领头,迅快奔走,到了转弯的地方,她先出去张望一下,

这才招招手,急急奔去。

  不久,他们又转入另一条甬道,尽头处有一扇红门,阿杏指一指这道门,低声说道:

“准备一下,这儿就是美人关了!”

  她的目光掠过石田弘,只见他微露迷惘之容,当下轻轻皱一下眉头,心中不禁回味起刚

才被他拥抱时泛起的奇异感觉,她不是没有被男人抱过,但在敏锐的感觉中却完全不一样。

  推开红门,顿时传出丝竹管弦之声,三个人都觉得眼前一亮,原来一则室内灯光极是明

亮,二则这宽大的房间当中有六个美艳躶女正在歌舞,雪白的胴体此起彼落,反射出眩目的

光芒。

  阿杏先走过,第二个是薛陵,他也目不斜视的阔步前行,但最末的石田弘却在入门数尺

之处停住了脚步,呆呆地凝视歌舞中的艳丽躶女。

  眨眼间他双颊发赤,两眼通红,射出狂乱的野兽般的光芒。

  角落中有个女子叫唤一声,极是媚荡悦耳。石田弘转眼望去,只见一个肉体丰满,曲线

玲珑的美女向他招手,一面走到屏风后面。

  他突然奔去,刹时隐没在屏风之后。

  这时阿杏、薛陵已推门而出,两人回头一瞥,不见石田弘的踪影。

  薛陵惊道:“石田兄呢?”

  阿杏游瞥一眼,道:“四角的屏风后面都有床铺,他定要在其中一个角落内,我去把他

弄出来,你先走一步,但别踏入最后的房间,要等石田弘一起进去,才比较有把握。“薛陵

忽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道:“你当真肯冒这个大险么?”

  阿杏道:“为何有此一问?我不是已经开始了?”

  薛陵道:“但你不是管厨房炊事的人?”

  阿杏道:“那时候我不能不哄你一下,兔得你把我杀死,不错,我已是华元的姬妾,但

是我渴望远走高飞,与心中所爱的人自由自在的过日子,那怕只有十天八天,我也满足

了。”

  她说得那么真诚恳挚,薛陵不能不信。他松开手,缓缓道:“听说水晶宫的十三种毒

刑,举世震惊,你难道不怕?”

  阿杏打个寒噤,道:“我当然怕啦!但我已准备好,你瞧,就是这个。”

  她伸出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指环,环身上有一根尖刺突出,刺头乌青,分明淬过剧

毒,她用力夹一下,尖刺便缩回去。

  这已经很明白了,她这枚指环不但可以在对掌时暗算敌人,还可以藉此解脱自己。

  阿杏进去了,他转身望去,突然头脑间一阵昏眩,定一定神,才知道自己竟是被宽廊两

侧摆列着的无数奇珍异宝所眩。这些珍宝光气蒸腾,教人感到好像当真走入海龙王的宫殿

中。相传龙王所居的水晶宫珍宝最多,这儿正是如此。

  他一面感到头昏眼花,一面心神动摇,莫名其妙的泛起贪念,当下向廊边走去,刚刚弯

腰拿起一串大珠,突然间双足一紧,低头瞧去,双足踝上被两个钢圈箍住,移动不得。

  薛陵心头一震,暗想这处竟也有机关埋伏,若是常人被这两个铁圈箍住足踝,确实很难

脱身。

  他正待放下那串大珠设法使双足恢复自由,但目光落在珠串上,顿时贪念大炽,竟舍不

得暂时放下。

  这正是潜伏他体内葯物的妙用,多少英雄豪杰都因为过不了“贪财”这一关而身败名

裂。

  正当他心神摇荡紊乱之时,两道人影迅急扑到,晃眼欺到他身边,一个出拳猛击他后

背,另一个则骈指向他胁下穴道点去。

  薛陵手中仍然抓住珠串,脑中一片混乱,就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间,敌人的拳指齐齐袭

中,“砰”的一声,他已向前仆趺,再也爬不起身,因为胁下穴道已被敌入点中之故。

  那两人身手极是高明,出手时显示出内力深厚,正是三海王华元麾下王鲨侯之二。

  张白鲨怪笑一声,道:“这厮武功真不错,拳头击中之时,竟被他肌肉颤抖间泄去了大

半劲道。”

  狄黑鲨道:“主人向来料事如神,既然如此郑重其事,敌人定然十分辣手,这倒不要奇

怪。但兄弟却想不透以他如此年青之人,内功怎能修练到这等境界火候?

  再者就是既然内功已具如此造诣,定力当要十分坚强,尤其是年纪轻轻,更不该这般喜

爱珠宝,这真是十分可怪的事。”

  原来大凡年青之人,一则入世未深,满怀理想,二则物质慾望不强,纵是贫苦之人,也

因折磨时间尚短,不甚懂得钱财的重要。有这两个原因,贪念自然较年长之人为淡。

  张白鲨道:“咱们向主上请问便可知晓,走,到美人窝内瞧瞧。”

  两人相视会心一笑,走入那间尽是女人的房间中,发觉阒静无人,不禁大失所望。

  左角的屏风已移开,软榻上卧着一人,正是石田弘,他似是已被人点住穴道,动弹不

得。

  张白鲨道:“狄兄去谒见主上,我把这两人搬到刑室中,听候主上发落。”

  两人分头行事,薛陵不久就发现自己处身在一个圆形的房间中,四周置放和悬挂着各种

刑具,奇形怪状,大部份瞧不出用途何在。

  他和石田弘各自站在一根铁柱前,背贴铁柱,双手屈到柱后,用特制的蛟筋紧紧缚住,

双足则没有缚住,可以自由移动。

  石田弘眼中红筋密布,神情甚是可怕。他胸中被一股*火燃烧着,但穴道被制,连动一

动也不行,更别说发难了。

  他向来是胸襟开阔不喜女色的英雄人物,因此虽是被葯力催动*火,但心灵中仍然还有

两分清醒,而且还记得自己刚刚在软榻上压住一个躶体艳女之时,突然背上一麻,全身无

力。然后又被人翻转身,瞧出正是阿杏点住他的穴道。

  现在他见到这间刑室,已知道被阿杏诱骗出卖,不过他胸中的*火煎熬着他,脑海中不

住的泛过那些赤躶丰满的肉体。

  薛陵则完全清醒了,他是在被对方制住穴道之时,突然间恢复了灵智。他此刻毫不惊

惧,只恨恨的望住门口。

  房门突然打开,阿杏翩然入室。那张、狄二鲨向她道贺,不住的夸赞她立下这等奇功。

  阿杏笑道:“这两人可怜得很,直到现在大概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先给他们服下

解葯,好教他们死后也不致变成糊涂鬼。”

  她走上前,在石田弘和薛陵口中各塞了一粒丹葯。

  眨眼间石田弘恢复了平日沉毅的风度神情,薛陵也做作地连连眨眼。

  阿杏笑道:“你们现在可明白了,这儿是本宫的刑室,有十三种毒刑举世无匹,等一会

你们就尝到滋味了。”

  她一伸手在石田弘相应的穴道上拍了一掌,道:“你一定想大骂一场,那就骂吧!”

  石田弘冷冷道:“我只恨自己愚笨,骂你什么?”

  张白鲨道:“杏夫人可曾见过主上?”

  阿杏道:“主上刚刚才入静室运功,那是每日例行的功课,两位也是知道的,须得两个

时辰之后才出来。”

  狄黑鲨道:“主上想必很重视这两人,才会把那么重要的日课延搁了许久。”

  阿杏点点头,心中却在忖道:“他怕我当真趁机闯出此宫,才押后运功入定,你们那里

晓得?”

  张白鲨道:“两个时辰的时间虽不算短,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在此处守着的好。

“阿杏道:“很好,无怪反而多费手脚,冒种种危险?难道你准知我们一定已有机会再

逃?”

  阿杏肃然道:“不错,症结正在此处,当初我们不能逃走,便是因为三海王因发现海上

的一艘巨舰被毁,所以很可能出宫查看。他一出去,我们就无法出得水晶宫,因为没有了那

艘金船,海水压力太强,谁也挺受不住,而他一回宫定必带了赤鲨侯等人同返,立刻提讯石

田弘。这么一来那还有机会逃走?所以我迫不得已把你们擒下。”

  石田弘道:“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你怎有把握知道三海王不会立刻弄死我们?”

  阿杏道:“他的脾性我所深知。果然我一说出有敌人潜入,可以擒下之时,由于等候你

们体内葯力发作的时间恰好是他每日例行用功入定的时间,所以他正好趁这机会试看我是不

是真的忠心于他。我们其后出动之时,他虽然早已入了静室,其实却一直暗中监视。我们若

是当真想逃,他立刻就会现身,以他的一身武功,咱们别想有一个能够活命。”

  薛陵反问道:“你怎知我们斗不过他?”

  阿杏道:“在我来说,每件事总须求个万全之法。譬如说出用这个计策,万一三海王不

中计,试出我是否忠心,那也不过害了你们,于我无害,同样的道理,我深知他武功极为高

强,却不知你的造诣如何,何不设法避免拼斗呢?”

  阿杏这番话出自衷心,听起来虽是有点自私,但却值得原谅和相信。在她的立场,当然

要找出万全之计。因此当她不知薛陵与三海王华元的武功孰强孰弱之前,何必冒险让他们动

手?石田弘道:“你既是有心逃走,那就先解开我手上的绳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浮图》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